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在所不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青思虑到彭玉珊大病初愈,先前彭玉兰领着彭玉珊躲避暗魇的视线,便令彭玉珊遭受颠簸之苦,现如今自己挥鞭赶车,不顾一切地加快行速,彭玉珊定然受不住。
  于是徐青回头掀开帏布,正要关切几句,却见彭玉珊正拉开帘布向外呕吐,徐青忙道:“玉珊小姐,你没事罢。”
  言罢放缓车速,彭玉珊取出怀内的手帕,擦拭嘴角残水,朝徐青道:“徐大哥,我没事的,你且放心。”
  徐青面带忧色,道:“实在对不住,我只顾拼力逃离,我会尽量减缓车速。”彭玉珊道:“徐大哥,你不用顾及我的。”
  徐青放下帏布,暗愧那些暗魇皆是冲着自己而来,却连累了彭玉珊在这里吃苦,虽不知为何彭玉兰要携她同往,但这一路之上定要护好彭玉珊的安危。
  心想反正暗魇追不上来,不如减速慢行,寻一个僻静之所稍加歇息,也好让彭玉珊喘上一口气,见前头立有一片竹林,便驰往林中,下车借助竹林青绿之色掩盖住车身不被他人察觉。
  徐青走进车内,扶彭玉珊下车,彭玉珊靠在密竹旁轻声喘气,徐青将车内包裹中的水壶取出,递给彭玉珊,蹲下身子道:“玉珊小姐,身子了好些了?”
  彭玉珊接过水壶,打开瓶塞灌水漱口,吐水只外,提帕擦拭嘴角,复饮了些水,再递给徐青,回道:“好多了。”
  徐青接过水壶放于一旁,也靠于竹身,道:“咱俩稍作歇息,暗魇众多,你姐姐与陆观主应是还未脱身。”彭玉珊道:“一会儿姐姐与陆观主若是寻不到我们该当如何?”徐青道:“放心,稍后你我去东临城,天色正午,她们总会去城内的。”彭玉珊道:“那些暗魇说不定也会料到我们回去城内。”徐青道:“那就更不必担忧了,听陈寨主说过,东临城占地甚广,且城内人流攘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不敢做甚么的。”彭玉珊道:“徐大哥说得在理,可是东临城很大,事先没有约好地方,如何寻得到她们?”徐青道:“即使寻不到,你我二人便一道往太湖走,你放心我定会护你周全。”
  彭玉珊听到此处,心神激荡,脸颊稍红,道:“谢徐大哥。”徐青又道:“彭老管辖诸多暗魇,此事你早就知道了么?”彭玉珊道:“与姐姐并肩这么多年,自然是略知一二的。”徐青道:“你可知此次你姐姐为何要不惜一切,甘愿冒如此大的风险将你带在身旁,须知太湖地界已被北廷塞林所占,在下并非有冒犯之意,只是稍感困惑。”
  彭玉珊心想姐姐还未将自己的情况告知徐大哥,眼下徐大哥问及此事,自己该不该如实相告,倒是令人难以决断。
  徐青见她良久不言,只道:“玉珊小姐若有难言之隐,大可不必作答。”彭玉珊道:“没有姐姐的准允,玉珊实在不敢妄自做主。”徐青道:“无妨,总之我定会顾好你,天色也不早了,咱俩快些进城。”
  彭玉珊点头会意,起身上车进帏,徐青将水壶交给彭玉珊,坐在车头挥鞭挪车,马车出了林子,正要往城内赶,忽听到车后一阵马蹄声传来,徐青跃步飞上车顶,却见远处群马逐奔,骑马人正是暗魇,徐青大为吃惊,心想这彭玉兰与陆云湘去了何处,暗魇竟会自带烈马。
  不及多想,徐青飞至车头,坐下挥鞭狂奔,朝车内彭玉珊道:“玉珊小姐,后头来了许多的暗魇,情势危急,在下只好加快马步了,望你再忍受稍刻。”
  彭玉珊掀开帘子伸头往后探去,果见群马赶追,声势滔天,忙道:“好,徐大哥你小心。”
  说话间只觉车速迅猛,一颗玲珑心提到了嗓子眼,又有了呕吐之欲。
  徐青拼力赶车,他所乘黑马虽是良驹,却也是托着一辆木车,不仅载有二人,还须得承受车轿之重,比起后头势如奔雷的暗魇坐骑,实在是远远不及。
  徐青虽心下清楚明白,却也不会轻易作弃,他曾许诺定要顾好彭玉珊,眼下倘若食言,怎是大丈夫行径,要是被暗魇擒走,彭玉珊自是彭老之女,当然不会受暗魇的伤害,却是会收他们所制。
  由此一来辛苦逃出玉笛山,却要落得个重回旧地之果,实在是颇为不甘。
  由是徐青愈发挥鞭加速,烈马狂奔,后头成群暗魇一时难以追上,毕竟还相距些许间隔。菡萏文学
  然终究是拉近了两者间距,徐青大急,彭玉珊更是惴惴不安,心想倘若将徐大哥带回玉笛,自己免不了也要随同他们一起,那些暗魇虽然不会伤害自身,却也让自己与姐姐越隔越远。
  徐青正加力挥鞭,瞧见前头一位樵夫正拎着野兔走在路边,却也想不了那么多,只顾着自己逃命,朝车内彭玉珊喊道:“玉珊小姐,那些暗魇距咱们还有多远?”
