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破烂大师爱偷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起身冲着众人揖手笑道:“诸位舵主,贫道此事做得莽撞,实在对不住,只是宝莲御令失而复得,如此大事,贫道怕先禀明总舵主再通知大家,必然耽误,所以也是没有办法,还望各位见谅!”
  乔舵主忿忿道:“哼!你这个老东西!一肚子男盗女娼!急着通知我们还不知是为了什么呢?拿出至宝倒也罢了,如果一会儿拿不出,看我不把你打得跟猪头一样的!”
  种道长脸上怒色顿起,冷笑道:“这个请你大嘴八放心!贫道再不屑,也不会拿至宝开玩笑!”
  说罢,便给旁边一直站立着面无表情的了无迹递了个眼色。
  了无迹会意,又将包袱取下,众人都不约而同屏住呼吸,探头去看。
  了无迹从包袱里,取出木盒打开,瞬间红瑞之气弥漫而起。他把盒子托在手中,身形转动一周,让众人看过,复又包裹好,背在身上。
  了无迹如此举动却恼了一人,他挺身而起,指着了无迹怒道:“你是什么人?宝莲御令乃是我会至宝,怎么能背在你身上?还不快快交出来,等待何时?”
  了无迹连扫也不扫他一眼,种道长仍然脸上挂着一丝冷笑道:“乔舵主,莫急,此宝莲御令虽然是我会至宝,但是丢失已久,如今被这位了仁兄找到,好心送到总舵,他乃是我会内上上下下的大恩人,他不带着至宝,谁又配带着呢!难道你大嘴八也想坐总舵主,想要它不成吗?”
  乔八一时竟被他噎住,瞪着眼睛道:“我坐什么总舵主!只是宝莲御令是会内至宝,他不是我们会内的人,必须交出来!”
  种道长手捻胡须奸笑两声道:“你大嘴八怎么知道他不是我会内之人呢?他早已加入我一贯道了!这种事情贫道我经历得多了!何须你操心!”
  二人正争执,却听旁边一个尖利的声音说道:“我说大嘴八,种老鬼,你们都别吵,听我知道多给你们分解,分解!如何?”
  说罢,身体一抖,已经轻灵灵到了种道长面前,围着他转了一圈,伸头缩脑地打量着,说道:“既然种道长带此人上山,持着宝莲御令而又不愿意交出,我看不是乔八想坐什么总舵主,估计是你们两个想坐总舵主之位了!嘿嘿,我猜得没错吧?”
  种道长脸上挂着一丝假笑道:“知舵主所言不差!根据我会规定,得到宝莲御令者,即为我会总舵主,既然了无迹侠士得到了至宝,就足以说明,他与至宝有缘,此乃是天意安排他担当我会总舵主之位,总舵主之位,空悬已久,如今了侠士前来担任,依贫道愚见,真是正当其时!”
  乔八听到此,不禁拍桌怒道:“你放屁!这几年一直都是大家推举姬飞雪担任总舵主,怎么说总舵主之位空悬呢?这个人谁也不认识,凭什么就可以当总舵主?”
  种道长挺一挺腰杆,正色道:“凭什么坐总舵主?就凭包袱里的宝莲御令!难道还不够吗?这是白莲会开山创立就立下的规矩!谁敢不从?”
  知道多尖声笑道:“种道长你这说得滑稽,依你之见若这宝莲御令被一个三岁的娃娃拣到,我们也要让他坐总舵主不成?担任总舵主总该有些资历,有些贡献才能服众吧?”
  他话刚说过,只听身后有人幽幽说道:“什么资历,什么贡献?没有宝莲御令都是名不正言不顺!都是见不得光的!明明人家有宝莲御令,乃是名正言顺的总舵主,有些人就是不认,也不知道受了假总舵主多少好处!才如此昧着良心说话!哼哼”
  众人回头,只见神武会的舵主正坐在椅子里,双手抱肩,撇嘴冷笑。
  他的旁边还有几个舵主,随声附和。乔八指点着他的鼻子就要动怒,却被旁边的一个干瘦老者抖拂尘拦住,冲着众人道:“诸位,莫要伤了和气!刚才贫道听种道长以及神武会庄老弟还有其他几位舵主所言,就会规而言,也是有理!只是诸位不认得此人,贫道却知道他,他叫了无迹,乃是一名衙门里的都头,到过许多地方任职,名声似乎都不佳!我们白莲素来反蒙抗元,如今却让一个朝廷小吏担任总舵主之位,贫道以为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贫道所说,只是一家之言,有什么不妥之处,大家与总舵主再议!再议!”
