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教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个手掌搭在了神使的肩膀上,瞬间让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了起来。
  轰!
  仿佛有雷鸣在神使体内响起,额头的犄角更是电光闪烁,恐怖的神光在他的体内爆发。
  让神使一下子如同一个充满狂暴的雷源,身边数座山峰直接分崩离析。
  可是,搭在他肩膀上的那个手掌确实稳如泰山,恐怖的雷电靠近后,瞬间就如同见了猫的老鼠一般,飞速朝着四周窜去。
  “雷电,可不是你这么玩的!”
  老天师在神使身上拍了拍,淡淡的说道。
  每一下,都如同一场暴击,让神使体内的雷海轰然炸响,失去控制。
  一口又一口的青色血液从神使口中被喷出,滴落在地上,发出一片腐蚀的声音,一个个深坑出现在大地上。
  砰!
  老天师的手掌之中突然绽放出一团充满毁灭气息的雷电光团。
  神使的身影如同一个流星一般划过天空,周身缠绕着恐怖的雷源,在大地上留下一条漆黑的痕迹。
  无数植被被焚烧成灰,一座座大山被撞得倒塌,愚公山已经再也看不到从前的钟灵毓秀了。
  碾压,完全就是碾压!
  老天师落地,地面上顿时卷起一圈烟尘,他的表情依旧淡漠,看了一眼墨玉麟狮逃跑的方向,眼睛一眯。
  随后,缓缓举起了右手,天空中雷云发出一声惊天炸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猛然身体一震。
  “惊雷!”
  老天师口吐道音,随后雷云瞬间被压缩,百里云层一下子变得只剩下几公里大小。
  一条粗如山岳的雷龙已经在云层中隐藏不住身躯,随着老天师手臂挥下,雷龙发出一声惊天怒吼,带着恐怖咆哮声追上了已经快要逃出太行山脉的墨玉麟狮。
  “教皇大人,救命!”
  墨玉麟獅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恐怖气息,毫不犹豫的捏碎了藏在他鳞甲中的一个神符。
  嗡!
  虚空中传来一阵轻鸣,随后一个闪耀着圣光的手掌挡在了狂怒的雷龙下方。
  轰!
  紫雷焚天,宛若灭世雷劫,无数山峰在这一瞬间被彻底毁灭,如果不是有愚公山外的八卦阵护持,恐怕就是连愚公山都要随之一起毁灭。
  “龙虎山天师道!”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随后一个面庞晶莹,发丝浓密,流动着神圣气息的老者从虚空中现身。
  他显得有些苍老,但是身躯依旧挺拔,眼中有日月星辰在幻灭,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尊伟岸的神明。
  教皇!
  不用别人说,见到这个老者的第一眼,江辰就确定这个老人就是教皇。
  西方的真正掌控者,地球第一强者!
  他瘦弱的身躯挡在体型巨大的墨玉麟獅前,却一点都不限突兀,反而如同一座大山,让人不敢轻视。
  “教皇冕下,好久不见!”
  哪怕是教皇亲临,依旧没有让老天师动容,他平淡的跟教皇打着招呼,看起来两个人似乎很早以前就见过。
  “没多久,也就不到百年而已,可是百年之后,我依旧春秋鼎盛,而你却已经接近寿元大限!”
  教皇背后出现一个王座,瘦弱的老人坐在上面,却如同一位君临天下的帝王,身上圣光普照,宛若真神降临。
  听到他的话,老天师笑了笑,眼睛紧紧的盯着教皇,一字一句宛若天雷滚滚。
  “所以,这就是你派一个大能前来送死,要用禁器跟我同归于尽的原因?”
  轰!
  天空中闪过一道霹雳,照在教皇的脸上,可以看到老天师的话让他很不高兴。
  愚公山外下起了稀疏的小雨,可是却在老天师跟教皇身边直接蒸发成了水雾,两个人就这么盯着对方,空气都变得凝固了。
  “你快死了!”
  教皇冷声开口道。
  “是啊,我等凡夫俗子谁能不死,只不过在上路之前能够让教皇冕下一起跟我下去,那就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好好珍惜着几年不好吗?”
  “一个月前愚公山方向有禁器爆发的波动,我想那种禁器,就是连教廷都不多了吧!”
  “既然有人不想贫道好好安度余生,那就不如战个痛快!”
  老天师说罢,身上的道袍直接炸开,露出了充满力量感的上半身,身下是一条黑色短裤,白发张扬,如同一个暴怒的战神。
  一道道紫雷落在老天师身边,可是却无法对他造成丝毫影响。
  雷法,天师道是祖宗!
  两人的交谈并没有避开别人,所以愚公山上的一众修士也听到了他们之间的交谈。
  江辰知道现在才确信,自己因为改变强者命运,差点被搞死的原因就是老天师!
  禁器!
  可不是嘛,当日第九骑士王为了挡住愚公祠堂那拍出的一掌,可是是出了浑身解数。
  好像就用过一个禁器,似乎是一个圣人头颅,现在还在村长手里呢!
  如果真的是用来对付老天师,恐怕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怪不得原著中说过老天师从泰山回来没多久就坐化了。
  合着这是被西方教堂给算计了啊!
  同时江辰也是在心中暗暗心惊,能够被教皇如此认真对待,老天师的战力恐怕已经有斩到的境界了。
  战意冲霄,老天师沐浴在雷海中朝着教皇杀去,无数符篆被他烙印在虚空中,宛若一个惊天大阵。
  教皇身上有圣光普照,仿佛一尊神明,在雷海中跟老天师厮杀,天崩地裂,从半空中一路战至云层之上。
  随后,愚公山上的修士就只能够感觉到远处传来的轰鸣声跟让人震撼的余波。
  墨玉麟狮虽然是教主,可是这时候他已经被吓破胆了,好不容易从上古活下来,他可不想因为一件小事就在东方殒命。
  如果不是他这谨慎入微的性子,他也不可能在教廷混成护教神兽。
  看了一眼全身焦黑,生机微弱的神使,墨玉麟獅摇了摇头。
  可怜的家伙,在西方号称雷神,结果最后却败在了自己最骄傲的领域。
  真是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双眼,神使更惨,可能这次小命都要丢在这。
  至于救他,墨玉麟獅就呵呵了,自己不过去补一脚就是心地善良了,还救他!
  教廷跟圣城的关系可比想象中的还要恶劣。
  临走前,墨玉麟獅对着愚公山上的华夏修士耀武扬威的怒吼一声,随后就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华丽。
  不对,自己不是逃,临走前他可是吓得那些华夏修士噤若寒蝉,这叫战略转移!
  对,战略转移!
  墨玉麟獅一边飞快地逃遁,一边自我催眠的想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