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场争斗遇故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蕴儿见了,连连鼓掌,然后拉着已经瞬息站在自己身边的肃羽,眼波闪闪里都是喜色道:“羽哥哥,你的身法好快啊!什么时候学得?怎么不告诉我呀?你现在就教我,我也要学嘛!”
  肃羽看着蕴儿的媚态娇容,含笑道:“这个说来话长,等一会儿我再细细说给你听!”
  然后,冲着在地上哼哼的众乞丐道:“我们的确不是此店的主人,你们仪仗人多势众,不听解释,蓄意挑事,让你们受点教训也好,现在还是快快离开吧!”
  一群乞丐只得勉强起身,互相搀扶着,歪歪扭扭地往外走,到了门口,那老乞丐才怨毒地回头望着他们二人,狠狠道:“我们丐帮可不是好惹的!凭白无故被你们打一顿,绝不可能就此罢休!你们等着,过一会儿自有人来跟你们讨个说法!”
  蕴儿听了,一时气不忿,又要追上去打,吓得众乞丐纷纷一瘸一拐地逃了。
  蕴儿看着又有些可笑,也不追赶,回来坐在肃羽身边,缠着他教自己瞬间移动变化之法,肃羽简略得把自己与幽冥三圣学怪异功夫的过程说了,听到肃羽经历几死几生才习练成功,蕴儿吓得连连摆手,再不愿意去学了。
  二人正在说话,突然听见外面有人沉沉干咳一声,一个高大的身影,踏步进屋。二人看去,只见来人,身高九尺开外,身体健硕,黑红色脸堂,粗眉大眼,一把络腮长胡子,飘洒胸前,头上青色布包头,身披一件青色半旧大氅,肩头还打着补丁,双手背后,大袖轻舞,站在那里,凛凛气势,不怒自威。
  肃羽看见,忙起身道:“这个店里店家不在,先生可到别处去打尖或者住店!”
  那人微微一笑道:“凌某今日来不为打尖,也不住店!只因有两个不知死活之人,无端殴打我的手下,所以特来讨教,讨教!”
  蕴儿听罢,蛾眉倒竖,正要起身发话,被肃羽按住香肩,转而冲着来人抱拳道:“不知是前辈到此,晚辈肃羽失礼了!刚刚与贵帮弟子发生冲突,纯属误会,还望前辈见谅,在下给前辈赔礼了!”
  那人凌然道:“你说得到轻巧!纯属误会?我几个弟子挨打,就这几个字就可以搪塞过去了?那样的话,我丐帮弟子岂不要被人天天因误会挨打吗?既然你说误会,那么容某对你们也误会一次,咱们再谈谅解一事吧!”
  说罢,正欲动手,只见蕴儿却探头往门外张望,连声说道:“奇怪,真是奇怪呀!”
  那人又收住双掌,差异问道:“小丫头,你奇怪什么?”
  蕴儿狡黠地一笑道:“我奇怪,人家说丐帮打架都是仗着人多,群殴,你的人呢,怎么还不让他们进来啊?嘿嘿”
  那人被她说得冷笑一声道:“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我现在就让你瞧瞧凭此一双手掌能否收拾得了你们!”
  说罢,双掌交错,随之大袖风起,跨步挺身,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一掌破风直劈肃羽。
  肃羽被声音吓了一跳,知道掌力非同一般,不敢硬接,急侧身,运用忍行术,身体迅速移到那人左侧。那人一掌劈空,劲力所致,“咔嚓”一声,一张老木方桌,应声被劈作两半。
  蕴儿坐在桌边,也急忙拧身躲在一旁,口里不由得惊叹道:“好一个丐帮的泼天劈雷掌,果然非同寻常!羽哥哥,你要多加小心!”
  肃羽冲她点点头。
  那人看看蕴儿笑道:“这个丫头倒是有些见识!不过,这个年轻人身形极快,也是了得!看来,老夫倒要好好和你们切磋切磋了!哈哈”
  说罢,双掌随意冲着二人挥出,“啪啪”又是两声巨响,肃羽与蕴儿,只觉十万雷霆风卷而至,急忙各自闪躲,蕴儿身形稍慢了些,飓风过去,满头乌发瞬间打开,洋洋洒洒的乱舞作一团,蕴儿无暇顾及,只得把长发拧在一起,咬在嘴里。
  肃羽却已经到了那人身侧,挥掌来打,那人身形不动,待他单掌迫近,随即轻轻左手袍袖一抖,又是“轰”的一声巨响,肃羽被一股强风扫来,掌力受阻,身体被裹夹着飞出一丈开外,贴在墙壁上。
  蕴儿大惊,急忙纵身过来,肃羽弯腰连连咳嗽几声,才拉住蕴儿悄声道:“此人武功高不可测,我们斗不过他,还是赶紧走吧!”
