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野山顶兄妹相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九天气极,闷声吼道:“好!好!这绝命三箭,竟也独得你家真传!确实好得很!不过,凌某却再不能纵容与你!”
  说罢,大袖左右飘摆,移身数丈,了无迹惊骇无比,转身急走,只听得身后,霹雳一声,早有一掌如滚滚巨雷奔涌而至,了无迹侧身拔刀欲挡,那奔雷之势,把他连人带刀,裹夹着,甩出数丈,他“扑通”一声重重摔在屋脊之上。
  凌九天又是一个近身,抬手去抓,了无迹来不及擦去嘴角的血迹,就势滚在他的身侧,挥单刀横扫他的双脚。凌九天冷哼一声,双脚轻提,躲过来刀,随之,脚尖踢出,正中了无迹手腕,了无迹“哎呀”一声,单刀出手,飞落尘埃。
  他急滚身欲下,凌九天却已经站在他的前面,抬脚飞踹,了无迹只得双脚点地,一个纵翻飞出,待他落下之时,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脚下瓦砾纷飞,被一股天罡之气裹挟着往了无迹浑身砸来,面对铺天盖地的瓦砾,了无迹躲无可躲,瞬间被无数瓦砾碎片,击打在身上,衣服破碎,浑身伤痕,扑倒在纷纷落下的烂瓦堆之中,昏死过去。
  凌九天举掌欲劈,犹豫良久,才收掌,愤然道:“了无迹,凌某看在你先祖父辈份上,不忍杀你,从此后,望你好自为之,再有恶行,凌某必亲手取你性命!”
  说罢,不再理他,飘身走了。
  直到天黑,寒气袭身,了无迹才在颤抖中醒来。他挣扎起身,缓缓自房上下来,捡起短刀,步履踉跄地往自己住处走。回到房中,脱下已经成为碎片的衣服,取出金疮药将浑身伤处粗略地擦洗一遍,又取纱布包裹好,便一头扎在床上,昏睡过去。
  如此,一连躺了三天,了无迹才能勉强起身,他坚持着刚吃了点东西,只听得外面有人促急着敲门。了无迹将门打开,见一个衙役正站在门前,赶来传知县的话,让他速速前去。
  了无迹只得换了一身官服穿了,背起弓,怀里依然抱着刀,支撑着,缓缓出门。带他刚走到县衙门口,就已经听见知县大人正在里面拍着桌案,大发雷霆,他抬头看见了无迹浑身包扎,缓步进来的样子,才压一压火,没好气道:“了都头几天不见,浑身缠着纱布,满面憔悴,如此得狼狈,不知出了何事?”
  了无迹到了知县桌案前,施礼回道:“属下那日与知县大人告退之后,不敢怠慢,即刻便四处缉拿真凶,谁知不小心被一帮乞丐打扮的人围住,属下打倒数人后,遭暗器袭击,浑身受伤,亏得属下练就一身功夫,才最后得以突出重围,连续昏睡了几天,险些毙命!”
  知县道:“按照了都头的意思,还是认为偷盗者是丐帮之人了?既然如此,你当日又为何答应释放被抓的丐帮弟子呢?”
  了无迹摇摇头道:“那一天我若不让大人答应放人,那凌九天岂能善罢甘休?当日把人放了,一个是可以避免与丐帮冲突,另一个把他们放了,也说不定可以顺藤摸瓜,破获此案,因此属下才赞成放人的!”
  知县听罢,一阵冷笑道:“了都头,你一味的拿丐帮说事,而那了无痕更是疑点重重,你却不去详查,不知是何缘故?”
  了无迹略一沉吟,回道:“属下以为,一个丫鬟进府和离开,没有什么稀奇,丐帮凌九天提出,分明是想引开我们的视线,为丐帮弟子开脱!属下以为还应继续追查丐帮,才是正途!”
  知县大人不由得冷笑几声道:“他们欲为丐帮开脱?你说出各种理由,就是不愿意查了无痕,该不是想为她开脱吧?”
  说罢,狠狠一拍惊堂木,怒道:“了无迹,你与那了无痕倒地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处处维护于她?还不速速招来!”
  了无迹急忙“扑通”跪倒,道:“大人明察,属下实在没曾听说过此人,与此人更是毫无瓜葛!”
  知县见他拒不承认,一时没有证据也奈何不了他,只得气哼哼道:“了都头,既然你不承认与她相识,本大人切信你一次,只是我们五日之约在先,如今还有两日,在此期限之内,你必须将了无痕缉拿归案,否则我定会严惩不贷!”
