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灯花谷蕴儿遇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只见小宝身影如风而至,眼见太白鹤双眼不保,谁知,旁边掀起一股极强力道,裹夹着瓦砾碎石往小宝袭去,竟硬生生地将小宝势如奔雷的双指推斜了几寸,贴着太白鹤额头过去,太白鹤只觉得额头一凉,随之血水滚落,灼热的剧痛,袭遍全身。
  小宝微微一愣,随之又掉头直刺太白鹤,人影急闪,肃羽已经挥双臂,挡在太白鹤前面。眼见双指已经直刺他的面门,随着身后一声娇喝:“小宝,住手!”
  小宝听话至极,听见那个清灵灵的声音,立时止步,恐右手出力太猛,撤之不及,伸左手单击右臂,双指上抬,一股凌厉无比的劲力随之上移,将肃羽的逍遥巾瞬间射飞,直冲入半空,这才飘飘摇摇落在旁边的瓦砾堆里去。
  蕴儿忙问道:“肃羽,你这个傻瓜!小宝的混元乾坤指何等的厉害!我爹都要忌惮几分,你怎敢硬接呀?没......没伤到你吧?”
  肃羽冷冷看看她,也不说话,只过去搀扶倒地未起的师父。
  蕴儿气得叉腰怒道:“我救了你,你不谢我,还生我气,真是个小无赖!下一次,我才不救你呢!”
  然后,拉着小宝道:“不理他们了!我们走吧!”
  二人正蹦蹦跳跳的要走,只听身后有人喝道:“你们伤了我灯花谷许多弟兄,岂能如此轻松离开?”
  蕴儿回身,只见铜笛圣手孔力子摇摇摆摆地站起,正手拿笛子恶狠狠地指着他们。蕴儿轻蔑地一哼道:“怎么?不让走,你们这帮草包能挡住本姑娘吗?嘿嘿”
  铜笛圣手欲往前冲,被太白鹤喝住,冲着蕴儿道:“我们技不如人,该当此辱,你们走吧!”
  说罢,又回头望着肃羽道:“你也速去!”
  肃羽看看他,支吾道:“师父受伤,我要留在这里照顾你!”
  太白鹤焦急道:“我只是一点皮外伤,不妨事!你留在这里,必然多出许多事端,你赶紧走吧!”
  肃羽听他这样说,也只得躬身与师父,师叔作别,转身出了山洞,翻身上马,往来时路上奔去。
  肃羽拐过山壁,走不多远,只见前面路边,蕴儿正骑着马,小宝在下面牵着,溜达。
  肃羽不由得想起刚才之事,心里抱怨,装作看不见,催马急行。却听身后有人娇笑道:“喂!那个野小子,我刚刚救了你一命,你怎么还不下马磕头谢我啊?嘿嘿”
  肃羽只是不理。
  眼见得距离灯花谷口不远,肃羽欲催马出去,却听得身后一阵梆子急促的敲击声传来,他微微一愣,勒马回头,正见旁边山壁上,现出许多人影,或踏在石壁处,或在杂树丛里露出半截身体来,个个拉弓带箭,直指着山下的蕴儿与小宝。
  随着山顶黑影闪动,一个人已经张开双臂,瞬间翩然而下,落到山壁中间位置,只见他轻舒右臂,将一棵松树斜枝抓住,身体上卷,单腿挂在上面,随着树枝轻轻摇晃着,喝道:“大胆死丫头竟然私闯灯花谷,伤我弟兄,今日让你二人来得去不得!”
  说罢,单手空中一摆,一时间,箭如雨发。蕴儿吓得急忙抽出背后的柳叶弯刀,拨打箭枝,小宝窜到蕴儿前面,探出左右双指,出手如电,一路狂夹,那几十枝箭,竟被他用双指夹住许多,纷纷扔在一堆。
  肃羽认得悬在空中之人,正是金翎圣手何道,他挂在树上,望见小宝双指夹箭的功夫,也止不住惊骇,喝道:“你这汉子果然好功夫!不知师承是谁?练得什么招数?”
  小宝也听不大明白他的意思,只是鼻涕邋遢,笑道:“这是我干爹教的!让我专门插眼睛,戳泡泡玩儿的!嘻嘻,可好玩了呢!你别一个人荡秋千玩儿了,下来跟我玩戳泡泡吧!”
  随后,又指着他周围石壁上的众人,笑道:“把他们都戳了!啪啪,啪啪,可好玩儿了!嘻嘻”
  蕴儿只想离开,坐在马上故意道:“嘿嘿,你连这个都不认得还在江湖上混呢!这个就是天下第一教派,白莲会的混元乾坤指,这个招数在我会中,只是小儿科罢了,我劝你们速速退下,别拦本姑娘的道!否则,本姑娘让你们尝尝我会《混元九重天》绝技的威力!”
  金翎圣手何道听完,心内有些踟蹰,嘴上却道:“我说何处功夫如此诡异,凶悍,原来你们是邪教的人呀!”
  蕴儿立时火起,单手点指,喝道:“你这小小毛贼竟然敢辱我教门,今日本姑娘必取你性命!”
  金翎圣手听罢,也是火起,纵身呼啸一声道:“我正要领教!”
  随即双脚用力蹬开树枝,如一支箭头,在斑驳的石壁上划过一道黑影,凌空而下。蕴儿竟然不曾发现,只是抬头乱找,喃喃自语道:“哎!人呢?跑哪去了?”
