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弓弦崩响暗箭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了无迹瞬间无语。
  知县大人道:“凌帮主所言真伪证明不难,只需到我家里查一查那个丫鬟是否还在,即可辨明!”
  说罢,了无迹忙拱手道:“既然如此,属下愿意亲往老太爷家里查看!”
  知县正欲答应,凌九天冷冷道:“这种事情何必劳烦都头亲往呢!只让门口的衙役去问一问便知!”
  了无迹还欲说话,知县大人抬手止住道:“凌帮主所言有理,你留在这里,与我一起作陪凌帮主,一旦有事要处理,也好随时听本官吩咐!”
  随后,转脸向门外喊了一声,只见两个衙役,满脸乌青,一瘸一拐的进来。
  二人听了知县大人吩咐,即刻出门去了。大约两柱香的光景,二人已经回来,只道那个报信的丫鬟确实是在寿诞前两天雇的,如今老太爷让手下众人找寻了半天,早已不知去向了。
  知县大人听罢,点点头。凌帮主这才起身道:“既然事情已经大白,老夫恳请大人这就将我众手下放了,老夫就此告辞!”
  说罢,就往外走,了无迹急忙过来,拦住他,满脸笑容道:“凌帮主且稍安勿躁,如今虽说那个丫鬟嫌疑极大,然而她已经走了,无法对质,不如待我等将她缉拿归案之后,审问清楚,再放您的众手下不迟!”
  凌九天看看他,眼角微微上挑,沉声道:“依了都头之意,必须捉拿到那个女子才肯放人,若你一日捉不到,便一日不放人,若你一年捉不到,便一年不放人,若你成心一辈子捉不到,那老夫岂不要等一辈子吗?”
  了无迹干笑两声道:“呵呵,那是断断不会的!我必竭尽全力争取将那女子早早缉拿就是了!”
  知县也忙起身自桌案后下来,来到凌九天身旁,笑道:“凌帮主莫急,了都头所言也自有道理,在你没来之时,本官已经与他定了五日破案之约,不如凌帮主也给他五天时间让他去捉拿逃走的女子,到时候捉到了再放您的手下不迟!”
  凌九天冲他一抖袍袖,愤然道:“不行!事情已经明了,现在必须放人,否则老夫断不答应!不过,你们放人以后,老夫可以协助你们缉拿了无痕归案,如果到时候捉拿不到她,案件迟迟不能结案,老夫愿意亲自前来,听候知县大人处置!”
  知县只得瞅瞅了无迹,了无迹忙连声笑道:“这个甚好,甚好!有了凌帮主协助,何愁此案不破!”
  随后又转向知县道:“既然凌帮主如此许诺,依凌帮主的江湖声望,断不会反悔的!我们不如暂且将丐帮众人放了,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知县不愿得罪丐帮,也只能点头答应。
  了无迹见凌九天告辞走了,自己也向知县告退,紧随凌九天之后出了县衙。凌九天沿着大路走了一段,突然闪身进入一条小巷,虽然是白天,小巷子里,却阴沉沉的,人迹不见。凌九天刚刚走到小巷中间,只听身后弓弦铮响,一股疾风紧逼而至,他眉头一皱,身形站在路中不动,只是右手往背后一甩衣袖,只见那飞来之箭,突得改变了方向,直插入旁边爬满爬山虎的墙壁之中,隐没不见。
  凌九天正欲转身,身后弓弦又响,两道急光分作上下,直奔他的脖颈与后心,凌九天岿然不动,只冷冷道:“好歹毒的箭!”
  随即挥动左右两只大袖,那两支箭羽,也纷纷掉落在地上。
  他随即一个纵身,越到半空,大袖飘飘,衣角荡荡,落在屋顶之上,凝眉望着对面之人,沉声道:“了都头不亏在江湖上恶名昭彰,今日凌某确实领教了你得歹毒!”
