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谁人能拒温柔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肃羽被她们抬着穿过一片林子,到了大河边上,又把他扔进停泊在岸边的白篷帆船的船舱里,几个女子高高兴兴地撑船离岸,顺着水流,晃晃荡荡飘荡而去。
  肃羽躺在昏暗的船舱里,过了半天,船儿才慢慢停了下来,在水面上起起伏伏,不远处,还传来波浪冲击堤岸的声响。只听见远处有女子的声音问了一句什么,船头上几个女子嘿嘿笑了几声,其中一个大声道:“出去了几次,今天终于弄到一个,虽然算不得强壮,却是年轻俊朗,鲜嫩得很呢!正合咱们小姐的胃口!嘿嘿”
  岸上的女子又距离近了些,也是一串儿脆生生笑道:“那可是太好了!我们小姐多年都没有遇到满意的了!今日若满意,你们呀,可就有福了!嘻嘻”
  说罢,几人都是笑声不断。
  岸上女子又道:“别光顾着乐了!赶紧弄上来,我看看!行呢,我带走,不行呢,就留给你们玩儿吧!嘻嘻”
  几个女子答应一声,赶紧脚步错乱地赶入船舱,把肃羽抬了出去。
  她们弃舟登岸,肃羽望去,只见眼前是一个石头搭建的渡口,远处影绰绰地是树木葱茏的山崖。女子们把他放下,肃羽刚刚站稳,只见一个红光乱跳的灯笼直举到他的眼前,船舱里昏黑突遇强光,肃羽有些不适,忙偏过脸去,一个女子伸手指勾住他的下颚,转过来,又是细细打量。
  肃羽从没见过女子如此看人,也没有被女子这样直勾勾看过,只得耷拉着眼皮,心里生厌。看了好一会儿,那女子低声喃喃自语道:“像,太像了!我们家小姐今天终于可以解一解心头的相思之苦了!”
  说罢,拿开灯笼,吩咐几个女子道:“这个着实不错,你们把他送到小姐的住处去吧!回头我再好好的赏你们!”
  几个女子满心欢喜的重新抬起肃羽,跟着前面提着灯笼的女子,沿着小路走去。
  走了一段,前面现出一座突兀的崖壁。几个女子把肃羽放下,与提灯笼的女子打个招呼,便纷纷离开了。只见女子冲着崖上,上下晃了几下灯笼,在悬崖中间突然亮光闪出,一根粗藤被垂直放下,女子把粗藤系在肃羽腰间,又上下晃动灯笼,上面便开始缓缓把粗藤拉起。
  肃羽被吊在空中,来回转动,不多久,已经拉到亮光之处,只见那里竟是一个被无数藤花遮蔽了的洞口。几个小丫头把肃羽拽进洞里,借着壁顶垂挂的无数七彩宫灯的光亮,又是上下打量肃羽,个个都显出惊异之色。
  肃羽被他们抬着往里走,只见左右回廊蜿蜒,上面雕琢各色图案,两边布满了各种奇花异草,走不多远,听得水声幽幽,穿过一座玲珑奇巧的小桥,对面现出一座精雕玉刻般的房屋来。
  推开雕花木门,几个女子把肃羽抬进去,放在外间的一把紫藤吊椅上,这才拔去他的堵嘴布,然后,毕恭毕敬地立在五彩玉石屏风前,轻声道:“小姐,今日浣罗等几人在村子里觅来一个少年,刚刚到渡口去的姐姐也看了,甚是满意,所以送过来,就在外面”
  只听里面有女子轻声幽叹道:“你还是把他带走吧,我不必看了!”
  那丫头又道:“小姐,你已经十多年不曾婚配,岛主都生气催促我们多次,今日这个我也看了,确实与众不同,你先看一眼,若不中意,我再带走不迟啊!”
  等了片刻,里面的女子才幽幽地道:“好吧,待我看上一眼,也算尽了你们的心!”
  少顷,听得帘珑响过,一个女子缓缓而出。肃羽望去,只见她满头青丝如瀑般倾泻而下,直垂到脚边,随着脚步轻轻抚动,身上随意穿着一件淡紫色素裙,艳若桃李的粉面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容。
  当她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肃羽,正欲张嘴吩咐众人将他带走,却又止住,睁大了碧波幽深的双眼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儿,恍入梦中。几个丫头看见,早已抿嘴一笑,知趣地退出。
  肃羽见她痴痴地直盯着自己,心里有些别扭,开口道:“姑娘,既然是罗刹岛的小姐,自然也是此地的主人,我今日被绑至此,却有话要问个明白!”
  女子才如梦方醒,急忙羞怯地收回深情款款的眼波,低声道:“相公有何事自管相问!”
  肃羽道:“你们罗刹岛为何劫掠残害周围村中的男子?你们如此残暴可知害了多少无辜生灵,又毁了多少的家庭?”
