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添油加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青这才恍悟,原来这彭玉兰有意隐藏武力,竟然敏锐至此,察觉到林静等人的到来,却是第一想到的是丢弃手中的长剑,佯作平户人家的弱女子,彭玉兰笑道:“徐少侠可不要再抬举于我了,其实是陆观主过于机敏,早早地便觉着有客人到访,却也不是暗魇的步履,由此我才及时弃剑的。”
  徐青恍然,远处陈昭却是向他二人招手,徐青这才想起,正欲夺步飞起,彭玉兰却阻道:“徐少侠,你得将我带至他们身边,不然要让我一个弱女子一步步走过去么?你这么做也太失君子风度了。”
  徐青白眼视之,只好将她提至空中,再飞上屋头,隐在瓦后,陈昭道:“在下是越来寨陈昭,这位是津城杏花林钟柳烟。”彭玉兰道:“二位的大名,小女子早有耳闻。”
  徐青见彭玉兰柔声谦礼,实在不似她本人的作为,只觉鸡皮疙瘩乱起,不甚自在,陈昭道:“方才你二人在那里嘀咕什么呢?”
  徐青一时不知如何开解,彭玉兰却道:“方才玉兰是向徐少侠打听妹妹玉珊的下落呢。”陈昭疑道:“对啊,彭小姐不是应当被徐兄弟护着去那玉笛山的吗?怎么复而折返至此?”彭玉兰道:“对啊,本应如此的,可参加完张帮主的葬事后,徐少侠却要西向去太湖寻叶掌门会聚,我那痴心妹妹非得要跟着过去,无奈之下,玉兰只好随着她一道,毕竟妹妹身子弱,又对徐少侠这般着迷,我又不能弃她不顾,便来到此地,哪知徐少侠不知将她藏在哪了,我倒是寻了许久,眼下又遇见这股不知名的黑衣客,实在是让人不知怎么办才好。”
  徐青听罢,意欲破口大骂,心中立时恼了起来,可也不好当着陈昭与钟柳烟的面数落彭玉兰,只好言道:“玉兰小姐,你无需这般添油加醋的罢,如何叫我将玉珊小姐藏起来了,本就是我们走散了而已。”
  陈昭与钟柳烟相视而笑,彭玉兰道:“那你说玉珊现在在哪?”徐青道:“玉珊小姐自然在安全的地方。”彭玉兰道:“还说你没将她藏起来了,不然又为何不带出来与我相见?”徐青怒道:“你也知道玉珊小姐的身子骨不佳,我还要带她出来瞎折腾,若是碰见了甚么麻烦,岂不是危险至极?”彭玉兰道:“那你将她放在何处了?莫不是随意寻了一户人家就这么不顾了么,你怎知那户人家皆是良善之辈,倘若他们暗藏祸心,定然于玉珊不利,这些你有没有思虑过?”徐青道:“那户人家都是好人,为人敦实憨厚,朴实无华,绝不会对玉珊不利的,玉兰小姐小人之心了罢。”彭玉兰道:“徐少侠还真是胸襟宽广啊,能纳百川山海,却要用玉珊来替你承担危险,实在是妙得很哪。”
  徐青还待再言,却被陈昭阻断,陈昭急道:“你二人要拌嘴到甚么时候,没瞧见下面的同道拼力厮杀么?”
  彭玉兰与徐青俱朝下瞧了一眼,陆云湘陆云栖并林静三人与暗魇围斗在一处,那暗魇迟迟不愿罢休,那三人一时也走不开,徐青佯道:“这些黑衣为何纠缠不休,明明不能奈何她三人半毫,却也不肯离去。”彭玉兰笑道:“自然是要候他们真正要擒捕的人现身喽。”
  徐青心内一紧,暗想这彭玉兰所说的人定是自身无错,钟柳烟疑道:“他们要候甚么人?彭小姐所说何意?”徐青忙道:“这帮黑衣能候着甚么人哪,就算能候到,又能如何,凭借那三人之力,又如何会让那些人得逞?”