  对面之人,右手持弓,阴恻恻道:“凌帮主名动江湖,无迹一直以为不过是虚名罢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宗师级人物!另我钦佩,不过,凌帮主知道得似乎太多了!所以我才不得以而为之,还望凌帮主见谅!”
  凌九天正色道:“我凌九肃羽行走江湖多年,率领丐帮,扶弱济贫,匡扶正义,做事向来光明磊落,生平也最厌恶那些玩弄阴谋诡计之徒!今日,凌某在知县面前,理解你的难处,所以有些话只是点到为止,只是希望你能有所触动,悬崖勒马,没成想你竟然欲加害与我!了都头这杀人灭口的伎俩,未免太急躁了些!不过,虽然如此,只要你现在答应我一件事,今日之事,我凌九天依然可以权当没有发生过,但不知你可愿意?”
  了无迹依然立在风里,点点头道:“凌帮主所言我自当考量,但不知有何事吩咐?”
  凌九天手捻须髯,淡淡道:“因我手下兄弟有一宝物丢失,而此事与了无痕有关,我只希望你传一句话即可!”
  话刚刚落音,只听了无迹连道:“好说!好说!”
  随即,一道迅疾如电的光影破空而至,凌九天没加防备,心里吃惊非小,急旋转身形,抬手将箭抓在手心,正欲回落,又是两道破空之声,前后而至。凌九天一个倒翻,双掌齐出,只听得“轰!”“轰”两声,那两支箭羽已经被震得无影无踪了。
  凌九天这才落到房顶,单手指点着了无迹怒道:“人言有病好治,狼心难医!你我并无深仇大恨,可你竟然用夺命三箭来偷袭凌某,必欲至我于死地,你如此卑鄙阴狠之伎俩,凌某实难容你!不过,有一事,凌某要问你,你这夺命三箭的箭法,应是北宋名将号称王兰州的王舜臣将军的箭法,当年他凭此三箭射退三万西夏铁鹞子,独步兰州城,不知你与他有何关联?”
  了无迹将弓重新背在背后,瞅着凌九天面无表情,缓缓道:“凌帮主果然是盖世英豪,不光破了我三箭,还能知道我祖传箭法的来历!实在令某钦佩!”
  凌九天诧异道:“既然是祖传箭法,如何你竟然姓了呢?”
  了无迹脸上顿时浮上一层戚怆之色,怅然道:“一代名将之后,沦落到街头……为生,岂敢还沿用姓氏,辱没祖宗?然而,这个了字,又怎能一了百了呢?”
  凌九天听闻,也叹息一声,才道:“凌某知道了!当年,王兰州之孙曾经沦落我丐帮,与我相识,后来便不知所踪,想来你定是他的后人了?”
  了无迹脸上一阵抽搐,愤然道:“你提起家父,难道是想羞辱我吗?要杀便杀,何必如此?”
  凌九天转身背对了无迹,凄然道:“既然你是名将之后,故人之子,我也就不难为你!只奉劝你,欲求功名利禄,创不世之功,也需走正道,行正途,切不可入邪门,害人误己!你,走吧!”
  了无迹听罢,默然无语,只拱一拱手,转身就走。
  凌九天望着他远去得背影,心中怅然,转身欲走,突然听见远处有轻微的响动,他迅疾转身,只见远处一道暗光远远激射而来,飞到半途,又是一道光影紧随飞出,这一次来得更急,正顶在前面一道光影之后,随之,又是一箭飞至,顶在第二支箭之后,三箭合力,竟飞越几十丈之远,凌厉之气毫不减弱,反倒更强,转瞬,已经扑面而至。
  凌九天急挥右手大袖抚去,前面一箭飞走,二箭又至,他急挥左手大袖,挡开,紧接着,第三枝箭已经到了面门,不得以,急忙侧身藏头,那枝箭“扑!”的一声,自他的发心穿过,劲力所致,包裹着的长发,蓬乱开来,纷纷洋洋,四面飘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