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贵人相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扛着米粮,拎着野兔,吕子昂心情俱佳,走到林子前忽见到一辆马车,当即想起了方才的情形,这马车定是刚刚与自己撞面的那辆,吕子昂顿觉惊惧,猜测这车头的少年去了何处,莫不是已然进入了林中,适才那帮黑衣人穷追不舍,想必这少年定是亡命之徒,稍刻自己撞见他们,那可怎生是好。
  细思极恐之下,吕子昂迟迟不敢进入林中,靠在松树上踌躇不定。
  终究还是鼓足底气,走进林中,又想这些人身怀武功,而自己手无寸铁,更是不懂一点武力,若是撞见他们,而他们又起了杀意,那时自己必然死路一条,想到这里吕子昂双腿发软。
  行路极为紧快,想着快些回去,也好避过这些人,眼看前路无声无息,并未有甚么异处。
  拐过草埔后,吕子昂突地停下履步,斜眼瞥向草堆内,恍似见到了甚么异物,那异物或有动声,激起草叶碰撞的簌簌声,吕子昂虚汗直冒,赶紧快步走开,哪知刚走几步,却听见身后轻轻传来一句:“兄台留步。”
  吕子昂一怔,心想这分明是人声,看来并非猛兽豺狼,停下步子,忽觉不对,莫不是方才那帮人,由是自己更不能停下了,便复迈着步履走起,却又听身后传来一声:“兄台莫走,还请兄台救我们一救,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不知该去往何处,倘若兄台能给予指引,在下必定报答兄台的恩情。”
  吕子昂听闻这番话,心知这人并非恶徒,看来不会对自己有甚么威胁,于是转身瞧向草中,见草内窜出两人,一男一女,男子正是方才马头所见之人,身着青布粗衫,却是衣襟工整,颇具少年英气,女子轻柔婉约,花容月貌,却极为瘦削,似是遇风则倒,竟比自己的娘子还要瘦弱。
  二人正是徐青与彭玉珊,方前两人实在无处可去,在林子中左绕右转,好几次险些撞上暗魇,已然是不知出口在何处,只好躲进草堆瑟瑟发抖,暗想如此下去定然会被察觉。
  果不其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二人吓得往后窜了窜,却见到粗布兽甲,徐青当即识出了适才赶车时所遇到得那位樵夫,心下顿生一念,忙出声唤住。
  此刻抱拳行礼道:“在下徐青,这位是彭姑娘。”
  吕子昂定睛打量着两人,回道:“在下吕子昂,兄台可是遇到了甚么难处?”徐青急道:“在下与这位姑娘遭受歹人追逐,奔走了好几里路,却是无路可走,只好躲进林中,眼下迷了路,又不敢随意乱走,生怕撞上了他们定是插翅难逃,还望兄台能指一条明路。”吕子昂道:“这林子里的路曲折多绕,在下只有领二人出林方可。”徐青欣道:“多谢兄台。”
  彭玉珊也一同恭礼,吕子昂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二位请随我来。”
  吕子昂走在前头,徐青与彭玉珊紧跟其后,途中吕子昂问道:“二位为何被他人所追?”
  徐青心想不可将实情道出,只好谎称:“彭姑娘与我本是青梅竹马,可她的父母却是要将她嫁给别人,无奈之下,我与她私自奔逃,被人追拿至此。”
  彭玉珊脸颊一红,吕子昂却道:“那帮人身着黑服,却不像是家丁护卫。”徐青道:“确实不像,只因在下有些武功,一般的看家护卫自是奈何不了我,却没想到彭老爷竟会惊动道上的人,使唤他们前来追捕,在下双拳难敌四手,只好携上玉珊奔离,可那帮人却是难缠得很,由此追至此处。”吕子昂道:“原来如此,不知兄台与彭姑娘是何许人也?”徐青道:“我与玉珊是皖南人氏。”吕子昂惊道:“皖南离此地远着呢,你二位都逃了这么远了?那帮道上的人竟还寻得到你们?”徐青道:“诶,我与玉珊历经磨难,还不知何时才能终成眷属。”吕子昂道:“兄台不必悲伤,既然打定主意便不可半途而废。”
  彭玉珊此时极为喜悦,徐青的这一番话直直地触动心弦,让她不能自己,纵使这一切皆是谎论,只是逢场作戏,随意编造一个缘由好掩盖实情的幌子,她却也是喜极而泣,泪珠缓缓而落。
  吕子昂回头见彭玉珊眼中泛泪,便更为坚信徐青所言不虚,朝徐青道:“徐兄,你瞧彭姑娘都落泪了,看来你们二人感情深厚,真让吕某羡慕啊。”
  徐青瞥目瞧到彭玉珊,见她果真落泪,心想自己不过是博取吕子昂的信任,外加隐瞒自己与彭玉珊的真实身份,她应当再为清楚不过,又为何要这般触动。
  此时徐青已然觉出了彭玉珊对她的倾慕仍旧未失,只稍稍叹着气,吕子昂瞧到后疑道:“徐兄这是怎么了?”徐青忙道:“没甚么,只是感叹命运蹉跎,我与玉珊注定此生坎坷。”我看书
  吕子昂正要说话,却见徐青惊唤一声:“他们就在前面!”
