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迟迟心中哄笑,李向东,好好享受我送你的这份大礼吧,不晓得很怕银针的你,能撑到第几支针!
  宫医取出很细的银针,也即是如平居的绣花针,只是比绣花针针细些长些,轻轻向他身上扎去。
  李向东坐在椅子上,稍稍将眼睛展开了条缝,望着离他越来越近的银针,心惊不已,强忍着惊怖,不断安慰自己,一点儿小疼痛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现在还不是复苏的时候……
  尖锐的银针,刹时刺破皮肤扎进穴道,李向东惊出一身盗汗,紧闭着眼睛,微微分离了嘴巴,大口呼吸着:忍,必然要忍!
  小号、中号的银针,一支接一支扎到李向东身上,李向东半个身材都扎满了银针,仍旧没有醒来的作用,轮到宫医烦闷了:皇宫的美酒玉液这么醉人,连针灸都无法解掉酒性……
  “宫医,你用很大的银针试试,皇宫的美酒玉液,比普通的酒潜力大,小的银针大概解不掉酒性。”顾迟迟淡笑着发起,宫医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翻过针灸包,足有一厘米粗的几支大银针现于当前,李向东心惊的同时,气愤难忍:顾迟迟为什么老是与自己做对……
  大银针刺入肌肤,胸口传来尖锐的疼痛,李向东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我忍!
  大银针扎进穴道,大半个身材都将近麻木了,李向东或是紧闭着眼睛:我再忍,另有几针,只管放马过来吧,忍过去,就安全无事了。
  李向东的舍身殉难,使得顾迟迟美眸中的戏谑逐渐消了下去,厉色填塞整个眼底:过失,李向东不是在回避制裁,而是在拖延时间,张御史,还留有夹帐。
  顾迟迟放手拿起针灸包中很后一支粗银针,瞄准李向东的手指尖,狠狠刺了下去:“啊!”惨啼声响彻池塘边,李向东蓦地展开眼睛跳了起来,疾速拔脱手指尖上的银针,眸底闪着浓浓的恨意:顾迟迟!
  “顾长公主真真厉害,只一针便让李状元复苏了过来。”宫医赞美着,钦佩不已,十指连心,手指上的神经很是敏感,一针扎下去,保证醉的再重的人也会醒,自己奈何没想到这一点儿。
  “宫医过奖了,这是很后一针,宫医扎下去,李状元也是会醒的,是宫医医术崇高,我借了你的光……”顾迟迟可不想让人晓得,她在公报私仇。
  宫医捋捋斑白的髯毛,对顾迟迟这番话很受用:“顾公主客气。”年轻人戒骄戒躁,不居功,品性很不错。
  “李状元是扬州人,身上也佩有玛瑙核桃避邪吧。”洛阳太妃没说什么客气话,索性直言不讳。
  “回太妃,玛瑙核桃避邪,我身上自是佩戴着。”李向东自腰间解下玛瑙核桃,递给管家。
  管家将两颗玛瑙核桃呈至太妃眼前:“和陆先生的一模一样,上面也写着‘陆’字。”
  两颗玛瑙核桃太过相似,放在一起,基础分不出哪个是李向东,哪个是陆皓文的,使得工作加倍蹊跷。
  洛阳太妃掉以轻心的扣问:“李状元自从进了前厅,就未离开过吗?”
  “是的,在下连续在前厅与人写诗作画,直到喝醉酒被送到客房……”李向东口吻淡然,神采却有些慌乱,不时瞄向四周,似在期盼什么人的到来。
  顾迟迟笑言:“李状元喝醉了,还晓得自己被扶进客房,真是不简略。”
  “咳咳咳……”李向东轻咳几声:“醉意朦胧间,曾听到有人发话,让下人送我回客房……”自己但是一时未控制住,对顾迟迟无礼了一次,何况,自己已经受到惩罚了,她居然还记恨到现在,随处和自己做对,心胸真真局促,但是,她的如花边幅众令媛无人能及也是真的!
  “既然醉意朦胧时,能听到人说话,可见醉的不是很紧张,可为什么王宫又是醉酒汤,又是银针的伺候,李状元尚未醒酒?”
  众人豁然豁达,李向东基础是在装醉,太妃只是找他问话而已,如果他内心没鬼,大可坦坦荡荡的来此说明,他倒好,居然以装醉来回避问话,工作必然与他脱不了关系。
  “工作不是我做的。”李向东额头冒汗,慌不择言。
  “李状元刚刚酒醒,我们还没报告你出了事吧?”小怜的尸体就在池塘边,但李向东是被众人围在中心的,他醒后又连续被太妃问话,基础看不到人群外的情形。
  “并且,据下人所说,小怜出事的信息传出时,李状元已经喝醉了,是不行能晓得这件工作的吧。”
  前来赴宴的都是伶俐人,细细想想,已猜出了来龙去脉:小怜之死与李向东,张玉菲定然脱不了关系,说禁止即是两人联合起来设计的!
