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江湖朝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转而一想,朝彭玉兰怒道:“好你个彭玉兰,竟敢透露尊主的名讳,你既已坏了规矩,便不要想再拿到续血丹了。”陆云湘笑道:“瞧瞧瞧,你又泄露了尊主这个称呼,是不是也算打破了规矩,也该受到惩罚才是。”黑衣人忿道:“陆观主,在下没功夫和你玩文字游戏,眼下既已泄露,便没什么要隐瞒的了,你方才说将我挟持住,以待尊主前来相救,你怕是不知我家尊主的秉性,他岂会为了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受陆观主的摆布?”陆云湘道:“你家尊主自是不会看重于你,可他却看重徐青,徐少侠的地位可比你重要千百倍才是。”
  黑衣人惊道:“你为何这样说,你究竟知道些甚么?”
  言罢又朝彭玉兰喝道:“你这个悖逆之徒,枉费尊主这么些年的悉心教导,你究竟对她说了多少事?”
  陆云湘暗想方才彭玉兰所使的指法,总觉着似曾相识,这时听到此人所道之意,看来彭玉兰所使的指法源自于萧嵩了,此时她又猛然想到之前在清水镇时,曾与一黑衣高人过招上百,至今仍未忘却,此高人也极善指法,彭玉兰所使之指与其颇为相似,难道萧嵩本人曾到过浅水。
  陆云湘思度至此,心想倘若自己所推所测皆为实情,那这位名唤安国候的萧嵩,实质上却是深藏不露的高手,日后若是撞见了定要加倍留心。
  只见彭玉兰笑道:“我泄露甚么了,陆观主只提到了徐少侠,我又知晓徐少侠甚么事情了,你在说甚么呢,玉兰怎么听不懂呢?”黑衣人急道:“你少装蒜了,你跟在徐青身后这么多日,难道甚么都不知道?”彭玉兰道:“传递消息的只有你一人,若你不告知我甚么,我又怎会只道,倘若我从别处听来的消息,又透露给陆观主,那能算甚么泄露你们的风声呢?”陆云湘道:“眼下你已无路可逃,早些将续血丹交出,我便不再为难与你。”黑衣人趣道:“方才陆观主不是还要挟持于我么?怎么还不再为难于我了?”陆云湘道:“你也说了你家尊主不甚看重于你,那我还留着你做甚?”黑衣人道:“在下若是不给呢?”陆云湘道:“很简单。”
  迅步闪到黑衣人肩旁,点住其穴道,让他动弹不得,彭玉兰走到其身前道:“那只有搜身喽。”黑衣人急道:“你不要过来,我可要喊人了。”彭玉兰嗔道:“你个大老爷们,知不知羞,还喊人,当你是被人占身的黄花大闺女么?”黑衣人道:“你们若敢碰我一下,我就扯开嗓子大吼,让远在几里外的客栈里的人都能听到,倘使徐青得晓,奔过来一看究竟,你们都得暴露,瞧那徐青还会不会受你们的摆布了。”陆云湘道:“你说的在理,徐青若是过来了,必会追问阁下是何人,我们又为何会在此地,进而得知了彭玉珊一事那便不好了,徐青既然来了,玉兰小姐的父尊彭槐也就不远了,或会得知玉珊弱症一事,倒是要多谢阁下的提醒。”
  于是一掌拍在黑衣人的后脑勺,黑衣人登时晕了过去,彭玉兰笑道:“此人倒真是有趣。”陆云湘道:“你又不是第一日认识他了,难道不知他的秉性么?”彭玉兰道:“这些年每隔十日他便会给我送药,这一来一往也觉得没那么生分,只是我身负重任,还要替萧嵩调查我父亲的行踪,探清他背后的暗魇部署。”陆云湘道:“那你可瞧明白了?”彭玉兰道:“自然是分外清楚,眼下五里之内只要有暗魇活动,我便能轻易感知到,而且暗魇分布何处,他们是如何传递消息的,如何集结人力的,如何打探消息的,这些我都一清二楚,若能给我五百精锐,我只消十日,定可让这些暗魇损失惨重,给我一个月的时日,我便能将摧垮他们的组织,让他们收尾得不到呼应,而后由塞林军出马,暗魇这一机构便会不复实存。”陆云湘道:“彭小姐真能做到如此,要知道那可是剑阳候赵笙留下来的暗力,而且这么些年的打探,难道你父亲半点都不知晓?”彭玉兰道:“父亲自然知道,不过依我的推测,也是近几月才发觉有所异常,进而得知的,不过父亲也不将我抓捕起来严加审问,大概是想弄清楚我背后的势力,那夜山神庙中,你可见我父亲是如何地忌惮于我,我的周边也时不时会有暗魇埋伏,只不过我看破不说破罢了。”
  陆云湘伸手在黑衣人的身上里里外外搜了一遍,果然摸到了一个细小药瓶,打开瓶塞后将里面的丹药倒出,共倒出了三颗,彭玉兰道:“看来萧嵩只给了他一个月的时日,倘若他不将徐青带回,不仅玉珊活不了,自己也活不了。”陆云湘道:“既如此还是快些回去罢,玉珊小姐急需丹药解症。”
  彭玉兰会意,晕地黑衣人一时之后自会醒来,二人也不管顾,径直远离此地,到得客栈之后,翻窗进到彭玉珊屋内,见她唇角泛白,面色清苦,彭玉兰将陆云湘拿过药瓶,取下瓶塞,倒出一颗丹药,陆云湘端来一碗白水。
  彭玉兰坐在彭玉珊榻边,彭玉珊微微睁眼,口中弱道:“姐姐...你回来啦..”彭玉兰泪道:“你看姐姐给你带回来甚么了,这是续血丹,你快些服下。”彭玉珊道:“谢谢...姐姐...”
