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住野店戏弄群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肃羽折腾了半夜,才合衣就在草地上睡了。过了些时候,又饿得醒过来,抬头望天,只见东边天空浓雾迷蒙里,已经微微露出淡淡的微光来。
  他又望望陆蕴儿栖身的老树,只见虬枝高挑,绿叶如盖,里面并无动静,一派安详。肃羽心里抱怨她反复难缠,并不招呼,又偷偷起身,踏着蒙蒙雾色往前走去。为了甩掉蕴儿,他强忍着饥肠辘辘,连续走了半日,直到日中时分,实在饥渴难耐,只得坐在路边朽木上歇息,准备体力恢复些,再找些野果子充饥后才走。
  他正喘着粗气稍息,突然一股子腥鲜的烤鱼香味,从前面的山脚处,飘过来。他连连嗅了几口,味蕾打开,不知不觉慢慢起身,闻着味寻去。
  肃羽过了山脚,正见背风处,一个白裙少女挑着一条大鱼在篝火上烤着,还逍遥自在地哼唱着小曲。肃羽望见是她,急忙转身欲走,却听女子娇笑一声道:“还往哪里走啊?都饿了一天了!本姑娘专门在这里烤鱼等着你呢!还不过来吃吗?”
  肃羽听罢,闻着香味,咽着唾沫,再也迈不动步,只是站在原地,进退两难。蕴儿见他的样子,甚是好笑,起身过来,把他拉到篝火旁,又将手里的烤鱼递到他的手里,眼神里星光乱闪道:“给你,吃吧!”
  肃羽伸手接过,正欲去吃,只觉得脚下一紧,脚腕瞬间被粗藤缠住,“啊!”的一声叫,身体已经被倒提起来,挂在半空的树枝上,来回晃荡,惊慌之下,手里的烤鱼也扔了出去,正被蕴儿接住。
  肃羽望着蕴儿怒道:“你.....你干嘛吊我?快把我放下来!”
  蕴儿也不理他,只轻飘飘地走到他的身下,慢悠悠地咬了一口鱼肉,叹道:“真香啊!那野小子真没有口福啊!嘿嘿,竟然扔了!”
  肃羽又怒道:“你快放我下来!”
  蕴儿听他喊了几遍,才缓缓抬头,故作惊讶道:“野小子,你怎么吊在这里啊?既然你跑得快,那现在还跑啊?嘿嘿”
  肃羽脸色憋得通红,只得解释道:“我是昨天晚上没吃饱,早晨才出来找吃的呢!不是故意逃走的!你……快放我下来!”
  蕴儿听罢,收了笑容,柳眉倒竖道:“你个野小子,逃便是逃,还想骗我?我以前说过,如果你再逃走被我抓到,便需背上一袋子石头走路,你若答应,我便放你下来!”
  肃羽被倒吊在树上,难受非常,只得点头答应。蕴儿“嘿嘿”一笑,腾身而起,探出背后的一把柳叶弯刀,明晃晃闪过,藤条应声而断,肃羽直坠而下,重重抢在地上,差一点摔昏过去。蕴儿把手里的鱼递给他,肃羽实在饿极了,明知道是她吃过的,也不挑剔,接过大吃起来。见肃羽已经将一条鱼吃尽,陆蕴儿笑嘻嘻过来将一袋子小石块,挂到他的背上,拽着他上路。
  二人又走了半天,天色昏沉时,才算出了山。蕴儿抬眼四望,只见不远的地方,一个酒晃子高挂在树枝上,“扑啦啦”地迎风乱抖。不觉心里高兴,望着肃羽道:“这下好了!有好吃好喝的了!嘿嘿”
  肃羽用手拖一下背后直往下坠的石头袋子,擦一把满脸汗水道:“好倒是好,只是我没有钱!”
  蕴儿望着他,翻眼道:“我也没钱,不过有钱住店算什么本事?你瞧我的吧!”
  二人说着,已经到了乡村野店门口,只见店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伙计正脚踏在长凳上打盹。他听见动静,急忙起身招呼,肃羽欲将背后的石袋子取下,伙计见袋子很是沉重,也赶紧过来帮忙,被蕴儿伸手挡开,皱眉道:“这个你可碰不得!”
  说罢,又过来给肃羽背好袋子,故意低声道:“这些财物你必须随身带着,此地乃是荒僻之所,我们还需加倍小心些!”
  肃羽也不知她是何意,只得背着袋子,忿忿地坐在长登上。蕴儿要了两间客房,二人吃过了饭,肃羽背着石袋子跟着蕴儿蹒跚着往房间里走去,而那个伙计一边低头擦着桌子,一边斜眼偷偷瞅着石袋子不放。
  肃羽进了房间,关上门,把石袋子“咣当”一声扔在地上,连洗漱的力气也没有了,一头倒在床上,大睡。半夜,正是月朗星稀,一片寂寥之时,只见有几个黑影手里拿着各色武器,小声低估着,窜到肃羽的门边。
  几人附耳听听,里面依然是呼呼大睡,浑然不觉。几人比划着,其中一人欲用手里的杀猪刀撬门,却听得身后有人“嘿嘿”冷笑。几人都吓得汗毛倒竖,各自撤身回头,只见院落中,斑驳的树影下站着一个少女,娇媚万端,白裙飞舞,正用幽幽的眼神望着他们。
  那为首的贼人见是一个娇弱的小丫头,来了精神,用手里的菜刀指着她,低声喝道:“你是什么人?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干嘛?”
