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暮灵玄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赵笙道:“哪有如此简单,只是萧嵩天赋奇佳,我们三位之中,唯有他学剑最快,悟性很高,这八十七路剑阵,他先是全部记在心里,而后见到我与叶师弟二人日夜苦练,却只躺在树梢上饮酒,到了先师考核之日。我与师弟都嘲笑他,心想他定是一招都使不出来,却没想到的是他竟直接使出十路剑阵,不过剑法软绵无力,不成章法。我与他切磋时,凭借学到的第一路剑阵与他对敌,他却使十路剑阵,与我斗法,不过他练剑不多,终究抵不过我一路剑阵的威力,只能说他的十路剑使了个大概,真要是切磋起来不过是花架子而已。”
  徐青道:“如此看来,这萧嵩并不爱学剑法,听陆观主曾言,这萧嵩倒是善使一手的指法,陆观主曾在清水镇与一位指法高绝的高人对敌,险些败落。数月前我在彭宅也曾遇见指法卓越的高人欲行刺玉珊小姐,后来听林观主说在虚境山上遇到的高人亦是善使指法的。
  最后才得晓萧嵩便在虚境山上,眼下我已认定那高人便是萧嵩。”
  赵笙道:“殿下所说的可是玉笛山的四观之主?”
  徐青道:“不错,青瑶观主与钟香观主。”
  赵笙道:“你可曾见过曲生观观主杨萱儿?”
  徐青道:“未曾见过,据说杨萱儿早已隐居,观内事务权由门下女徒掌管,先生为何要打听杨萱儿?”
  赵笙道:“没甚么,只是随便问问,那杨萱儿吹得一手好笛曲,当年也算扬名四海了。”
  言罢又道:“方才殿下说萧嵩善使指法,这并不奇怪,萧嵩平生所学甚多,天底下的武功绝学,便没有他不知的,早年间由于钻研武学,便没有随先帝行军打仗,后来竟然不再学武,却是乐于调制药材,曾去医药谷求学一年。
  仅凭一年的时光,便学尽了医药谷内的所有药物炼制之法,直可与谷主一较长短。”
  徐青眼目四睁,心想这裂髓粉是长耀所制,残害了多少武林人士,而长耀却是萧嵩的部属,而且裂髓粉的解药,据陈昭所言,亦是从萧嵩手中带回,可想而知,这裂髓毒十有八九其实是萧嵩所制。
  赵笙道:“殿下,如今的萧嵩实力强厚,且他本身阴谋诡计多端,城府颇深,当年老臣亦是着了他的道,若是你碰见此人,须得小心谨慎。
  此剑谱虽说不能助你战胜萧嵩,却也能让你立于不败之地,只要善加巧用,其效用无可限量。
  只是殿下需在半日间,将此剑谱上的密法牢记于心,日后勤加习练,不可让此剑谱落于他人之手,否则后果难料。”
  徐青道:“这剑谱如此难练,师尊穷极一生也不过练至四十路而已,我根基不稳,虽说学了几招,对了,我所学的甚么落雨成风,冰魄凝霜,还有飞瀑直流这三招亦是先生你自创的吗?”
  赵笙道:“这个应是落殇神剑第一路剑阵里的招式,是为散星阵。”
  徐青道:“散星剑阵?”
  赵笙道:“不错,所谓散星剑阵出自兵阵撒星阵,出剑者幻影成形,以绝快的步法,争得先机,给对手造成多人齐战的假象,待到对手迷乱之时,再和剑为一,一招制胜。”
  徐青道:“可这个飞瀑直流是将长剑一分为多,也是散星剑阵里的招式吗?”
  赵笙道:“是的,有时候人未止剑先到,你可通过化剑为多,以剑代人同样威力无比。”
  徐青恍悟,翻开剑谱细细览看,心想这落殇神剑果然精妙高深,赵笙道:“仅凭殿下目前之力,万万不能短期内习得神剑,你师尊费半生之功,也不过学了一半。
  好在这二十年来老臣夙夜呕心沥血,每日打坐山顶,吸收天地精华,呼吸吐纳,无不在练气习功,直到今日,我也是上个月才真正地修炼成一套绝世神功,名唤“暮灵玄功”。”
  徐青疑道:“暮灵玄功?此功如何,能使我内力加强么?”
  赵笙道:“自是如此,这暮灵玄功与天地自成一体,需殿下每日清晨起榻,打坐高处,闭目冥神,胸纳万物,感受天地间的精华,每当寅时上下,殿下的内力便可自行加强,殿下坚持每日打坐,周天丹田八脉各走一遍,时日渐久定可一步长远。”
  徐青道:“先生是不是该给我一本习练神功的秘籍?”
  赵笙道:“那是自然,不过殿下也得牢牢记下,殿下请先随老臣来。”
  言罢赵笙往前走去,徐青跟在后头道:“先生这是要带我去哪?”
  赵笙道:“殿下,老臣要传功于你,这样便于你修行。”
  徐青疑道:“传功?这...先生,徐青何德何能,怎可受你神功?”
