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调虎离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青笑道:“还请姑娘一解在下心中疑虑。”彭玉兰道:“很简单,我是朝廷中人,自然要为朝廷办事,这有甚么难解的?”徐青道:“凭在下的直觉,姑娘并非甘心受制于人,想必另有隐情。”彭玉兰笑道:“徐少侠就这么相信自己的直觉?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本小姐了罢,爹爹是剑阳候赵笙的部下,自然要为他复仇,而我则不同,身为北都大臣的女儿,饱食皇禄,自小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就该上报皇恩,安国候乃是皇亲国戚,他的吩咐,玉兰有何道理不遵从呢?
  徐少侠是先帝遗孤,身份尊贵,安国候要接你回朝,便是要认祖归宗,自此落叶归根,进驻皇室,享受天家荣耀,这是何等的尊崇,徐少侠何乐而不为?”
  徐青道:“玉兰小姐可不要误会,此次徐青愿同你去虚境山,只是为了与我师尊会合,并非要与那安国候萧嵩为伍,甚么皇家遗孤,全是扯淡,我徐青江湖人一枚,绝不受你们的摆布。”
  彭玉兰笑道:“怎么,徐少侠要反悔,方才不是还答允得好好的?如何眼下便要食言了,如此行径还自诩江湖人?”徐青道:“我的确是答允你去虚境山,却不是要去见萧嵩,更不是要去那北都。”彭玉兰道:“看来徐少侠还是不能坦然接受自己的身世,不过生逢乱世,又有几个人能自由自在,江湖之中真的便如少侠所言的那么恣意潇洒么?我看不然,身为朝廷中人,自然是要认清自己的尊贵身份,做些有利社稷百姓的好事,才是徐少侠该考虑的。”
  徐青道:“姑娘真当在下是三岁孩童么?倘若真如彭槐所言,先帝也就是我的父皇是被如今的圣上夺位而死,你以为安国候萧嵩还会放过我吗?只会是杀之而后快,还接我去北都享受天家荣耀,实在是可笑至极。”彭玉兰道:“徐少侠便那么相信爹爹所说的?”徐青道:“你若是不信你爹爹,为何要认为我是先帝的遗孤呢?”彭玉兰道:“好了,不必再说了,总之徐少侠记着答允我的话便好,其余的无需争辩,玉兰告辞了。”
  彭玉兰站起身来走向屋门,开门走出屋外,再闭上屋门,徐青眼望着彭玉兰的倩影渐渐消失,心中依旧是百般不解。
  陆云湘与林旭上山至钟香观,早有女徒前来迎候,向陆云湘行礼过后,将二人带进观内,只因钟香观位势最低,故而才将葬事办在此观,不过张璐的尸身却在魂灵,到时候众女徒是要再上魂灵观内,将张璐棺椁迎出,埋葬于后山清幽谷,与历代先辈合葬一块。
  陆云湘与林旭上到魂灵,跪在灵堂内,面对着张璐尸身为她守灵,林旭忍不住啜泣,泪如雨下。
  陆云湘也是百感交集,倘若不是张璐将自己与云栖自无人荒原救出,恐怕自己早就成了饿殍,自小便受张璐的熏陶,自己的一身笛法也是张璐所传。
  若无张璐便无如今的自己,而自己却连帮主最后一面也没见着,眼中泛泪,二人跪地一夜。
  竖日,葬事举办,王轩遣来的侍者将棺椁抬起,送往后山掩埋,一行众人哀嚎大泣,徐青彭槐等人也跪拜在坟前,烧纸焚香。
  葬礼过罢,钟香观内稍稍摆了酒席宴会,众人落座就膳,酒席开至晚时,众人尽皆回屋休歇。
  徐青进屋休整,正要上榻,却闻窗外一道黑影闪过,进而资窗而入,徐青忙站起身来,提剑迎敌,那黑影摘下面罩,徐青定睛一瞧,正是陆云湘本人。
  徐青惊道:“陆观主,你怎会在此?”陆云湘道:“徐少侠,今夜你需和我下山。”徐青道:“下山去哪里?”陆云湘道:“下山自然是要去太湖。”徐青惊道:“去太湖?你这是....”陆云湘道:“你不是要去见你的师尊么?”徐青道:“是啊,可也无需这么急罢,葬礼才刚刚结束。”陆云湘道:“就是在大家都放松警惕之时,你我才要下山,如此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徐青道:“你的意思是....彭槐么?”陆云湘道:“不错,彭槐是不会轻易让你下山的。”徐青道:“我猜不会只有你我二人的罢。”陆云湘道:“自然不会,还有玉兰和玉珊两位小姐。”徐青惊道:“玉兰小姐与我们一道自是在预料之中,可玉珊小姐为何也要随我等前去,路上车马颠簸,玉珊小姐又如何承受得住?”陆云湘急道:“此处不宜多言,快些随我下山罢。”
  二人翻出窗外,行至青林口,见彭玉珊彭玉兰早已候在那处,彭玉兰道:“陆观主,你确定下山途中不会被你帮主女徒发觉吗?到时候你又该怎生解释?”陆云湘道:“可以随意编造一些缘由,下山自是不难,不过我自幼生长于此,下山的密路也是知晓的,你们先随我来。”
  三人跟着陆云湘后头,穿过暗林,寻密途下山,约莫三时,总算到得山底,彭玉珊有些喘息,彭玉兰急忙将她扶住,徐青急道:“玉兰小姐不该拉上玉珊小姐一起,她身子刚刚恢复,怎禁得起折腾?”彭玉兰笑道:“徐少侠还蛮关心我家玉珊的嘛。”徐青急道:“玉兰小姐,眼下不是打趣的时候。”陆云湘道:“彭姑娘,你为何不将你妹妹的事告知徐少侠呢?”彭玉兰道:“我本来是想告诉他的,不过是临时改变了主意,现在又不想说了。”徐青疑道:“玉珊小姐到底有甚么事?”陆云湘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进镇罢。”美女窝
  几人会意,一同往镇口行去,到得镇门前,徐青道:“去镇内干甚么?”彭玉兰道:“当然是置办车马喽,难不成你让我们走着去么?”徐青辩道:“眼下丑时刚至,试问谁家马铺是开着的,难不成还要进去抢马么?”陆云湘道:“马已备好,就在东镇。”徐青道:“原来你们早有准备。”彭玉兰道:“若是连这些准备都没有,那还能成甚么大事?”徐青道:“玉兰小姐,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怎么处处针对我?”
