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无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陛下无谓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和风吹过,陈太医深深嗅食几下,仰面望去,目光在顾囡身上停下:“二公主奔波一日,身上多有尘埃,外套或是换下的好,尘埃太多,人是会抱病的。”
  刹时,众人的目光全都密集到了顾囡身上:陈太医说的很是委婉,将害人的麝香比作尘埃,保全了顾囡和忠勇皇家的脸面,如果说那名小药童与人通同一气,谗谄顾囡,陈太医是太医院医正,拉拢不了,他与顾囡又无冤无仇,岂会委屈她……
  顾囡心中大惊,岂非那小药童说的都是真的,可麝香应该在顾迟迟身上才对,为什么陡然间发现于自己身上,他们弄错了,必然是弄错了……
  陈太医望了一眼面色各别的皇家经纪:“我与世子另有要事待办,先行告别。”忠勇皇家怕是要整理流派了,自己和世子这两个外人,未便在场。
  “世子,陈太医请便,改天本侯定会登门拜望,答谢两位救命之恩!”欧阳少弦除了和顾迟迟说过几句话外,连续立于原地,一声不响,强势的气息,淡漠的气质,让人炙手可热,顾修想和他说话,却连续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只好借与陈太医鸣谢的时机,趁便向他鸣谢了。
  欧阳少弦回身走向马车,走过顾迟迟身边时,望了她一眼:“将计就计,适才的一切,都是你在筹谋吧!”欧阳少弦的声音很轻,预计惟有顾迟迟能够听到。
  顾迟迟心中一惊,自己计划仔细,居然或是被他看破了,在伶俐人眼前,许多工作无谓掩盖,否则,只会让他以为你卖弄,做作,欧阳少弦高慢清傲,肯定很讨厌被人行使:“我没有望行使世子。”他发现的太实时了,那药和堂的医生,晚了他一步。
  和风轻起,欧阳少弦的一缕头发飘向顾迟迟的脸颊,淡淡墨竹香萦绕鼻端,风中传来欧阳少弦的提示:“万事当心!”
  呃,望着欧阳少弦的背影,顾迟迟微微惊惶:他不是应该暴跳如雷,厉声诘责自己为什么敢大胆行使他吗?奈何装作不知的走了,还暗中提示自己要当心……
  欧阳少弦领先上了马车,陈太医正要上去,顾囡陡然脱节了张贵妃,高呼着跑向陈太医:“陈太医,你必然弄错了,麝香是姐姐身上散出的,不是我,你再仔细闻闻,仔细闻闻啊……”如果陈太医走了,就无人能证实自己的明净了,自己是无辜的,无辜的啊……
  皇太后气的满身股栗:“快拦住二公主!”当着世子的面,如疯婆子般横冲直撞,忠勇皇家的脸面,都让她丢尽了。
  年轻婢女们一拥而上,在顾囡即将遇到陈医生衣角时,将她拦了下来:“二公主,别激动。”
  顾囡冒死挣扎,婢女们人多,她挣不脱,厉声威逼:“你们这些轻贱的奴才,快摊开我,否则,我将你们一切发卖!”
  皇太后气的痛心疾首:“二公主得了疯病,快将她拖下去。”在自己眼前如此威逼婢女们,当自己死了不可,都是张贵妃教出来了好女儿,目无尊长,横行霸道。
  “囡囡!”张贵妃心急如焚,欲快步前往劝戒顾囡,却被皇太后身边的婢女拦住,前行不得,只能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囡囡奈何这么不开窍。
  顾囡被婢女们拖向皇家马车,顾囡不断念的对着皇室马车大叫:“世子,我是明净的,你相信我吧,是顾迟迟在谗谄我啊……唔……”
  顾囡的高呼刹时消失不见,像是嘴巴被东西塞上了,顾修对陈太医歉意的笑笑:“世子,陈太医,对不住,因小女之事,惊扰两位了。”
  “不妨,小孩子嘛,性格未免大些!”陈太医不以为意,上到马车,侍卫们护卫前行,马车疾速行驶,很快便消失不见。
  皇太后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把马贵妃身边的婢女都叫来!”整条路上只剩下了忠勇皇家的人,可以整理流派了,胆敢密谋她的孙子,活的不耐性了。
  “皇太后!”红菱,红烛等人很快被叫到皇太背眼前,当心翼翼的低落着头,一言不敢发,恐怕自己说错话,会被责罚。
  “马贵妃本日都吃了什么食品?”陈太医是太医院的医正,医术崇高,又是世子带来的人,绝对不会诊错,他说是吃的东西出了疑问,就必然是吃的食品有疑问。
  红菱福福身:“回皇太后,马贵妃身材弱,连续孕吐,吃不下其余东西,每天都会喝些庄子上厨娘做的红枣小米粥补身子,本日也一样,只喝了庄子上熬的红枣小米粥……”
  “来人,去把庄子上厨房里全部人都带来,我要亲身过堂!”一群奴才,居然胆敢密谋皇家小少爷,吃了熊心豹胆了!
