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化险为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虫额下的两只灯笼般的青光大眼被叶秋一剑插入,一直登时冒出血水,溅了叶秋一身的血污,另一只安然无恙,可即便是这一只也令这大虫元气大损,伴随无休无止的刺痛感,大虫跃起虫身,叶秋一时不妨,被震飞至树根下。
  而这大虫也不再寻恨复仇,只是灵动着身子奔回了林中。
  郑开与彭玉兰互视一眼,没承想最后竟是叶秋一剑定乾坤,凶猛的大虫成了瞎眼臭虫,这下在旁人瞧来可要笑掉了大牙,不过好在一切都化险为夷。
  叶秋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自是无伤大雅,慢慢站起身来不顾摔地之痛,径往郑开身边走去,而郑开脊背之上血流不止,惊叹着彭玉兰的武功,朝彭玉兰道:“想不到落落大方的彭家小姐,竟是深藏不露的高人,虽有万般的吃惊,在下还是要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讲到此处,顾着嘴上的谢恩,却浑然不觉背上已然是失血过多,终究是扛不了太久,郑开不知觉地晕厥过去,叶秋还未赶到却见此场景,登时似是失去了至亲之人一般,加快了步履双膝跪地朝着郑开大哭,彭玉兰急道:“叶姑娘莫要顾着伤心,郑少侠应是失血过多而至,赶快将他带回去,上车寻郎中为他救治。”
  嚎泣不止的叶秋登时醒悟过来,将郑开缓缓抱起,放在自己的背上,随彭玉兰折返原处。
  适才受大虫折磨的徐青被郑开所救,奔到了彭玉珊的身旁,本欲观战寻机与大虫一战,可见身边的彭玉珊病状突显,彭玉兰让徐青先护彭玉珊回到彭家三口身旁。
  彭玉珊连道自己无事,不愿抛弃姐姐离去,徐青自也担忧郑开叶秋的安危,可彭玉珊显然病体有恙,又经受恐吓,倘若大虫扑将过来,到时可就悔之晚矣。
  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便朝彭玉兰道:“玉兰小姐,徐青虽被大虫所伤,可剑力犹在,玉兰小姐身无分力,为何要待在此处,应当是由你来护送玉珊小姐折返才是。”
  彭玉珊突地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心知这般下去定遭他们生疑,而徐青此时也是满腹疑虑,只见彭玉兰道:“徐少侠,不论如何这里总要有一人留守,而你身受重伤,又怎可再耽搁稍刻,前头有郑叶二侠挡在前头,玉兰自然是平安无事。”徐青道:“不可,我乃一介江湖人,怎可让你这样一个弱女子待在此处,不论如何都讲不.....”
  却突觉脑袋一沉,晕倒在地,彭玉珊登时惊道:“姐姐...你这是....”彭玉兰道:“我说服不了他,只好出此下策了。”
  收回手中长指,彭玉珊急道:“可你这般,徐大哥又该怎么回去?”
  彭玉兰提指说了句:“你瞧。”
  彭玉珊顺着她所指之地观去,果见一道人影急赶着慢悠悠地奔来,这人定然不是轻功卓越的江湖人,只因行速缓慢,不似江湖人的做派,彭玉珊再定睛细看,立时识得了此人正是自己的亲哥哥彭玉博。
  朝彭玉兰喜道:“是哥哥来了!”彭玉兰道:“我先隐匿起来,你一定要他背着徐少侠与你一道回去,倘若他问起我的所在,你便说我已提先回去了,只是没碰上他而已。”
  彭玉珊想了想,觉有不妥,便要同彭玉兰陈明利害,可见彭玉兰早已没了身影,转眼却见到彭玉博气喘吁吁,忙朝彭玉珊道:“他们...江湖人...自诩轻功实好....便将我这个官家子弟抛诸脑后....至少也得带上我一同前来....若不是...本少爷宽宏大量...才不要跟随他们来到这...个是非之地呢...”
  本自迫于此等紧张的局势显得踌躇不安的彭玉珊,见彭玉博说着可有可无的话语,不禁噗嗤一笑,朝彭玉博道:“你还不是自己硬着要赶来此地....他们没有要让你来的意思罢。”
  彭玉博惊道:“你咋知道?”
  转而朝倒在地上徐青道:“徐少侠这是怎么了....便是前头那臭大虫把他撞晕的?看本少爷不教训教训它。”
  正欲拔腿而出,彭玉珊忙道:“不可不可,徐大哥身受重伤,还是把他背回去要紧。”彭玉博道:“本少爷千里迢迢地赶来此地,意图一展我久藏不出的身手,你却叫我背这人再折返回....”
  还未埋怨完却见彭玉珊连退数步靠在树干上,彭玉博忙着去扶住她,口中紧道:“玉珊,你怎么了?”彭玉珊道:“哥哥我没事,还是早些回去罢....”彭玉博道:“看你这般情形,我还是背你比较好。”彭玉珊道:“不可,不能放任徐少侠不顾,还是快走罢。”
  彭玉博无奈,虽心有不忿,却也不得不顾及彭玉珊的安危,当即将徐青拉起背在身上,二人折返原路,途中彭玉博放缓步伐,让彭玉珊得有喘息之机,待得二人见到彭老彭夫人二人时,见他二人翘首以盼。258
  站起身来,奔到彭玉珊身前,彭玉珊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彭夫人的怀里,彭老急道:“珊儿到底怎么了?有没有伤着?”
