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灵香神棋显神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圣正没有好气,听他叫喊,又从鸟窝里摸出一枚鸟蛋,对着下面的那个,瞅准了扔去,那枚鸟蛋正砸在他的前额上,黄色的浓汁瞬间流淌下来。
  大圣看得可乐,在树上拍手笑道:“喂!你个傻逼老二,给你吃,你怎么不吃了呢?叽叽”
  二圣气得跳脚大骂,还不忘将脑袋上的黄色蛋液,都一点不剩的抹到嘴里去。
  三个正闹,早气坏了这边疲于应战的幽冥宗主,他避开绫罗,纵身跳到还在叫骂的二圣旁边,一巴掌打去。
  二圣顿时被打得眼冒金星,就地乱转一圈,才停住,捂着脸望着幽冥宗主,一脸委屈道:“大哥,你你你打我干什么?他们都吃饱了,我还饿着呢!你还打我!”
  幽冥宗主瞪大眼睛怒道:“都打,你们三个一个也跑不了!”
  说罢,一个纵身,围着树,将大圣,三圣也是一顿好抽,三个顿时都蔫了,乖乖来到地上。
  幽冥宗主用手一指绫罗道:“你们三个去打她!我去对付那个男的和两个毛丫头!”
  三个人向前走了几步,其中一个小声嘟囔道:“大哥怪不得发火了!原来他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真该生气!”
  另一个也道:“就是!怪不得他让我们去打,自己却去欺负那个受伤的家伙和两个毛丫头!”
  “大哥就是大哥,就喜欢捡软柿子捏!”
  幽冥宗主气得叫道:“你们嘀咕什么呢?还不快上!”
  三个赶紧闭嘴,各使绝技,往绫罗飞扑上去。
  幽冥宗主见他们已经与绫罗打在一起,这才气哼哼地转身,一个腾跃直扑姬飞雪。姬飞雪本来已经无力支撑,见幽冥宗主利爪闪闪扑来,他勉强撤身,一不留神踩在一只小东西身上,小东西尖叫一声,转头就咬,吓得姬飞雪踉跄后撤,摔倒在地。
  幽冥宗主前爪已经逼近了他的咽喉,随着身后一声娇喝,一柄长剑凌空飞刺幽冥宗主的后心。
  幽冥宗主只得回头,一掌击落长剑,随即又出一掌,只听得骨骼寸断之声,星罗就如一片残叶,往后飘去,被小丫头飞身抱住。
  幽冥宗主诡异的一笑道:“好啊,你又来拼命救他,真是一个多情的种子呀!那我就先成全你,送你上路!”
  说罢,欲挥掌追打,突然外围一阵大乱,无数只小东西怪叫着,四处乱窜。
  只见几个人正各自挥舞兵刃往里面冲来。为首是一个英俊少年,他身形奇快,在小东西群中,来回穿梭,首尾难见,挥动一双手掌,打得小东西四处乱飞。他旁边是一个娇俏无匹的白裙少女,娇笑流盼之中,蛮腰轻移,双手齐出,几十枚棋子如流星追月般聚合散开,散开聚合,打得小东西个个嗷嗷狂叫,抱头鼠窜。
  二人身后,又紧紧跟着两人,左侧之人生得很是粗大雄壮,手中挥舞一条碗口粗细的齐眉棍,低沉的怒吼,震彻九霄。他的右侧是一个精瘦的汉子,瘦削枯干,却异常的灵活,一对儿峨嵋刺在手指间翻飞转动。
  幽冥宗主指着已经迫近的四人,怒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冲入我群中,伤害我孩儿的性命?”
  几人并不理他,白裙少女瞟眼看见姬飞雪,脸上荡起笑意,收了漫天飞舞的棋子,箭步飘身跑到他的面前,伸手拉住,笑道:“姬叔叔,你没事吧?是蕴儿来晚了,让你受罪了!”
  姬飞雪看见四人心中也高兴起来,拉住蕴儿上下打量,亦笑道:“没事,我只是皮外伤,不碍事!几年不见,蕴儿已经成大姑娘了!太好了!哈哈,你是何时出来的?陆总舵主和你母亲都一切可好?”
