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入荒村蕴儿被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猗猗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才知口误,急忙双手乱摆,狡辩道:“没有成何体统!没有成何体统,应该是不成体统,不成体统!呵呵”
  旁边的瘦子看他的窘态,瞪眼偷乐。
  气得凌猗猗回头吼道:“走开!你们两个都走!都走!不要再跟着我了!”
  二人顿时缩着头,无精打采地退入人群里去。
  凌猗猗吼罢,依然拉着肃羽,并不松手,转身站到凌九天面前,指着他嬉笑道:“这是我爹爹,凌老头,他凶得很!不过有我在,你也不必怕他了!哈哈”
  肃羽急忙抱拳施礼,凌九天背双手看看他,道:“你就是那个言出必行的少年啊?猗猗曾经和我说起过,今日一见果然算得上少年英豪!不错!不错!”
  肃羽急忙也客气几句,又道:“既然凌帮主与猗猗少帮主在此,我们二人与丐帮冲突纯属误会,还望二位帮主高抬贵手,放过我与蕴儿才好!”
  凌猗猗眨巴着大眼睛问道:“蕴儿?蕴儿是谁啊?”
  然后,斜了一眼蕴儿道:“该不是她吧?”
  肃羽忙道:“她就是陆蕴儿,我们无意冒犯贵帮,望少帮主与帮主说说,放过我们吧!”
  凌猗猗看看蕴儿,冲着肃羽道:“你是我罩得人,自然无事了!她嘛,牙尖嘴利不饶人,先押下去,一会儿我自有道理!你就不必管了!”
  肃羽还欲求她,早恼了蕴儿,蛾眉紧促道:“你们一群臭要饭的,竟然敢对本姑娘无理!羽哥哥,你不必求她,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本姑娘怎么样?哼!”
  这时,只见那长眉老乞自人群里,蹒跚过来,冲着凌九天施礼道:“帮主,既然这个少年认识少帮主,又曾对我们有恩,今日之事也就算了,不过,那个女子亲手将我打伤,还出言不逊,侮辱丐帮,是断断不能轻饶,理应给她一个教训!也好让外人知道,我丐帮弟子也不是好欺负的!”
  凌帮主也看不惯陆蕴儿的张狂样子,点点头道:“长眉堂主说的是,既然如此,那就先带回,再做处置吧!”
  说罢,一抖袍袖,转身就走。
  凌猗猗扒着肃羽肩膀,一路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得说个不停,肃羽心里惦记蕴儿,只是敷衍应付着,而蕴儿被绑着走在后面,看见那个女乞丐,与肃羽如此亲热,心里竟忘了自己的安危,醋海翻腾起来。
  众人出了镇子不远,来到一片荒村,但见房屋破败,乱草凄凄。一群人随着凌九天往一处宽阔的打麦场去了,凌猗猗却趁人不备拉着肃羽拐进了路边的一处院落,在院子旁边的石磨上盘腿坐下。闪动着一双晶亮的大眼睛,望着肃羽道:“你刚刚讲得真是有趣!尤其是你和幽冥三圣学武功的事!太好玩了!哈哈,你这次赶到黄河又是为了什么?快跟我说说!”
  肃羽只得把大致情况一一说了,当说到被了无痕盗走宝物,一时无法找到她时,凌猗猗小嘴一撇道:“那个女子是个飞贼,专门偷人财物,我们早就发现她多次了!不过各有路径,我们也只是互不相扰,既然她偷了你的东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她的!”
  肃羽闻听大喜过望,连声致谢,凌猗猗只是摆摆手,道:“我们丐帮弟子遍天下,打听个人,简直太容易了,再说,既然我答应罩着你,你有事我当然要帮忙了!不必谢我!你把怎么遇到我们丐帮长眉堂主的,也说说!一定很有趣!”
  当凌猗猗听肃羽说到几个乞丐把肃羽与蕴儿二人当作店主的时候,只笑得她前仰后合,畅快而又清脆的笑声在院子里飘荡。
  肃羽趁她开心,忙道:“少帮主,不知蕴儿在哪里?我要抓住了无痕夺回至宝,还需要她相助呢!望少帮主替我求情,放了她吧?”
