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奉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范克勤站在旁边,从兜里拿出一支随身携带的钢笔,递给了孙国鑫,道:“嗯,我赞同处座的判断,日谍这个活动虽然仓促,但也经过的一定的计划。他们事先会考虑到这一点的,如果时间提前,反而不如直接在五点半这个时间引爆炸弹,也不至于是现在的情况,只炸死了五个岗哨。”
  孙国鑫点了点头,道:“对,那么以海宁路为界,就是日谍车程的范围。”他用笔将海宁路画了一条线,而后把钢笔又还给了范克勤道:“克勤呐,你一定还能搜小范围,跟金勋说说。”
  “是!”范克勤接过笔,在宪兵司令部的位置偏西南方向,画了个大叉。道:“处座,科长,卑职以为,这个车子既然我们判断他是正常下班,那么他的家,也一定在这一区域,若不如此,他们在定制计划时,漏洞反而会较大。所以这个车子一定不敢造成南辕北辙的局面,卑职以为,这辆车子的家就算不在这里,他也一定会找一个借口,来到这一片地区办些事情。若不然他的行为,会惹人感觉奇怪。”
  孙国鑫点头道:“推测合理。如果我是日谍份子的话,在执行报复行动的时候,尤其注意的就是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一旦改变,疑点反而更重。”
  钱金勋道:“处座高明,那么我们筛查的方向就进一步缩小了。”
  范克勤听他这么一说,心中乐呵,不过表面却没什么,用手指着司令部西南的一片区域道:“处座,科长,那我就让金方和魏巍他们开始以海宁路为界,看看哪家公司,或者政府机关,洋行之类的有车单位中,车子的主人家住这一区域,并且是在今天正常下班的。”
  孙国鑫略微思考了片刻,道:“再追加一条,谁路过菜艺路。”
  钱金勋听罢一怔,道:“处座,这……日谍份子,恐怕不会承认吧。”
  孙国鑫面沉似水,用拳头轻轻的往地图上一敲,眼睛注视着司令部炸点的方向,道:“你得反过来想,他干了这么大的事情,尤其要证明自己的心理,所以不承认,就会让人感觉心虚。如果承认,反而会让人觉得坦诚。”
  范克勤这一次终于抢先,赞道:“卑职佩服,处座的行为心理学,造诣不下我的老师施耐德教授,甚至犹有过之。”
  孙国鑫听了,明知道范克勤这是拍自己的马屁,但嘴角依旧略微上扬,反而更加喜欢范克勤的这种行为了。倒不是说他只是单纯的喜欢马屁,而是说明这个手下,是极为重视自己的,尊敬自己的,跟自己一条心,才会有这样的马屁拍过来,这才是他最看重的地方,于是摆了摆手,道:“哪里呀,遇到的事情多了,自然经验丰富一些。”
  钱金勋却见缝插针,笑道:“处座真是神了,这样一来,范围可就大大的缩小了,我看很快就会有结果。”
  在他说话的功夫,范克勤点手已经将金方和魏巍两个人叫了来,如此这般吩咐一遍,最后道:“这样就能最小的范围内,找到这辆车子。明天中午前,我要看见结果。你们注意一点,也并不能排除,有人找个借口在西南地区办事的可能性。明白吗?”
  金方和魏巍二人立刻挺身,道:“是!”
  范克勤道:“行,你们辛苦点,现在就领兄弟们去查。”
  钱金勋笑着看了看范克勤,而后对孙国鑫说道:“处座,克勤办事一向得力,我看我送您先回去吧,等有结果了,我们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孙国鑫点了点头,道:“嗯,有你们两个盯着,我自然放心。好吧,那我先回家,不用你送。”
  钱金勋朝范克勤扬了扬头,依旧是把孙国鑫送上了车,朝那个警卫队长挥了挥手,道:“哎,老楚!你们辛苦点,日本人最近猖狂,我看你送处座回家以后,安排几个兄弟在处座家里守着吧。”
  姓楚的警卫队长,点头,道:“放心吧钱科长,我让这几个兄弟就叨扰一下处座,让他们就住在处座家里了。”
  说着话,已经领着人,上了前后的两辆护卫车子,钱金勋道:“慢点开啊。”而后目送着孙国鑫离开。这才转身回来,递给范克勤一根香烟,道:“你那雪茄给我一根。”
  范克勤接过他的香烟,从兜里掏出一根递给他,道:“怎么改抽这个了。”
  “废话。”钱金勋理所当然道:“那个贵我抽那个。”说着话,已经点了雪茄,顺便给范克勤也点上了。跟着又道:“克勤,小日本这次这么搞,图什么啊,就真是报复行为?”
  范克勤抽了口烟,道:“也不能这么说,但至少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报复。另外关满园夫妻,就是那个揉山诚夫妻,行动不是失败了嘛。我要是日本间谍头子,就会对他们很不满意。让当地的暗杀小队展开另一个行动计划。因此说不准,这方面也得站一半。”
  钱金勋点了点头,道:“日本人的正面战场太顺利了,我看他们这是狂惯了。”
  范克勤道:“其实,他们这样反而是好事,狂惯了就会飘,越飘就会越不受力,我们便能够更快,更多的找出他们的破绽。如果他们沉下来好好地计划一番,我们的损失反而会变大。侦破的难度也会相应的增加。”
  钱金勋听罢,抽了口雪茄,吐出一股长长的蓝色烟雾,道:“处座这次回来,收货也很大,不过这小日本还真会找时候,来了这么一出。”
  范克勤看了他一眼,道:“怎么说?”
  钱金勋道:“处座不是去面见戴老板了吗,刚刚在来的路上跟我说,戴老板很满意咱们的工作,而且要面见委座,给咱们当面叙功,这回绝对是露大脸了。结果他们正谈着呢,就听见爆炸声。戴老板还能不生气?这咱们要是办砸了……所以我才说,干这事的小日本,还真他吗会挑时候。”
  范克勤笑道:“怎么着,听你这个话头,你的愿望,有可能实现?处座怎么说?”
  注:“第一更来啦,兄弟们帮忙哈,推荐票,三江票都要。另外,有个兄弟问怎么投三江票,作者表示也不会,嘎嘎,但是我听说有这个东西。在这里呼吁一下,有会投的兄弟,在评论区,来个详细的说明呗,谢谢啦!么么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