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携宝初入灯花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蕴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波光闪闪,道:“想不到这么快就走了!那我们的至宝他留下没有?”
  刘福通撇撇嘴,摊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总舵主的为人,自然是让他带走了!”
  蕴儿瞬间脸上阴云密布,狠狠望着刘福通,吩咐道:“你快去叫宝叔过来!就说我找他!”
  刘福通答应一声,准备走,又回转身望着蕴儿,谄笑道:“蕴儿姑娘,我知道你是何意,不过能不能也带我出去?你看我长这么大了,还从没有出过幻境,不知道人世是什么样子呢!”
  蕴儿看看他,想一想道:“那好吧,你快去找宝叔来吧!”
  刘福通听罢,欣喜若狂,赶紧乐滋滋地转身钻进淡淡薄雾里。待到蕴儿一路烦闷来到竹林边上,刘福通与小宝二人已经站在路口等着她了。小宝远远望见蕴儿,急忙抹了一把鼻涕,裂着大嘴,笑着迎过去,拉住蕴儿的衣袖笑嘻嘻地道:“嘿嘿,蕴儿找我干嘛?是不是陪我去玩啊?”
  蕴儿也拉着他,笑道:“是啊,是啊,我今天带你到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玩儿!那里人多,还有许多好玩的东西,可有意思了呢!”
  小宝听得连连鼓掌,大笑道:“好啊,好啊,蕴儿快带我去!”
  二人边走边说,已经到了竹林的残碑之处,蕴儿一指幽深的竹林道:“我们出了竹林,就到了,宝叔我们这就走吧!”
  小宝听罢,探头向竹林里面望望道:“还要出林子啊?可是你爹不需我带人出去呢!”
  蕴儿听罢,横眉道:“你不带我出去,我自然也会出去的,到时候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蕴儿见小宝还是扭扭捏捏的为难,又一把拉住他,笑道:“宝叔,是我干娘让你带我出去的!她说你若不带我出去,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也不和你玩了呢!”
  小宝听罢,立刻满脸的笑纹道:“是玲珑姐姐让我带你出去的呀?那……那好吧!不过,等我们回来了,你让她和我玩啊?”
  蕴儿道:“知道了!知道了!快点吧!”
  边说边把他推到竹林边上。
  小宝背起蕴儿,二人正要入林,刘福通急忙拦住蕴儿道:“蕴儿,也让我和你一起出去吧?”
  蕴儿嘴角挂出一丝娇笑,点点头,探手将刘福通手臂抓住,道:“一会儿你可跑快点,被甩下来,别怪我呃!”
  刘福通刚点点头,还未来得及张口答应,小宝脚下用力,身形便“嗖”的一声,窜飞出去,眨眼已经进了竹林。刘福通身体被带地飘飞而起,蕴儿突然撒手,刘福通急迫之下,探左手将蕴儿衣袖抓住,气得蕴儿回身一脚踹出,正踢在刘福通肩头,他“哎呦”一声,便撒了手,身体随着劲力,向后翻了一个跟头,直直撞飞出林外去了。
  肃羽星夜离开竹林,沿着山间小路往灯花谷方向走。想来已经与师父分开多日,恐他担心,肃羽一路风餐露宿,再不敢耽搁,因此,连续走了十多日,一路打听。这一日,进入了一处镇店,只见此间店铺云集,街上人头攒动,看似热闹,但是与别处不同的是,他们个个身背利刃,行色匆匆,互相也不打招呼,所以虽然有人在各处进进出出,整个市镇却异常的安宁,没有一丝地喧嚣。
  肃羽走在其中,那些人与他擦肩而过,却连看也不看他,就如完全看不到他一样,肃羽不由得心头发憷,本来想找人问路,看着周围一张张僵硬的面皮,他犹豫再三也不敢轻易打扰。
  直走到镇子中间往右拐,有一家门帘不大的客店,肃羽心里喜欢,忙走进去。只见大堂上一张长桌横在那里,屋里空空如也。肃羽轻声喊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并不见人搭理,只好又放大声喊了几遍,才听得后面布帘一响,一个伙计懒洋洋的肩上搭着一块白毛巾走出来,斜眼看着他,烦烦地道:“你叫什么叫?吵死人了!”
  肃羽忙拱手道:“店家请了!我一路劳乏,经过此地,需打尖歇歇脚,不知可有房间了?”
  伙计摆摆手,道:“没有了!没有了,你赶紧走吧!”
  说罢,便转身回后面去,肃羽心急,忙快走两步,喊道:“店家且慢走,能否和你打听一个去处?”
