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明月夜探查内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月朗风清,暗香浮动,入夜的幻境一切似乎都沉睡了,悄无声息。此时,在肃羽居住的小院里,灯影恍惚,低低的有人声传来。只听肃羽道:“福通贤弟,辛苦你了!因为我让你不能安心休息,实在抱歉!”
  刘福通坐在床头笑道:“唉!都怨我听从蕴儿,未及时拦阻,害得肃羽兄受难,你不怪我就是宽宏大量了,还感谢我做什么?”
  肃羽摇摇头道:“蕴儿差遣,怎么能怪你呢?而蕴儿为了却父母之愿,也有情可原,我也并不怪她!”
  说罢,肃羽望着刘福通送来的点心,道:“陆总舵主罚蕴儿十日不出门,闭门思过,倒也罢了,只是三日不吃东西,这怎么能行?现在,天色已晚,陆总舵主已经睡下,不如你偷偷送些食物给她,你看如何?”
  刘福通听罢,连连摆手道:“这万万不可,陆总舵主之命断断不好违抗,否则让他知道,定会连我一起惩罚的!”
  肃羽道:“我担心蕴儿还在生我的气,看见我,她反倒赌气不吃了!要不,我们两个同去,若被总舵主发现,我一人承担就是!”
  刘福通无奈,只得答应,肃羽便将糕点都悉数包好,揣在怀里,二人趁着夜色,溜出院子,直往关蕴儿的后院去。他们经过前院,只见土墙上豆荚叶随风轻动,院内屋里都是黑漆漆的没了声音,他们料定陆崇飞已经睡了,才大着胆子,摸到后院墙边。
  肃羽指着墙道:“我们一起进去吧!”
  刘福通低声道:“二人声音太大,不如你先进去,我守在这里,听得前院有动静,我便学几声鸟叫通报你!”
  肃羽点点头,望望土墙道:“只是我今日身体不知能否跳过此墙,让我试试吧!”
  说罢,退后几步,急身来到墙边,身体下蹲双脚用力跺地,奋力一跃,谁知用力过度,竟然跃起一丈有余,刘福通知道肃羽功夫平平,又身体遭遇重创,还担心他过不去,谁知他竟越起这么高,看得刘福通目瞪口呆,肃羽更是吃惊,在半空里,连连跨出几步,身体颠倒,直坠而下,“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他趴在地上,缓了一会儿,才勉强起身,却听屋里面有人低声娇笑道:“刘福通,你真是个笨鸟,偷着进来,这么矮的墙,竟然会摔跤!”
  肃羽有些尴尬,一瘸一拐到了门边,低声道:“蕴儿是我,我给你送些吃的来!”
  里面的蕴儿顿时无声,停了片刻,才道:“怪不得呢!我就说刘福通没有那么蠢呢!原来是你啊!行了,你的好心本姑娘谢了,你走吧!我还不饿呢!”
  肃羽忙道:“我知道姑娘怪我,可是三天不吃饭岂不饿坏了呢!”
  蕴儿怒道:“本姑娘饿坏了,要你管呢!你快走吧!别再烦我了!”
  肃羽望着手里的糕点,故意自语道:“唉!这是刘福通乳母做的糕点,味道真得鲜美无比,只可惜你不愿意吃!那……好吧,我就带回去了,让刘福通给你再送吧!”
  说罢,装着要走,只听得前院一声咳嗽道:“谁在后院说话?”
  肃羽吓得慌了神,赶紧疾步溜走。
  这边屋里蕴儿大急,跺脚低声叫道:“喂!他乳母的糕点我最喜欢吃了!别慌走!给我留下点呀!”
  肃羽到了墙边,不敢再过用力,轻轻脚尖点地,身形翩翩而起,转瞬便飘过院墙,他四处看看,树影丛丛,早已不见了刘福通。他正要走,在树影之下突然闪出一人,将他手腕抓住,飞腾而去。
  肃羽跟着他,停不下步子,只能如影随形。二人跑过小路,穿过桃林,越过小溪,翻过几处山包。肃羽见那人辗转飞腾,轻身曼舞,飘飘欲仙,不禁钦佩,一时起了好胜心,只拧身提气,一路紧随,不落下风。
  他正飞走的高兴,那人拐过一片竹林,却嘎然止步。肃羽立足不稳,踉跄几步,跌倒在地上。等他爬起,见自己已经立身在一片荒野之中,那人屹立不动,一身黑衣随风飘摆。
  肃羽急忙施礼道:“月夜更深,不知前辈带肃羽来此有何赐教?”
  那人沉声道:“带你到此有一事问你,望你如实回答,否则定取你性命!”
  肃羽忙道:“前辈问话,肃羽不敢隐瞒,必如实回答!”
  那人点点头道:“你的父母是谁?你到底是何来历,速速实话实说!”
  肃羽听罢,不由得迟疑,那人怒道:“怎么?你不愿意说吗?”