  了无迹还要辩解几句,知县连连摆手,示意他出去,了无迹无奈,只得起身告退。
  见了无迹步履蹒跚的走远,知县急忙将门外的两个衙役喊进来,低声吩咐几句,二人答应一声,急匆匆出了衙门,尾随了无迹去了。了无迹回到住所,思来想去,别无他法,一直等到天黑,他匆匆换了夜行衣,依然背弓,怀中抱着刀出门,往后山而走。
  他因身上伤痛,只能走走停停,好久才到了山顶,他在一块巨石缝隙里取出一根火把,又从怀里拿出火镰火石,将火把点燃,举在高处,左右上下各晃动几下,随即扑灭。
  不多久,只见山下野草摇曳,一个窈窕的身影,迅疾起起伏伏一路飘来。她刚到山顶,来到了无迹身边,立时惊诧道:“哥哥,你怎么了?怎么会受如此重伤的?”
  了无迹冲她道:“因为丐帮帮主凌九天前往知县大人处揭发你,我担心事情暴露,故而准备把他干掉,谁知他功夫深不可测,不但没有把他干掉,我还身受重伤,三日下不了床,今日知县大人传我,我才勉强起身前去”
  了无痕不禁拉住了无迹的手臂,抽泣道:“哥哥,都是妹妹做事不小心,让你受苦了!呜呜”
  了无迹拍拍她的肩头,叹声道:“妹妹,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我们做这些,也是为了重启家族荣耀,你做这些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危险!哥哥自不会怪你!原本此事正好让那两个乞丐顶罪,将他们打死在牢中,来个死无对证,此事也就了结了,可谁知事情泄露,现如今知县也开始怀疑我们的关系,让我务必在五日内将你拿获,如今已经过去三天多了,我思虑再三,实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我只有将所得之物明天交还知县大人,方能躲过此劫!”了无痕点点头,又犹豫道:“那知县向你要人该怎么办呢?”
  了无迹淡淡一笑道:“这个简单,到时候就说搜到这下面的山洞里,而你战我不过,丢下财物,孤身跳崖,死活不明就是!他见了东西也就不会如此逼迫了!时间久了,自然平息!”
  了无痕想了想,也只好如此,二人又计议一番,才各自嘱托几句,匆匆分头离去。
  第二天,正是了无迹与知县约定的五日之期,等到夕阳残照,搅起漫天红霞之时,了无迹肩头搭着一包东西,拖曳着脚步,进入县衙。两名守门的衙役,躲在一边,斜瞅着他,捂着嘴,小声嘀咕着,满面幸灾乐祸的笑容。
  本指望做这一大票,加上以前的积累,勉强可供到大都活动打点,从此飞黄腾达,光宗耀祖,可没成想,又如上次青州之时一样,处心积虑,最后落得个鸡飞蛋打。
  了无迹步履沉重,心里更加的沉重。这时,只见刀笔师爷,自后面转过来,冲了无迹摆手,了无迹急忙随他一起直奔后堂,穿过游廊,过了一个小角门,才来到后院。只见院子里花草丰茂,怪石堆砌,知县大人一身闲散装束,正坐在一方石桌前,悠然自得的品茶。
  了无迹急忙过来拜见,知县大人摆手微笑道:“了都头不必拘礼,今日乃是五日之约的最后一天,了都头这时候来,想必是破了案子的喽?”
  了无迹又躬身道:“大人所言正是,有赖大人鸿福,属下可巧今日进山查看,看见一个女子正是那贵府逃走的丫头,躲在后山山洞里,我去拿她,她与我斗了几合,不是对手,只得只身跳崖,如今不知死活……”
  知县听罢,眉头一皱,猛地一顿茶杯,怒道:“大胆了无迹,本官让你捉拿偷盗的女子,如今你却不曾捉住她,还来做什么!本官今日必要严惩与你,以儆效尤!”
  说罢,正要喊人将了无迹拿下,了无迹忙将肩头的包裹放在石桌上,小心翼翼的打开,道:“大人勿怒,那人虽然生死难料,未曾擒获,但是好在所有宝物被她遗留在山洞里,已经追回,请大人查验!”
  知县一见,才停住,一边细细核对,一边道:“了都头虽然人没抓到,但是追赃有功,本大人定要重重赏你!”
  了无迹听罢,立时面露喜色,急忙俯身跪拜。
  知县缓缓将包袱包好系上,然后望着了无迹面上挂着笑道:“不过,了都头,本大人有一个疑问想问你,你与那乞丐们周旋,浪费了三天时间,我们诺大的一个县,你怎么能这么短时间找到了无痕的?”
  了无迹忙道:“属下那几日虽与乞丐们周旋,可是也不忘大人让擒拿那个逃走的丫头之事,故而处处留心,属下必定缉盗多年,经验让我怀疑她应该是躲入山中避风头,所以我去搜寻之时,正遇到她,虽然偶然,倒也不足奇怪!”
  知县大人手捻须髯,眯着眼,上下瞅着了无迹,淡笑道:“你有经验不假,不过根据本官几十年为官的经验,我倒觉得你必然与那女贼了无痕有些瓜葛,甚至极其熟悉,否则,你怎么能让她来便来,让她走边走呢?呵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