  触动至深的彭玉珊也抬目惊看,吕子昂转身一瞧,那帮暗魇正巧也瞧到了她们三人,其中一人惊呼一声:“弟兄们快看!”
  余下暗魇顺其视线看去,也瞧到了徐青彭玉珊以及吕子昂三人,站在远处的徐青急道:“快走!”
  彭玉珊吕子昂登时扭身,徐青速速背起彭玉珊,三人飞速而逃。
  众暗魇见状,纷纷运功追来,徐青与彭玉珊已然歇息片刻,此时体力稍足,徐青垫足点步,瞬即行得远了,而吕子昂身无半分内力,从未习过武功,自然是走不快的,见到徐青越奔越远,总有一些怒气哽在心头,心想自己好心带他二人寻出口而走,而危急时刻,那徐青竟然撇下自己,背着他的心上人当先逃开,真可谓是过河拆桥。
  却不知徐青只是一时忘了吕子昂不会武功,这时见到身旁无人才及反应过来,见吕子昂落在后头,当即止住履步,迅疾来到吕子昂身边,吕子昂冷道:“徐兄还是快走罢,休要再顾我了。”徐青忙道:“吕兄这是说得哪里话,倘若如此在下同禽兽何异?”
  言罢拉住吕子昂,轻步飞起,身背彭玉珊,手提吕子昂,虽然吕子昂身形偏瘦,却还是要比彭玉珊重上许多,徐青带着两人甚为吃力,这般下去定然被暗魇所擒,由是徐青停下步足,吕子昂与彭玉珊皆是一惊,却见徐青朝吕子昂道:“吕兄,劳烦你顾好玉珊,带她先逃,我在此挡住那帮人。”彭玉珊急道:“徐大哥不可!你不能抛下玉珊的。”
  吕子昂见彭玉珊泣泪不已,心知绝不能让他二人被捕,便朝徐青急道:“徐兄,在下熟知这片林子,必定带你们离开此地。”
  徐青与彭玉珊皆异,吕子昂却道:“二位放心,在下不会害你们的,跟我来。”
  徐青与彭玉珊跟在吕子昂后头,只见吕子昂钻进一片草地,拨开荆棘,绕过倒地垂柳,走进石林岩洞,乔木梧桐自旁过,绿荫松枝遮眼眸,却见前头立一村,村口老翁仰头观奇,稚童嬉笑成群。
  三人慢慢走前来,引得朴实无华村民争相看,纷纷来问自何来,皆信子昂领人非奸恶。
  徐青眼见这些亲切友善的村农,顿时一颗紧动的心宽松下来,担惊受怕的彭玉珊此刻心神安宁平和。
  三人进到村子里,吕子昂领他二人去往自己家中,屋内拙荆惠妹正洗菜备着晚食,见到两位生人进屋,稍感惑疑,吕子昂道:“娘子,这二位是我在外头带回的,他二人遭到黑道上的人追捕,无路可走,我便将他们带回来了,他们都是良善之人,还请放心。”
  徐青与彭玉珊躬身作礼道:“夫人好,在下徐青。”
  “小女子名唤彭玉珊。”彭玉珊自报名讳。
  惠妹自然是以丈夫为尊,信这二人并非奸邪,由是客礼笑道:“二位快请坐。”
  徐青与彭玉珊谢过惠妹,坐椅四顾,惠妹沏壶温茶,端茶至二人身旁,倒茶入碗,二人道谢,徐青拿起木碗往口里灌,一路以来早已饥渴万分,当下饮下一碗,再番提起茶壶倒茶入碗,彭玉珊饮完茶水,见徐青又倒了一碗,便朝徐青道:“徐大哥,不可失了礼节。”惠妹笑道:“彭姑娘说笑了,我们都是些农家人,还有甚么好拘礼的。”吕子昂道:“二位就拿这里当做自己家一样,不过有些破败,寒舍简陋,怕是入不了二位的眼。”徐青忙道:“哪里哪里,徐青自小便住这样的屋子,倍觉亲切呢。”彭玉珊附道:“玉珊早就想与徐大哥盖一间这样的屋子,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
  徐青瞧向彭玉珊,看她情真意切的模样,好像是真的一般,不过自己的确意欲过上平和日子,与心仪之人隐世隔尘,不问它情,只是自己所希冀的另一半,却是多日未见的赵璃。
  天涯海角,真不知璃儿身在何处,是不是早已回了北都,将自己抛诸脑后,再也不顾往日情分了,吕子昂道:“你们二人情真意切,彭小姐应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怕是住不惯这破瓦残屋,每逢屋漏之时,你二人可是要遭罪的。”徐青道:“吕兄,我瞧你们这屋舍还算结实,也会漏雨滴水么?”吕子昂道:“东临一带多雨多风,纵使再过修缮,还不是任由老天爷欺负,不过近年来倒是好了许多,似三年前的那般时候,那可真是一团糟,好在村里来了位神人传授筑墙之术,寻硬泥好土,屋舍才会更为坚固,大风大雨也不会惧它。”徐青道:“看来是这位神人救了你们全村,不然你们早就风餐露宿了。”吕子昂道:“是啊,时至今日,在下都十分感怀他的帮衬。”彭玉珊道:“倒真想见见这位神人哪。”吕子昂兴道:“彭小姐若有此意,在下可为你指路。”徐青惊道:“你说的这位神人还在你们村子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