  肃羽急忙摆手道:“不是,不是,只是我出生就被丢弃在倚云寺,由大师父们养大,从来没见过父母,也自然不知道父母是谁!”
  那人沉默良久又道:“你的师父们没曾给你透漏过你的身世吗?”
  肃羽摇摇头道:“从来没有,就是我问起他们也只说不知!倒是……”
  那人眼光一闪追问道:“倒是什么?”
  肃羽抬头望望远处迷蒙的远山,颤声道:“倒是……我姨妈死时,曾跟我说起我娘并没有死,而且给了我一块木牌,便于以后相认!”
  那人道:“既然如此,木牌何在?”
  肃羽正欲自腰里取出木牌,突然停住,望着那人道:“老前辈,你是何人?为什么要问我这些?”
  那人犹豫片刻,才慢慢转身,取下面罩。肃羽一见,急忙躬身施礼道:“肃羽拜见陆总舵主!”
  陆崇飞双目如剑望着他,道:“肃羽,我今日带你来此,实在情非得已,一会儿我自会与你解释,只是那木牌事关重大,你需拿给我看!”
  肃羽慌忙答应,将腰里的木牌取出,双手递到陆崇飞手里。陆崇飞拿在手里,就着月光,反复查看,只见那红色木牌上,雕琢图文甚是怪异,按照木牌的纹理,有密密咂咂的劲道丝痕,丝痕里面隐约似有成群裸体的男女相拥,而背面,刻着许多如字似符的图形,更是难以辨认。陆崇飞反复看罢,心内更是不解,只得交还肃羽道:“此物既是你寻母唯一的证据,必要好好收藏!”
  肃羽接过木牌小心收起,抬头正与陆崇飞的二目相对,他审视,严峻的眼光与以往温和慈善,迥然不同。肃羽不觉紧张,忙抱拳道:“肃羽年幼,多日打扰,如有做事不妥之处,还望总舵主指点!”
  陆崇飞看了他片刻,才道:“你今日溺水,水入肺里,生命垂危,我为了救你故而把你抬到我的房间,为你输入真气,以达到逼出肺里污水,固气还原之效,但是其间却发生一件极其诡异之事!让我甚是忧心!”
  肃羽望着陆崇飞满脸的凝重,忙道:“因我消耗总舵主真气,肃羽甚感不安,只是那时我正昏迷,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崇飞稍稍舒缓了语调,道:“肃羽,你醒来之后,是否觉得自己身体轻盈有力了许多呢?”
  肃羽道:“总舵主,正如你说,我……刚刚担心蕴儿挨饿,本欲给蕴儿送些吃的,翻过墙头时,轻轻用力便可越过墙头,比以前轻身功夫提高了不知几倍,我还正纳闷呢!”
  陆崇飞苦笑一声道:“我说的正是于此有关!在我给你背后输入真气之时,经过多个穴道,都无不妥,在最后,双掌击在你的至阳穴时,却发生一件怪事,我的真气被你的穴位源源不绝,直吸而入,我急切想脱身都不能,无奈之下,将你踹开,才不至于被你吸尽真气而亡!如今你的体内已经至少吸入我二三成功力,故而你感觉身轻如燕了!”
  肃羽听罢,心里惊慌,急忙跪地道:“总舵主舍自己真气救我,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愿意将真气依旧还给总舵主,还望总舵主成全!”
  陆崇飞看看他,摆摆手道:“肃羽多心了!我本意救你,何惧多输入一点真气?只是……当我甩开你的身子,却有一件极为不耻之事出现,当时我本欲将你一掌打死,却又因你心底纯正,善良,所以不忍下手,故而我特意将你挟持到这里问询!”
  肃羽纳闷道:“是什么事让总舵主如此担心,我真的不知道,还请总舵主明言!”
  陆崇飞望着肃羽,稍停片刻才道:“我在江湖走动之时,曾经亲手杀过五个人,他们亦是五兄弟,江湖人称北冥五煞,这五人来自于北冥苦寒之地,后来均投于四川唐门,学得一身邪门暗器功夫,他们不光武功高强,而且还天赋异禀,最善淫欲之术,其中老五尤锡命最甚,也不知做了多少坏事,残害了多少良家女子,也是他恶贯满盈,无极会舵主风铃儿为报父仇把他刺死在云门山法正寺内!后来,才听得江湖传言,北冥之地,有一山名曰青龙,此地盛产一物名曰:青龙子,此物最淫,而此山有一谷,名曰:极乐谷,谷中人皆以此物为食,久而久之,成了根性,谷种之人无不淫欲炽烈,好此恶道而且身传异禀,个个可以打开至阳穴吸纳他人真气,补足淫欲之需。这尤锡命虽然采花无数,却阳力不减的原因,皆是因为他有通过至阳穴吸人真气之故。而我见你吸入我真气之后,你下身隆起尺余,甚是淫邪,思想你定是与他们同出一源,故而欲杀之,绝天下之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