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天波水苑老泥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二人抬头顿时傻眼,急忙放下碗出来,只见凌猗猗正气鼓鼓地坐在磨盘边,胸口一起一伏的生气。
  二人守在凌猗猗不远处,不敢靠近,互相看着,偶尔又瞅瞅凌猗猗。肃羽也随着出来,在凌猗猗面前替二人解释几句,凌猗猗只是扭身不理。
  那边蕴儿看见几个人尬在那里,嬉笑道:“瞧瞧这少帮主当的,我一碗鱼汤就把那两个贴身手下给收买了呢!这样下去,再过几天,那整个丐帮弟子岂不是都投奔我了?到时候,我不就成了帮主了?嘿嘿”
  凌猗猗气得挺身而起,气哼哼得往外走。
  蕴儿又笑道:“少帮主,我做得鱼汤味道可好了!锅里还剩点呢,你要不要尝尝啊?嘿嘿”
  凌猗猗也不回头,狠狠撂下一句道:“好喝,就留着你自己喝吧!哼!”
  随即出院。通天炮与罗汉脚互相看看,也急忙碎步急走,跟在她后面出去。
  肃羽正要也跟去,被蕴儿拉住,笑盈盈道:“羽哥哥,锅里还有呢,我再给你盛些吃吧?”
  肃羽看着她道:“猗猗生气了!要不我们去看看她吧?”
  蕴儿只管拉他往后院走。
  幸灾乐祸道:“没事的,我们别理她,她呀,一会儿就好了!嘿嘿”
  肃羽看着她,无奈的摇头。
  时光荏苒,三五天时间,自是一晃就至,眼见得日头西沉,与了无痕定的日期将过,凌猗猗坐在石磨旁,强作镇定,肃羽也是紧锁眉头,只有蕴儿悠闲地靠在门边,瞅着凌猗猗似笑非笑。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凌猗猗正烦闷,几次欲起身,扫眼看见蕴儿的样子,又只得坐下。肃羽见她如此,忙道:“猗猗你不要着急,也可能了无痕遇到麻烦,不能及时赶到,就是晚个一两天也正常,我们耐心等候她就是了!”
  凌猗猗抬头看看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正欲说话,只听蕴儿斜依在门边,嗤嗤笑道:“不打紧,就是晚个十天八天也不打紧!怕就怕她是一去不回头呀!本姑娘我自然无所谓,就可叹那个答应放走她的保人呀,到时候脸面往哪里搁啊?”
  气得凌猗猗腾身站起,愤然道:“你不必说这个,我凌猗猗答应的事,自不会反悔,她若逃了,我就是上天入地,也会把她抓回来的!哼!”
  说罢,甩手就往外走,刚到院门口,见罗汉脚与通天炮气喘吁吁的一路跑来。
  凌猗猗大喜,急忙迎上去,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她来了没有?”
  通天炮喘了一口粗气,摆手道:“没有,没有,刚才有那边的兄弟送信过来说,了无痕与他哥哥都已经被她的师父关起来了!”
  凌猗猗急问道:“可知道为什么关他们?”
  二人只是气喘吁吁地摇头。
  只听身后有人娇哼了一声,道:“这个还用问吗?自然是他们向了无痕的师父讨至宝,她师父不肯,双方闹僵了,才把他们关起来的!我啊,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偏偏有人逞能任性,现在这样了,看那个保人怎么收场啊!嘿嘿”
  凌猗猗回身瞪着一双大眼睛,怒视着蕴儿。
  肃羽急忙来到二人之间,劝道:“你们不要再为此争执了!既然了无痕为了讨还我们的至宝被她师父关了起来,这也说明她不是一个不守承诺之人,猗猗放她并没有错处,否则,假如当时不放了无迹,如今了无痕被困,我们也一样拿不到至宝的,就是把了无迹杀了,又有何用呢?现在既然这样了,不如我们都冷静下来,想想别的办法,即能拿回至宝,还要救出了无痕兄妹才是!”
  肃羽说罢,只瞅着蕴儿。
  蕴儿见了,小嘴一撇,笑道:“别看我,我可没有办法!这个事情是谁担保的,你去找她好了!嘿嘿”
  凌猗猗也不答话,走到肃羽身边,拉着他道:“羽哥哥,你不用担心,我凌猗猗一言九鼎,既然答应的事情,绝不会撒手不管!如今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联系丐帮众弟兄前往了无痕师父处,讨要就是!”
  说到此,随即吩咐罗汉脚与通天炮道:“你们速去通知众兄弟来我这里集中,我们现在就赶往了无痕师父居住的天波水苑!”
  二人正欲转身,被肃羽拦住道:“猗猗,此一去,了无痕的师父必不肯爽快答应,到时候难免冲突,我们还是不要莽撞行事!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蕴儿站在一边,笑道:“打就打喽,反正丐帮的臭乞丐多得是!死个千儿八百的无所谓呀!嘿嘿”
  凌猗猗大怒,转身挥掌,直扑陆蕴儿道:“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我今日先灭了你,再去找了无痕的师父拼命!”
