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大圣传授龟缩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肃羽醒来,到昨天刚挖的水坑边,洗把脸,吃了两只昨天剩下的烤熟了的小鸟肉,知道跑不掉,干脆也不想着了,闲来无事,又去林子里摘下几片芭蕉叶,当作舀水的工具,脱了衣服,上上下下冲洗一番,陈垢已除,顿感神清气爽。
  又把满是污泥,尘土的衣服也都洗了,搭在树枝高处晾晒,弄好这些,便坐在树下,打坐练功。待西边,落日的余晖刚刚消失的一刻,就听耳边有人尖叫一声,随着树梢风动,一个体态如狸猫般大小的东西,自肃羽对面的高树上“蹭蹭”倒爬而下,转眼就来到肃羽的面前,摇身恢复了原状。
  幽冥大圣小眼里闪动着喜悦之色,望着肃羽道:“叽叽,我来了!现在就开始教你这天下最最最神奇厉害的第一神功,龟缩功吧?”
  肃羽望着他,有些犹豫道:“大圣,我知道你的神功是天下第一,最最最厉害的,可是你看我比你高大许多,我……能练成吗?要不,你随便交给我一样别的吧!好不好?”
  大圣听了,连连摇头道:“不不不!这龟缩功是我最拿手的看家本事,我只有教你这个,才能胜过他们两个,所以你必须要学,一定要学!”
  然后又围着肃羽转了一圈,单手托着下巴,愁道:“不过呢,你这个身子确实......笨拙!笨拙得很!如果你能向我这样相貌堂堂而又小巧俊秀就好了!就好了!”
  肃羽忙道:“大圣说得对!你看我如此的笨拙,怎么可能练成一只狸猫大小呢?还是换换别的吧?”
  大圣刚想点头,突然转脸望着肃羽,瞪大眼睛道:“你这样说是不相信我教人的本事了?你说不行,我偏偏要教,要教!别说狸猫,我还要教的你变成一只蚂蚁,蚂蚁那么大才罢!才罢!”
  肃羽吓了一跳,忙笑道:“我知道大圣的本事,自然可以做到,只是……我还是变成狸猫那样大就好了!就好了!”
  大圣才又哈哈大笑,连声答应。
  不大功夫,只见幽冥大圣从林中扛来五六个粗细不等的空心树桶子,各长五尺,由大到小挨个接到地上。肃羽看得糊涂,问道:“这……这是干嘛啊?”
  大圣笑道:“让你钻的呀!你每天钻它们,身体骨头都变柔软了才行啊!”
  肃羽看着,眼睛瞪得老大,手指着树桶道:“可是,这个大的还行,后面几个还没有我的腿粗呢!怎么钻进去啊?”
  大圣嬉笑道:“可以钻!可以钻!我钻给你看!给你看!”
  话没说完,自己便一头钻进第一个树桶,眨眼功夫已经从最后的一个树桶出来,望着肃羽笑道:“可以吧?你开始钻吧!”
  肃羽实在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到了第一个树桶跟前,慢慢趴下,往里钻,好不容易才露头,大圣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瞬间拽出,推倒在另一个稍细一点的木桶跟前,发狠道:“快钻!”
  肃羽耳朵疼得钻心,知道他没轻没重的,只得又去钻,好不容易才半身挤出木桶,正想停下喘息几口,只觉得腿上一阵剧痛,木桶里面大圣闷声怒道:“快钻!快钻!”
  肃羽疼得“蹭”的一声,窜了出来,再看左腿上,已经被划出几道血淋淋的伤痕。
  肃羽再不敢犹豫,望着眼前只有脑袋大小的木桶口,也奋力钻入,好不容易硬挤到了树桶中间,再也动弹不得,肃羽只得停下,大汗淋漓,呼呼带喘。这时,只听得屁股后面一个闷闷的声音道:“再不走,我可就要吃肉了!哦!哦!你腿上的血气真香!真香!叽叽格格”
  肃羽心里一个寒战,双脚蜷起,双手拼力上扒,几下竟然又窜了出去。
  大圣在树桶里闷声鼓掌笑道:“好!好!这次才好!才好!”
  肃羽正探头欲去钻前面的一个树桶,可额头刚刚勉强进去,后脑勺与两只耳朵却依然卡在外面,再如何费力也是不行了。
  大圣过来看看,嘻嘻一笑,把肃羽拽出,从怀里掏出一条布来,在肃羽头上用力缠起来,只勒得肃羽连连惨叫,大圣也不管他,缠好后,又在他的脖子上打了一个结,才道:“快钻!快钻!”
