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幽冥对阵煞摩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怪人嘴歪眼斜,恶狠狠道:“你懂得什么!我就是江湖上威名煊赫的幽冥宗主大人!你用什么催心掌竟然伤了我许多孩儿,本宗主跟你没完,誓要将你杀了,让我孩儿们把你连皮带肉的吃了才解我恨!”
  煞摩柯听罢,道:“本金卫大人倒是听人说起过你,江湖传言,你已经被罗刹岛的人给废了手脚,怎么又恢复了呢?”
  幽冥宗主阴恻恻一笑道:“本宗主被那个老妖婆废了倒是真的,只是本宗主福大命大,与天尊有缘,吃了全真教张真人给的金丹手脚又长出来了!所以本宗主才答应帮全真教夺取宝莲御令!我的孩儿们何止千万,如今只有你一人,就是大罗金仙又如何能抵挡?本宗主劝你还是交出宝莲御令给我,然后让我孩儿们把你吃掉,最好了!嘻嘻哈哈”
  煞摩柯冷冷一笑道:“幽冥宗主,本金卫知道你有些神通,只是你投靠全真教那帮子废物有何用?如今我家伯颜大人在朝中一手遮天,炙手可热,我劝你不如改投伯颜大人,我家大人爱惜人才,他定会重用与你的!你看如何?”
  他刚刚说完,只听见不远处一人高叫道:“无量天尊!幽冥宗主!休要听他胡说!我全真教保的是当今皇上,你投靠了我们,也就是投靠了皇上,到时候不会缺你的好处!贫道让你再生了手脚,你还没有报答我呢!你现在赶紧把这个金卫杀了!到时我自不会亏待你的!”
  说罢,又一再催促幽冥宗主动手,幽冥宗主望望煞摩柯,冲着张真人大声道:“此人掌力非常,张真人不妨过来,我们二人合力对付他!”
  张真人听罢,默然片刻,道一声:“你先与他周旋一会儿,待贫道上船取了宝物,再来帮你不迟!”
  说毕,单手一抖手中紫金盘龙拂尘,直奔大船方向而去。煞摩柯听得着急,再也无心与幽冥宗主较量掌力,随即左手掌推出。
  幽冥宗主双掌拼他一掌都万般吃力,如今另一掌又至,他心中恐惧,只得迅疾抽回双爪,身体凌空,一个急闪,就如融入暗淡空气之中,瞬间不见。
  煞摩柯顾不得吃惊,急忙也一个纵跃,推出一掌,将面前挡道的的十几个小东西瞬间打得血肉乱飞,跨步欲走,谁知面前影子一闪,一对儿晶亮亮寒光烁烁的利爪直往自己面门抓来。
  煞摩柯惊讶他出手的凌厉,急抬手轻推一掌,幽冥宗主知道厉害,再不敢去接,收爪侧身,即刻不见。煞摩柯担心至宝被全真教的人拿走,也不管他,一路挥动九龙催心掌,冲出那群小野畜的包围圈,来到了河边。
  河水澹澹,渡河的小船早已不见。煞摩柯与大船隔水相望,焦急之下,只得脱去外衣,扑入水中,往大船方向凫水过去。
  没游多远,煞摩柯突然觉得双脚被人抓住,他奋力踹去,幽冥宗主随即淋淋沥沥一身水,自水中飞出,嘴角挂着一丝狞笑,双爪寒光闪闪,已经逼到了他的眼前。煞摩柯挥掌去迎,幽冥宗主瞬间又消失不见。
  煞摩柯闷头又向前游了丈余,突得后背一阵阴风袭来,煞摩柯转身单掌推去,眼前水波荡荡,夜色沉沉,哪里还有一个人影?煞摩柯咽下一口气,复又往大船方向游,突然双脚又被什么抓住,狠命向下拖拽。
  煞摩柯顾不得那入骨的疼痛,奋力猛踹的同时,挥动双掌对着水底方向连连拍出几掌,一时间,水波四面激荡翻涌,一个小身影被涌起的水波夹裹着推出老远。煞摩柯无心追他,继续转身奋力往大船游。
  他游到大船旁边,抓住缆绳纵身而起,谁知双脚又被人同时抓住,煞摩柯抬脚飞踢,趁着幽冥宗主也悬在空中之际,双掌齐出,半天中,若九条神龙蜿蜒喷薄而出,劲力所至,只有破空的“斯斯”之声,幽冥宗主早已经消失不见。
  煞摩柯此时已经又坠入水中,正要再一次拉住缆绳上船,却见一个身影自船上跃下,来到他的身边,手指着远处一只急行的小船,道:“金卫大人,我在船上与张真人缠斗,谁知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趁机把宝莲御令盗走了!我们还是赶紧去追吧!”