  少女“哼”了一声道:“你们半夜不睡觉,来这里又干什么呢?”
  那人顿时被问住,旁边的一个指着少女道:“老大,这个丫头是和屋里的小子一块儿来的!”
  为首的贼人点点头,向前几步,来到少女跟前,狞笑道:“我跟你说,今天大爷就是来打劫的!既然你发现了,那就先抓住你再说吧!”
  说罢,只把菜刀插进腰带里挂着,张开双手直扑过来,少女看见,冷笑一声,脚下一转,已经躲闪到一边,那贼人扑了个空,正四处找不到人,身后又是一声冷笑,他急转身,只见少女立在自己背后,抱着双肩冷眼看着他。
  他心里懊恼,脚下一顿,身子悬空直扑过去,谁知眼前身影飘忽闪过,人又不见了。那为首的贼人连连扑空,心里怒极,上了性子,干脆一把拽出菜刀咬牙发狠地寻着陆蕴儿的身影,就是一通蒙眼乱砍,除了把自己累得嘘嘘带喘,竟然连少女的一丝衣服也不曾伤到。
  他累得不行,脸面又挂不住,抬手指着三个依在门口,已经看呆了的手下,怒道:“你们几个混蛋,只管看热闹的?还不动手等什么?”
  几人听了,才觉醒,各拎着兵刃冲上来。少女又是一声轻笑,在人群里左右躲闪,戏弄了他们一会儿,只见那为首的贼又举着菜刀,咆哮着直劈而下,少女也有些生厌,轻身一转,到了他的后面,抬脚正踢在他的屁股上,只见他向前抢了几步,一头正与对面擎着杀猪刀的家伙撞在一起,双双“哎呦”叫着,跌倒在地上。
  少女正乐,只听风声起,一根擀面杖飞舞而至,她腾空侧飞,用脚尖回点那人的肩头,那人便不自己地冲了出去,擀面杖正挥在对面的贼头上,那贼闷哼了一声,便倒下了。
  三人见自己人倒了一个,更是眼红,各自拎着兵器围拢过来。少女也不慌张,只待他们到了身边,才侧身出去,围着他们各自很踹了一脚,那三人顿时控制不住,三个脑袋碰撞在一处,一个个眼冒金星,头昏脑胀地倒在地上。
  少女站在一旁,望着他们冷笑道:“快来啊!本姑娘还等着呢!”
  三人再不敢上,只是跪在地上叩头求饶。少女望着他们,突然眼神闪烁道:“你们真想得到那些金银吗?本姑娘倒可以帮你呢!”
  几个贼互相看看,一时莫名其妙,少女又笑道:“你们不知,我是他们家请来护卫财物的,但是就是护送到地方了,又能给我几个钱?还不如借机抢了,与你们分了好呢!对吧?嘿嘿”
  几个贼听得心花怒放,连连点头。少女又让他们聚拢在一处,低声交代了一番,他们才个个美滋滋地离开去准备。
  肃羽正睡得昏天黑地,突然听得外面嘈杂声四起,他本意并不理会,只管睡觉,谁知在那混乱之中,突然有女子呼救的声音,高高低低地传来,肃羽仔细听去,正是蕴儿,他心里吃惊,急忙翻身下床,几步到了门口,打开门,纵身而出,寻声追去。
  走不多远,只见前面几个黑影到了树林边上,停下,将一个少女绑在树上。蕴儿望见肃羽装作害怕,急急叫道:“肃羽哥哥,快来救我啊!”
  肃羽到了跟前,用手一指那几个贼人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绑架人?还不快点放了?”
  为首的贼,用手里的菜刀一指肃羽道:“小子!我们乃是当地的好汉,专门是来劫你们的!你的伙伴已经被我们捉住!你还是乖乖交出财物,我们自会放她,不然的话,哼哼,我便一刀砍了她,再杀你!”
  说罢,又忙回头望着蕴儿,谄笑道:“姑娘,我演的还不错吧?”
  气得蕴儿低声怒道:“赶紧演你的吧!有了差池看我不拧掉你的头!”
  为首的贼听了赶紧回头,继续装出一副凶相望着肃羽。肃羽听得糊涂,忙道:“财物?哪有什么财物啊?”
  蕴儿故作愤怒道:“如今我被人抓住,性命不保,你还吝惜那些财物不成?你不要装了!快快将你背的一袋子财物交给他们吧!”
  肃羽这才明白,忙道:“那袋子我救人心切,放到房间里了!你们等等,我这就去取!”
  蕴儿见肃羽要走,忙低声吩咐为首的贼道:“先让他把随身的包袱留下再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