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深谷之中藏伏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刚刚坐定,种道长已经起身冲着姬飞雪与众人道:“适才听姬总舵主说,要等待百变大师到来,想听一听他的看法意见,贫道深以为然,百变大师道德高深,佛学渊博,盛名远播于海内,贫道深敬仰之!
  既然总舵主已经向大师说明情况,还请大师说出自己的想法,为我等平庸之辈解惑之!我等当无有不从!”
  神武会舵主之流也是纷纷表态。
  而知道多以及观虚则是静待不语,只有乔八,嘴里咕咕噜噜的骂“听他的?还不如听我们家养得阿黄的呢!一个个什么玩意儿!”
  众人只作不知。
  百变听见众人如此捧他,不由得摇头摆尾,脸上挂满了得意之色,之后,又觉得不妥,才稳定了一下心神,端着架子,缓缓起身。
  咳嗽两声,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道:“阿弥陀佛,刚才一贯道种掌门所说虽然也是实情,必定还是过誉了!嘿嘿,过誉了!
  既然大家如此看重我百变,而此事又关系我会生死存亡,发展大计,本着对我会负责的宗旨,老衲也不能不说……”
  说到此处,他故意停顿下来,又咳嗽两声,转动身体四下里望望。
  众人都瞪眼瞧着他,只有乔八愤愤然道:“有屁就放!装什么装?”
  百变当做没有听见,收回目光道:“老衲觉得,忽略至宝只认资历,来推选总舵主有背我会多年惯例与会规,诚然不妥。
  不过呢,只是拥有至宝而完全忽略资历,似乎又太过儿戏,也不足取!”
  种道长听得一皱眉,不知他是何意,不由得回头望他,使眼色。
  而乔八也听得不爽利,道:“唧唧歪歪啥呢!你还能说的清楚不?依你的意思,两种都不好,那就干脆抓阄,谁抓到谁当,是不?”
  百变回头瞅一眼乔八道:“阿弥陀佛,老衲与乔舵主相识多年,你那急躁的脾气如何还没有丝毫改变呢!
  老衲既然说出这两种方式的不妥之处,自然就有应对之策!你急什么呢!”
  姬飞雪听他说得有些道理,忙制止住乔八,望着百变道:“法师所言确是实情,既然如此,有何妙法可以弥补此缺憾,还请法师直言!”
  百变脸上显出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拖着长腔缓缓道:“不知姬飞雪总舵主可曾记得,当年天门会代坤与红光二位护法争夺舵主之位的事情吗?”
  姬飞雪点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他们二人还曾经广撒帖子请其它分会支持自己,我当时就在山上呢!”
  百变道:“总舵主说得对,那后来又是如何化解的此事,总舵主可还记得吗?”
  姬飞雪以然点点头道:“记得是陆崇飞总舵主携带宝莲御令赶到,摆了混元一气阵,让他们进入,最后才感化他们,化干戈为玉帛,二人双双摈弃前嫌,拥戴陆崇飞坐了天门会舵主,白莲会总舵主!”
  百变听罢,脸上挂出得意之色,道:“姬总舵主所说甚是,当年论资历陆崇飞自然坐不上总舵主之位,他虽然拥有宝莲御令但也并没有凭此去争总舵主之位,而是用宝莲御令摆下混元一气阵,最后才得到大家一致认可。
  老衲以为,陆总舵主如此,恰恰给我们解决今天之事,提供了最好的方法!我们按照这个继成之法去做不就行了吗?”
  姬飞雪恍然大悟道:“法师之意是让了侠士演示混元一气阵?我会宝莲御令不单单是证明总舵主身份的印信,调动各处分会的令牌,还是布混元一气阵的法宝。
  如若此人得到至宝又会演示混元一气阵,那我想在座的包括我在内,定然都会心悦诚服的!法师果然高明,此法甚妙,不如我们就以此办法行事,
  待他演示完阵法,我绝不贪恋此位,即可将总舵主之位相让!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都点头应允。
  只有了无迹微微皱眉,而种道长心里更是慌乱,忙道:“拥有宝莲御令者就是总舵主此乃是我会一脉相承的制度,上面并不曾交代必须演示阵法,如此要求,是否太过勉为其难,多此一举了吧?”
  不待姬飞雪说话,观虚也起身道:“贫道以为,拥有宝莲御令而不会用混元一气阵,这样的人是不够资格坐总舵主的!
  我以为此法甚好,还可以自此流传下去,这样也可以减少关于总舵主之位的争斗!”
  乔八也大叫道:“总舵主与观老道说得都对,必须演示混元一气阵,否则趁早滚蛋!”
  这时,一人摇头摆尾的走出,也来到前面,尖声道:“总舵主说得意思,我知道多再分解,分解!