  凌猗猗又笑了一会儿,才慢慢停住,道:“她被长眉堂主几个人押在东头的院子里,没有我爹爹的指令,他们不会对她怎样的!我要关押她一晚,杀杀她的威风,等到明天我去和我爹爹说,放了她就是!”
  肃羽听说由长眉堂主看管,不觉心中一沉,只是不露声色,点头答应。
  凌猗猗与肃羽聊得投机,直到天色已晚,才嬉笑着起身,一双晶莹灵动的大眼睛望着肃羽,神采飞扬,笑道:“天黑了,你等一会儿,我让通天炮和罗汉脚去弄一只鸡去,今天本少帮主亲自给你做一只叫花鸡,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哈哈”
  说罢,不等肃羽说话,早已经蹦蹦跳跳地出了院子。
  肃羽见她走远,也随即起身,几步出了院子,直奔村子东头而去。村子不大,在村子最东头,有一片孤零零的荒陂,荒坡之上,丛草隐没,乱树横生之中,有几间歪歪扭扭的土屋,耸在那里,此时已经渐渐融入暗淡的天幕里,显得萧索而孤零,只有偶尔的一团闪烁跳跃的火光与起起落落的人声传出,才透漏出一丝活气来。
  破败的院落里,贴着土墙一人高的丛草,在随风晃动。几个乞丐正聚拢在院子中间,从火堆上面吊着的破锅里,争着盛饭吃。其中一个乞丐用袖子擦了擦手里的一个瓦盆,自一个乞丐手里抢过勺子,把粥盛满,脸上挂着一丝笑意,一瘸一拐的走到土房门口,双手捧着递到坐在门口,长眉紧锁,脸色阴郁的老乞丐跟前。
  老乞丐摇摇头,将瓦盆推开。那乞丐犹豫着又将瓦盆端到他面前,道:“我说堂主啊!您老人家,不论怎样生气,这饭总是要吃的呀!干嘛跟肚子过不去啊?”
  长眉堂主依然将瓦盆推开,皱眉道:“我不饿,你们吃就是了!”
  那乞丐只得叹口气,端着瓦盆,回到火堆旁。
  旁边一个乞丐见了,顾不得吃饭,把手里的破盆子往地上一顿,忿忿道:“要我说,难怪堂主生气!大家想想,这些年来,我们长眉堂主在丐帮立功无数,资格又老,别说我们弟兄,就是帮主对他也是尊敬三分!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受过今日的气?以前,我们讨饭受气挨打,也是有的,只是过后必然将对方整治一番,那面子也算讨回来了,再说,凌帮主对帮里的弟子更是爱护,我们吃亏,哪一次不是他第一个出头?就是今天,也是帮主亲自出马,为我们出气的!可是谁知,那个小子认识少帮主,帮主也没了脾气,把他当成座上客了!我们倒好,白白挨了一顿!这种气谁能忍得?我们吧,年轻些,身子骨好,脸皮也厚,可是堂主被那个小丫头打了一顿,还只能忍气吞声,这传出去,以后堂主的威严和我们弟兄的脸面往哪里搁呀?”
  几个乞丐一边大口吃饭,一边跟着唱和,只见坐在门边的长眉堂主,脸色更是难看,只见他挺身而起,走到那个给自己端饭的乞丐身边,探手从他嘴边夺过已经被吃了一半的瓦盆,转身往屋里走。
  那个乞丐愣道:“堂主,刚刚给你你不要,你现在想吃,锅里还有呢!干嘛夺走我吃剩下的呀?”
  长眉堂主回头冷笑一声道:“你们真不懂得怜香惜玉,你们都吃饱了,屋里还关着一位呢!我这就给她送饭去!哼哼”
  说罢,端着瓦盆,又冲里面狠狠吐了一口涂抹。
  几个乞丐见了,都“嘻嘻哈哈”的哄笑起来,道:“就是,就是!还是堂主考虑得周全!让她也吃一回我们的剩饭,压压她的傲气!你这最后一口佐料,盆里粘了仙气,可就更香了!嘻嘻哈哈”
  长眉堂主也不答话,走到门边,推门进去。
  屋里很暗,长眉堂主走到房梁下面,抬头望着被吊在高处的白衣女子笑道:“喂!小丫头,上面的滋味怎么样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