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病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贵妃笑容僵化:“本来绿燕连续呆在兰园的,哪曾想谙习环境时,被人撞见了……”言下之意是,自己想第一个让皇太后晓得绿燕的存在,可偏巧出了差子……
  囡囡逞一时之快,成事不足,败事多余,让工作僵成这个样子,自己打击顾迟迟,马贵妃不可,却被她们反打压,真是气死了……
  顾迟迟淡淡笑笑:“贵妃,绿燕是您买来的婢女,天然归您管,皇家很重规距与忠心……”如果绿燕是奉了张贵妃之命,出去谙习环境,被人撞见是张贵妃的错,如果是擅自出去,即是违背主子号令,但是要受罚的。
  岂非说绿燕前来皇家之事是秘密举行的,张贵妃想以此事刺激自己和马贵妃,却被她的好女儿搅黄了……
  绿燕一声不响,低落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贵妃扬了扬嘴角:承认是自己的号令,皇太后定会讨厌自己没有向她禀报绿燕之事,如果将错误推到绿燕身上,她就会被罚,内心肯定会抱怨自己,这才第一天,就让自己和绿燕产生矛盾,顾迟迟果然厉害。
  一时间,谁也没有再说话,内室静了下来,彼此之间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空气说不出的诡异。
  “绿燕姑娘娇俏可人,又煮得一手好茶,祖母心肠善良,菩萨心肠,但是舍不得惩罚。”顾迟迟笑着冲破了内室的僵局。
  张贵妃费经心机,好不等闲找了个副手来找自己的繁难,如果自己一下子就将绿燕办理掉了,张贵妃还不悲伤死,先调查调查绿燕的为人办事,再有的放矢不迟。
  “看看,迟迟帮你求情呢,快给迟迟泡杯好茶。”皇太后被顾迟迟奖赏的合不拢嘴,天然也不再提惩罚一事,心中对张贵妃,却是越发的厌恶起来:绿燕只是名婢女,少不得是服从主人的作用行事,张贵妃自己犯了错,却让婢女背黑锅,品格真真差到了家!
  绿燕对顾迟迟福福身:“绿燕谢过长公主。”长公主适才将自己推动险境,为什么又要给自己得救?
  “免了,泡杯茶给我吧。”顾迟迟微含笑着:“祖母很少夸人的,她夸你茶泡的好,你的技术必然是轶群……”
  张贵妃的目光淡淡扫过皇太后,顾迟迟,马贵妃三人,嘴角轻勾起一丝森冷的笑意:红贝恨死了顾迟迟和马贵妃,她们两人也讨厌倒戈的红贝,三人垂头不见仰面见,表面亲亲热热,实则,是相见两生厌,不久以后,总有忍不住的一方会先脱手,等她们两虎相斗时,自己便可坐收渔人之利……
  “既然皇太后如此稀饭绿燕,就让她留下来侍奉可好?”如许一来,她们三人晤面的时机又会增加,矛盾发现的也快些。
  “绿燕是张贵妃买来的,我岂能夺人所爱。”皇太后笑容满面,眸底却严寒一片:“陛下,迟迟,囡囡,马贵妃也爱品茗,不如就让绿燕还留在张贵妃身边,哪人想品茗时,便传她前往……”
  顾迟迟心中悄悄的叹气:张贵妃也太急功近利了,居然想往皇太后的松寿堂塞人,监督皇太后的一举一动,皇太后但是人精,眼睫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岂会让张贵妃如愿……
  话出口后,张贵妃就忏悔了,自己真是忙懵懂了,奈何会提出这种请求,皇太后本就不喜自己,现在对自己的影像,肯定更差了:“皇太后别误解,我的作用是说……”
  门外婢女禀报:“禀皇太后,丞相宫李管家求见长公主。”
  顾迟迟收敛了笑容,眸底染上一层凝重:娘舅很少找自己的,这次居然派管家前来,岂非相宫出了事……
  皇太后满面厉色:“丞相宫这个时候派人来,莫不是有什么急事,请他进入。”
  李管家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进到内室,向皇太后和顾迟迟问过安,索性直言不讳:“长公主,沈太君重病,相爷让奴才接您回一趟相宫……”
  李管家的话说的很是委婉,但众人都听得出来,沈太君病重了,只怕时间未几,想见顾迟迟……
  “外祖母的身材,一贯很好的,奈何陡然间病重了?”宿世,自己被人害死时,外祖母还健在,为什么现在会……岂非自己重生后,转变了少许工作,其余人的命格,也会随之转变……
  “迟迟,先别说这么多了,快摒挡摒挡,回去看看沈太君。”丞相宫是望族望族,丞相的两个儿子又都是文武双全的强人,未来必成大器,皇太后天然想和丞相宫搞好关系。
  “瑟儿,你带人回烟雨阁摒挡东西,晓莹,随我去相宫。”顾迟迟恨不得以很快的速率抵达沈太君身边,哪另有心情去摒挡东西。
  皇太后发急顾迟迟回相宫之事,无瑕他顾,张贵妃借机找捏词离开了松寿堂,前往月囡阁:囡囡思前不顾后的性质,是该教导教导了。
  刚刚踏进月囡阁,顾囡便飞奔了上来,意气扬扬的显摆着:“娘,我已经根据您的计划,用绿燕刺激过顾迟迟了,您筹办奈何嘉奖我?”
