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竹林茅屋遇怪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蕴儿与玉玲珑为了不被官府发觉,只走山林野路,虽然不免忍饥受苦,蕴儿却异常的高兴,稍有休息之时,便嗲作一个许久未见亲人的孩子,只躲在玉玲珑怀里嬉闹。
  她们可以苦中有乐,只是苦了肃羽,一路上双手被缚,爬伏在马臀上,山间穿行多得是沟沟坎坎,土包倒树,随着马纵跃而过,肃羽便被颠起老高,有时径直一头摔在泥里,草里,亦或是硬土沙石之上,未出一日,浑身早已是泥水淋漓,伤痕累累。而每当此时,蕴儿便会指着他笑骂道:“嘿嘿,你个野小子,在马屁股上还不老实,想着逃跑呢!摔死你也不亏!如今我先不与你计较,等回了我家里,看我怎么收拾你呢!嘿嘿”
  有时,不解气,便会下马,过来往肃羽身上狠狠踹上两脚,再把他抓着,扔到马臀上。到了吃饭,休息时,蕴儿若高兴,便给他一点吃的,或者拉他下马,躺一会儿,不高兴时,一天也见不到一粒食物,一口水喝。还要在自己吃饱喝足之后,拿些烤熟的野味之类,在肃羽面前诱惑,然后再把他臭骂一顿,踢打几下,将食物扔掉,玉玲珑在旁边,却觉得有趣,笑嘻嘻看着,根本不管。
  几日过后,肃羽伏在马上,竟然连睁眼的力气也没了,只如一具空壳任她们一路颠簸折腾去。这一日,又奔波了半晌,马蹄声渐渐缓慢,只在一处竹林边上停下。肃羽昏昏沉沉,睁不开眼,只听玉玲珑嘀咕道:“蕴儿,我们已经到了,为了不被他发觉,还需将他眼睛蒙住才好!”
  蕴儿答应一声,跳下马,走到肃羽身边,弯腰低头,将一张皎月般的嫩脸凑到肃羽脸上细细看过,然后,又在他脸上左右开弓,打了几个耳光道:“哼!你个懒猪,竟睡得挺香呢!”
  说罢,取出一方手帕,抖抖手,指着肃羽的额头,嗔道:“亏你这个脏猪,竟然又弄脏了我一方手帕!”
  说罢,折叠好给他罩在眼上。二人也不管他,各自吃了些东西,蕴儿依偎在玉玲珑怀里打盹。待一轮十五的圆月挂上中天的时刻,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幽深的竹林里,在竹林的地面上,映着月色清辉,慢慢出现许多光点,在林子里闪闪烁烁,随着那五颜六色的光点越汇聚越多,最后,竟然渐渐凝结成一条幽深晶莹,灿烂夺目的五彩宝石路来,光华环绕,瑞气蒸腾,在林中延伸盘旋。
  二人不敢耽搁,急急上马,沿路进入。但见两个娇颜如花的女子,衣裙荡荡,骑马踏在颗颗五光十色,流光溢彩的宝石铺就的小道上,急行的风声催起许多趋光而至的萤火虫,围在她们周围,起落飞舞,恰似瞬间点亮了漫天的星斗,如梦如幻,更有许多的彩蝶,也伴随着她们的身影,翩翩起舞,时而坠落在她们的肩头,时而又翕忽而去。
  而此时,她们却无心欣赏这入仙之景,只是一味地催马前行。约一柱香的功夫,二人才奔出竹林,到了一块残碑之旁。蕴儿抬头,只见周围竹林清幽,野径弯弯,月光如洗的地面上花香满野。
  如此任熟之地,却又相隔了许多时光不曾相见,魂牵梦绕,今日得回,一时不由得喜极而泣。玉玲珑抚着她的香肩,宽慰了些时候,自己却也不由得珠泪滚滚,二人相拥而泣了一会儿,才互相擦去眼泪,又对望着大笑起来。
  玉玲珑拉着蕴儿道:“你已经许久未见爹娘了!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们!”
  蕴儿却挣脱了她,低头喃喃道:“我是偷偷跑出去的,母亲见了我,一定又要臭骂我的!”
  说到这里,她拥住玉玲珑的手臂晃着,眼睛里星光暗闪,道:“要不,我明天偷偷去见我爹,然后,姑姑你去试探一下我娘,如果她不生气了,我再去见她如何?”
  玉玲珑瞅着蕴儿,目光里漫溢着疼爱,伸出一根手指点着她的鼻子,含笑道:“你个小丫头,就是鬼精灵!回回惹了祸,都让姑姑给你挡雷呢!”
  蕴儿吐吐舌头,直往她怀里钻道:“对啊,谁叫你是我除了爹最亲近的人呢!”
  玉玲珑听罢,轻轻推了蕴儿一把道:“你呀可不许这样说,否则,你妈还不知道怎么跟我赌气呢!要不你先到我那里住一晚,我们明天再去见你爹吧!”
  蕴儿连连点头。二人一路牵着马,勾肩搭背而行。沿着小径,刚刚经过几间堆放茅草杂物的草屋,蕴儿回头看见扑伏在玉玲珑马后的肃羽,突然有了主意。拉住玉玲珑道:“姑姑,我们先把这个野小子藏在这里吧,否则,明天让爹知道,我们都要被抱怨的!”