  吓得肃羽急忙侧身挡在她的前面,左右拦挡。
  蕴儿看得好笑,反倒不急不慢地走到石磨边,坐下,翘起二郎腿晃荡着。肃羽好不容易劝住凌猗猗,又回头望着蕴儿道:“蕴儿,你一定有办法的!不如你说来听听!”
  蕴儿俏眼一翻道:“我自然是有办法的,不过呢,需等到那帮子臭要饭的都去拼死了,才能用呢!嘿嘿”
  凌猗猗又要举掌过去,又被肃羽拉住。
  肃羽望着蕴儿笑道:“蕴儿,你素来有办法的,如今事已至此,你还是不妨说出来听听吧?”
  蕴儿冷笑道:“有了事情,就仗着丐帮人多,你可知道那了无痕的师父是何许人也?他与天下第一飞贼苗飞羽是师兄弟,苗飞羽是陆地上的贼头,而他是水路中的水贼祖宗,手下人手遍及****,就是你们丐帮与他们血拼,也未必占得到什么便宜!如今你们还是靠边站,要想救人取宝,还需动用我手下的那一帮子人马才行呢!嘿嘿”
  肃羽听得糊涂,凌猗猗也是差异,上下扫扫蕴儿道:“我们丐帮靠边站也好啊!只是你的人马在哪里呢?本少帮主倒想见识见识!”
  陆蕴儿一笑道:“我手下的人马好几拨呢!而且个个威震江湖,功夫了得。平时我从来不管他们,到了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自然会争着去拼命呢!嘿嘿”
  黄河自古水患频仍,经历多次改道,因而,在距离黄河口约百十多里之地,形成一片纵横数十里的沼泽,蓬草野蒿匍匐其间,偶尔水鸟横飞,人迹难寻。
  一旦到了七八月份,雨季来临,连日降雨,更有黄河之水倒灌,一夜之间,便成了一片汪洋。
  而此时,正是雨季,大雨滂沱,连续下了几日,才渐渐停歇。天空依然阴沉沉的,似乎强忍着,随时都会变脸,天水相交,白茫茫的水面上,雾汽蒸腾,显得异常萧琐压抑。
  突然,一阵急促的鸟鸣声自迷雾里传出,打破了沉寂,不多时,十几只小船恍恍荡荡,刺破雾气,鱼贯而出。船上众人个个白袜云鞋,葛巾褐衣,背后背剑。
  最前面的一条船上,船头站立一个老者,面容清癯,白须飘飘,头戴五岳真形冠,身披天仙霞衣。右手里执着一根紫金盘龙拂尘,洋洋洒洒,随风飘摆。
  在他身后,左右各侍立一名壮汉,右边之人,左手叉腰,右手持日月砍山刀,左边之人右手藏于衣袖内,左手持日月砍山刀,双眼严峻,目视前方。
  船只贴着水面,穿行了十几里路程,前方迷雾之中,突得现出许多层层叠叠的亭台楼阁来,水雾缭绕,宛若仙境一般。
  到了迫近,楼阁前面是一座木制的平台,异常宽阔,众人无心欣赏这出尘的景致,将船靠**台,系在木桩上,纷纷上岸。
  抬头看去,只见面前耸立着一座三层木楼,斗拱相连,雕梁画栋,朱漆广亮大门紧闭,顶部正中高悬着一块大匾,上面“天波水苑”四个烫金大字,映着水光,流转闪烁。
  众人刚刚站定,不待敲门,两扇大门“吱呀呀”开放,随即有人踏步而出,为首之人,青色面皮,一对扫帚眉,斜插入鬓,三角眼寒光侧漏,海下一部短须,束发缁氅。
  他来到门外居中而立,冲着那为首的老者含笑拱手道:“不知是宣道灵应神和张真人到此,骆某迎接来迟,还望真人恕罪!”
  张真人仰天笑了几声道:“呵呵,久闻翻江泥龙骆大侠居于此仙境之中,早就有心前来拜望,只是俗务繁琐,一直不能成行,今日方至此拜望,来得唐突,还望骆大侠海涵!”
  骆兴波也是笑了两声道:“不敢,不敢,骆某乃是一介平民,何德何能劳烦神和真人亲自前来看望?骆某敢问张真人,此时率众前来,该不是仅仅来看我这么简单吧?”
  张真人听罢,手捻胡须,点点头道:“骆大侠行走江湖多年,自然是明察秋毫,贫道明人不做暗事,也无需隐瞒,今日前来探望骆大侠确有一件大事想与你请教!最近江湖传言,统领天下白莲反贼的至宝,宝莲御令,已经被大侠得到,不知可有此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