  彭玉兰不屑道:“徐殿下何等身份,玉兰哪敢呢。”
  徐青无言以对,陆云湘道:“闲话稍后再叙,我们先进镇罢。”
  四人进镇直往镇东镇走去,途中彭玉珊朝彭玉兰轻声道:“姐姐,其实我挺羡慕你的。”彭玉兰道:“羡慕我甚么?”
  彭玉珊看了徐青一眼,口中道:“算了,没甚么?”
  彭玉兰稍有些疑惑,转而明悟,朝彭玉珊笑道:“姐姐知道你的意思,可你也该想想,有些人根本不值得!”
  最后几个字特意提高了嗓音,徐青听在耳里,稍有微色,却也不好多说。
  四人很快到得一家马铺,店铺老板已候在门口,身后是一架追风车,外加良驹一匹,店老板将马鞭交给陆云湘。
  徐青接过马鞭,陆云湘交付几锭碎银给老板,口中歉道:“这么晚了还来打搅老板,实在过意不去,还望老板不要透露我们的行踪才是。”店老板道:“观主放心,在下定然守口如瓶。”
  彭玉兰将彭玉珊扶上马车,徐青坐在车前,陆云湘骑上良驹,一车一马行于街道。
  坐在车内的彭玉兰忽地挑逗道:“还真的是劳烦了徐少侠为我们赶车了。”徐青道:“你有甚么想说的尽快说,无需弄这套假惺惺。”陆云湘道:“待会得劳烦彭姑娘赶车了。”彭玉兰与徐青一齐回道:“为何?”陆云湘道:“我们自东镇行出,必定会受到你爹爹暗魇的拦截,到时你有何对策?”彭玉兰道:“你的意思是要徐少侠引开他们?”陆云湘道:“不错。”徐青道:“如此一来我们自何处会合?”陆云湘道:“在山外十里夜幽坡会合好了。”彭玉兰笑道:“陆观主未免也太高看徐少侠了罢,你真的以为他会全身而退么?”陆云湘道:“加上我一个便能全身而退了。”徐青道:“看来彭姑娘还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彭玉兰道:“废话少说,赶路罢。”
  徐青咽下怒火,加快了些行速,待得镇口之时,陆云湘道:“徐少侠先睡在我的马上,让他们以为你是被我打晕了,必定会发疯似地追上来,那时彭姑娘便可带着玉珊小姐安全脱逃。”
  三人会意,徐青下车,走到陆云湘马前,踩鞍上马,趴在马背上装作晕睡,陆云湘纵马出镇,伏在暗处的暗魇瞧见陆云湘一袭蓝衣,又见她所骑马背上趴有一人,细细一看,便知那人正是徐青,登时急得纷纷现身飞出,落至陆云湘马前喊道:“陆观主,为何要对徐少侠不利?”陆云湘笑道:“徐少侠不过是喝多了,睡着了而已。”那暗领道:“既然是醉酒晕睡为何不歇在屋内,陆观主却是要带他出镇?”陆云湘道:“难不成本观主事事都要和你们交待吗?不过你们是何等身份呢,在此阻拦又有何目的?”暗领道:“在下绝不敢阻拦陆观主,陆观主要办甚么事在下也不会干涉,只是还请将徐少侠放下。”陆云湘道:“我陆云湘一向做事无需别人插手,徐少侠与我同为江湖人,我自是不会拿他怎么样的,各位还请让开道路。”暗领道:“瞧陆观主这阵势,在下还真的不敢放你而去。”陆云湘道:“那我只有横闯了。”
  提马纵奔,暗魇飞身刺剑,陆云湘仰首悬空,一笛打去,暗魇中笛落地,余下暗魇纷纷攻来,陆云湘长笛在手,挥臂掷笛,笛身打在一位暗魇身上,登时一股巨力袭来,连带着身后的几位暗魇一同飞撞至树。
  陆云湘纵马狂奔,几十位暗魇现身拦阻,却都被陆云湘一笛致胜,皆坠地难起。
  陆云湘便在近百暗魇大军中脱身而出,暗魇们无马匹可追,但也没法不管,便运起轻功追身于后,陆云湘放缓马速,好让他们能追上前来,却总是追她不到,如此才可达到调虎离山的目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