  说罢,二人同时跃起,各自挥舞双掌直奔那人打去,那人依然屹立不动,只待他们近了,再行发力,谁知就在二人双掌距离他不远之时,肃羽突然一把抓住蕴儿右臂,凌空倒翻,身影就如鬼魅,二人转眼已经窜出门外。
  那人气得冷哼一声,双袖摆动,巨大的身形,飘然尾随而出。肃羽见那人紧紧追来,不敢稍有怠慢,把个忍行术施展得淋漓尽致,虽然还拽着蕴儿,但他在各个巷子里闪来闪去,出没无常,眼见得那人身影已经不见,才稍稍放缓脚步,欲趁机上房逃走,他们腾身而起之时,只听得头顶,“轰”得一声响,肃羽在空中难躲,又怕伤到蕴儿,只得一个凌空转身,将蕴儿护住,空中飞来的一掌正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后背上,肃羽只觉眼前金星乱飞,大叫一声,摔落在地上。
  蕴儿急忙过来搀扶,肃羽随即起身,本以为中了一掌,必定不死重伤,可是自己上下看看,似乎并无大碍,心里正奇怪时,身后劲风袭来,肃羽躲闪不及,被身后之人探手扣住肩解穴,半臂酸麻,动弹不得。
  蕴儿一见不好,急忙拔出双刀,直取肃羽身后之人,那人不以为意,轻轻大袖一挥,双刀走偏,蕴儿也站立不住,踉跄几步,倒在地上,早有几个乞丐从房上下来,各持兵刃将她治住。
  只听见房上有人脆生生笑道:“爹爹,女儿这一手泼天劈雷掌练得如何?没有我他们两个可早就逃走了哦!”
  肃羽扫眼看去,只见房檐上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一身破旧的乞丐装扮遮不住她曼妙婉转的身姿,圆圆的小脸洁白如玉,此时,正摇着满头的小辫子,一双水晶般闪亮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晃荡着一条腿,喜滋滋地望着肃羽身后之人。
  在她身后站立二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矮胖之人,光头破衣,腰里挂着一个兜囊,大肚隆起,一双豆粒般大小的眼睛,脸上笑纹对垒;瘦高之人,长发蓬头,骨瘦如柴,也是破衣麻鞋,背后背着一个斗笠,精瘦如刀的脸上,长着一对血色大眼,溜溜乱转。
  肃羽身后之人听罢,脸上严峻之色顿时一扫而空,大笑道:“好好,我凌九天的女儿果然不差!哈哈哈哈”
  女子身后的二人,也齐齐地伸出大指,大眼瘦子正欲说话,被小眼胖子一扒拉住,争先道:“少帮主不愧是帮主真传,刚刚那一掌,威力巨大,如雷贯耳,如果不是我即时捂住耳朵,估计都要被镇聋了呢!嘿嘿嘿嘿”
  旁边大眼瘦子狠狠瞪了一眼胖子,也谄笑道:“就……是,就是!我忘了……捂,捂耳朵,现在还……还什么都,都,都,听不……见,听不见呢!”
  房檐上的女子,更是开心,笑得花容乱颤,前仰后合。
  蕴儿在一边看着,冷笑道:“人言丐帮喜欢自吹自擂,以多欺少,果然也不差!”
  房上的少女听罢,顿时收住笑容,两道弯弯细眉皱起,翻身下来,正落在蕴儿身边,骂道:“你个臭丫头,找死!”
  说罢,举掌就打,肃羽促急,挣扎喊道:“凌猗猗别动手!”
  那少女听见有人喊自己,吃惊不已,急忙收手,回头望向肃羽,眨巴着大眼睛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肃羽忙道:“几年前,你还收了我一串碧玉珠子呢!”
  女子听罢,几步走到肃羽面前,上下打量,一双大眼睛里顿时光芒闪烁,大笑道:“哈哈,果然是你!我记得呢!你就是那个被我放走后,又回来送东西给我的小傻瓜啊!”
  说罢,又连声大笑,随即将凌九天抓住肃羽肩头的手扒拉开,自己搂住肃羽的肩,用力拍拍道:“好了!你不要害怕,既然是我凌猗猗的朋友,我自会罩着你的!哈哈哈哈”
  肃羽背后的中年人嘴角挂出一丝苦笑,沉沉喝道:“猗猗,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紧跟着凌猗猗身后的那个胖子忙瞪着小眼道:“就是!就是!帮主说得对,成何体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