  瞥目瞧到了陆云湘,顺口谢道:“多谢陆观主..”陆云湘道:“不用谢,快些服药罢。”
  彭玉珊张开玉口,彭玉兰将丹药放进口中,陆云湘递来白水,彭玉珊饮水灌药吞入肚中,面色稍复,彭玉兰温道:“睡上一觉,待得醒来后,定会好上许多。”258
  彭玉珊再也说不动话,只好闭眼歇了。
  彭玉兰与陆云湘走出屋外,二人凭栏商谈,陆云湘道:“眼下强行夺来丹药,便算是和萧嵩撕破脸皮,往后彭姑娘又当作何打算?”彭玉兰道:“这一日早晚会来到,玉兰心中已有计较,一个月内,我定要将徐青带至虚境山。”陆云湘道:“虚境山危机四伏,彭姑娘当真认为只要将徐青交给萧嵩,便能解决这一切了么?”彭玉兰道:“萧嵩老奸巨猾,我又怎会让他轻易如愿。”陆云湘道:“可你即便用徐青要挟,太湖境属遍布塞林军士,而你孤自一人又能撑得了几时?”彭玉兰道:“陆观主方才也看到了玉珊此时的状况,倘若没有续血丹,玉珊不仅会承受莫大的痛苦,还会不得善终。”陆云湘道:“云湘并非阻止你去索取续血丹,只是在没有万分把握的情形下,还是不要轻易妄为,不如我随你一道前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另外也要说服你父亲相助于你,有了万众暗魇的相助,我们也不惧于他。”彭玉兰道:“我绝不会向我父尊求助。”陆云湘道:“眼下唯有你父亲的千万暗魇才能保住你与徐青的性命,不然即便你将徐青带往虚境山,萧嵩一旦得到了徐青,你便没了可利用的价值,而且你又知道了太多,必定不会让你活着离开。”彭玉兰道:“这其中的渊源我自是清楚明白,萧嵩也并非鼠辈,此行自是凶险万难,可我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我也不想牵连陆观主,陆观主以为爹爹会助我一臂之力么,他若得知我要将徐少侠带往虚境山,会心甘情愿地放徐少侠离去么?
  徐青是他们的主上,主上一旦有性命之忧,他们又怎会弃而不顾?”陆云湘道:“倘若你将玉珊小姐的状况告知于他,他必定不会不顾的。”
  彭玉兰笑道:“陆观主说笑了,爹爹为了徐青的安危,连他的亲生女儿,连我都会不放过,那夜在山神庙,陆观主也是亲眼目睹的,你以为他会为了玉珊不惜舍弃徐青么,舍弃他这么多年的宏图大业吗?绝无可能。”
  言罢又道:“陆观主,恐怕你想多了,我爹爹视徐青如己出,倘若徐青跟我走,爹爹绝不会坐视不管,因而无需寻求爹爹相助。
  现在你告知爹爹一切,反而会让他想尽法子阻止徐青折返,其实那夜山神庙内,爹爹已然知晓我的意思,只不过眼下不好让他做了防备。”陆云湘道:“你说的在理,可一旦你我将徐青偷偷带走,只会加深你与你爹爹的误会,到时恐怕还没到虚境,你爹爹便要饶不过你了。”彭玉兰乐道:“不是还有陆观主嘛,玉兰不担心。”
  陆云湘白了彭玉兰一眼:“说到底你早就想让我陪你去了是罢。”彭玉兰道:“即使我没有这个意思,陆观主又岂会坐视不理,徐少侠在陆观主的眼中份量当是不轻的。”陆云湘道:“不错,我曾经答允过一个人,定要好好照料徐青,如今他有危难,我怎能弃他而去。”彭玉兰笑道:“那个将徐少侠嘱托给你的人,可是大梁郡主赵璃?”
  陆云湘惊道:“你如何会得知?”彭玉兰道:“之前听玉珊说起过,徐少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便是大梁的郡主,玉兰也是随口一猜。
  不过玉兰猜不透的是,赵璃明明是朝廷中人,身份尊贵,又如何会与徐少侠相识?
  她二人一个身处朝梁,一个身处江湖,应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才对。”
  陆云湘道:“他二人之间的掌故说来话长,日后闲暇之际再与彭姑娘道来。”
  彭玉兰还待再言,忽见陆云湘玉指凑于口前,示意小些声,彭玉兰平复心神,歪嘴一笑,口中轻道:“看来爹爹还是不放心我,这不,又遣人过来盯视了。”陆云湘道:“今日便说到这里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