  彭玉珊伸头细看,缩首进车道:“徐大哥,他们越发地近了,在这么下去,总会出了大事的。”
  徐青细想也是,眼下只能弃车而走,当为上策,于是驾车至松林边停下,进车朝彭玉珊急道:“玉珊小姐,我们逃进深林,他们必然寻不着。”
  彭玉珊还未及答话,却见徐青背对自己,身子蹲下道:“玉珊小姐,赶快上来。”
  彭玉珊稍有犹豫,却也不顾甚么男女之别了,趴在徐青背上,徐青托起彭玉珊两只俏腿,彭玉珊将包袱背上,徐青出至车外,见那帮暗魇近在眼前,急忙朝松林内奔去,暗魇骑马至车边,见徐青身影渐失,众暗魇纷纷下马,其中一位暗魇朝暗领道:“大哥,殿下逃去林子里了。”暗领道:“废话,我也看见了,还用你说?”暗魇道:“小弟的意思是咱们这样是不是追得太紧了,往后殿下怪罪下来了,该如何办啊?”暗领道:“殿下尚且年少,不懂是非黑白,我们这是为殿下打算,不可再让殿下任性妄为,况且魇君之命不可违抗,少说废话,快给我追,今日就算得罪殿下,也要将殿下带回去。”
  众暗魇领命,皆朝林中追去,且说徐青回头见暗魇停在车前嘀咕,想来是稍有犹疑,趁他们商议空隙,快些甩开那帮人,寻一个隐蔽之地,再谋后路,彭玉珊趴在徐青宽厚的背脊之上,即便徐青运足轻力,飞快行步,却也比在车内颠簸好受得多。
  打小便是在姐姐的呵护下成长,虽是弱症缠身,却也平安无虞,本以为这辈子只能待在闺房内安度一生,眼下被徐青背在身上,快步赶路,心中却是无比雀跃高兴,或许是能近距离接触心仪之人,即便那个人早已心有所属,此刻感受到徐青衣衫浸湿,大汗淋漓之下带给彭玉珊却是无比的温实。
  徐青暗觉彭玉珊身子太过轻巧,好似还比不过一把长剑,林中四面皆路,去哪个方向都不为过,徐青不熟地形,只好往里直奔而去。
  见后头暗魇紧追不放,徐青一时慌了神,心想这暗魇轻功了得,隔了这些距离竟还赶得上自己,由此一刻也不愿松懈,彭玉珊也时不时往后瞧去,见远远的若有若无的黑影,便知那帮暗魇不肯舍弃。
  不过此时她并不着急,暗想徐大哥定能携自己逃出生天,即便被擒,与徐大哥在一块,早已是无怨无悔。
  而徐青却不住地道:“玉珊小姐,你别怕,徐青定会摆脱这帮人,咱们绝不会被擒。”彭玉珊道:“徐大哥,倘若实在不行就算了罢,他们并无恶意,只是执行指令而已。”徐青道:“不可,我绝不随他们回去,我要和师尊会合,另外你姐姐不惜甘冒性命之险带你过来,定然是有要紧的苦衷,你也绝不可轻易作弃,让你姐姐落望。”
  彭玉珊此刻鼻头一阵酸搐,暗思姐姐此番执意要待自己去往太湖,定是要同那萧嵩老儿索要续血丹,只是不知姐姐是否当真要将徐大哥交给萧嵩。
  那萧嵩老奸巨猾,城府颇深,徐大哥落于他手定是九死一生,虽然姐姐曾说过自有法子对付萧嵩,不会乖乖交出徐大哥。
  可这么些年了姐姐一直思谋逃出萧嵩的魔爪,却是屡次败归,此番倘若真到了万不得已之地,姐姐定会弃车保帅,将徐大哥交于萧嵩而保得自己的性命无忧。
  故此彭玉珊甚为纠结,究竟是劝阻徐大哥续自西向,还是任其而为,此刻她反而希冀那暗魇能够追上徐大哥,进而将他带回玉笛山,由此才是万全之计,而自己许是活不了多久了,纵使这般,彭玉珊自也在所不惜。
  然徐青却拼力赶逃,身后暗魇穷追不舍,徐青暗想如此下去定不是办法,彭玉珊身子虚,不可长久经受烈日暴晒,须得想一个法子隐藏起来,然前后左右一览无遗,根本无处可藏,眼下无计可施,只好续自奔走。
  却说那吕子昂方才见到马车驰过,又见成群烈马赶追,心里一阵慌乱,好在自己沉稳把持,佯作平常,那车后身着黑衣的骑手并未对自己不利,车马匆匆使过,渐行渐远,吕子昂平复心神,暗想反正与自己无关,还是尽早为娘子置办几样首饰为好,由是加快步履,一时过后走进了城镇,走到月余前来过的饰品铺子,见到这些样式纷呈的饰品,简直看花了眼,再番踌躇之下,选定了一柄银钗,两盒胭脂,付了几两纹银,将饰品揣进兜里,心内雀跃,又去了一家面馆叫了碗阳春面,将野兔靠在桌角,捧着手中的银钗,心里想着娘子待会见到自己给她买的钗子,该有多么高兴,一时咧嘴笑开,店小二将阳春面端来放到桌上道:“客官请慢用。”
  吕子昂点头道谢,提起箸子夹面填肚,稍刻用完面条,将银锭放在桌上,向小二打了声招呼,便拎起野兔离开面馆。
  走到集市内购办了一袋米粮,首饰与米粮皆已办好,便折返出城回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