  彭玉兰含笑不语,钟柳烟与陈昭皆是不解,正要再问,却见云空飞来一只黑鸟,仔细一瞧却是那乌鸦,只是乌鸦径往屋下飞去,直扑暗魇而去,徐青不明所状,彭玉兰却甚是熟知,那正是暗魇传递消息的信鸦。
  只见那信鸦落在一位暗魇肩头,那暗魇正提剑欲往陆云湘刺去,却觉肩处突觉沉重,转头一瞧却见到了信鸦。
  陆云湘横笛一扫,一股大势破开,众位暗魇被击至远处,那落在暗魇肩头的信鸦亦腾空而起,待得暗魇趴地站起时,信鸦再番落于原处,只似轻不轻似重不重地叫唤了几声,暗魇登时明悟,信鸦飞空远去,暗魇忽地唤住众人,稍加摆弄手势,众暗魇明意,纷纷退身撤离,翻至屋头。
  徐青等人急忙隐于瓦后,生怕被暗魇所觉,却见彭玉兰仍旧屹立,双臂互抱,一副懒散形态。
  陈昭正欲轻声唤彭玉兰藏下,却见暗魇早已飞远,倒是半点未有察觉。
  陈昭等人站起,忙走到彭玉兰身边道:“彭小姐,为何你刚刚不躲藏起来,倘若被那些黑衣瞧到,可便是很危险的。”彭玉兰道:“多谢陈寨主关心,那些黑衣并非冲着玉兰来的,不然方才就已然被他们擒住。”钟柳烟道:“依小姐的意思,那黑衣客是为了何人所来的呢?”彭玉兰道:“玉兰只知他们并非为了我而来,至于是为了何人,倒是无从知晓了。”
  陆云湘并林静陆云栖三人掠上屋来,见到徐青等人,陆云湘当先过来道:“徐师弟,你去何处了,我与彭姑娘寻了你和玉珊小姐好久。”徐青道:“实在对不住,让陆观主费心了。”彭玉兰急道:“徐少侠,你还不领我们去寻玉珊,倘若玉珊有个好歹,我定拿你是问。”
  陈昭与钟柳烟皆感怪异,暗想这彭玉兰好似对徐青甚是仇视,又或是对彭玉珊过于担忧,林静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先将玉珊小姐找到罢。”
  众人会意,落至巷道,往街上走去,却偶遇刘生,刘生见到徐青与陆云湘并彭玉兰三人,先是一惊,而后朝陆云湘道:“陆观主不是护送师太回玉笛了么?为何会出现在此?还有徐师弟与....”徐青道:“这位是彭家大小姐彭玉兰。”刘生道:“原来是彭府千金,恕在下眼拙。”彭玉兰道:“无妨,刘师兄客气了。”1800文学
  几人会面后前往客栈坐定,寻一间上房聚众商议,徐青将屋门闭住,走至窗边吹风,却见几位都瞧着自己,顿觉尴尬,道:“各位这是...”彭玉兰道:“徐少侠可真会装糊涂,竟当自己置身事外一般。”
  徐青这才想到,自己还需将彭玉珊的行踪告知,陆云湘道:“徐师弟自会相告,彭姑娘不必这样。”
  徐青走过来坐好,未待众人问情,却先问向刘生道:“刘师兄,你方才去哪里了,可有见到我家师尊。”刘生道:“我与叶掌门早已分开,说定要探查这东临城的虚实,确保我们此行的行踪未能泄露。不过叶掌门还未归至,应是还在探察当中。”林静道:“不知刘师侄探察得如何了?”刘生道:“这一带虽属朝廷管辖,却也并未接到满城搜捕江湖人士的通令,城内的百姓亦未有满街留意奇人怪士之举,思必北廷的爪牙还未伸至此处。”陆云栖道:“你可是到了衙门查探?”刘生道:“衙门自然是去过了。”
  彭玉兰忽朝陈昭道:“玉兰记得爹爹曾经说过,那边阳王赵平曾到过此处,好似还与陈寨主周旋过一番,是也不是?”
  众人皆瞧向陈昭,猛然记起陈昭便是在这东临城被官府通缉,而后上山为寇,结草衔怀,官府也拿他不得,后来边阳王赵平南下至东临的这一段掌故,林静道:“当年陈寨主刺杀东临知府,被官府通缉,那赵平南下遣塞林军围攻越来寨,虽是得以重创,却始终奈何不得陈寨主。”陈昭笑道:“往日皆如过眼云烟,还提它做甚,陈昭也不过是为村里的乡民报仇而已。”陆云湘道:“徐师弟,玉珊小姐现在何处?”
  徐青本欲岔开话题,可还是躲不过,心想是否将借云村一事系数告知,倘若只有陆云湘与彭玉兰二人在,那自是可以坦然相告,可如今这些个江湖同道皆在,他们虽无恶意,却也不好领他们直接去借云村。
  借云村本是清净寡俗之地,久居山林之内,远离尘嚣,实不该让过多人涉足。
  彭玉兰见徐青犹豫不决,顿觉心忧,急道:“徐少侠,你若有甚么瞒着大家的,还请快快告知,玉珊是不是出甚么事了?”
  徐青暗知实在瞒不住,便只好将事情的原委系数告晓,讲到彭玉珊夜间突地大咳不止,咳出一帕子的血污时,彭玉兰大惊失色,急道:“玉珊怎会发作,绝无可能,距离十日之期还有两日呢,她怎会...”
  而后大怒道:“定是你做了甚么,玉珊是否受了损伤?你说啊!”
  陆云湘见她情绪失控,忙劝阻道:“彭姑娘,万不可着急,且听徐师弟把话说完。”
  彭玉兰经此一劝,才稍有安定,徐青将神隐一事说出,众人皆异,彭玉兰道:“你是说村里有位医者治好了玉珊的咳症?”
  彭玉兰不愿将彭玉珊身患弱症之事道出,便以咳症作幌,徐青道:“先生只是暂且救了玉珊小姐,解了一时之危,玉珊小姐症情已然稳定,你亦不必担忧。”
  彭玉兰暗想这绝不可能,玉珊的病症自己再为清楚不过,倘若未能及时服下续血丹或是因甚么缘故提先发作,便已然是回天无力。
  皆因这续血丹虽是灵药,可助人复血愈脉,一旦反噬起来,若不能以毒攻毒,医术再为高超的郎中,亦是无能为力,还记得当初玉珊病症发作时,因续血丹早已用完,而萧嵩未能及时遣人过来送药。
  自己奔遍了满京都的医馆,却没有一个郎中有此本领,那时彭槐与彭夫人并彭玉博在外地游玩,家中唯有姐妹二人。
  彭玉兰气喘吁吁地回到家中,见到彭玉珊气若游丝,即要一命呜呼时,眼中不住滚泪,好在萧嵩亲自送药而来,彭玉兰问他为何不送,去接头的地点,那送药人亦不在。
  萧嵩回说丹药未能及时制完,并掏出丹药送进彭玉珊口中,说这粒药刚刚才赶制而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