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偷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梁子山听见这话疑惑道:“已经进行了?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听见这话,楚天风心中一动,道:“什么意思?”
  梁子山皱着眉头看向了楚天风,道:“你说的不是谎话吧?”
  就看楚天风有些恼怒,道:“我骗你干什么?我都只是推测。因为情报科的人,这些日子,神神秘秘的,总是在内部活动。但具体干什么,我并不清楚。但很有可能就是在做内调。”
  梁子山道:“那你准备一下,明天下午五点半钟有一趟火车,最好算准时间,将资料偷出来后,准时上车。”
  楚天风急声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安排我?”
  梁子山小声道:“先出川,而后路上我们会安排你去广州,到了那在坐船去东北的达连港口,最终目的地是龙江省哈尔宾市。我们会直接安排你进入警察厅特务科。”
  楚天风道:“那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不引起怀疑,这样最起码就有一晚上的安全时间。”
  梁子山看了他一眼,道:“你尽量弄到那个心理专家的资料。”
  楚天风不满的看着他,道:“我上次就跟你说了,那个人十分小心,很可能档案也只是在局里才有。”
  梁子山道:“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你总知道吧?”
  楚天风点头,道:“这我当然知道。他叫范克勤,身材挺高,现在担任情报科外勤组组长,回头你们可以去调查一下他,那个人非常危险。”
  梁子山道:“知道了,还有别的情况吗?”
  楚天风道:“没有了,午饭时间我每次都去福缘斋,这次来顺丰楼已经不对劲了,我不能多待。你们赶紧安排好我的线路,别忘了。明天我就行动,有紧急情况,可以来电话,但是要说暗语。”
  梁子山道:“好,你快走吧。”
  楚天风将筷子放下,拿起自己的报纸,不紧不慢的朝着外面走去,不过就在他和梁子山擦肩而过的瞬间,他猛地一侧身,一记手刀碰的一声,就砍在了梁子山后颈上。
  梁子山登时觉得脖子一疼,眼前发黑,心中在这还清醒的刹那,玩命瞪着眼睛延长自己的清醒时间,右手随之往腰间摸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楚天风已经转到了他的背后,双手抓住梁子山的脑袋,往下一按的同时,抬膝一个电炮,再次顶在了对方的后颈上。这一下梁子山就算是受过专业的训练也没办法了,本已经摸到了枪把的手随之滑落,整个人直接晕死了过去。
  店里的伙计,和边上不多的两名食客,立刻跑了过来,首先将梁子山身上的枪搜了出来,而后几个人各抬胳膊腿的,迅速将他从后门转移了出去。
  那里正有一辆车子,两名外勤直接押着梁子山上了后座,前面的司机毫不犹豫的打着了火,而后直接朝着情报处的方向驶去。
  一名穿着马褂的人,立刻来到了顺丰楼对面,对着一个正在自斟自饮的汉子,低声道:“科长,已经拿下,人正在去情报处的路上。”
  钱金勋放下了酒杯,道:“知道了,让剩下的兄弟,去工人化宫附近埋伏起来,和二号监视点的兄弟们汇合。”这名外勤听罢一点头,立刻复又走了出去。
  钱金勋来到了柜台前,抄起电话拨了个号码,没一会的时间,对方就接了起来,道:“我是老钱,你们范经理呢?”……
  范克勤凭着自己几乎是人体极限的素质,整整一上午,动都没动一下的观察着福生老菜馆的情况。进入一楼吃饭的有三十二人,二楼,三楼窗户闪过的身影有近二十次,这么算起来,自己假设二楼三楼的客栈住客,这帮人会早上吃饭,以及洗漱的话,那么整个客栈大概住着十三到二十人之间。另外还要加上一楼的伙计和掌柜的,和一个厨子。不过现在正好到了中午的饭口,进入一楼的人恐怕还会更多。
  正在心中不停算计的时候,身后叮铃铃的电话响了起来,一名队员接起之后,道:“科长……在呢,稍等。”而后对着范克勤道:“组长,是科长的电话。”
  范克勤起身指了下观察镜,道:“你来盯一会。”
  说话的功夫已经来到了电话旁,抄起话筒道:“喂?”
  钱金勋道:“邮差已经过去了。”
  范克勤道:“好,我知道了。那个疑似上线的高山呢?”
  钱金勋道:“得看你那面渔网怎么样了?需要我提前吗?看看还能不能打上几条大鱼?”
  范克勤略微思索了一下,道:“我这面挺平静,我打算观察一下午,在太阳落山前一个小时,我会行动。到了晚上反而就不妙了。”
  钱金勋道:“好,我知道了,那我就太阳落山前两个小时准时开船。看看中间的时间还有没有大鱼能去你那面。”
  范克勤道:“好,你逮捕高山后得时刻注意他同事的情况啊,处座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万一还有别的大鱼呢?”
  钱金勋道:“我已经安排好了。”
  范克勤道:“那就行。”
  挂断了电话,范克勤不再管别的,看了看表,距离太阳下山还有七个小时。自己可以再等一等。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沉住气。
  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让他回去。范克勤再次亲自观察了起来……
  钱金勋挂断了电话,直接出门叫了个黄包车夫,让他转向去工人化宫。这化宫就坐落在中山大街中段,和一些政府的办公大楼,相隔不远。其实范克勤借的这个监视点,也在中山大街上,只不过这条街很长,因此一个在中段,一个是在偏北的另一面。
  钱金勋直接进入了化宫左侧的小剧院,在最后一排把头的位置坐好,看着上面化团排演的名为北伐的话剧。
  右侧紧挨着钱金勋的一个青年,放松的靠在椅背上,头也不转的低声道:“科长,目标中午出来吃过饭了,但没您的命令,我们没动他。”
  注:“兄弟明天就要回去啦,我再次得陪着,估计一气要再次喝到大天亮了,嘎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