  转眼何道已经到了蕴儿身后,他也不搭言,身体凌空,拽出背后的兵器,一时风声凄厉,直击蕴儿的后脑。
  此兵刃名曰七孔催风撬,长约二尺八寸,精钢所造,前面斜刃带勾,周围围着许多芒刺,自尖到刃上,还排布大小不等的七个圆孔,互相贯通,可以随着攻势变化,发出各种不同的鸣叫声,或凄惨,或喜悦,或诡异,或哭泣,变化万端,用来扰乱对手的心智。
  此时,七孔催风撬,发出促急,怪异的啸叫,直劈蕴儿,蕴儿毫无防备,急俯身回头,挥右手柳叶弯刀将催风撬挡住,骂一声:“偷袭的小人!”
  左手刀贴着右手刀一挥而出,弯刀一缕幽光直袭何道胸口。
  何道也不说话,抽回催风撬,凌空翻身,躲过来刀,身形已经到了蕴儿前方,转身回手,催风撬一声悲鸣,又直刺蕴儿前胸。蕴儿双刀相交封住,欲再抽刀,谁知双刀竟被催风撬许多的芒刺勾住,一时不得脱身,她一时情急,只是抓住双刀不放。何道也已经落在地上,双手用力拽催风撬,那二人各自用力争夺,蕴儿坐在马上围着何道,团团乱转。
  二人拉拽了些时候,何道见蕴儿面红气喘,心里暗笑,突然借着蕴儿拽刀的力道,不但不拽,反而直送过去,蕴儿在马上身子歪斜,侧身折下马来,双刀也瞬间脱手,何道大喜,单手击打马鞍,腾身而过,挥撬直指蕴儿的面门。
  蕴儿只得顺地一个翻滚,到了山壁边上,不待喘息,只见何道身影微闪,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七孔催风撬一声呜咽又斜劈而来。蕴儿只得往旁边急闪,何道并不给她喘息之机,一个旋身,催风撬又直刺蕴儿的肋窝,此时,蕴儿已经被逼入一个角落,左右都腾挪不得,只得凌空飞跃,腾身抓住山壁,贴在上面。如此,却正中何道下怀,只见他催风撬点在石壁上,身体随之腾起,竟如一只轻飞的蝴蝶一般,直飘到蕴儿头顶,打了一个旋转,催风撬又是一声惨啸,直击而下。
  蕴儿若要躲闪贴着岩壁,自是不便,下落也不及催风撬的速度,立时,险象毕露。
  正待蕴儿吓得花容失色之时,只听得“当啷”一声,一口柳叶弯刀已经将砸到蕴儿头顶的催风撬架住,蕴儿借机纵身而下,退到路中,压住“砰砰”乱跳的心脏,回头看时,只见肃羽正提着她的柳叶弯刀,立在山壁旁边。
  金翎圣手何道本胜券在握,突然被肃羽挡住,立时恼羞成怒,挥催风撬指着肃羽怒目凝眉道:“肃羽,你怎敢帮着外人挑战本门长辈?难道你想欺师灭祖吗?”
  肃羽听罢,赶紧扔了手中的弯刀,施礼道:“师叔莫怪,肃羽着实不敢!只是蕴儿姑娘的父亲与我有恩,我不能见死不救!还望师叔放过她!”
  金翎圣手闻听不由得震怒,气得脸色惨白道:“你这个小鬼,竟然与邪教有如此渊源,这个小丫头恐怕也是你引来的!看来师父疑心还是对的!今日我便替大师兄清理门户!”
  言之未绝,立时单手挥催风撬直奔肃羽面门。
  蕴儿早已捡起自己的柳叶弯刀,一个飘身来到肃羽前方,挥刀将催风撬架开,嬉笑道:“打那个野小子有什么意思?还是本姑娘陪你再走上几合吧!”
  金翎圣手冷笑一声,正欲挥催风撬去战蕴儿,却听得山坡处,惨叫声不断,他急撤身往山坡看去,只见那用二指夹箭之人,正在山壁上,脚踩石壁,窜来跳去,到了那些金翎圣手的手下藏身之地,便挥动双指直刺他们的双眼,那些人还糊里糊涂,浑然不觉中,早已经双眼崩裂,一时间疼痛难忍,个个惨叫着,从山壁上翻滚而下,不多功夫,便有十几个人坠落在山脚,气息奄奄,血流遍地。
  金翎圣手看罢,也顾不上蕴儿,只得虚晃一招,闪身到了山脚,贴着山壁,纵身跃起一丈有余,飘忽忽直奔小宝。小宝正刺得痛快,早忘了蕴儿的安危,他几个纵跃,又来到一丛树枝处,突然里面“搜”的一声,飞出一枝箭来,小宝探二指夹住,嘻嘻笑着,扔了手中箭,同时身体腾空,二指在前,直飞而去。二指距离那名射箭之人不足半尺之时,小宝却听得身后一声巨兽咆哮一般的声音传来,他瞬间变指为爪,一把抓住眼前那个已经呆若木鸡的金翎圣手的手下,自己往下蹲身,单手用力将那人自头顶平轮出去,只听得身后“嘭!”的一声闷响,金翎圣手袭来的催风撬正击在自己手下的脑袋上,立时头骨崩裂,死于非命。
  金翎圣手忍不住大叫一声,小宝回头,望着那人尸体滚落山下,不禁怅然若失,瞅着金翎圣手道:“我是来插他眼睛,戳泡泡玩儿的!你怎么把他打死了?那……我就插*你的眼睛,戳泡泡吧!嘻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