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二女子客栈斗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蕴儿见她模样,自己并不曾认识,不知她为何要这样说话,望着她娇颜含怒道:“你是何人?我们与你素昧平生,为何如此出言伤人!”
  那女子手扶栏杆,仍冷冷道:“你自不认识我,我与你们也并不熟悉,只是我看见令人生厌之人,便会如此,乃是秉性使然,既然你们没钱,还是速速离开,勿要相扰,自讨没趣得好!”
  蕴儿见她言辞暗藏讥讽,分明是无端挑衅,心里更是恼怒,却不发作,美目浏盼四周,嘴角挂出一丝俏笑道:“嘿嘿,我素来也是如此,最见不得某些人一身粗劣衣着,穷气侧漏,只是租了一晚破客栈,自觉成了公主,小姐,便高高在上取笑别人之人,任她如何装大,也是井底之蛙,让人耻笑!”
  说罢,又鼓掌大笑道:“看来我今日得遇知音了!只是这知音粗俗,浅薄了些!倒也难得!嘿嘿”
  那女子听罢,双眼里瞬间闪过凛冽冰寒,右手不自觉地去抓短剑的剑柄,只是并不曾拔出,她稍稍平复一下心绪,才慢慢撒开剑柄,仍旧冰冷冷道:“姑娘果然是伶牙俐齿,只是你却不知,穷酸倒也有可怜之处,若又穷嘴上又尖酸,不饶人,才是最可憎之人!我劝你无钱便走,莫要只顾讨些嘴上的便宜,自找麻烦!”
  此时,肃羽已经进来,见她们斗嘴,忙拉住蕴儿低声劝解道:“蕴儿,既然客栈被她包了,我们就寻别家,何必与她争执呢?”
  蕴儿低头想想,只得忍气欲出,谁知身后那女子又冷冷道:“穷酸,就是穷酸,嘴上不饶人,心里还是虚的!不过,还算识相!”
  蕴儿闻声,心里震怒,转身回来,盯着那女子,虽然娇颜含春,一双美目却杀气渐浓,而那女子立在楼梯上,也是用一双明眸冷冷与她相对,毫不相让。
  蕴儿抬手自手腕上取下一只玉镯,看着她淡淡一笑道:“既然你担心我们住不起你这小店,我有一物你且看看,够不够你的店钱!不过,你可接好了!如果失手打碎了,我可不依哦!”
  说罢,暗暗运动内力与右手之上,瞬间将玉镯向上抛出,只见那镯子凭空飞旋,如同长了翅膀一般,平稳异常,直奔那女子的胸口。那女子起初并不在意,见镯子临近,正欲探手去接,只觉得镯子上夹裹着一股劲力急扑而来,她不由得一声惊呼,急收回右臂,侧身躲过,待镯子自她身边飞过,眼见即将撞到粉壁墙上,她却不敢用手去抓,急探出左手短剑,插在疾飞的玉镯中间,那玉镯子套在短剑剑鞘上,还连连转动,铿锵蜂鸣不止。
  蕴儿在下面看着,满面笑容,讥讽道:“我扔镯子用的劲大了些,如果不是姑娘冰雪聪明只用剑鞘去接,只怕一只手臂都要废了,真是罪过啊罪过!不过,还望你这假公主,假小姐,看看这个镯子价值几何,够不够住店的店钱?嘿嘿”
  那女子心里暗恨,只是瞅了一眼还在凤鸣的镯子,复也暗暗运全身之力与左手,狠狠一抖剑鞘,嘴里道:“什么破镯子,哪里值什么?还给你!”
  说罢,只见那镯子急飞而下,直奔蕴儿。
  蕴儿更是着恼,心里已是杀机四起,脸上却依然笑颜如初,迅速拔下头上的碧玉簪子甩手而出,只见簪子飞得依然平稳舒缓,瞬间自飞来的镯子中间穿过,蕴儿扔出簪子并不收回右臂,只把玉手五指并拢,轻轻一转,那急飞来的镯子瞬间减速,正套在蕴儿滑润皎洁的右手腕上。
  那女子不禁佩服,来不及赞一声,一根玉簪已经穿过镯子缓缓飞来,她依然不敢去接,却又无法再用短剑去插入,正犹豫间,那簪子临近,突然速度加快,瞬间已经到了眼前,女子吃惊不已,又是一声惊呼,急俯身藏头,只见那根簪子已经将她头上的珍珠簪子冲飞出去,而那根簪子却插在它的原处,立时不动了。
  蕴儿鼓掌大笑,那女子却惊诧不已,喘吁吁道:“你……你这是用得什么功夫?难不成是鬼怪吗?”
