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全真教日遭三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真人自知厉害,不敢单手去接,双手持拂尘,脚尖旋地,令整个身子都凭空转动,带动着手中拂尘千针变一线,硬生生去接来掌。
  二力相交,只闻一声巨响,煞摩柯身体晃晃,往后退了半步,张真人拂尘脱手,身体被霞衣包裹着,轻飘飘凌空往后飞出两丈有余,一头栽倒在众弟子阵中,一口鲜血喷出体外。
  众弟子急着过来搀扶,呼喊,阵脚大乱。这边骆兴波看见,心里高兴,急忙挥手招呼手下,准备借机斩杀全真教。
  却被煞摩柯拦住,道:“骆兄,在下来时,秦王一再叮嘱,只要将宝莲御令平安护送回大都即可,不要节外生枝。张真人已经受了重伤,无力阻止我们了,而且全真教必定是朝廷的人,不必斩尽杀绝,就让他们走吧!”
  煞摩柯说了,骆兴波虽心有不甘,也不敢造次,只能看着全真教众弟子搀扶着面如白纸一般的张真人上船离开。
  全真教众没有了来时的气势,唯恐后面有人追,急慌慌一路行去。眼见岸边树木已经历历可见,众人才搀扶起张真人,准备上岸。
  就在此时,身后有人呼喊道:“全真教的臭老道,你们来我天波水苑挑衅,视我漕帮无人,辱我黄河漕帮帮主,难道这么容易就走了吗?”
  众人急回头,只见许多只竹筏一子排开,已经利箭般扑来。
  张真人支撑着身子,急忙吩咐众人快速划船。怎奈那漕帮众人久在水上,竹筏速度远超他们的小船,不多时,已经绕过全真教的船只,将他们拦截在水边。
  为首之人正是浑江泥龙的大弟子郝大青,他一身短衣,袒胸露背,手捻一杆鱼叉,赤脚站立在筏头。他望着张真人,单手擎起两股鱼叉,冷笑道:“你这不知死活的老东西,竟敢跑到我天波水苑来撒野,挑衅我师父,又倚仗有几分神通,戏耍于我,如今到了水里,可不比岸上,郝爷爷倒要让你尝尝我鱼叉的厉害!”
  正要动手,张真人在齐龙齐虎搀扶之下,忙摆手道:“郝大青,我们来此并非无端生事,只是为了朝廷,不得以而为之,如今贫道身受重伤,自愿退出,你还要来追,太不守江湖规矩了,胜之不武,即时让你们占了便宜,岂不是也落得江湖上笑话吗?”
  郝大青听罢,仰天笑道:“你全真教仗着有朝廷撑腰,来我们天波水苑挑衅,持强凌弱,就不怕江湖上笑话?再者说,你们名门正派私下里勾结官府,不知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都不怕江湖上笑话,我们本就是江洋大盗,我们怕什么被江湖上笑话呢!哈哈”
  说罢,将手中鱼叉高举,众竹筏同时冲入全真教的小船之中,将小船分别隔开。
  左右各有一只竹筏迅速往中间的小船冲去,原来竹筏侧面有许多探出的铁钉,隐没在水中,冲撞之间,铁钉已经牢牢嵌入小船体内,小船再也无法动弹。
  竹筏上的众人各自手持长柄梭标或者双股鱼叉,对着小船里的全真教弟子,一通乱戳。
  那些全真教弟子虽然有些功夫,怎奈水上,站立不稳,再加上都是刀剑的短兵器,无法施展,呆在船里只能苦苦招架,空间狭小,躲闪不灵,不多时已经伤亡过半。
