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幽冥家族到齐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眼见得星罗将被他撕裂胸膛而死,随着一声娇喝,半空中一道紫色的光晕飞来,幽冥宗主无奈只得迅疾收爪,就地转身,身形瞬间退出两丈开外,他落地抬头,只见一个身穿紫色衣裙的美貌如仙子般的女子,已经到了星罗身旁,弯腰将她抱起。
  扫也不扫一眼旁边的姬飞雪,转脸望着幽冥宗主,粉面含冰道:“幽冥宗主,昔日我们的恩怨已经了结,今日,星罗为了救一个冷血之人以身犯险,打扰到你,不过她因此受了重伤,也算是受到了惩罚,绫罗这就带她离开此地,不再插手此事!”
  说罢,就欲离开。
  幽冥宗主盯住绫罗,顿时忘记了疼痛,急忙闪身拦住她的去路,怪笑两声道:“嘻嘻哈哈,我幽冥宗主不是记仇之人,你说怨仇解了也就解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你尽可以带走,只是你需留下陪我一夜快活,明日我必不食言,再放你走如何?嘻嘻哈哈”
  绫罗美艳的脸上拂过一片阴云,眼中杀气腾起,怒道:“绫罗与你说话,只是不想再生枝节,没想到你这孽畜还是淫心不死!那就休怪绫罗今日要取你性命!”
  随将星罗交给小丫头照看,身形微动,手中紫色长绫犹如一条蜿蜒而行的紫色巨蟒直扑幽冥宗主。
  幽冥宗主并不在意,微微侧闪,笑道:“来的好!这就给我递彩绸,难道急着拜堂吗?这我可得接着!嘻嘻哈哈”
  探爪,“嘭”的一声将长绫抓住,往怀里用力拉扯,绫罗脸上挂着一丝冷笑,向前飘身一步,双手发力,将长绫抖出一个澎湃的巨浪往幽冥宗主冲去。
  幽冥宗主手抓着长绫的一端,随着巨波推涌而至,他躲闪不及,被一股大力冲飞出去,如一只四脚朝天的蛤蟆,怪叫着,在空中打着旋转,一头栽入密林深处去了。
  绫罗急忙搀扶起星罗,准备离开。那周围无数的小东西顿时混乱起来,“叽叽咕咕”的叫着,一窝蜂将绫罗三人围住,上窜下跳。
  随着她头顶上,一声声凄厉的鸣叫,树影乱晃,树叶伴随着一只只黑影,“哗哗”飘落。小丫头吓得惊叫连声,绫罗也紧皱眉头,一手挽着星罗,一只手将长绫搅动开来,紫色的长绫越卷越快,化作一个紫色的光罩,将三人护在其中。
  无数的小东西,身体还没有触碰到长绫,已经被一股股劲力击成数瓣,污血乱溅。小东西死伤无数,怎奈它们数量众多,还是不断上攻,一心想突破长绫形成的保护罩。
  绫罗虽然不会被其所伤,但也难移动半步,而周围小东西的死尸越来越多,刺鼻的恶臭弥空,绫罗恶心至极,而旁边的小丫头早已经呕吐不止。
  又有几只小东西自头顶的树枝间怪叫着扑下,绫罗顾不得它们肮脏污浊,挥动长绫把它们一个个都缠住,然后,忽高忽低的打圈,那几只小东西一会儿撞到了树上,一会儿碰到了地上的小东西,一会儿又被地上的荆棘刮得血肉模糊,痛得它们不断的惨叫,其它小东西也慌乱起来,纷纷后撤,空出一片地方来。
  绫罗大喜,急抖手中长绫把几个少皮没毛的小东西扔掉,长绫随即挂在一处高高的树杈上,然后她紧紧揽住星罗,抓住小丫头,单手拽着长绫,凌空飞起。
  当她紫裙飞扬,准备掠过枝头,逃出包围之时,突然一股巨力穿过密匝匝的树叶涌来,她惊呼一声,往后急坠,才躲过幽冥宗主凌厉的双爪。
  绫罗只得放下星罗让小丫头看护,自己挥动长绫,一道紫色波光在空中延展闪过,直逼幽冥宗主。幽冥宗主沿着长绫边缘,身形急转,转瞬已经到了绫罗身边,双爪急出,直奔绫罗下部,绫罗拧动曼妙身姿躲过,抖动长绫去缠裹幽冥宗主。
  幽冥宗主被长绫裹住的同时,突然身体一缩,已经不见。绫罗正差异,闻身后风声,就势一个飘身,飞出一丈开外,不待回身,长绫旋即飞出,而身后却已经没有了幽冥宗主的影子。
  绫罗收回长绫,正小心寻觅,听得头上风声微起,幽冥宗主就如一个飞出的弩箭,张牙舞爪,直直窜来。绫罗将长绫抖作一团,迎着幽冥宗主掷去,接近他时,长绫瞬间崩裂,化作一朵缤纷的紫色花朵,气浪滚滚。
  绫罗本以为必定将幽冥宗主炸得粉身碎骨了,待她收回长绫,却并不见有幽冥宗主的肢体落下。她情知不妙,正忐忑间,突然觉得脚下土地晃动,绫罗知道幽冥宗主神出鬼没,不待多想,脚尖点地,腾身跃起。
  此时就在她的身下地面上冒出一双利爪来乱抓,绫罗把长绫掷出,幽冥宗主又息忽隐没入地下。
  二人来回,抖了半日,依然难分难解,而绫罗双臂挥舞的越来越重,幽冥宗主也不免手脚酸麻。他纵身跃到一棵树上,开始冲着林子深处,气喘吁吁地骂道:“喂!你们三个笨蛋,倒地睡够了没有啊?本宗主这边跟这个妞打斗,都快累死了!你们还不快快出来帮忙吗!”