  假若他演示了混元一气阵,他自然就是白莲会总舵主,这个毫无疑问了!
  但是如果他没有演示成功,或者根本就不会,那他不但做不成总舵主,还必须在离开之时,交出宝莲御令!大家以为我分解得对是不对?”
  说罢,只见观虚在一旁,不住的点头。
  乔八也大声道:“这一次知了猴分解得对!我乔八赞成!到时候演示不成,必须乖乖把至宝留下,否则我第一个不会饶他!”
  知道多又转向望着种道长。
  种田下听了百变所说,正在错愕之间,又见知道多言语来逼迫,无奈之下,扫一眼了无迹,见他依然面无表情,只得挤出一丝笑道:“既然大家这样说,那我也没有异议,自然,这个……哈哈,自然!”
  说罢,便侧脸狠狠盯着百变。
  百变也不看他,只是在下面冲他摆摆手,种道长也不明白,只能不再说什么,看结果行事。
  百变大声道:“既然大家都一致同意此法,那么今日晚间,由我负责安排在后山之中,演示混元一气阵。
  到时候,只请姬总舵主与各位舵主前往勘察,其余众人都不可进入,只留在摩天崖等候即可!”
  众人没有异议,姬飞雪也是欣然答应。
  入夜,待到一轮圆月悄然升起,夹杂着微微寒意的余晖,如丝如雾般撒在山岭深壑之中的时刻。
  众人在百变法师带领着,出了摩天崖,沿小路踏着地上湿漉漉的落叶,扒开纵横生长的枝条,一路下行,往后山谷中走。
  众人进入谷中,又走了许久,乔八发髻上,衣服上都被露水打得湿漉漉的,分外难受。
  他一边抬手刮着额头上的露水珠,一边冲着前面穿着烂僧鞋,”踢里踏拉”带路的百变骂道:“喂!我说你个癞头和尚,这都已经距离摩天崖几十里路了!怎么还没到啊?你该不是使坏带我们到这山沟沟里藏猫猫吧?”
  姬飞雪也是皱眉,道:“法师,你把混元一气阵安排在何处啊?怎么走了这么远还不到呢?”
  百变边走,边回头嬉笑道:“不远了!不远了!你们听见水声没有?嘿嘿,就在河边的树丛中,马上就到了!”
  众人只得继续跟着他,钻出丛林,眼前现出一片开阔之地。
  百变止住脚步,用手一指不远处道:“就在那儿,老衲前去看看他们准备好了没有,总舵主和诸位舵主,暂且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嘿嘿,去去就来!”
  不待众人说话,百变趿拉着僧鞋已经转瞬走了。
  姬飞雪无奈,只得与众人驻足等待。谁知,直到月上高天,还不见百变回来,众人心中着急。
  双龙会的乔八更是如坐针毡,他一边走来走去,一边嘴里不干不净的嘟囔。
  突听得周围高耸的山林里,野鸟惊叫着“噗噜噜”飞起,窜入天际深处去。
  众人心中惶惑,往四周山壁上乱瞅,一个尖利的声音叫道:“不好!我们中了埋伏了!大家快快就地散开!”
  话音未落,伴随着破空的“嗖嗖”声,无数闪烁着冰寒之气的银色亮点,刺破蒙蒙的月色,拉着长长的弧线,居高临下,向他们呼啸而来。
  众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已经被射倒好几个,姬飞雪的腿上也中了一箭顿时鲜血如注,他大叫一声,摔倒在地上。
  他身边的两个人大吃一惊,急忙左右将他架着,呼号一声,引领众人沿着一条满是乱草污泥的深沟,向外撤。
  众人好不容易躲过不停射来的羽箭,来到一处峭壁嶙峋的谷口前。
  正想喘息片刻,清点人数,再包扎一下伤口,却听得前面月影之中,传来一阵阴冷的怪笑。
  众人心中一紧,抬眼看去,暗月下,谷口前站立着两个人,一个细脚伶仃,拧着水蛇腰,手捻几根胡须,脸上还挂着一丝奸诈的笑意。
  旁边一人身形矫健,怀里抱刀,背后背弓,脸上毫无表情,只有一双眼睛透出彻骨的杀气。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神武会的舵主以及其他几名舵主,率领几十个手下,排列在那里,将谷口牢牢堵住。
  姬飞雪看见,顾不得包扎腿上的伤口,挣扎着摆脱左右二人的搀扶,一瘸一拐的向前走了两步。
  指着二人喝道:“种田下,了无迹,本总舵主让你们演示混元一气阵,你们却在此设下埋伏,射伤我好几个分会舵主,你们意欲何为?难道是想判教造反吗?”
  了无迹依然岿然不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