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姑娘指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吕子昂叹了口气道:“诶,能够让神隐自掏药材,想来彭小姐所得病症并不好治,往年让神隐提供药物的,皆是卧榻一载以上方可痊愈。”徐青紧道:“那最终那些病症可治好了?”吕子昂道:“这个徐兄放心,神隐从未失手,只是患者往后或许会有所得失,具体的我也说不清,徐兄得当面与神隐叙问。”
  徐青极度担忧,眉头紧皱,心想倘若玉珊卧榻不起,得了常人不及的重症,那后半生定要被病痛折磨,往日瞧她总是一脸苦水的模样,实则却是在忍受症痛,也只有在面对自己时,才会面色微柔。
  思到此处,徐青愈发心痛如绞,本意是要马上去询问神隐,可彭玉珊还在休息,吕妻也在屋中补睡,无人看顾照料,吕子昂道:“不如等惠妹醒了,咱们再去神隐那里罢,反正也不急在一时,对了!我的药!”
  吕子昂突地想到此节,忙赶到厨屋后头,好在来得及时,不然药炉可得毁掉了,炉盖往上翻动,吕子昂急忙取过抹布,隔着热烫,将盖子掀起,放于一旁,再取来药勺,在炉内搅拌一会,再度盖上炉盖。
  站起身来,与徐青走到一旁,徐青道:“这药汤甚么时候能熬制好?”吕子昂道:“大概还需两三个时辰,这样,你先随我来,我让李兄先带你去神隐家中,恐怕我这一时走不开,稍后娘子醒了,还需一个人顾好药炉,在下亦不能陪你去往神隐家中了。”徐青道:“实在不行,就算了罢。”吕子昂道:“这可不能算了,再说彭小姐的病况还得你亲自禀告神隐才行。”徐青道:“吕兄说得不错,可不能儿戏。”
  二人朝屋外走去,走至一户人家,吕子昂轻轻敲门,稍后听到步声传来,门内之人将木门打开,吕子昂笑道:“李兄可有时间,不如送我这位客人去神隐家走一遭,我实在抽不出空隙。”
  那位李姓人回道:“我让姝儿带徐少侠去罢。”徐青道:“有劳兄台了。”那人道:“无妨,举手之劳而已。”
  言罢朝屋内大喊,稍后一位女子走出,那人道:“姝儿,不如你陪这位徐少侠去神隐家里如何?”那女子道:“谨遵爹爹之命。”
  徐青再度施了一礼,吕子昂朝女子道:“拜托姝儿喽。”
  那女子做了个鬼脸道:“甚么跑腿的累活都让我干,昨夜我奔到先生家中时,喊了半天都没见回声,原来你们早已将先生请来了,既然如此干嘛还要我去寻,真是的!”徐青笑道:“实在是对不住了,哪知先生提早到了。”女子道:“即便如此也该派个人来通知我罢。”吕子昂道:“神隐家又不远,哪让你这般委屈,人家是客人,你就不能态度好点。”徐青忙道:“是我考虑不周,倒把姑娘落下了。”那女子道:“算啦,今日本姑娘心情好,你是要去神隐家么?我带你过去罢。”徐青施礼道:“有劳姑娘了。”
  那女子走在前头,徐青跟在身后,吕子昂自回家中。
  中途二人都不说话,徐青自觉有些尴尬,便搭话道:“请问姑娘芳名?”那女子道:“我唤李成姝。”徐青道:“今年闺龄何如?”李成姝道:“十七。”徐青道:“如何不见姑娘的娘亲?”李成姝道:“娘亲早在我出世前就殁了。”徐青轻道:“实在对不住。”李成姝道:“你不用对不住,我都习惯了,这么多年我与爹爹过得很好,我倒是希冀爹爹能再娶一个佳人,也好生一个女娃娃陪我。”徐青笑道:“姑娘倒是看得开。”李成姝道:“对了,你是哪里人,从何处来?”徐青道:“在下皖南人氏,被人追捕到此。”李成姝道:“追捕?为何要追捕你?难不成你是江洋大盗?”
  徐青噗嗤笑开:“姑娘还真是有趣,我是与玉珊小姐私自奔逃,她家的爹爹派人拿我们回去的。”李成姝道:“原来如此,你与那个病人是逃婚到此的。”徐青道:“哪有逃婚?不过她爹爹是打算将她嫁给富家公子的。”李成姝道:“那你干嘛要毁断她的幸福?”徐青辩道:“哪里有毁断,她与我才是真心相爱的。”
  徐青自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竟然说这么违心的话,这要让远在北都的赵璃听见,还不得气得吐血。
  只见那李成姝道:“那位病女身子垮成了这样,还这么瞎折腾,她本是富家小姐,每日锦衣玉食,受不得怨,吃不得苦,而今你带她远赴西南,眼下她又身患重症,日后可如何度过余生,你还说不毁了人家?”