  “你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值得嘉奖吗?”张贵妃一字一顿,美眸中肝火燃烧。
  顾囡沉醉在自己的思绪中,居然没留意到:“您买绿燕前来,不即是为刺激顾迟迟和马贵妃嘛,在月囡阁见人,和在松寿堂见人没什么不同啦……”
  “我安排她们在松寿堂见人,是想出乎意料,让她们在皇太背眼前忘形,出丑,你倒好,居然让顾迟迟在这里就见了人,你知不晓得,就由于你急功近利,以致我计划失败,皇太后现在更讨厌我们娘俩了。”
  张贵妃痛心疾首,恨铁不可钢:“囡囡,我提示过你几许次了,遇事必然要冷静,再冷静,三思然后行,你奈何老是听不进去呢?”
  “我……我也是想帮娘刺激顾迟迟嘛。”顾囡紧揪动手中丝帕,美眸中盈满了委屈的泪水:自己毕竟哪里做错了,帮了她的忙,还被她谴责。
  “可你美意办了赖事,帮了倒忙知不晓得?”张贵妃气的头昏脑胀:自己奈何会生出这么一个愚笨、又急功近利的女儿。
  连续以来,自己都是不认输的,同龄的姐妹虽为正宫,嫁的却都是芝麻小官,一辈子见不到几个有势力之人,自己不想过那贫苦的日子,便设计嫁进了皇家,虽为妾,日子也过的比她们那些正宫好。
  谢梓馨,丞相宫嫡出令媛又如何,生了嫡宗子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设计,与她的爱子共赴鬼域,乖乖让出皇家正室的位子,她留下了顾迟迟,自己也有囡囡。
  现在,自己是御史令媛,身份,地位,不比谢梓馨差几许,自己的女儿,又奈何能输给她的女儿。
  望着顾囡委屈的神志,张贵妃重重的叹了口吻:囡囡年纪尚小,自己必然要起劲培养她,让她成为皇家很高贵的公主,将顾迟迟甩出十万八千里。
  事已至此,再无挽回的余地,一味的谴责她也没用,少务之急,是将工作的阴毒化降到很低。
  “奈何样?顾迟迟没看出什么破绽吧。”张贵妃坐在椅子上,起劲平复着不断翻滚的思绪,婢女绿柳立于身后,当心的为她轻捏着肩膀。
  “看出破绽又能如何?”顾囡擦了擦眼眼,不以为意:“我们但是有文墨客意的,一切合法合理,如果顾迟迟真去祖母那边起诉,自讨无味的但是她。”
  “顾迟迟伶俐、狡猾,与她对立,切不行轻举妄动,囡囡,你要打起十二分的精力来应敌才是。”
  “我晓得。”顾囡嘴上应允着,内心却没将张贵妃的话当回事:“幸亏绿燕在马贵妃那边时留了一手,只凭这崇高的沏茶技术,普通人都不会将她和二等婢女红贝等量齐观。”
  张贵妃淡淡扫了绿燕一眼:“是马贵妃有眼无珠,将绿燕这颗珍珠当低价的下人来使,现在来了我身边,只有你够忠心,我保证你出路无限。”
  绿燕对张贵妃深深的行了一礼:“绿燕多谢贵妃栽培。”
  “起来吧。”张贵妃站起家,将绿燕崎岖打量一遍:“皇太后品茶,你时常去松寿堂转转,如果看到或听到什么分外的工作,就回归向我禀报。”
  绿燕可解放来由皇家各主子的处所,结识的人会增加,能刺探到的工作也会增加,自己定要好好行使她这颗棋子,收成很大的长处,刚刚不亏负自己所费的这番血汗。
  顾迟迟上了马车,紧赶慢赶,终究在一柱香后到了丞相宫,仓促掀开帘子,下了马车,谢轻翔已快步迎了上来,俊秀的脸上写满枯竭与焦灼:“迟迟,你终究来了,祖母急着见你……”
  “翔表哥,究竟出什么事了?外祖母奈何会陡然间病倒的?”
  谢轻翔无奈的叹了口吻:“别说辣么多了,快随我来。”
  顾迟迟和谢轻翔走过条条石路,转过重重走廊,终究来到沈太君所在的安顺堂,推开门,油腻的药味扑面而来,顾迟迟心中更惊:外祖母已经不行救药了吗……
  内室垂着厚厚的帘子,重重的咳嗽声不时传入耳中,顾迟迟每走一步,都沉重万分:“娘舅!”
  “迟迟来了。”丞相谢云衍站在内室床前,嘴脸枯竭,眼窝深陷,彷佛好几天没睡过平稳觉,对她轻轻摇了摇头:“说话小声一点儿,你外祖母怕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