  而树木深处并没有回音。
  幽冥宗主又大声骂了几句,才听见里面有个声音打着哈欠道:“哎呀!大哥,现在是白天,你知道我们见不得光的!你先打着,等黑夜来了,我们再去帮你!哈?”
  另一个声音也抻着懒腰接着说道:“对呀!大圣说得对!我们等晚上再帮你!你可一定撑着,别提前挂了!我们就没办法了!”
  又有一个声音,接话道:“大哥,你就算坚持不住,挂了也没事!我们三个一定给你收尸,替你报仇就是!哎呀,不行了,困死了!大哥你先忙着,我们再睡一会儿!”
  气得幽冥宗主又是咆哮,又是骂,只是林子深处,始终没有了动静。
  幽冥宗主只得愤愤然独自与绫罗继续缠斗,众多小东西没有幽冥宗主指令,并不敢冒然大举进攻,只是个个急得瞪着一双双血色的毒眼,围着她们乱转。
  此时,星罗已经苏醒过来,虽然浑身无力,也勉强手持长剑,配合着小丫头一边防范小东西偷袭,一边还关注着不远处姬飞雪的安危。
  姬飞雪也被一群小东西团团围住,虽然小东西们没有幽冥宗主指示,并不敢冒然进击,有几个小东西实在经不起他身上血腥的气味诱惑,时不时会突然窜上来抓上一把就跑,即时如此,他也不得不保持高度警惕,忍着浑身的伤痛,站立在那里,时时提防。
  时间久了,也是甚为耗费体力,此时的姬飞雪如风中的枯叶一般,仅凭借意志在勉强支撑。眼见着天空最后一抹夕阳的光晕,也消失不见。
  突然“噗噜噜”一群刚刚归巢的鸟儿,又“叽叽喳喳”惊叫着在林中飞窜而起,有一条如鬼魅一般的黑影,在树木枝头,追逐着鸟儿,东跳西窜,时起时落。
  一对儿利爪寒光闪闪不停的将徒手抓住的飞鸟,送入嘴里。在地上,还有一个小身影蹦跳着,不住地叫骂
  “你个挨千刀的三圣,就顾着自己吃,一会儿我还要帮老大打仗呢!你还不赶紧也给我扔几只吃,我都快饿死了!”
  树枝上的黑影兀自凌空抓鸟,并不理他。
  下面那个又急得叫道:“你不给我吃,你前几天还吃我刨的蚯蚓呢!吃了好几条呢!你现在赔给我!赔给我!”
  三圣听见,一时心虚气短,又不舍得将手中的鸟儿给他,只得将嘴里的鸟毛撕扯出一些,飘飘然扔了下来,说道:“赔你!赔你!赔你几根鸟毛!嘻嘻”
  下面那个气鼓鼓地去一根根捡起来,瞅瞅,上面零星还带了一点腥血碎皮,也就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吃了。
  他刚刚止住嘴,在旁边的一棵树上,一团形似狸猫的黑影飞窜到鸟窝边上,探爪去摸了半天,才掏出一枚鸟卵来,直接送到嘴里,才含糊着骂道:“这个挨千刀万刀的三圣,就知道自己抓鸟吃,所有的鸟儿都惊跑了!害得我一只也没吃到,只能吃几个鸟蛋!”
  下面那个听见,却蹦着叫起来道:“大圣,你快将鸟蛋给我几个吃!我就刚刚吃了几根鸟毛!快饿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