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魅惑心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手一张,一道雷网瞬间朝着两人覆盖而去。
  张龙象,周星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一道道神纹飞射而出,想要击穿江辰的雷网。
  然而,这时候,江辰却已经化作流光来到了两人身边。
  砰!
  “还想坑你道爷!”
  砰!
  “我打死你们两个龟孙!”
  砰!
  …………
  最后,看着鼻青脸肿的张龙象,周星云,江辰这才心满意足的收手。
  江辰可是服用过两次荒古禁地圣果,而且他的人王体又不像叶凡的荒古圣体一般是个吞金兽。
  张龙象,周星云在同代也许很强大了,然而江辰却已经跟他们拉开了差距。
  用张龙象的话说,哪怕是整个乐园,江辰得实力也是排在前列的。
  “你们两个怎么来扫地了,雪女,江风江风江雨他们呢?”
  提起扫大门,张龙象他们两个就脸色发黑,此生的耻辱啊!
  回想起中年男人那残忍的手段,两人就有些不寒而栗。
  “大人,真的是你!”
  这时候,被这边的动静引来的江风激动的朝着江辰飞奔了过来。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江雨呢?”
  看着面前一大帮大老爷们,江辰得心情瞬间就沉重的起来。
  那个中年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人,第一次见他就是在会所中,左拥右抱。
  江雨,雪女他们几个姿色上乘,不会被这王八蛋给糟蹋了吧!
  轰!
  一声雷震,江辰直接化作雷光冲进了娲皇宫。
  娲皇宫钟灵敏秀,亭台楼阁在半山腰建立,白玉石阶在霓虹灯的映照下,显得如同梦幻般颜色。
  在半山腰,有一个恢宏的大庙,大庙前有一个白玉雕刻的巨大女娲像。
  在普通人眼中,这就是个普通的石像,然而在修士眼中,这里却有一股股神秘的道韵流转。
  黎明之际,女娲像仿佛蒙上了一层微光。
  大庙里,一个放荡不羁的中年男人躺在竹椅上,几个穿着暴露的女郎正在翩翩起舞。
  三点一线,糜音阵阵。
  看到这一幕,江辰眉头紧皱,心中却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那几个女郎不是江雨她们,至于她们在干嘛,有几个正在跟中年男子捶腿的侍女,正是脸色憋屈的雪女等人。
  “呦,小子,你来了!”
  中年男子露出一口大白牙,对着江辰咧嘴笑到。
  “你到底要干嘛?”
  江辰走进大庙中,几个身材火辣的女郎还想靠近,可是却被江辰体外的神光给震开了。
  “滚!”
  一声大喝,恐怖的气息从江辰身上散发而出,神光璀璨,如同一尊发怒的神王。
  几个女郎脸色大变,有些则是尖叫一声,化作一只只妖兽飞快的窜出了大庙。
  这些女郎,竟然是刚刚化形不久的妖族,有鸟雀,有山鼠,有狐魅,有狸猫。
  “臭小子,在老子的地盘还敢这么狂!”
  中年人眼睛一眯,一股厚重的威压直接降临在江辰得身上。
  嗡!
  一层黑白玄光在江辰体表形成一层光幕,将中年男人的威压挡在外面。
  刚才娲皇宫外的试炼,让江辰的人王体似乎被激活了一些,面对强者的威压,竟然会自主形成一道光幕。
  “你是娲皇后人?”
  江辰不惧中年人威压,缓缓走到了他的面前。
  “关你鸟事?”
  “这是娲皇宫,人文始祖之祖地,你当众宣淫,可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让江雨,雪女他们躲在自己身后,江辰冷声对中年人质问道。
  外面女娲像还在普照人间,里面却有她的后人在载歌载舞,这场面,不下于传说中商纣王庙中提诗。
  江辰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也会有七情六欲,可是进入娲皇宫,他就有种面对神圣的感觉。
  所以,见到中年男人如此行为,他直接冷声质问。
  “小子,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狠、欠、揍!”
  中年男人从竹椅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来到江辰得身边,越是靠近,江辰面临的压力就越大。
  可是他却依旧无所畏惧的盯着中年男人。
  “你在躲避什么?”
  轰!
  听到江辰这句话,中年男人彻底忍不住了,一掌拍在江辰得胸口,让他整个人倒飞而出。
  砰的一声,撞在女娲像上,一口鲜血被他喷了出来。
  八枚苦海中无字玉书轻轻荡出一道波纹,瞬间让江辰得脑袋变得清明了起来。
  我靠,我刚才在干嘛?
  身体剧痛无比,骨头都断了几根,如果不是女娲像非同一般,恐怕今天这处名胜古迹就被他给毁了。
  最可怕的是自己刚才在干嘛,中年男人看不看女郎关自己何时,我着什么急!
  而在无字玉书荡出波纹的时候,大庙中一个只有一根弦的木琴,微微绽放了一点幽光,很快就陷入了沉寂。
  “风哥,误会啊!”
  中年男人眼睛变得如同黑洞一般漆黑,一步步朝着江辰走去,身上的杀意仿佛实质一般。
  刚刚上来的吕大山看到这一幕,赶紧一声轻喝,如同黄钟大吕,道音轰鸣,将中年男子给唤醒了。
  呼!
  眼睛重新恢复清明的中年男人,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随后看向江辰,冷声说道。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看着缓缓消失在大庙中的中年人,江辰一脸疑惑的看向了吕大山。
  这尼玛就是你说的这次行动万无一失,手到擒来?
  自己差点就被这家伙给拍死了!
  “你干什么了?”
  “什么也没干啊!”
  “那你说什么了?”
  “我说,他不应该在娲皇宫这么神圣的地方败坏风气,然后,我看他愤怒,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他在躲避什么!”
  江辰对于刚才的事情记忆深刻,虽然有些奇怪,这不像自己的行为,但是却还是一五一十的告诉的吕大山。
  “你呀,真是……真是……该!”
  听到江辰的话,吕大山指着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怎么了?”
  “你不懂,风哥,是个有故事的人!”
  …………
  大庙深处。
  中年男人走到了那个只有一根琴弦的木琴旁,脸上满是愤怒,眼中充满了疯狂。
  “是你,是你对不对!”
  “为什么,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有酒,有女人,我很快乐!”
  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在大庙深处回荡,如同一只舔食着伤口,对着周围的人装腔作势的孤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