  齐龙齐虎挡在张真人两边,忙于护卫,一不留神,身上已经被刺伤多处,鲜血淋漓。他们无奈之下,只得左右架着张真人,扔了砍山刀,“扑通”一声跳入水中,众全真教弟子也都纷纷跳船,而郝大青等人倒是开心,一路撑起竹筏,围着水面上的全真教弟子,就如扎蛤蟆一样,一通扎,偌大的湖面上顿时尸体沉浮,血水奔涌。
  齐龙齐虎架着张真人,拼命划水,顺流而下,也不知过了多久,回头再也不见了竹筏,才慢慢游到岸边。二人托起已经呛得半死的张真人,爬到岸上。齐龙齐虎把张真人放在一块平整的草地上,抚胸抹背,折腾了良久,直到张真人腹内吐出许多昏黄的污水后,才慢慢苏醒过来。
  他大口喘息着抬眼四望,只见面前是一片莽莽山林,风声飒飒,无边无际,这时,齐龙齐虎也撕扯了衣服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
  三人在岸边等了些时候,陆陆续续有七八个弟子也如落汤鸡一般爬上岸来。又等了半天,见上游,河水漫漫,再无人来,张真人长叹一声,才起身,仍然有齐龙齐虎左右,一瘸一拐地架着,因怕漕帮的人再沿河追赶,只得一头钻入密林之中。
  众人踏着满地的伏草枯叶,垂头丧气的在林中穿行。走了大约十几里的路程,众人已经疲惫不堪,在一片稍开阔些的地方停顿下来休息。
  张真人浑身伤痛,老眼昏花,正坐在地上,依靠着树昏昏欲睡,却突然听见林中有“叽叽咕咕”的声音远远传来,他不由得睁眼四望,并不见任何动静。
  见齐龙齐虎衣衫不整地躺在不远处,其余几个弟子也都是横七竖八的斜依着树,呼呼昏睡。张真人长叹一声,复又坐下,靠在树上,闭眼休息。
  突然,耳边“叽叽咕咕”的声音大作,随之,就听见身边齐龙齐虎惨叫不绝,张真人急忙睁眼,眼前的惨状让他不由得毛骨悚然。
  几十只不知是何物的毛发漆黑的瘦小东西,个个瞪着血红的小眼睛,舞动弯钩一般的利爪,正围着齐龙齐虎不断打转,趁机扑上去撕咬,而齐龙齐虎浑身已经是血肉模糊,疲于招架。
  张真人强撑着,舞动手中拂尘,欲上前解救,谁知在他头顶之上,怪异的叫声四起,周围树梢上,已经密密麻麻爬满了无数黑乎乎的小东西,在树枝间乱窜,一双双血红小眼,凄厉的盯着他,随时准备扑下。
  他顾不得去救齐龙齐虎,冲着已经吓傻了的其余几个弟子呼喊一声,撒腿就逃。几人这才缓过神来,跟在他的身后,玩命奔跑,跑了一段时间,“叽叽咕咕”的声音才慢慢远去。
  张真人这才抱住一棵树干,想起刚才的惨象,开始大口呕吐,感觉好些了,不敢久留,又急忙招呼众弟子要走。突得,怪叫声瞬间响起,随着树叶“哗哗”作响,一个个如鬼似魅的小身影又蜂拥而下。
  几个弟子惊呼,惨叫传来,张真人顾之不及,如惊弓之鸟一般,急忙一个飘身,侧掠出二丈有余,躲过头上扑来的黑影。
  脚刚刚落地,头顶落叶纷纷,又有几只小身影,怪叫着扑来,他只得挥动手中拂尘,散出一片银色针雾,被刺中的几只小东西,“噼里啪啦”落在地上,翻滚挣扎,卷起败叶乱飞,瘆人的嘶叫声,震慑人心。
  张真人见不远处几个弟子都已经毫无声息,周围围着一群黑压压的小东西,撕扯着他们抢食。
  周围树影晃动,同时一群群小东西,龇牙舞爪,又从四面树枝上跳下,将张真人围拢在中间,“叽叽咕咕”乱叫。张真人惊骇之余,再无心恋战,腾身又起,拂尘舞动,银针散乱,刺倒一片小东西,趁机往旁边的树丛深处急掠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