16、愚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欧阳少弦背对着顾迟迟,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少弦哥哥!”妙人近在咫尺,眼光羞涩、恋慕,一不当心,前行的金莲被地上横生的黄草绊住,惊悸失措间,柔如果无骨的香软身材直直扑向欧阳少弦:“啊!”
  欧阳少弦是楚宣王世子,自己也是皇家令媛公主,他一定会扶自己一把的,青天白日,又有顾迟迟这个见证人,男男女女搂抱成一团,名节紧要,欧阳少弦想不娶都不行。
  哪成想,欧阳少弦见她举动,微微侧身,宇文倩扑了个空,连他的衣摆都没碰到,投怀送抱果然被他生生避开,宇文倩羞的满脸通红,
  抬眼,刚好看到站在欧阳少弦侧后方的顾迟迟,正清静的看着她淡笑,顿时大发雷霆,想着一贯不给人好颜色看的欧阳少弦对顾迟迟似乎有着差别,心中涌上一股妒忌。
  哼,蚍蜉撼树,仗着有几分姿色就勾引少弦哥哥,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死了娘的令媛而已,多年无人教训,故做清高,骨子里不知有多轻贱,如果自己不教训教训她,让她长长记性,自己就不是宇文倩。
  心中哄笑着,宇文倩故做蹒跚的冲向顾迟迟,想要将她推动水池,眼看着手臂就要碰到顾迟迟了,不知怎的,脚下一滑,宇文倩直直栽进水池里去了。
  小水池边的水并不深,宇文倩却不识水性,在水中浮浮沉沉,扑腾的水花四溅:“顾迟迟,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推我下水……”
  求救的眼光望向欧阳少弦:“少弦哥哥,救命……我不会游水……救……命……”少弦哥哥毫不会稀饭恶女,顾迟迟,你就等着糟糕吧!
  “宇文公主,彰着是你自己冲过来,不当心跌进水中,为可要委屈我推你?”顾迟迟惊恐注释着,眼中却闪过一丝哄笑,对欧阳少弦投怀送抱不行,又想来害我,白痴说梦。
  任何一位佳都有望在心上人眼前保护非常完善的气象,现在,你让欧阳少弦看到了这般狼狈的你,只怕终其平生,他都无法忘却你此时的不堪……
  欧阳少弦俊秀的边幅微沉着,看也没看水池中的宇文倩一眼,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
  顾迟迟轻扬嘴角,侍卫们还没有到达,自己又不识水性,欧阳少弦一走了之,真的是漠不关心,可当初,他为甚么要帮自己……
  “当!”欧阳少弦弹指,一颗小石头撞进假山凹洞:“哎呀!”宇文振手捂着额头,蹒跚着脚步奔了出来。
  顾迟迟轻轻一笑,难怪欧阳少弦坐视不理,本来暗处还藏了个看客。
  “顾迟迟,你为什么推小倩下水?”宇文振回过神,轻揉着额头,怒气冲冲的质问,如果顾迟迟背上恶女之名,自己就无谓遵从老头目的意义娶她了。
  “宇文令郎,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令妹是自己不当心落水,我并没有推她……”宇文家的人,都和自己犯冲。
  “少诡辩,我亲眼看到你推小倩下水……”恶人的罪名,一定得让顾迟迟坐实了,否则,自己哪能推掉婚事。
  顾迟迟冷冷一笑:“宇文令郎的眼睛异于常人啊,居然能够或许透过石头看到远处的工作……”惟有魔鬼才有这种本事,要么即是在说谎。
  谎言被戳穿,宇文振的酡颜一阵,白一阵,嘴唇蠕动着,急思说词:“年老,救命……”宇文倩将近撑不下去了,欧阳少弦不理她,她只好转求宇文振,等上了岸,平安了,再找顾迟迟算账不迟。
  “来人啊,救命啊……小倩落水了……”宇文振为难着,恰好借宇文倩的呼救下台阶,回眸,正对上顾迟迟清凉的眼光,义正辞严的注释道:“我也不会游水,当然要找人协助了!”
  生果山洞中,宇文化无望又接续念的来回探求着,冀望奇迹发掘,顾迟迟这个轻浮的贱人,究竟躲到何处去了,害自己担惊受怕,如果是被自己找到,毫不会饶了她。
  一位侍卫快速来报:“启禀太子殿下,顾长公主已找到,正在水池边!”为了防止顾迟迟潜伏在其他处所,趁他们进山洞时逃跑,宇文化,李向东特意苦求欧阳夜辰在假山外留了侍卫。
  欧阳朔风轻轻笑笑,迟迟的明净,已经证实了大半!
  李向东心中震悚,顾迟迟发掘在水池边,这怎么大概?脑海中阐扬自己被踢出假山那一幕,有人在帮她……
  宇文化愤怒难忍,完了完了,自己的谎言,被戳穿了,该死的顾迟迟居然真的不在这里,都是她,害自己颜面尽失……
  欧阳夜辰语气清静:“她是独自一人吗?”