  “我看到同事们都围在这里,便以为出了事。”李向东说出一个,连他自己都以为牵强的来由,沉下眼睑,眼底肝火燃烧:顾迟迟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与自己做对,本日如果没有她,自己毫不会如此难堪。
  “太妃,抓到一位小贼。”侍卫们押着一位尖嘴猴腮,满面鄙陋的须眉走了过来,翻开他背的负担,大量名贵的金银金饰掉了出来,洛阳太妃刹时变了表情:“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偷来的?”洛阳王宫的库房连续很精密,并有人把守,怎还会让这小贼得了手。
  小贼当心翼翼:“是……是从宝斋行偷的……不是从贵宫所拿……”
  顾迟迟心中哄笑:哪有人清楚天偷东西的,这小贼怕是有人存心安排,李向东看到小贼发现时,但是大大的松了口吻呢。
  “你混入我洛阳王宫,也是为偷东西?”洛阳太妃早就看出了此中的眉目,王宫守御森严,岂会让这等无名小贼在光天华日之下潜进入,他必然是被人打通了,但是,有些工作,不宜当众戳破……
  “是……是的……”小贼的身材颤抖如筛糠。
  “可曾偷到东西了?”洛阳太妃似笑非笑。
  小贼逐步抬起头:“尚未偷到贵宫的东西,但是,从贵宫来宾身上偷了一件玛瑙核桃……”
  工作来了个突变,众人皆震悚,洛阳太妃扬扬头,侍卫们会心,揪着小贼的衣领将他提到了小怜身边。
  小怜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被仵作捋开了,小贼见到柳眉倒竖,死不瞑目的她,顿时惊呼一声,吓的跪倒在地,连续磕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存心的……”
  顾迟迟叹口吻,在小贼发现的刹时,她就晓得工作会是这个样子。
  “是你杀了小怜。”洛阳太妃声音清静。
  “是……是的……”不消太妃逼问,小贼主动交待了一切:“小的在宝斋行行窃得手,以为本日命运好,见贵宫人来人往,热烈不凡,便打了进入行窃的主意。”
  “小的跟进了贵宫,守御们并未质疑,小人的胆量便大了些,装来宾在宫里闲逛,无意间遇到一位喝醉的公子被人送去客房,那公子醉的厉害,小厮们走后,我便大着胆量进去,偷拿了他身上的玛瑙核桃。”
  “再后来,小人在客房左近遇到了死去的这位姑娘,由于本日全部的工作都很顺,我便色心大起,从背地袭击了她,可她只是倒下了,尚未完全昏厥,我们两人有了一番争打,后来有脚步声传来,小的怕工作败事,一时发急,将她推向院中的石桌角……”
  “她死后,你很害怕,就把她拖来这里抛进池塘。”洛阳王妃接下了小贼的话。
  “是的。”小贼的嘴脸已经清静下来:“小的本欲逃离王宫,不料被侍卫所抓,唉,这即是命。”
  众人全都听清楚了,小怜手中那两件证物,都是在和小贼扭打时无意间扯下的,与顾迟迟,陆皓文,张玉菲,李向东无关,但是,顾迟迟,陆皓文为人实诚,即使被委屈也真话实说,不像张玉菲,李向东,为了撇清罪名,漫天撒谎,还御史令媛,新科状元呢,连做人很根基的诚笃都做不到。
  淡淡扫了身材僵化的小怜一眼,小贼长长的松了口吻:“小的虽以偷窃为生,但连续以来,只偷东西,未伤过人,害死了这位姑娘,小的也连续在害怕,现在被抓,将全部工作讲出,小的内心好受许多,小的喜悦回收惩罚。”
  “来人,送他和小怜的尸体去大理寺。”洛阳太妃下了号令:即刻就到午膳时间,物证齐全,罪人也承认了恶行,天然要尽快了却此事,不可以让一位吃里扒外的婢女之事搅乱整个洛阳王宫。
  顾迟迟微含笑着,张御史官居三品,在野中党羽很多,对皇帝又有救命之恩,想扳倒他,不是一旦一夕的工作,先有女儿张贵妃刻薄先生在先,再有孙女张玉菲对众人撒谎在后,试问,教出这种女儿,孙女的人家,人品奈何大概会好。
  张御史的名声已经臭了,短时间内,皇上毫不会再重用他,升迁之事他是想都无谓想了。
  至于李向东,也当众对洛阳太妃撒谎,只有洛阳王爷‘无意间’在皇上眼前提一提……他的七品芝麻官都保住就不错了。
  张御史不在池塘边,却对这里的情形了如指掌,这里必然有他的眼线。
  更何况,张御史能在洛阳王宫实施如此仔细的计划,肯定要有人策应才行,那人是被他拉拢了,或是本来即是他的人,被他安插进了洛阳王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