  神武会舵主又撇嘴道:“那依你观虚的意思,那宝莲御令要它何用?不如直接扔地沟里去算了呗!小吏怎么了?人家当了总舵主以后,不干了不就行了吗?谁还没有一个过往啊?我看呢,一个个说三道四的,不就是骨子里自己想坐,怕被别人抢走吗?哼哼”
  几个旁边的舵主又是哼哼唧唧的帮衬,气得观虚白胡须乱抖,眼见众人又要吵架。
  姬飞雪腾身站起,摆手道:“诸位舵主,稍安勿躁,且听我说!我刚才听了大家的意见,一时难以统一,我看方圆百里的舵主都基本到了,却不见天皇会的舵主百变法师,要不我们暂且等一等他到来,看他有何意见,再作定夺如何?”
  种道长也忙道:“总舵主说得对!百变法师乃是浮来山定林寺的高僧主持,又是天皇会的舵主,我们理应等他一等,看他是何意见主张!”
  神武会舵主与旁边的几个舵主也各自点头应承。而观虚却不由得摇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缓缓坐下,不再言语。
  只有双龙会的乔八愤然叫道:“什么狗屁百变法师!他除了胆小如鼠,躲在背后,打自己的小算盘,他会个鸟啊?等他?指不定他就躲在哪个门缝旮旯里偷听呢!就是来了还不是见风使舵,又有毛用啊?”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窗户外面发出踩踏碎石枯竹之声。
  乔八疾步到了窗户边上,一把推开,只见地上几根枯竹倒地,四周并无动静了。
  他愤愤然又关上窗户,回到位子上,刚刚坐定,只听门口有人咳嗽一声,一个破衣烂衫,脚踩通了底的烂僧鞋,满脸油泥的胖和尚,贴着门缝,侧身进来。
  他进入房间,眯着一对儿小眼睛,四处揖手,招呼,众人也纷纷起身还礼应酬。
  只有乔八横眉扫着他道:“喂!百变!你怎么老是来晚呀?是不是刚才又躲在后窗户那里偷听来着?”
  百变法师却也并不动怒,依然冲着乔八笑嘻嘻揖手道:“乔舵主说笑了!说笑了!百变来得晚了,让大家久等,久等!实在是抱歉,抱歉得很呀!嘿嘿”
  说罢,又小跑到姬飞雪面前,满面堆笑,揖手道:“让总舵主久等,更是抱歉,抱歉得很呢!嘿嘿”
  姬飞雪忙起身道:“百变法师来得正是时候!我与众人正有一件要事向你讨教,还请大师坐下说罢!”
  待百变嘻嘻哈哈地坐定,姬飞雪又将刚才所议之事一一与百变说了。
  乔八早已忍不住性子,又叫道:“总舵主与他唠叨什么?他早就在窗户根底下偷听了个整的去了!只管问他有何意见就行了!”
  百变忙摇头,装作一脸得无辜道:“乔舵主此言何来啊?老衲真得不知呢!”
  姬飞雪也不理乔八,只是说完后,看着百变问道:“百变大师,此事就是如此,他们各执己见,我作为临时的总舵主也不好强作主张,恐落人口实,所以想听一听大师的意见,还望大师不要有所顾及,只管直言即可!”
  百变一对儿小眼乱瞅过大厅众人后,又悄悄起身到了姬飞雪身边,低声道:“总舵主所问之事,甚为重要,不过百变今日前来,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情要与总舵主商量!”
  姬飞雪微微一皱眉道:“你说就是!”
  百变瞬间显出沮丧委屈之色道:“就是总舵主上一次到浮来山催我缴纳会款之事!如今浮来山百业凋敝,土地荒芜,我定林寺的香火也是一日少于一日,如今别说僧众,弟子,就是我,你看看也吃不饱饭,穿成这样,一件遮体的衣服也没有了呢!总舵主你看是不是给我们减免些才好呢!”
  姬飞雪听到此,正色道:“百变大师,据我所知,你们定林寺香火,从来就不差,而且你收弟子们的入会款物,也比以前有增无减,但是你们天皇会多年来只是向总舵索取,却从来没有缴纳过费用,如今,别的分会难免有异议。
  我为了平息大家的怨气,才让你补交部分款项,可是几个月下来,你到现在,一分一毫也没有交来。前些天还反倒派手下向我讨你们过冬的衣物,如果在座的各位舵主都向你一样,那白莲会恐怕早就运转不下去了!”
  百变听他如此说,又道:“总舵主之意是实在不能照顾些了吗?”
  姬飞雪摇摇头道:“这个事情既然已经定了,实难改变,大师不必再议!你还是考虑一下今日之事吧!众人还都在等着呢!”
  百变只得落寞下来,经过种道长身边之时,种道长距离近,听得一清二楚。
  故意低声叹道:“唉!堂堂定林寺高僧主持,天皇会舵主,竟然沦落得在人家面前低声下气,摇尾乞怜,真是可惜!如果了侠士担任了总舵主,别说什么会费免除,就是让大师担任我会的真人,亦有何不可呢?”
  百变听罢,黯淡的小眼里顿时放出光芒来,并不止步,只是随口一句“老衲明白了!”
  便匆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