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好丑的狗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诸葛白自认为他的足迹,到过了不少名山大川。
  年轻时仗剑天涯,吃过极北之地,冰窟窿下掏出来的鱼。
  也吃过南边极暑之地,海里捕捞上来的海鱼!
  可是都没有今天从小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令他这么垂涎!
  这小妮子,真没骗他啊!还真被她整出这么多做法啊!
  下酒菜有了!
  可是酒却次了一点!
  要不一会儿问问那丫头,她嘴里说的那些酒,都在哪里可以买到?
  他也去运一些回来!
  给钱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不过他可以帮店家砍翻几个仇家!
  诸葛白开始谋划他的换酒大计…
  风兮兮已经把几道小菜做好了…
  四道家常河鱼料理,色香味俱全,而且各具特色。
  光是看着,就食指大动!
  风兮兮还就地取材的加了两道小菜,油炸花生米和拍黄瓜,和小酒最配哦…
  诸葛白迫不及待的挨个尝了一遍,鲜香脆爽!
  吃的他直翘胡子!
  …
  “师傅,您慢慢吃,我给你倒酒!”
  风兮兮狗腿巴巴的蹭到诸葛白跟前,
  “师傅,好吃不?”
  诸葛白一脸陶醉。
  “那师傅啊,你家的乖徒弟明天就要下山去找活尸拼命了!好可怜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见你了!”
  风兮兮可怜巴巴的拉着诸葛白的袖子,那神情,如果需要,她随时准备哭上一场。
  听到这里,诸葛白的脸皮抽了抽。
  有那四个小王八蛋跟着你下山,你要是少一根汗毛,他诸葛白的名字倒着写!
  那四个!即使遇见了王者级别的活尸,也是能斗上一斗的!
  就山下那三两只小猫,都不够他们一人一个喷嚏的!
  “你要相信师傅!你明日下山就是去观光旅游的!不存在拼命这一说。”
  诸葛白十分肯定的说。
  “师傅!我可是丝毫功夫都不会的!即使活尸那一关过了!可是,万一遇见劫匪呢?我又没钱,他们要是劫色…”
  “呜呜呜呜…”
  风兮兮使出了眼泪大法…
  可是诸葛白却不吃那一套!
  劫匪?
  这世上就没有哪个劫匪敢出现在他诸葛白的眼皮子底下!
  劫色…
  诸葛白一愣,忽然想起了什么!
  那四个小王八蛋可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万一监守自盗…
  诸葛白看了一眼哭的梨花带雨的风兮兮,这妮子,这娇媚的小模样!
  不行!他得防着点!
  诸葛白打定主意。全身上下摸了摸,然后一琢磨!
  有了!
  “徒儿不必担心,关于明日下山,为师送你一个小礼物!”
  说完,诸葛白就起身去了后院,独留下风兮兮在原地伸脖子!
  师傅这是帮她取什么神兵利器去了呢!
  倚天剑!屠龙刀!还是过儿哥哥滴大宝剑!
  风兮兮明显想多了,就她现在的弱鸡模样,无论诸葛白给她什么神兵利器,对他来说,都跟一根烧火棍没啥区别!
  而且诸葛白给风兮兮准备的礼物,明显不是为了来提升战力,顺利完成任务。
  他是在防备那四个跟着风兮兮一起下山的小王八蛋…
  很快!
  风兮兮就看到了诸葛白给她准备的礼物!
  或者说是一位小伙伴!
  可是风兮兮依旧想吐槽一句,
  “这只大狗子!好丑!”
  风兮兮活了两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丑的狗子,那张猪腰子脸,就仿佛某位喜剧明星一般。
  风兮兮在嫌弃这只大狗子,却没曾想到其实大狗子也在嫌弃她。
  傲慢的撇了风兮兮一眼,好弱鸡的人类雌性!
  于是这两个小伙伴,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踏上了互相嫌弃的不归路!
  …
  “这是我曾经在西方高地寻得的犬王!经过我的调教,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三五个的一起上,都是来给他送菜的!”
  诸葛白满脸骄傲的显摆,他甚至可以说,这只大狗子的武力,比他好些不争气的徒弟都高!
  有这只大狗子跟着,那四个小王八蛋绝对翻不起大浪!
  …
  “请问这只狗王这么丑,狗麻麻知道不?”
  风兮兮终于没忍住,发出这么一句感慨。
  哼哧…
  大狗子一口热气喷在了风兮兮脸上,把她吓了一跳。
  然后她就看到大狗子人性化眼神里的戏谑!
  她居然被一只大狗给调戏了!
  这只狗子难道成精了吗!
  不管它成没成精,这口气风兮兮可不打算忍!
  看她的恶龙咆哮!
  “啊呜…啊呜…”
  …
  狗子痛苦的用前腿捂住了脸,这世上为什么会有如此蠢的雌性人类,还被它给遇见了…
  …
  诸葛白看这两位玩的很嗨,也没打扰,捋着胡子自说自话。
  “兮兮啊,你可听说过龙生九子?”
  正在揪大狗子狗毛的风兮兮闻言一愣,
  “龙?九子?师傅你是说狗蛋它有龙的血脉?”
  风兮兮惊到了!
  果然,她就说嘛,这世上哪有这么丑的狗子,原来是天生异象!
  诸葛白摆了摆手,
  “你想多了,我就是想告诉你,狗子的丑和它麻麻没关系,狗麻麻还是很神俊的!还有,狗蛋是什么鬼?”
  风兮兮失望的点点头,
  “狗蛋就是它的名字啊!贱名好养活!”
  诸葛白:…
  狗子:…
  …
  好吧,你高兴就好。
  不过狗子貌似不高兴,向诸葛白投去了一个哀怨的眼神:可不可以不跟着这倒霉孩子?
  诸葛白一瞪眼,狗子顿时蔫了…
  这时,诸葛白小院的院门被推开了。
  诸葛白眉头微微皱起,衡山书院什么时候有这么不懂规矩的人了?
  进他诸葛白的院子居然敢不敲门!
  …
  来人却没有丝毫自觉,急急躁躁的推开了诸葛白的院门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山长!山长!出事了!”
  是朱麒,身后跟着染水月,不远处,还有三四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那里看热闹!
  看朱麒这小子如何作死的热闹!
  “作吧!作吧!作死了就少个跟大爷我抢兮兮的了!…”
  玄烨那欠揍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
  诸葛白从正屋子走了出来,满面寒霜,最讨厌别人打扰他喝小酒了!
  今天要是说不出个事来,他就让朱麒这小子出点事!
  “山长!兮兮…风兮兮她…”
  话说了半截,朱麒就看到风兮兮的小脑袋从屋里探了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