  玉玲珑听了,犹豫了一会儿,道:“蕴儿,把他放在这里也没什么,就是……怕遇见你宝叔那可就……”
  蕴儿一笑道:“不会的,我明天一早,就把他弄到后山去了!”
  玉玲珑才点点头,蕴儿将肃羽拽下马,抓着捆绑的绳子,一路跌跌撞撞把他拖进杂物间里,沿着木梯下到楼底,捆在一根木柱上,然后,伸手拍拍他嬉笑道:“野小子,你就在这里休息吧!一会儿就会有人给你送大餐呢!嘿嘿”
  说罢,转身就走,肃羽才清醒过来,忙喊道:“这是哪儿啊?你快把我的眼罩解开啊!”喊了几声,再无人搭理。
  肃羽被折腾了几天不得安生,就是绑在木桩上,也强似马屁股上颠簸,已经筋疲力竭的肃羽,一会儿功夫便昏昏睡去。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肃羽朦朦胧胧听见外面门响,一个人静悄悄的自木梯上下来,看见他时,惊异地叫了一声,便转脸到了他面前。
  肃羽只听得那人“呼呼”喘气,却并不言语,不知他是何人,忙哀求道:“这位兄台,前辈,你能不能替我解开眼罩和绑绳啊?肃羽我一定感激你救我之恩啊!”
  那人还是喘气不语,肃羽又说了几遍,他依然不语。肃羽以为遇到了个哑巴,叹口气再也不说话了。突然那人探手把他的遮眼布拽下来,笑嘻嘻地看着他道:“你想不想出去?我带你出去!”
  肃羽被一缕强光刺得双眼流泪,适应了一会儿才慢慢睁开双眼,只见面前站着一人,敞胸露怀,穿着一身破烂的麻衣,满头乱发上插着许多的干草,鼻涕横流,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他望着肃羽,又道:“我带你出去,你愿不愿意?”
  肃羽受尽折磨,自然急于离开,虽然觉得他甚是怪异,也顾不得其它,急急点头答应。
  那人大喜,急忙在肃羽身上抓了几把,捆绑肃羽的绳子,便断作几段,纷纷落下。肃羽大喜,正欲道谢,谁知那人将他一把抓住,直直登上木梯,如旋风般飞奔而出。肃羽被那人拽着,几乎脚不沾地,一路狂奔,不多时,便来到小路尽头,一头钻入茫茫竹林之中。
  肃羽在林中,只觉得一根根竹子,飞速后撤,耳边风声呼啸,过了些时候,阴影退去,眼前一亮,那人也“嘎~”的止住。肃羽双脚才算落地,抬头四望,竟然已是竹林之外的另一片天地,心里喜悦,忙冲着那人鞠躬道:“多谢高人打救,不知这是何处?”
  那人也不回答,只举起双指对着他的眼睛,探头,笑嘻嘻地看着他道:“你记住路不?”
  肃羽哪里记得?只得摇头,谁知,他还不曾反应,便被那人又是一把抓住,飞速奔入竹林里去。肃羽脚不着地,被他裹挟着,不多时,又出了竹林,闪身进入房内,“蹬蹬蹬”沿着木梯而下,那人才把肃羽放下。
  肃羽睁眼看时,又已经回到了刚刚离开的杂物间。他一脸的迷茫沮丧,看着那人正欲问他,那人却又将一张鼻涕横流的脸探到他的眼前,喘息几口,笑嘻嘻地道:“你记住路没?”
  肃羽急忙摇头,正欲说话,那人又一把将他抓住,飞身上梯,出了屋子,一路奔入竹林里去。他们刚刚出了竹林,肃羽喘息未定,那人又依然张开二指,对着肃羽的双眼,喘息着问道:“你可记住路没?”
  肃羽挣脱他的手,道:“我不用记路,离开就好了......”
  转身欲走,只见那人身形未动,已经又转到他的眼前,一把抓住,又将肃羽脚不沾地的拽入林中去。如此折腾了几次,肃羽一头倒在杂物间的地上,浑身散了一般,起身不得,那人也是满脸汗泥,呼呼带喘,又到肃羽面前,问道:“记……住路……没有?”
  肃羽以为定是碰见了疯子,如不应承,不免活活被他拖死,只得伏在地上,冲他摆手道:“记住了!我记住了!你走吧!”
  那人闻听,立时大喜,双眼放光,憨笑两声,抬起右手二指,金锥一般,直往他的双眼刺去。肃羽已经累瘫在地,根本来不及反应,危急时刻,只觉得一股既柔又韧的劲风呼啸推来,将那人刚猛无比的二指指力擦着肃羽的眼皮,强推到一边,那二指之力,被倾泻到旁边的粗木桩上,木桩应声折断。即便如此,肃羽也只觉得眼皮火烧一般疼痛,惊吓之余,他身体极速翻滚到木梯处,起身抓住就往上爬。等他爬到了上面,却一头撞在一人身上。肃羽“哎呦”一声叫,顾不得看,想扒拉开那个人,往外窜,被那人一把抓住,柔声道:“孩子,有我在呢,你别害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