  肃羽不敢有违,只得去钻,这次果然好些,耳朵被裹住,后脑勺被缠紧,也都进去了,只是双肩卡在外面,任凭肃羽挣扎也进不去。
  这时,大圣自另一头钻进去,一把抓住布条的一头,然后用力往里面拽,肃羽的脖子被布条勒得青筋暴突,只觉得就要断气一般,不得以,只得借力拼命往里面钻,就这样,前面被大圣死拽着,才又钻过了木桶。
  来到最后一根树桶旁,肃羽见只有刚才的那根一半粗细,他再也不钻,一头倒在地上,冲着大圣有气无力地摇头道:“不钻了!不钻了!太细!实在钻不了啦!”
  大圣嘻嘻笑道:“不钻了!不钻了!”
  肃羽听了,才有了精神,正要晃着身子起来,只听大圣又道:“明天再钻这个!钻这个!”
  肃羽头脑发昏,扑通一声又倒在地上。
  如此,肃羽被逼着钻木桶,练习了半月,几个木桶肃羽总算勉强都能钻进钻出,这一日,肃羽自己练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大圣又早早来了,这一次扛了一个大个的树桶,竖在地上,又弄来一截粗树墩。
  肃羽望着喜道:“这么粗的树桶好钻!”
  说罢,就要放倒试试,被大圣拦住,道:“这个不是钻的!是蜷腿坐的!”
  肃羽不明就里,按照大圣所说,一个纵身到了树桶上方,然后急收脚抱头,身体成团状坠入木桶里,却被卡在捅口,上下都不能。
  肃羽正急,只见大圣双手抱着那个粗树墩,腾身而起,到了肃羽上面,用力把树墩惯下,直接把肃羽的身子砸下去二尺深,肃羽身上爆挤,头上又被撞得巨疼,正要喊,又见粗树墩迅速拔出,又居高砸下,他急忙缩颈藏头,“嘭咚”一声,身体同时又被粗树墩砸下二尺,紧接着粗树墩又提起,砸下,直接把肃羽砸到了桶底。
  肃羽正要抬头,谁知粗树墩又起,他忙叫道:“别砸了!别砸了!到底了!到……”
  还没喊完,木桩又黑乎乎砸下,紧接着,又是一下,又是一下,肃羽以为自己要被磕成肉泥了,抬头想喊,只见一团黑色又至,他头脑“轰”的一声,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过了不知多久,肃羽昏昏沉沉地听见有人一边呼喊自己,一边捶打自己,他勉强睁开眼,只见幽冥三圣兄弟,都正围着自己。大圣见他醒了,笑道:“叽叽,学这龟缩功一百人要死九十九呢!不过,你没死,没死呢!格格”
  三圣也贴身过来,用手指着自己肩上扛的一只小鹿,笑道:“没死啊?没死就好!赶紧起来干活烤鹿肉吃!叽叽格格”
  如此,在粗木桶里捣练筋骨,肃羽经历几死几生,又过了半月有余,直到最后,肃羽蜷身进入大木桶中,可以自由上下伸展滚动,方止。
  剩下的半月里,伴随着幽冥大圣练习气息吐纳之术,以及身体变化的要诀,虽然同是辛苦,懈怠不得,倒是没有了起初的脱胎换骨之痛。这一日,肃羽功夫修炼圆满,大圣自是得意,晚上,月上树梢之际,便逼着肃羽操练,好在二圣,三圣面前炫耀。
  只见肃羽先来到树桶旁边,从最粗的一根迅疾钻入,然后出来,并不停顿,一口气钻过几根木桶,自最后一根碗口粗细的木桶里钻出来,随即双手落地,身子连翻到了立着的大树桶上方,身体抱作一团,坠入木桶底上,自下而上,在桶里自由盘旋,快到顶上时,突然用力上窜,眨眼功夫,已经落在一棵树干上,几下便窜到了树梢,身体灵活的也宛如一只狸猫,只是比大圣龟缩时瘦长些罢了。
  随着一阵风来,树梢晃动,肃羽纵身而下,正急坠时,探手勾住旁边的一根树枝,身体一个回环,单手已经抓到另一个树枝上,临近地面,肃羽又在树枝上转了一圈,突得撒手,凌空平飞,在空中换作本来模样,立在三圣旁边。
  大圣喜得脚手互拍,眉开眼笑,连连喊好道:“好好好!练得真好!也就是我能教出这样好的本事来!叽叽格格”
  二圣三圣看得又是钦佩,又是妒忌,二圣一把拉住肃羽道:“既然你已经学会了龟缩功,那就轮到我教你了!现在就教你遁地术,就教!”
  三圣在旁边撇嘴道:“哼!算什么呀!过几天让你们瞧瞧我教的忍行术!那才是第一呢!第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