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野湖畔巧计难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二人往前一路走去,饿了,吃些干粮,晚了,便寻一处避风之所休息。这一日,天色将晚,二人正来到一处野塘边上。只见池塘里绿水如碧,一抹斜阳的猩红倒影在水底,周围水草丰茂,不时有鱼儿穿梭其间,跳跃游动。
  白裙少女见了那情形,不觉神往,指着一塘碧水对肃羽叹口气道:“在我家的门旁也有这样一个池塘,小时候每日里都会在那里游玩,或者陪着父亲在塘边垂柳下的青石桌旁喝茶,听他说起江湖中的故事!我为了却他与母亲的心愿,特地偷跑出来,想想都近一年了!唉!也不知道他们可好?”
  说罢,不由得黯然神伤。
  肃羽差异道:“原来你是偷跑出来的呀?那你的父母岂不担心吗?”
  少女听罢,更是难过,竟然坐到塘边的一块石头上,低声啜泣起来。肃羽只是见她每日里笑嘻嘻的,从没有见她如此,顿时心里慌乱起来,忙道:“你既然想家了,干脆早些回家就是了!”
  少女擦了一把眼泪,望他一眼道:“怎么回家啊?他们的心愿我还没有完成呢?”
  肃羽听得糊涂,不解道:“什么心愿啊?要不你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你呢?比你一人去完成,岂不好些?”
  少女听见,顿时大喜,急忙起身道:“这个心愿,如果你愿意帮忙,就立刻成了呢!”
  少女说到此处,想了想,又郁郁坐下,低声叹道:“唉!可是你又不会答应的!”
  肃羽愣了片刻,才突然明白,不由得紧拉了一下身上的包袱,也低着头,喃喃道:“呃!你是说……可是这是我师父的!我一定要交给他的!可是……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它呢?”
  白裙少女抬头看看他,怅然道:“这个呀,说来话长了!你师父是江湖中人,可曾跟你说起过这包袱里东西的由来吗?”
  肃羽点点头道:“在师父让我帮他进入秦王府盗宝时,跟我说过,但是他只是说这个宝贝叫作宝莲御令,可以调动天下白莲反元大军,还说他师父无意中得到此宝,但后来为了保全灯花谷,不得以才将宝物交给了伯颜,别的就没说过!”
  白裙少女听罢,愤愤道:“别听他们胡说!明明是在一处客栈里,你师父的师父,趁我母亲熟睡之时,将宝物偷走的!还说什么无意中得到!真不要脸!”
  肃羽踟蹰道:“你说是你母亲的,又有什么证据呢?”
  少女道:“你可曾听说过白莲会总舵主陆崇飞与柳月儿的故事?”
  肃羽点点头道:“这个都知道啊!官府都通缉他们多年了!如今,还时不时地听到风声,官府差役还下来查呢!就是我们倚云寺也不知道被他们搜查过多少次了呢!”
  少女听罢,轻蔑的一笑道:“哼!凭他们就是动用天下军队也休想捉到我的爹爹和母亲!”
  肃羽听得怔住,张大嘴巴,愣愣的看着少女,吃惊道:“你是说,你是他们的女儿啊?”
  少女又跳起身来,晃晃头望着肃羽娇笑道:“对呀!我就是他们的女儿,我叫陆蕴儿!当年我母亲与父亲分开,我父亲为了他的大哥慷慨赴死,我母亲出山苦寻,在一处客栈里,被苗飞羽盗走宝莲御令!这你该信了吧?”
  肃羽点点头道:“你这样说,我自然信你!可是这个是师父交给我的,我……”
  少女有些不耐烦,连连摆手道:“好了!好了!知道了!跟你讲也是白讲!今天已经晚了,我们就在湖边休息,你赶紧弄些柴草枝叶,点起篝火。一会儿我到塘里捉几条鱼上来,我们可以烤鱼吃了!”
  肃羽折枯枝收败叶,忙活了一阵子,在暮色苍茫的碧水湖畔,熊熊点起一堆篝火来。陆蕴儿并不过去帮忙,只是坐在石头上托着香腮,忽闪着一双星光璀璨的大眼睛,瞅着肃羽忙碌。
  直到燃烧的火光,映红了她的俏脸,才起身,嘴角上弯,挂出一抹娇笑道:“好了!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本姑娘要抓鱼去了!”