  赵笙道:“殿下乃天之骄子,百年不出的皇族雄脉,自然受得。”
  徐青道:“先生便不要推崇徐青了,徐青不过生于皇家,实则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赵笙道:“殿下,老臣这神功可不是白给的,殿下倘若受了,须得替老臣完成一个心愿。”
  徐青道:“先生不会是让我替您杀掉萧嵩罢,虽说您与萧嵩有不共戴天之仇,可徐青功力低微,只能尽力而为,能不能做到,先生还是莫要过于期许为好。”
  萧嵩道:“殿下误会了,老臣并非是让殿下替老臣除掉萧嵩,以报当年断崖之仇,老臣托付殿下的时,要比刺杀萧嵩难上千倍万倍。”
  徐青道:“先生该不会让我造势谋反,推翻整个大梁罢,徐青可万万做不到。”
  赵笙道:“恰恰相反,殿下要在此起誓,日后不论如何,要为天下的百姓思虑,先天下之忧而忧,始终秉持这一信念,救助天下万民。”
  徐青道:“先生,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徐青实在有心无力,如今自身难保,何谈拯救万民?”
  赵笙道:“殿下莫管眼下如何,老臣只想知道一件事,殿下是否真心为民,真心愿将你那侠义仁心广济四海?
  若你答应老臣,老臣便将这八十七路落殇剑阵,外加一本暮灵心经赠送于你。”
  此时徐青心神紊乱,倘使答应了赵笙,便可得这两本绝世秘籍,却要背负起拯救苍生的重任,然这担子实在过重,自己孤身一人怎能抗得起,可这两本秘籍实在诱人,若能学上一二,日后碰见萧嵩或是长耀等辈,起码亦能接上几招,或是被叶迹彭槐等辈掌控,还能运功奔逃。
  再说璃儿还在北都,笃信她还未曾忘却自己,若能学得绝世武功,便可直捣皇城,夜袭王府,与璃儿会面,带走璃儿,自此浪迹天涯,逍遥一世。
  纵使在这样战火连天,江湖遭屠的时局内不能真的逍遥余生,好在璃儿在自己身旁,与她一同仗剑天涯,救死扶伤,一起生一起亡,患难与共,生死由天,何尝不是一件快事。
  于是朝赵笙道:“先生我答应你。”
  赵笙道:“殿下果然不失先帝风采,先帝九泉之下也该安心了。”
  二人此时已身置清幽崖上,赵笙将两本秘籍交给徐青,徐青放于一旁,打坐在石,赵笙道:“殿下,此时传功为时尚早,你需先将老臣给你的暮灵心经温熟温熟。”
  徐青拿起石上秘籍,翻开细看,赵笙又道:“殿下不用从头看起,只需翻到第五十页,第三十九至第六十行,这段文字先看上一看,里面专门讲到如何调息整气,稍后老臣要为殿下传功,殿下若是甚么都不做,必会使功气外流,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烈火焚身,殿下稚童之躯受不得如此浑厚的玄功,但殿下只要学会这调息稳气之法,定可使老臣传给殿下的这股浑厚之气,得以妥善安置,到时殿下再打坐调气,假以时日便可确保无忧。”
  徐青细细览书,上头的字眼一个也不愿放过,然却是一知半解,他虽是瞧过几十页剑谱,却对这心法颇感陌生,所述的文字难以领悟,便瞧向赵笙,指望他能给讲解一二。
  赵笙也瞧出了端倪,便笑着道:“殿下,老臣来为你讲解这几行。”
  徐青侧耳倾听,却是听得一知半解,这暮灵心经实在晦涩难懂,想这赵笙费有二十余年,应是每日刻苦钻研,呕心沥血而成,一字一句都颇具深意。
  赵笙见徐青懵懂无知的模样,便也打坐在地,坐于徐青身后,令他气沉丹田,循脉周天,亲自带他走一遍控气掌内,照着心经所述,半字不落地挪经聚流。
  徐青虽是饱读诗书,若遇平常典籍,只瞅上数眼便能融会贯通,而今见到这一排排的道法心经,实如天方夜谭,不知所云。
  眼下跟着赵笙调息稳气,手中却是不离心谱,刚过半刻便有些记不住,赵笙自是不用如此,心经上的秘诀都是他创制而成,无需翻书详看了。
  徐青看着这些心谱,总算跟着赵笙走了一遍心法,眼看天色将慕,赵笙站起身来,朝徐青道:“殿下,时日无多,估计你明日便会离开此地,今晚殿下也不可回去,须费一夜之功将心经上的内容尽数默完,牢牢记住,日后再详加领悟。”
  徐青急道:“先生说笑,这心经如此难学,我又如何能记得住?”
  赵笙道:“殿下自幼饱读古籍,这些只消数十页的心法并不难记罢。”
  徐青道:“倘若只是记住功谱,徐青勉强可行,然若是习练起来,徐青可万万不会了。”
  赵笙道:“无妨,明早卯时老臣便要传功于殿下,今夜老臣会为殿下讲解一二,殿下有了内功护体,凭借殿下的悟性,假以时日,定能有所进益,这暮灵玄功一旦学会,对殿下习学落殇剑阵,必定大有助力,殿下亦能跻身武林至高。”
  徐青欣道:“倘若我练成此功,再练成神剑,可否战得过玉笛帮青瑶观主陆云湘?”
  赵笙道:“陆云湘年轻有为,所使长笛自成一派,便是老臣与她斗上一斗,也不知能胜过她几个回合,毕竟老臣从未与她交手,也不好早下定论,不过殿下日后定可与她一较长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