  彭玉博放下依旧昏沉的身子,回彭老道:“爹,玉珊没事,不过是有些疲累,又受了那大虫惊吓,所以才支持不住的。”彭玉珊弱道:“娘,不用为我担心,还是好生照料徐大哥罢。”
  言罢晕厥过去,彭夫人口中念道:“这个傻孩子,自己都身虚力竭了,还有心思念着她的徐大哥。”彭玉博道:“甭管了,总之妹妹与徐少侠便交给爹娘了,你们赶紧去把马车牵来,等会我们要速速离开此地,儿子还得过去接应他们,先告辞了。”彭夫人道:“儿啊,你要小心啊!”
  却见彭玉博越走越远,彭槐怒道:“这个混账小子,竟是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爹娘,倘若要是再出现一头大虫,那咱们俩不是得驾鹤西去了?”
  彭夫人将彭玉珊安置在一边,走到彭槐身旁坐下道:“你这个老顽固,为何不当着儿子的面说呢?非要等他走远几乎看不见人影的时候,才这般喋喋不休地发牢骚。”彭槐道:“我看你是妇人之见,我当着他的面说,他就能回心转意?那样我的老脸往何处放,好像是我这个父亲还要靠着儿子过活一般。”彭夫人道:“你便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咕嘟咕嘟个不停,越发像个老顽童,好似是这些年过去了,你的那身武功都作废了一样。”
  彭槐登时惊住,彭夫人也自觉说漏了口,两处观去,见徐青与彭玉珊依旧熟睡,才自放下心来,彭槐一脸紧色,朝彭夫人轻道:“你干什么要说这些?倘若被他俩听见了,可是要出大事情的。”彭夫人道:“他们都昏过去了,怎会听得见,再说我不过是道出了你彭大人不是简单的官宦人家,而是身怀非凡武艺的...”
  言未道完却见彭槐低喝道:“你别说了,还嫌声音不够大么?”
  彭夫人只好闭口,却见彭槐一直有意无意地看向徐青那边,心存疑惑,朝彭槐道:“这孩子有甚么不对么?”
  彭槐轻轻笑了笑,回道:“没甚么不对,只是觉着...他好似我年轻时的一位故人。”
  彭夫人略有不解,便也不再过问。
  夜色无边,穿梭在幽暗的林子中,彭玉博沿着初来之路,意欲折返至郑开叶秋那处助他们二人一臂之力,走到一半忽觉有异,想到方才问及玉珊玉兰何在时,她说玉兰已然折返到了爹娘的身旁,路上竟是没撞见自己,或许是夜色昏暗看不清人的缘故,可明明回到了爹娘的身边,却还是没瞧见玉兰的身影,这却是何故。
  过分担忧彭玉兰的安危,心想她是不是遇到了甚么危情,莫不是在这黑林之中还藏有另一头大虫,倘若真是叫玉兰给撞见了,凭她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如何能顶的过,还不是乖乖地做了大虫的不够塞牙缝的晚膳。
  这般惊思之下,彭玉博停下履步,急紧着顾看四方,口中大唤着彭玉兰的名讳,然不见一声回响,正当不知该如何挪步时,却瞧见远处奔来了二人,一人一袭红衣,背上抗有一人,另一人浅衫飘飘,好似是心心念念的彭玉兰。
  彭玉博登时一喜,彭玉兰也瞧见了彭玉博站立不动,忙着加快了履步,叶秋背着郑开也跟在身后,彭玉兰急道:“哥哥,你怎会在此,不是让你将徐少侠背回去么?”彭玉博道:“对的啊,我已然将徐少侠背到爹娘身旁,玉珊也安置妥当了,咦,不对啊,你怎知是我将徐少侠背回的?”
  彭玉兰并未答复彭玉博的疑问,只朝其疑道:“既如此哥哥为何不待在爹娘的身边,反而要来至此处?”彭玉博道:“那还不是担忧你们的安危,你快说你刚才究竟去哪了?”
  叶秋瞧着这个身无多少剑力的公子哥,还在满怀天下地顾念他人的安危,若是让他去与大虫较量,怕是不到一个回合便要被大虫吞入口中。
  不过郑开失血晕厥,叶秋也不加以调侃,只当不曾闻见。
  彭玉博瞧叶秋泪水铺满面孔,好似是哭花了脸似的,便提声温道:“叶姑娘怎么了?”叶秋道:“多谢彭公子关怀,眼下师兄危急,还望早些回去找一处运功止血为好。”
  彭玉博看着郑开那惨淡无色的灰脸,心知局势紧张,便让开道路不再多说一句,一行四人往原处折回。
  待得见到彭槐夫妇二人时,徐青仍旧未醒,而彭玉珊已然起身,虽与彭夫人嘘寒问暖,眼眸却始终是留在徐青那浅薄的粗衫上,彭夫人眼里带笑,女儿的心思早已被她看破,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而彭槐一人独坐,确定彭玉珊玉体安康过后,便兀自忧思重重,眼神自是也离不开徐青多远,总是在附近徘徊不定,心中好似有甚么劳烦之事踌躇不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