  伙计才不得以立在后门处,掉头望着他,厌厌地道:“哪里啊?快说!我还忙着呢!”
  肃羽道:“店家可知道往灯花谷怎么走吗?”
  伙计听了,一愣,迟疑道:“你问那里干什么?”
  肃羽又拱手道:“与人有约,故而相问!”
  伙计上下打量打量他,只道:“我也不知道!”
  肃羽欲追问一句,见他挑起布帘走入后堂去了,一时语塞,呆愣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只得叹口气,慢慢退身欲走,正在此时,只听得楼梯口有人沉沉的说话“你且慢走,我可以带你前往!”
  肃羽转身抬头,只见一个浑身灰衣灰袍,满脸胡子茬的精壮汉子正手扶着木梯,凌然瞅着自己。
  肃羽急忙拱手道:“大侠若能带我前往,在下感激不尽!”
  那人摆摆手道:“我带你前往不算什么,只是你需说出所为何事!”
  肃羽只得道:“是……我与师父相约到那里相见的!”
  灰衣人眼睛里微光闪烁道:“你叫什么名字?”
  肃羽道:“在下肃羽!不知大侠如何称呼?”
  那人听罢,疾步下楼一把抓住他道:“我姓谢,名伦,是太白鹤的二师弟,大师兄已经让我在此等你几个月了!”
  肃羽听了又惊又喜,急忙拱手见礼,道:“久闻二师叔金刀圣手大名,失敬失敬!我因为路上耽搁了,有劳二师叔久等,不知我师父可好吗?”
  金刀圣手谢伦压低声音道:“大师兄很好,这里不方便叙谈,你只随我来吧!”
  说罢,谢伦带着肃羽转身掀开布帘也竟往后堂去。
  二人穿过后堂,肃羽看见刚刚那个伙计就在后面屋里捣鼓什么,他们二人经过他也全然不理,只当没看见一般。肃羽随着灰衣人出了后门,来到一处僻静空旷的所在,早有两个手下牵过两匹马来,二人各自上马,谢伦一声呼啸,那马便沿着一条荒僻的小路直往树木葱茏的远山奔驰而去,肃羽不敢怠慢,紧紧尾随。二人纵马过了一片丛林,沿山路迂回而下,走不多时,谢伦驻马回头,望着肃羽,抬手向前指道:“前面就是灯花谷了!”
  肃羽望去,果见前面现出一个幽深的山口,驱马走到近处,只见右侧石壁上刻着三个斑驳的大字“灯花谷”。
  二人进入山口,灰衣人又是一声呼啸,但见两边石壁上的矮树丛里,立时钻出几个人来,他们也是呼啸一声,纷纷纵身飞下,待正好落在山脚,才解开身上的绳索,往两边侍立。
  肃羽正不知何意,只听得谢伦冷冷道:“三弟好大架子,二哥到此,你还不出来相见吗?”
  话音刚落,只见山顶之处,有人“呵呵”一笑,道:“二哥回来自然要拜见的,只是小弟贪玩爬得高些,一时下不去,还望二师兄担待!”
  谢伦鼻子哼!了一声道:“江湖上谁人不知练习“金雀蹬枝神功”已入化境的金翎圣手何道,乃是当今武林轻功第一等的高手?还在我面前故弄什么玄虚?还不速速下来!”
  随即山顶上又是一串笑声,道:“好说好说!二师兄过讲了!小弟这就下来了!”
  肃羽仰头望去,只见话音刚落,山顶上现出一个黑影,张开双臂,凌空跃起,黑衣摆摆,恰似一只展翅的飞鸟,在空中回旋了一圈,掉头落下。只见那人坠到一棵松枝边上时,探手抓住,借力旋转,头部往下,迅疾撒手,抬腿狠蹬一把树枝,借着弹力,那身影瞬间就似一枚射出的利箭,笔直地射向地面,眼见距离地面不远,速度毫不减弱,肃羽以为他必然脑袋直接抢在布满石砾的路面上,不由得大惊失色。
  谁知那人临近地面不足一丈之时,突然一个凌空收身,四肢张开,悬在空中,螺旋般旋转而下,待两脚轻飘飘踏在地上,却似一只风中飘落的羽毛般,无声无息。他不去看目瞪口呆的肃羽,只冲着金刀圣手插手施礼,笑呵呵道:“二师兄,不在镇子上守铺,怎么有空回来了?可给我们带些好吃的?”
  谢伦微微点头,仍是一脸僵硬道:“三弟这金雀蹬枝神功练得果然了得,不愧得师父真传,我今日回来,正是来送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