  “回殿下,顾长公主和宇文大令郎,宇文公主在一起,并且,宇文公主失慎落水了……”
  “甚么,小倩落水了?”宇文化惊呼一声,率先快步向外跑去:“我去看看她。”借机离开欧阳夜辰等人,省得被哄笑,等见到顾迟迟,定要好好挖苦一番,以报自己险些被人哄笑之仇,欧阳夜辰,王香雅他获咎不得,只好拿顾迟迟出气。
  “宇文公主在将军宫落水可不是小事,我也得去看看!”王香雅可不想放过教训宇文化的机会。
  “我们也去看看吧!”欧阳朔风、欧阳夜辰都想去水池,另几位官员与李向东自然没出处推诿,只好硬着头皮跟去。
  水池边,宇文倩已被救上岸,满身湿透,发髻混乱,犹如落汤鸡一般,身上披着宇文振的外套,嘤嘤饮泣,何处另有半点通常的高贵端庄。
  王香雅走至近前,淡淡扫了宇文倩一眼,对婢女们交托:“扶宇文公主去客房换身衣服,秋高气冷,穿着湿衣服但是会着凉的!”
  “多谢香雅!”宇文倩饮泣着任由婢女们扶起,走过顾迟迟身边时,顿了跺脚步:“顾迟迟,我或是想晓得,你为什么要推我下水?”虽说自己是不当心跌下水池的,但少弦哥哥不在这里,无人作证,推自己下水的罪名,顾迟迟坐定了:“年老,你也看到她推我下水了是吧!”
  宇文化的眼睛转了转:“顾迟迟,小倩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推她下水?”年老和小倩都与顾迟迟有了冲突,自己再质问,哄笑她一番,让她臭名远扬,她就没有资历再进镇国皇家的大门。
  顾迟迟笑意盈盈,眸底却如风中的野蔷薇,坚韧,犀利:“宇文令郎哪只眼睛看到我推宇文公主下水了?”
  “我没看到,但是……”
  “没看到就不要乱说,以免别人以为宇文令郎是短长不分,短长不明的庸俗、肮脏小人,吠形吠声,毫无校验力……”老虎不发威,都当自己是病猫。
  “你……你……”居然说自己是肮脏小人,真是可憎,可憎!宇文化怒气冲天,手指着顾迟迟,气的说不出话来。
  “年老,你不是看到她推小倩了嘛,你来说!”他就不信,兄妹三人还整治不了一个顾迟迟,只管嚣张吧,等会儿,包管她会哭着来求他们高抬贵手。
  欧阳朔风,欧阳夜辰等人也到达假山旁,所有人的眼光都望向宇文振。
  欧阳夜辰淡淡笑着:宇文振的谜底,能够周全一片面,也可毁掉一片面,不会他会怎样作答。
  欧阳朔风心急如焚,迟迟一定是无辜的,希望宇文振真话实说,还迟迟明净……
  宇文振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他是想让顾迟迟坐实恶女之名,却不想将工作闹大,只有有两三片面通晓,在他父亲眼前大肆宣称一番,推掉与忠勇皇家的婚约即可,如现在这般,闹的满城风雨,毁掉顾迟迟的清誉,让其臭名远扬,不是他的目的。
  “咳咳!”宇文振轻咳几声:“小倩落水时,我正在凹洞中,没看到具体景遇……”
  顾迟迟柳眉微挑,宇文振居然没有做假证谗谄自己,看来他另有点本心,但是,也算他聪明,如果他真做了假证,自己统统会让他兄妹三人名望扫地……
  “年老!”宇文倩被宇文振的谜底惊了惊,急的直跺脚,适才他彰着是帮着自己斥责顾迟迟的,为什么转瞬间,突然转变了态度!
  “宇文公主,你落水的缘故,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并没有推你,你是不当心跌落水中!”顾迟迟淡淡笑着,坚韧的眼光暗带搬弄与嘲讽:
  “当然,凡事考究证据,侍卫救起宇文公主时,是从另一个处所上的岸,宇文公主落水之地,保持的非常完好,我是站在宇文公主前面的,怎样推你下水,侍卫们堪查一番,便可晓得真相!”
  宇文倩心中一惊,糟糕,她只顾着栽赃顾迟迟,居然忘怀这件事了,侍卫已在欧阳夜辰的号令下前往查看,她基础无法毁去证据,怎么办,怎么办呢?如果是查出真相,名望尽毁的但是自己。
  王香雅淡淡扫了宇文倩一眼,摇摇头,顾迟迟存心引导,连续彰显弱势,她才会轻敌,百密一疏,保存了证据,真不知该说顾迟迟聪明,或是宇文倩愚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