  蕴儿依然笑道:“嘿嘿,吓到你了!假公主!这是我娘刚刚传给我的灵香神棋的手法,没见过吧?嘿嘿,你呀还是看看那根千年冰玉的簪子够不够把你们这里所有的店铺买下来再说吧?哼!”
  女子稳定一下心绪,抬手拢一下秀发,拔下簪子,放在眼前看看,只见那根簪子碧绿湛清,荧光微微,温润无匹,通体竟无一点瑕疵。
  女子点点头,抬手又将簪子掷回,依然强作镇定,冷冷道:“这根簪子确实是难得,但也算不得稀奇!”
  说罢,弯腰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簪子,只见流光一闪,举在手里道:“与我这根大内皇妃所带之物也相差无几,所以算不得什么宝贝!”
  蕴儿听罢,怒道:“我管你什么皇妃戴的,还是娘娘戴的,我只问你够不够房钱?”
  女子淡淡一笑道:“房钱自然是够了!就是买下整个镇子都是绰绰有余!只是,我却有一个习惯,不论你有多少钱,我却都不会给你住,你也依然是个穷酸!除非你有什么至宝之物,只让我看上一眼,我便可以让你在此吃住,无论多日,分文不取!”
  蕴儿听了,立时有了精神,嘴角挂着笑意,指着她道:“好!今天本姑娘就让你开开眼,你可不许后悔!”
  女子冷冷道:“我若反悔,命便是你的!”
  一句话激起了蕴儿争强好胜的心,过来拉住肃羽,就去解他背的包袱。
  肃羽急忙阻止,禁不住蕴儿一把夺过,嬉笑道:“给她看看怕什么?她又不知此物的秘密!好在我们从此可以在这里吃喝她些日子,直到把她吃得倾家荡产再走!嘿嘿”
  蕴儿将包袱放在桌子上,慢慢一层层打开,最后露出一个紫檀木,镶金坠玉的盒子,蕴儿取出钥匙,正欲打开之时,又回头望着那女子道:“我这宝贝非同一般,你可小心点,别晃瞎了你的眼!嘿嘿”
  说罢,才慢慢将盒子打开,顿时一股红瑞之气,弥漫了整个店堂。
  女子与那个伙计都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探头往里看,只见盒子里盛着一只晶莹剔透的莲台,围着莲台共有十二枚花瓣,其中八枚是用白色水晶雕刻而成,晶莹冰洁,光华闪烁,另外四枚却是如红宝石一般颜色,通透欲滴,光照之下,瑞气蒸腾,在每片花瓣上都雕着一尊白莲圣母的盘膝端坐莲台的圣象,个个神色慈祥端庄,衣袂披风,如同真神再现......
  那伙计把脑袋凑到近前,细细端详,啧啧称奇,欲伸手去摸,寒光闪过,一把柳叶弯刀的刀背正砸在他的手上,他急忙缩回手,疼得乱甩,正要发怒,抬头正见蕴儿挺刀横眉,冷眼瞅着自己,吓得赶紧低头搓手,不敢再说话。
  蕴儿冷冷道:“这乃是圣物至宝,敢轻易亵渎者必死!”
  说罢,又抬头望着楼梯上的女子揶揄道:“这件宝贝怎么样啊?假公主?我们可要从此免费吃喝你了吧?”
  那女子点点头道:“只要真是至宝,我说得自然算数,只是这个东西看起来虽然精致好看,却也不过是各类宝石雕刻,除了贵重些,也未必算得上是至宝啊?”蕴儿听罢,一双秀目里满是鄙夷,道:“哼!你如此说可见你的无知!果然只配得上假公主三个字!”
  说到此,又问道:“不知你行走江湖可曾听说过白莲会吗?”
  女子淡淡道:“这个谁人不知,就是三岁的顽童也听说过!”
  蕴儿继续说道:“这个便是可以召集调动天下白莲会众的宝莲御令!”
  女子听到此处,脸色更变,不由得一声惊呼:“你……说得可是真的?!”
  蕴儿也不理她,继续说道:“这宝莲御令共有十二枚花瓣,其中八瓣是白色,代表着“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用此一瓣,便可以调动这一方的白莲会众,另外四枚红色的花瓣,除了一枚是总舵主位居其中,那三枚是应乙丙丁“三奇之数”,而且,这宝莲御令并非如令牌那么简单,它还隐藏着一个推转天地的大秘密,本姑娘就不能跟你说了!”
  说罢,蕴儿回头瞅瞅那仿佛已经被定格住,张嘴,瞪眼死死瞅着宝莲御令发愣的女子,取笑道:“怎么样啊?这算不算至宝啊?如果还不算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了?也不用你免费食宿,就此告辞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