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耍性子纳兰遇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黑马即将追到前马的半身位置,那马夫眼见得已经临近终点,更是不舍,瞪起一双血红的眼睛,回身又是一鞭,这一次,肃羽早有防备,急带缰绳,马头偏开鞭子,肃羽探手一把将马鞭抓住,用力一把拽过,在头顶上旋转一周,马夫以为肃羽要挥鞭来打自己,吓得他急撒开缰绳,双手抱头。
  肃羽却只是借着旋转之力,将马鞭扔到旁边,随后,黑马一个纵跃已经到了公主的旁边,咆哮一声,就地打了一个圈,才渐渐停住。肃羽翻身下来,到了马前,只见马头上一道细长的鞭伤,微微拢起,清晰可见,心里恼怒,回头望着那迟来的马夫愤愤道:“这只是小小的玩笑罢了,输赢有何重要!这也是你养得马,与你朝夕相处,你如何下得去手?”
  马夫下马,垂手立在公主面前,不敢答话。纳兰朵儿抓过肃羽手里的马鞭,望望马夫,嘴角挂出一丝冷笑道:“本公主说了,若你赢了有赏,输了也要认罚!而且你还在比赛时耍坏,更是可恶!”
  说罢,冲其他两个马夫吩咐道:“快将他绑在木栏上,本公主要亲自抽他一百鞭子!好让他长点记性!”
  两个马夫答应一声,提着绳子过来,将那马夫牢牢绑住。公主来到他面前,挽起衣袖,露出雪白的手腕,不顾那马夫苦苦哀求,举起马鞭,只听公主手腕上镯子碰撞之声,清脆响起,她把皮鞭在空中一抖,直往马夫身上狠狠抽去。鞭子正落下之时,早有一人近身过来,一把将落下的鞭子抓住,公主吃惊不已,正要发怒,扫眼只见抓住鞭子之人,却是肃羽。
  纳兰朵儿很是差异,秀目含怒道:“你阻止我干什么?快放开!”
  肃羽依然抓住鞭子不松道:“这只是玩闹而已,胜负本不算什么!公主何必如此惩罚他呢!”
  公主听罢,大怒道:“你个傻瓜,他刚刚还算计你呢!你还帮他说话?”
  肃羽道:“他也是怕受惩罚才如此的,望公主还是放过他吧!”
  纳兰朵儿望着肃羽,不由得怔住,过了些时候,才红唇挂出一丝冷笑道:“好!你替他求情,我可以不打他,我打你就是了!”
  说罢,挣脱马鞭,对着肃羽,甩手就是一鞭打去。肃羽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鞭声响亮,肃羽脖颈处,立时瘀起一道血痕,肃羽冷冷的立着,一哼不哼。公主又举起鞭子,见他那样,犹豫片刻,然后将鞭子重重扔在地上,粉嘟嘟的小脸儿气得煞白,抬起莹润如玉的两根手指在肃羽面前狠狠一搓,道:“我答应你赢了就不惩罚你的,我先不打你!本公主现在要亲自跟你比赛马,如果你输了,我……我一定把你捏死!捏死!哼!”
  说罢,冲着几个马夫挥手道:“快跟我一起去挑选一匹最好的马,我要和他比试,比试!”
  公主提着葱绿织锦长裙,怒冲冲往马棚走,几个马夫一路小跑随后跟着,那被绑着的马夫,也被解开跟在后面。
  公主来到马棚外面,正要亲自进去选马,一股骚臭味惯出来,呛得她不由得捂住鼻子,连连咳嗽,作呕。马夫们急忙上前拦住,施礼道:“公主,里面气味大,你可不能进去,待我们进去,你在外面看好哪一匹,我们牵出来就是!”
  纳兰朵儿捂着嘴点点头,那几个马夫便进去,一匹匹指引给她看。她看了几匹,都不甚满意,正心里烦躁,却听得马棚最里面,暗影之下,只见一匹马被单独拴在一根木柱上面,见有人进来,便不停的四蹄踏地,来回走动,咆哮呼啸。
  公主仔细打量,只见它比其他马匹高高大大,雄壮许多,浑身枣红颜色,鬃尾乱炸,甚是精神气派。立时满心喜悦,用手指点道:“就是它,就是它,我就要它!”
  几个马夫顺着公主手指的方向,顿时傻眼,其中一个忙摆手道:“公主,这个不行!这个是西凉进贡的野马,名叫骅骝,虽然是日行千里的宝马良驹,怎奈秉性狂野,还没有驯化,等过些时候,驯服了再骑不迟!今日公主还是挑选别的马匹吧!”
  公主听罢,黛眉竖起,凤目含怒道:“少说废话!什么马本公主没有骑过?既然是良驹,我骑它去与那个傻蛋比赛正好赢他!”
  几个马夫再想说话,公主更是愠怒,厉声道:“不要再说了,快快给本公主背好马具,再要多言每人一百皮鞭!”