  说罢,便往湖边的一棵老树后面走去。肃羽有些忐忑,也走到湖边,探手进水里试试,入夜的野湖,还是凉意浓浓。肃羽抬头望着老树后面,只见蕴儿黑发披肩,已经脱去外边的衣裙,上身只穿着一件猩红的抹胸,裸露着如碧玉雕琢般的香肩,跨步出来。
  肃羽不觉望得愣了,蕴儿侧脸望见他正痴痴地瞅着自己,脸上也不觉飞上了一缕潮红,抱着双肩嗔道:“叫你呆在那里,过来干嘛?偷看女孩儿,臭不要脸!”
  肃羽听了她骂,才警醒过来,忙转脸道:“我……不是偷看,我只是过来试试水凉不凉的!我看,野外风冷水寒,姑娘还是不要下水了!要不我就在水边摸些小虾,河蚌的,我们吃吧?”
  蕴儿“哼!”了一声道:“这算什么?我在湖边长大的,一年四季都下得了水捉得了鱼呢!要不,你自己沿着湖边摸小鱼小虾,我却喜欢烤大鱼吃呢!”
  说着,已经到了湖边,暗夜里,只见她双臂伸直,凌空一跳,柔韧的身体在水影天光里划出一个曼妙的弧形,钻入碧水里去,清波乍起,激起层层涟漪。
  肃羽望了她一会儿,只见她在水波里,轻盈灵动,辗转自如,比鱼儿也不逊色什么。不由得暗自叫好,也忙着脱了鞋子,挽起裤腿,下到湖边的水草里,摸起鱼虾河蚌来。
  不多时,只听得蕴儿在水里笑道:“哈哈,让你跑,还是被本姑娘捉到了!”
  随后,“扑通”一声,一条晶亮的大鱼便被甩上岸来。肃羽忙弃了手里的河蚌,也爬上岸来,来到那条还在乱跳挣扎的大鱼旁边,弯腰将它抓住,提起来,赞叹道:“哇!这鱼真大!”
  然后又不自觉地转脸望着蕴儿,一脸的羡慕道:“你真厉害,能捉到这么大的鱼!”
  蕴儿也已经上岸,用手拢着湿漉漉的头发,听肃羽的夸奖,只是撇撇嘴道:“这算什么?本姑娘在我家边上的湖里捉过更大的呢!”
  说罢,赤脚往树后走,到了树边,又回头道:“你呀,赶紧把鱼弄干净,好烤着吃!要不然,你只能吃你自己抓的小虾河蚌了!”
  肃羽在水边将鱼去鳞破肚,收拾干净,又用鲜树枝串了,拿到篝火旁,挑着烤。蕴儿换好衣服,又将换下的内衣就着湖水洗了,在篝火边上,用树枝撑着,烘烤。她忙好这些,再看肃羽手里的鱼已经开始“滋滋”的冒油,烤鱼的香味在篝火周围蔓延飘荡。
  蕴儿过来,一把夺过肃羽手里的鱼道:“鱼还是我来烤吧!你看你走了多日,浑身都臭死了!赶紧去洗洗去,别熏坏了我的鱼!”
  肃羽只得答应,起身到了湖边,脱去上衣和裤子,跳到水里清洗。过了一会儿,蕴儿听见肃羽“哗哗”潦水的声音,急忙放下手中的鱼,疾步轻身来到湖边,只见肃羽的衣服随意扔在草丛上。
  她心里暗喜,上下翻动,却不由得大失所望,抬头往湖里看时,只见肃羽没在湖水里,头上顶着一个包袱,时隐时现。蕴儿看得大怒,又不能发作,只得恨恨地回到篝火边,又烤起鱼来。等到肃羽洗完澡,穿好衣服过来,篝火边上,剩下了一堆鱼骨,蕴儿也不见了。他有些纳闷连喊了几声,只听旁边的老树上,传来她懒懒的声音道:“烤鱼太好吃了!我不小心吃完了!你就把自己摸的小虾河蚌什么的,自己烤了吃吧!我困了,也不陪你了!”
  说罢,打了个哈欠,再不出声了。
  肃羽无奈,看那干粮袋子早已空空,只得又回到湖边,挽起裤管,脱了鞋,沿着水草边上,摸鱼虾,河蚌。费了好长时间,才勉强摸到几个螺蛳,垂头丧气地拿着,到了篝火边,拔出一点火来,将螺蛳扔在里面,眼巴巴等到螺狮外壳被烧焦,糊香味冒出时,才把它们一个个扒出,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