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狗爷:嗷嗷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风兮兮从诸葛白身后,伸出小脑袋,好奇的看着朱麒。
  这位可是她的老板,她的金主!
  金主有啥困难,她作为一位专业的小丫鬟,可是需要关心关心的。
  …
  看到风兮兮后,朱麒的话仿佛卡壳了一样,说不出来了!
  不过这小子明显松了一口气,没了刚才那份急躁劲了。
  “兮兮怎么了?偷你家什么宝贝了!居然追到这里来了!”
  诸葛白声调拉的很长,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散发出来。
  朱麒和他身后的染水月齐齐缩了缩脖子。
  …
  然后…
  他俩就闻到了一股令人垂涎的饭菜香味,然后双双不争气的吞了口口水!
  诸葛白看这两人模样,顿时警惕起来,牢牢的站在门口,护住屋里的饭菜。
  “没啥事赶紧滚!别在这里碍眼!”
  诸葛白毫不客气的赶人。
  朱麒顺坡下驴,赶忙开溜。
  既然风兮兮在山长这里,他也就放心了。
  刚才到处都找不到她,可把朱麒急坏了!
  脑袋一热,就要来找山长要说法,人是在书院丢的,诸葛白必须给个说法!
  不然他拆了这书院!
  …
  朱九公子的思维,就是这么豪横啊!
  门外看热闹的几位,看些朱麒囫囵的走了出去,大呼神奇!
  诸葛白这老东西什么时候转性了!朱麒这么冲撞他,都忍的吗?
  不是应该来一招无影脚,让朱麒飞出来的吗?
  他们还打算来个合唱《飞得更高》来应景呢!
  …
  只有院子里默默吞咽口水的染水月知道,她的老师这是为了吃独食,才会变得如此友好!
  看了看染水月,又偷眼瞥了屋里那桌酒菜,诸葛白这位养尊处优多年的世外高人,开始转动脑筋,如何才能吃独食!
  …
  “你来的正好,正好把你小师妹带走吧!”
  诸葛白快速说完这句话。
  然后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将身后的风兮兮拎到身前。
  再一脚将大狗子踢出屋门。
  砰!
  屋门被诸葛白闪电般关上。
  由于速度太快,带起了一阵旋风。
  直面这阵旋风的风兮兮像个被抛弃的孩子,凄凉无比…
  “师傅!你不能这么狠心啊,徒儿晚饭还没吃呢…”
  风兮兮此时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她今天一天,就早上啃了两个不知名的果子。
  现在刚张罗好这一桌好菜,就被人扫地出门了,何其的凄惨…
  风兮兮趴在紧闭的房门上,委屈的像个不到一百斤的孩子…
  …
  “嗷…嗷…嗷…嗷呜…”
  主人你不能这么狠心啊!我不要跟着这只弱鸡雌性!
  大狗子也趴在紧闭的房门上,叫声凄凉悲切!
  它怎么说都是一只狗王,它不想给这娃娃当保姆啊…
  …
  正屋的房门,仅仅是普通的雕花木门。
  风兮兮趴在上面倒也没什么!
  可是大狗子也趴在了上面!
  大狗子是什么?
  来自西域的狗王,比现代的藏獒还大上一圈!
  这么人立而起,有风兮兮两个高!
  小小的两扇木头门,怎么承受的了它的体重!
  哐当!!!
  两扇木门向着屋里倒了下去!
  一阵尘土飞扬中,诸葛白正夹着一块鱼肉往嘴里送,嘴里的生鱼片被他嚼的咯吱咯吱响!
  然后他就和风兮兮、大狗子,六目相对!
  …
  “蠢狗!我炖了你!”
  诸葛白一声愤怒的大喝,大狗子呜咽一声,拔腿就跑。
  然后诸葛白看向风兮兮…
  “师傅,打扰了…您继续…”
  风兮兮赶忙爬起来,甩开两条小短腿就溜了…
  “狗蛋…等等我…”
  …
  门外的吃瓜学生甲:“刚才跑过去的是狗爷吧?”
  吃瓜学生乙:“是狗爷,我怎么听到有人喊狗蛋?”
  吃瓜学生甲:“你听错了,可能是在喊狗巴巴…”
  …
  染水月忍着震惊,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缓缓退下。
  她算是开了眼了!
  从她拜入师门以来,敢跟她师傅这么放肆的,只有那位“狗爷”!
  今天起,还得算上这位小师妹!
  而敢在这位“狗爷”面前放肆的,估计也只有这位小师妹风兮兮一人了!
  她还是赶紧追出去吧!
  不然小师妹要是真冲撞了狗爷,她还真不够狗爷一顿夜宵的!
  …
  不过染水月明显多虑了。
  当她追上去的时候,狗爷正趴在草地上忧桑呢!
  而风兮兮,则躺在狗爷的肚子上,舒舒服服的打瞌睡呢!
  天然的狗皮垫子,还是自带绿色环保恒温的,染水月表示她也想要…
  “嗷…嗷…嗷…”
  狗爷看到染水月来了,冲她呜咽几声,意思是:你家有吃的没!爷饿了!爷要吃饭!
  染水月一摊手,满脸的歉意,
  “狗爷您是知道的,我最近减肥,晚上不吃饭!”
  狗爷人性化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将靠在它肚子上犯迷糊的风兮兮叼到面前。
  “嗷…嗷…嗷…”
  意思是:蠢女人,别睡了,跟爷出去找地方吃晚饭去!
  风兮兮揉了揉蓬松的睡眼。
  “狗蛋啊!我知道你饿了,其实我也饿了,可是我初来乍到的,身上又没钱,咱忍忍吧,明早我带你去林子里挖竹笋去…”
  风兮兮絮絮叨叨的,也不管狗爷听懂听不懂,自说自话的叨叨个不停…
  “嗷…嗷…嗷…”
  狗爷伸出一只前爪指着一个方向冲风兮兮呜呜两声。
  染水月看不下去,好心的提醒风兮兮,
  “兮兮,狗爷说去那家吃,他家今天做好吃的了!”
  说完染水月还不确定的补充了一句,“狗爷说他家今天做的红烧兔肉…”
  狗爷点点头,
  “嗷…嗷…嗷…”
  染水月:“狗爷问你忌口不?能吃辣不?野味吃的惯不?吃不吃胡萝卜?”
  …
  …
  风兮兮:…
  …
  两人一狗,一说一答的功夫,就来到了一个小院子。
  “嗷呜…”
  狗爷一声长嚎。
  院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小胖子满脸谄媚的迎了出来。
  “呦!狗爷您来了!欢迎欢迎!小的算着有好东西吃,狗爷您怎么会错过!里面请!里面请!”
  风兮兮被这个小胖子点头哈腰的卑微做派给惊到了。
  该不会有诈吧!
  这个小胖子难道在吃食里下药了,准备做了这大狗子?
  怀着忐忑的心情,风兮兮一行人被迎进了小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