  几个马夫素知纳兰朵儿的脾气,平时都被她收拾怕了,一个个再不敢劝说,只得颤惊惊去到库房取来一套最好的马具,抬到马棚里,放在枣红马骅骝的跟前。其中两个人一左一右凑过去,准备抓住马的配头,好将它控制住,那马被栓住本就急躁,又见他们二人鬼鬼祟祟向自己靠近,便分外警惕,他们二人到了跟前,同时伸手来抓,马早已烦了,“灰灰”一声仰天咆哮,前蹄抬起,躲过他们,落下之时,双蹄左右出击,同时踏在两个马夫的肩甲处,二人“哎呦”一声,各自倒退数步,栽倒在地上。
  公主在外面看见更是喜欢,鼓掌大笑道:“哈哈,好马!果然是好马!你们笨死了!赶紧都上去给我备好马鞍,我要骑它!”
  那两个马夫不敢怠慢,只得坚持起身,另外两个马夫也放下马鞍过来帮忙,四个人合力才将马的配头牢牢抓住,而却没有人去装马鞍了。公主看到,回头正瞅见肃羽牵着黑马立在远处发呆,忙摆手让他过来相帮,肃羽无奈,只得将黑马拴好,过来提起马鞍,走到枣红马跟前,奋力举起放在马背上,又弯腰去系马的肚带,那马被人死死抓住,早就急了,见肃羽躬身要钻到了自己腹下,更是恼怒,马头乱晃,却逃脱不得,后腿连连刨地。
  三个马夫将马逮住,其中一个又过来给肃羽帮忙,二人协力才将马鞍装好。三个马夫依然紧紧抓住配头,另一个解开拴在柱子上的缰绳,几人合力往外拉马,谁知那马浑身乱摆,四蹄用力后坐,几个人又推又拽费了半天气力,那马却未能向前挪动一步。
  而公主在外面一边拍打木栏一边叫骂,几个马夫满头大汗,又被公主骂得无法,其中一个急昏了头,转身到了马的后面,双手去竭力推马的屁股,马正愤怒,立时后腿抬起,往后面狠狠弹去,只听得“哎呦”一声惨叫,那个马夫被踢的腾身飞起一丈多远,才扑通一声坠落在地上,捂着肚子在地上来回**滚动,再也起不来了。
  肃羽在旁边,急忙过来查看,只见那个马夫脸色惨白,斗大的汗珠挂满了额头。公主也不管这些,只是蹦跳着发狠催促,肃羽怒道:“你晚一点玩有什么关系?他被马踢得很重,需要立即送医!”
  公主瞅瞅那个马夫,翻眼道:“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真麻烦!好了!你们赶紧把马给我弄出来,就去给他找个大夫,卖药治病的钱本公主出就是了!”
  可是几个马夫已经累得不轻,着急之下更是拖不动,只得僵持在那里。外面公主瞪着一双丹凤眼看着肃羽怒道:“你,你是死人哪?也不上去帮忙?”
  肃羽冷冷的扫她一眼,转身往仓房里去,也不管身后公主气得“哇哇”乱叫。
  不多时,只见肃羽自库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个葫芦瓢,走到枣红马的面前,把瓢放在枣红马的嘴边,枣红马正挣扎,突然闻到一股饲料的浓烈香味,浑身肌肉立时放松下来,不再挣扎,嘴急凑到瓢里去吃饲料,肃羽并不让它吃到,就慢慢往外撤身,那马也紧紧跟着瓢的后面,不多久已经出了马棚,到了外面。
  纳兰朵儿看见立时兴奋喜悦起来,疾步走到马前,冲着肃羽,面带笑意,撅嘴骂一句:“你明明可以这样引它出来,却等到这时候!真是个坏蛋!嘿嘿”
  说罢,一把抓过缰绳,翻身上马,枣红马从来没被人骑过,又正在美滋滋地吃肃羽瓢里的饲料,突然有人上身,它立时警觉,把头一摆,一声嘶鸣,前蹄已经腾空,把肃羽手里的瓢也踢落在地上,公主刚刚上马,正要炫耀几句,马蹄突然腾空,她身体后仰,差一点滚落马下,只吓得她一声惊呼,急忙身体前倾,扑倒在马上,一把揪住马的鬃毛。枣红马吃疼,又是一声暴叫,伸脖子,长腰,如同一根离弦的箭羽一般,直飞而出,转瞬间,已经犹如一阵狂风,卷出马场而去。
  几个马夫顿时慌神傻眼,再顾不得受伤的马夫,扔下他,紧随着后面一路飞跑着追去。
  众人直追到王府后门,只见枣红马一路风驰闯进去,没了踪影,只剩下几个守门的小厮吓得脸色惨白不知出了何事,望着空荡荡的巷子,发愣。几个马夫到了跟前,脚不停歇,边跑边喊道:“刚才是公主在骑马,马惊了,快叫人去救公主!”说罢,几个马夫气喘吁吁的已经跑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