  徐青本想说自己也不知道玉珊会身患重症,可临到嘴边,复又咽回肚中,心想彭玉珊随己到此,她这等症状如何能西向至太湖,定是这几日亡命奔波,导致旧病复发,皆因自己的特殊身世,累及彭玉珊受如此大的苦痛,难辞其咎,暗定决不能再连累彭玉珊了。
  李成姝笑道:“怎么,是不是觉得对不住你的心上人,还是赶紧将她送回去罢,你与她定然不能安度一生的。”徐青道:“姑娘年纪不大,倒是见地颇深。”李成姝道:“那可不,我自小又当女儿又当女主人的,在家里持家煮饭,瞧我爹爹那个懒鬼,可是从来都不下厨房的。”书荒啦书屋
  二人有说有笑的,已到达神隐家院前,李成姝打开院门进入院中,徐青道:“李姑娘,这样不太合适罢。”李成姝道:“有甚么不合适的,我可是常来此地的。”
  徐青走入院中,疑道:“你常来此地?吕兄不是说神隐通常不见外客的么?”李成姝道:“那是外客,我能是外客么?要知道我可是每隔七日来一次的呦。”徐青道:“你来此地做甚?”李成姝道:“自然是帮先生干些杂活,比如打扫打扫院子,养养花种种菜,送些酒肉甚么的,还帮他捣鼓捣鼓药种,干些他不想干的活呗!”
  徐青点头会意,二人走至院中,李成姝喊道:“先生,有人要见你,你可有空出来一下。”
  屋内无人回应,徐青道:“咱们这样是不是太冒昧了,不如我去敲个门罢。”李成姝道:“敲什么门呀,这样多方便,先生早受惯了外界的干扰,不会怪罪的。”徐青道:“受惯了?”李成姝道:“当然喽,你看先生医术高超,救了很多人的性命,那些人要报恩,岂不就会过来叨扰。”
  木门忽地开了,里面走出一人,那人依旧带着铁罩,李成姝道:“你有甚么话要说,趁现在赶紧说罢,先生是不会请你进去的。”
  徐青朝神隐施了一礼道:“今日主要是来感谢先生的。”李成姝道:“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先生最听不得这些,你有事说事。”徐青道:“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
  还未等到徐青开口,只见那神隐走到徐青身前,交给徐青一张纸条,徐青一脸狐疑,接过纸条,李成姝道:“先生应当是知悉你要问甚么,故而提先备好,交给你的。”
  只见神隐转身进屋,闭上屋门,徐青还未及唤住,却已见不到神隐的影子,李成姝道:“打开纸条看看罢,包你满意。”
  徐青摊开纸条,条中言道:“小姐患有罕见的弱症,多年来一直以丹药续命,只因时常深居简出,故而体质阴寒,此番应是奔波受累,致使气血逆转,更是加重了弱症的再发,我已备好药物,却也只可解一时之急,若要长久根治,还需忘忧草与九虚莲,忘忧草生在玉笛,九虚莲长在虚境,阁下仅有三月之期,倘若三月内无法带回二物,则小姐必命断九天。”
  徐青览完信条,心中甚为忧急,心想这忘忧草乃是玉笛传说里的罕见之物,据说百年难成一颗,九虚莲倒是不甚知悉,却也是出于太湖虚境,那处尽是北廷塞林,虎狼囤盘,岂能轻易取得,再说自此处去玉笛那里,日夜兼程也要十日之久,去太湖更是没有二十日绝不会抵达,如此算来,一来一回,两处并去来回已是二月有余,这么想来时日倒是充裕,关键是此二物皆是世间少有,叫人如何取得。
  李成姝见徐青盯着纸条,半晌不说话,凑过来疑道:“书中说了甚么,你如此心不在焉的?”
  徐青将纸条交给李成姝,李成姝瞧了瞧,道:“诶呦,这可完了,有你折腾的了,趁早放弃罢。”徐青道:“何以见得?”李成姝道:“忘忧草本是生于阴寒之地,听闻玉笛山早年的一株忘忧草已被甚么医圣董绅所采,估计是不会有第二株了,九虚莲更是太湖派镇派之宝,那陆掌门岂会轻易交于你手?”
  徐青暗想这小姑娘应当并不知晓太湖之中发生了何事,只是她位居深林,却能知道林外之事,着实不易,便朝李成姝道:“姑娘如何得知这些的?”李成姝道:“那都是.....算啦...不想告诉你,咱们走罢。”
  徐青稍感惑疑,便只好随李成姝走出院外,二人将院门闭好,途中徐青问及李成姝有何主意,只见李成姝回道:“我一个小姑娘家能有甚么主意,要说陆游子掌门威望颇深,你百般恳求,或许博得他的同情,进而取得九虚莲,可这忘忧草实在稀缺得很,更是不知是否存留玉笛山,不过既然先生让你去玉笛,想必还是有一线生机的,你还是自求多福罢。”
  徐青听着她说得头头是道,实则等同于没说,不过既然神隐有意让自己去求药,这世上当是有这两味药草才是,能否顺利取得,却又得看自己的造化了。
  徐青愁思良久,二人已走至李成姝家外,李成姝道:“我要回去了,你也知道先生的住处了,倘若有甚么事,可自行去拜访,我可不会再领你前去了。”徐青道:“多谢姑娘指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