  原来,陆蕴儿与肃羽在挑起各派争斗之时,就躲在暗处,等待机会伺机而动。骆兴波与全真教大战,以及后来御龙卫金卫与张真人冲突,他们都看在眼里,直到见骆兴波与御龙卫准备船只要走了,才悄悄将了无痕与了无迹救出,而他们也偷偷混进船去。
  瓢子口一场大战打得不可开交之时,肃羽与蕴儿趁着船上无人,大摇大摆的进入了金卫煞摩柯的舱室,将宝莲御令盗出,在跳上一条小船离开时,被正热战正酣的张真人与骆兴波发现。
  二人按照事先的安排,小船如风一般贴着水面飞速前进,随后追赶的煞摩柯与骆兴波,以及全真教众和幽冥宗主,幽冥三圣等人,都渐渐被甩出老远去。
  二人的小船很快便到了瓢子口最里面,远远看见,在黎明的微光里,岸上草丛晃动之中,正有男女二人站在那里,向这边张望。
  见到蕴儿与肃羽的小船过来,二人急忙迎过去。女子一把抓住刚刚下船的陆蕴儿道:“蕴儿,至宝拿回来没有啊?”
  蕴儿点头笑道:“那是自然了!本姑娘请得这些帮手可是真不错!我与羽哥哥没费吹灰之力就拿回来了!嘿嘿”
  了无痕听罢,一阵欣喜,随即眉头一皱,又道:“不知我师父他老人家怎么样了?可平安吗?”
  蕴儿拍拍她的肩,又笑道:“没事啊!我刚刚还见他和那个臭道士打斗呢!这会子估计正从后面颠颠的,追我们呢!嘿嘿”
  了无痕脸色才放松下来,道:“取回了至宝,也随了我的心愿,过几天我便去见他,磕头认错,只望师父不要怪罪我才好!”
  陆蕴儿笑道:“你呀真是有趣!他贪心不足还把你们关起来,你还向他认什么错啊?再说了,至宝是被我取回来的,与你也没有关系啊!不过呢,你既然对师父情义深重,不必等到几天后,他呀已经来了,不怕死,你现在就可以去请罪了!嘿嘿”
  了无痕顺着蕴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微微晨光之中,果然看见几只小船自远处飘来,为首一条船上,立着二人,其中一个缁衣飘摆,正是骆兴波。
  了无痕看见,急忙推着蕴儿与肃羽道:“我师父他们来了,我与哥哥在此可以拖延他们,你们快走吧!”
  肃羽正色道:“不行!他们人多势众,你们留下太危险了,快和我们一起走!”
  说罢,不由分说,急忙与蕴儿一起拉着二人,匆匆往远处跑。四人为了躲开追赶,并不走小径,只是在乱树丛中穿插。
  拐拐磨磨,奔跑了许久,来到一片山石堆积的空地上,几人都有些劳累,回头四望早没有了追兵的身影,才停下。
  他们气喘吁吁的正准备坐在地上休息,只听得一块巨大的山石后面有人冷笑几声道:“你们几个小鬼竟然在这里跟我藏猫猫,也不想想,我经营黄河漕运几十年,对这里一草一木都早已了然于胸,你们如何能躲得过我?哼哼”
  四人急忙纵身跃起,乱石之后,踏步出来两人。一个人生得青色面皮,束发缁衣,另一个人四五十岁年级,一张黑铁般大脸,海下一部紫髯,虽然通身只穿了一件湿漉漉的短衣,站在那里却依然不怒而威,气势逼人。
  了无痕见了,急忙叉手拜道:“师父在上,了无痕拜见师父!”
  骆兴波冷冷一笑道:“哼哼,亏你还认得我这个师父!我骆兴波一生只收过两个女弟子,那一个背叛我,已经被我严惩后,逐出师门,我原以为你自小是我养大的,就如我的亲生女儿一般,自然与她不同,没成想你今日竟然也勾结外人背叛我!看来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今日你休怪我心狠,我也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说罢,一个纵身举起手中短刀直取了无痕。
  了无痕吓得浑身颤抖,扑通一声跪倒,只是颜面哭泣,并不躲闪。眼见短刀将至,此时,人影一闪,早有一把腰刀将短刀架住,那人随即近身一个肘击,骆兴波忙收刀,后撤一步,抬眼看去,来人正手持一口腰刀,背后背着一张龙舌宝弓,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骆兴波恨道:“好啊!了无迹,你忘了我当年如何关照你们兄妹的了吗?如今竟然敢和我动起手来!好好好,听说你们家传刀法甚是了得,本帮主倒要亲自领教,领教!”
  说罢,挥短刀又要上前,却被身后之人抢步挡在前面,沉声道:“骆帮主身体有伤,不易再战,再者说我们周边还有全真教与幽冥宗主等人随时会赶到这里,只能速战速决,不可迟延纠缠,你只管稍息片刻,待某擒拿他们几个就是!”
  说罢,对着了无迹缓缓一掌推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