  女子听罢,香腮微红道:“我们绑架周围男子,并非是为了杀戮,只是我们岛多年传承繁衍的规矩,我们也更改不得!”
  说罢,轻移莲步到了肃羽跟前,探出一双洁白柔嫩的素手轻拂着肃羽的脸,吐气如兰道:“只要你愿意依从于我,我自会保你平安,享尽齐人之福的!”
  肃羽忿忿地侧脸躲开,怒道:“你这外表美艳却心地歹毒的妇人,我才不稀罕你们的什么福呢!你们还是速速放了那些被抓来的男子,让他们回去为好!否则,我定不放过你们!”
  女子淡淡笑道:“有些事情你是不知,我带你去看看,你就明白了!你且稍等,我换一件衣服就来!”
  说罢,转身帘珑一响,又转入内室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帘珑又响过,只见长发女子脚踏莲花轻身出来,借着烛光,只见她长发依然飘飘直垂到脚边,只是头上多了一个用各色鲜花编成的花环,身上一袭泛着紫色光晕的丝绸长裙曳地,上身照着一件薄如蝉翼的透明纱衣,一条大红织锦妆花长绫搭在肩头。如凝脂般的面庞,略施脂粉,蛾眉带喜,已经不见了那一抹淡淡的愁色。
  她走到肃羽身边,单手携着肃羽,来到洞口,顺手抓过一根藤条,纵跃而下。肃羽被她的一条玉臂揽着,凌空飞落,只见她如波长发纷纷飘散,红绫飘摆,紫裙翩飞,点点繁星闪烁的夜空之下,正恰似九天仙子临凡一般。
  待藤条落到最底,长发女子抓着藤蔓末梢,兜转一周,泄去惯力,才轻轻撒手,身形已经翩然落在了一片光华的岩面上。然后,又依然架着肃羽,沿着石阶下来。
  肃羽动弹不得,只能跟着她一路飘行,又穿过一片乱石堆,沿着小路蜿蜒而上,过了一处丛林之后,眼前出现一座芳草茵茵的山坡。草地上,相隔百尺便支着一顶帐篷,大部分帐篷灯火闪烁,如点点星斗,布满了山坡。
  女子架着肃羽来到一处灯火闪闪的帐篷边,只听见里面正有一对儿男女低声窃窃私语,又到了一处帐篷边,里面男子低沉粗重的喘息与女子娇嗔,痴迷的呻*吟交织在一起,二人又来到了一处帐篷,长发女子,悄悄挑起门口的布帘一角,肃羽顺着跳动的烛光看去,只见一个男子正怀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双手在她身上任意抚摸,游走。
  长发女子还欲带他去别的帐篷,肃羽急忙摇头阻止,女子也不强迫,转身已然揽着他,又回到洞中。
  女子笑盈盈地望着肃羽道:“你看见了吧?不是我们不让他们走,而是他们都沉湎于此,不愿意离开了!”
  肃羽此时已经满面通红,一时无言以对,只得道:“既然如此,那你把我的绑绳解开,我现在就离开此地,不再过问此事!”
  女子望着他,浅浅笑道:“这个我自然会的,可是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我先带你去沐浴,然后,吃一点东西也不迟呀!”
  说罢便已然揽着肃羽往自己室内走。
  刚进女子的卧室,一个小丫头从旁边的暗门出来,端着一碟子粉红透明,如葡萄相仿的水果,放在雕花秀床旁边的小桌上,说了一声:“小姐,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
  长发女子答应一声,小丫头便又进入暗门里去了。
  长发女子自碟子里拿起一颗红润晶莹的果子,情意绵绵地望一眼肃羽道:“水已准备好了,你先吃一颗合欢果,然后,再让我伺候你洗澡吧!”
  说完,便过来喂他。
  肃羽急忙滚身躲开,女子见了,却“噗嗤”一声笑了,道:“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说完,放下果子,又近身扑倒在肃羽身上,把自己的脸埋在肃羽胸前,闭上双眼,半羞半醉,双手上下摸索着肃羽,痴痴道:“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闻到这个味道了!我的郎君,你终于回来了!回来了!”
  肃羽正无奈之时,却觉得女子在自己胸口摸索的一双玉手突然停住,急急从里面翻出一块木牌,随即侧身而起,望着肃羽,惊诧道:“这铭牌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肃羽不置可否,道:“那是我姨妈留给我的!”
  女子又急问道:“你姨妈是谁?叫什么名字?”
  肃羽道:“她叫紫罗,并非我的亲姨娘,只是住在倚云寺后山,自小就照顾我!”
  女子听罢,浑身一抖,起身站在床边,指着肃羽,香唇轻颤道:“你……你是肃羽?”
  肃羽觉得纳闷,也惊诧道:“对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一语刚出,只见那女子,身体乱晃,几乎站立不住,眼中珠泪已经滚滚而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