  张贵妃眼眸微转:“从庄子上到这里,行程不短,马车上备有精致点心,马贵妃有没有食用……”
  顾迟迟轻抬眼睑:“张贵妃此话何意?质疑我在点心中放人工流产药?”
  “长公主息怒,俗语说的好,没做负苦衷,不怕鬼叫门,我只是例行扣问而已,并没有针对长公主的作用。”言下之意,如果你没在点心中做行动,就不会害怕他人晓得。
  顾迟迟淡淡笑笑:“贵妃所言极是,但是,我也要廓清一下,我是受囡妹妹之托,去庄子上筛选樱桃时,才发现马贵妃有孕的,如何筹办人工流产药……”
  皇太后的面色加倍难看:又和囡囡相关系,归根究底,工作皆因她而起,她是一切货事的源泉……
  红菱微微垂头:“回贵妃,马贵妃上马车时,刚刚喝过小米粥,再加上,马车行驶,总有颠簸,马贵妃在马车上什么都没吃……”
  “你断定?”不是为了奉迎顾迟迟,存心撒谎。
  “回贵妃,奴仆很断定,如果贵妃不信,可问问其余人,我们与马贵妃,长公主坐在同一车厢,马贵妃吃没吃点心,我们岂会看不到……”
  “你们先下去,好好照望马贵妃!”皇太后的胸口不断升沉着,鲜明是气的不轻:等庄子上厨房里的奴才们来了,再来对立。
  张贵妃的眼眸闪了闪,奉迎道:“庄子里前提苦,马贵妃怀着孩子,没少遭罪,等回到皇家,必然要让厨房多做些药膳给她,好好养养身子……”
  顾迟迟淡淡笑笑:“马贵妃身材弱的很,又经了这次人工流产药一事,先用柔顺的药品补补身材才是……”
  顾迟迟陡然顿住话题:“祖母,为了马贵妃腹中的胎儿着想,我们或是换个宫医吧……”
  “长公主,宫医在皇家十多年,没有劳绩,也有苦劳,怎能说换就换。”张贵妃冷冷一笑:想借机撤除自己的势力,痴人说梦。
  顾迟迟面色如常:“张贵妃,忠勇皇家但是贵族,宫中的下人也需求伶俐能干的,我们现在这名宫医,连麝香与普通香气都分辨不出,要他另有何用?马贵妃有了身孕,少不得要用药材,万一哪天,宫医错将麝香当做普通药材放进药中,马贵妃腹中的胎儿岂不是又有凶险?”
  “如果宫医医术崇高,能够救治马贵妃也就算了,偏巧他还学疏才浅,救不下贵妃和胎儿,乃至,连贵妃腹痛的真正原因正查不出,本日是陈太医碰巧遇过,救下了马贵妃和孩子,那下次出事时,陈太医不在宫中,无法实时救治,马贵妃岂不是要一尸两命……”
  张贵妃脸上的神采,刹时变化了十几种:“宫医是依靠我们皇家的,如果是将他赶出去,他岂不是无依无靠,定会让人哄笑我们皇家刻薄下人……”张贵妃在做很后一搏,妄想以可怜来留下宫医。
  顾迟迟毫不退让:“张贵妃岂非忘了,宫医无能,几乎害死马贵妃腹中胎儿,只凭这条罪名,足以将他赶出皇家。”
  “他年纪大了,视觉,嗅觉,医术都大不如前,应该提早向主人禀明,换人来做宫医,而不因此那浅近的医术死撑,害人害已,本日如果陈太医未发现,祖母的孙子,爹爹的儿子,我和囡妹妹的弟弟就会化为一滩血水,这份义务,他担得起吗……”
  皇太后摆了摆手:“宫医,你回宫摒挡东西吧,在我和陛下回宫前,离开皇家!”迟迟说的没错,没了才气,就应该主动请辞,念在他费力十多年的情分上,自己会送他一笔不小的银两养老,可他却遮盖不报,几乎害死自己的孙子,这般医术浅近,欺上瞒下的小人,忠勇皇家可不敢再用。
  “皇太后,求您再给小的一次时机,求您了!”宫医跪倒在地,不断磕头:自己早就闻出麝香是从二公主身上散出的,诬害长公主是因和张贵妃订了计谋,自己坐观成败马贵妃痛苦,未施援手,并非医术退化,而是存心想让她落空腹中胎儿……
  这些工作都是机密,就算是为了活命,也毫不可以做为证实自己医术还在的证听说出,如此一来,便坐实了自己医术浅近,欺上瞒下的罪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