  蕴儿道:“好!都好着呢!我爹爹还让我给你问好呢!嘿嘿”
  那壮汉与精瘦之人也急忙收了兵刃,过来相见。
  壮汉望着姬飞雪道:“我们在山谷中遇到埋伏,走散了,随后我与知了猴好不容易冲出来,就到处寻你,虽然看见了总舵主释放的蓝色莲花,怎奈林中道路复杂,找了许久,也摸不到这里。最后遇见蕴儿他们俩个,蕴儿真是绝顶聪明,她爬到一处山顶上,插上一根飘带,判定好方位,我们才边走边根据飘带的指向,纠正偏差,找到这里,幸好总舵主平安无事!这可都是蕴儿的功劳呢!”
  说到此,一指精瘦汉子道:“今日幸亏遇到蕴儿,这个知了猴就是一个假把式,整天要分解,分解,遇到事情了,他就没主意了!真是!”
  知道多听得瞪大眼睛道:“大嘴八,你懂的啥!我是故意不分解的!蕴儿是孩子,我要让蕴儿多显露,显露,懂不?”
  乔八冲他直撇嘴。
  蕴儿急忙也拉住知道多笑道:“就是!就是!还是知叔叔疼我呢!嘿嘿”
  幽冥宗主看他们聊得热乎,心里恼急,怪叫一声道:“我幽冥宗主在此,手下孩儿无数,我劝你们不要插手我与姬飞雪的恩怨,本宗主发慈悲放你们一条生路,赶紧速速离开!”
  蕴儿这才转身,瞟一眼他道:“哦!你就是江湖中传闻的可以驱使孽畜的那个幽冥宗主啊?”
  幽冥宗主听这个美若皎月的少女竟然也知道自己,不禁喜不自胜道:“嘻嘻哈哈,小姑娘,你也听说过我的厉害吗?”
  蕴儿摇摇头,道:“没听说你有多厉害,只是听说你长得特别难看!今日一见,果然比传闻还丑百倍呢!嘿嘿”
  幽冥宗主暴怒道:“臭丫头,你找死!”
  说罢,身形速移,直扑陆蕴儿。她却不躲不闪,脸上依然挂着笑意,右手轻抖,一枚棋子旋转飞出。幽冥宗主急收利爪去抓,还没抓到,后面一枚又至,正砸在前面一枚上面,两枚棋子急飞,幽冥宗主虽然感觉两枚棋子力道不小,却也不放在眼里,只管伸手去接,当两枚棋子将将飞入他的掌心的同时,耳边听得一声娇喝,随后,一串棋子纷纷平飞而至,一个撞一个,所有力道都加在第一枚上面,就好比十几个人同时把力量聚在一起发力。
  幽冥宗主想缩手已经不及,被最前面的一枚棋子正重重砸在手心,他只觉手心如着火一般灼痛,身形不由得倒退几步,撒手扔了棋子,而蕴儿轻轻挥手,又将十几枚棋子一一收回囊中,望着他拍手笑道:“怎么样?丑八怪,知道姑娘的厉害了吧?嘿嘿”
  幽冥宗主忍着手心的剧痛,惊骇道:“你这个丫头怎么会如此手段?莫非你是闻香教的人吗?”
  蕴儿笑嘻嘻道:“我才不是什么闻香教的人呢!这灵香神棋的功夫,是我母亲交给我的!不过我母亲说是一个姓王的老隐士教她的!怎么样?厉害吧?嘿嘿”
  幽冥宗主听说灵香神棋,又是一位姓王的隐士所传,脸色一阵乎白乎暗,最后,才点点头道:“好吧,本宗主并非惧怕你个小丫头,只因看在那个王隐士的面子上,我不与你们计较了!你们就带着姬飞雪走吧!”
  说罢,扬起细小的左臂,轻轻一挥,只见众小东西,齐刷刷让开一条道来。
  蕴儿心底里也是突然,瞥一眼幽冥宗主笑道:“算你聪明!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收拾你和你的这些手下的孽畜了!让你们多存活几日,以后莫要再为非作歹,否则,再遇见本姑娘,可就不会轻饶你们了!”
  说罢,转身来拉住姬飞雪,沿着让开的道路,就要往外走。
  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喊叫道:“肃羽,快来救救我们!”
  只见幽冥宗主撇开他们,已经挥动利爪奔旁边的一大一小两名女子而去。
  肃羽见女子竟然叫出自己的名字,又有些面熟,一时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忙问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女子与身边的小丫头一边躲闪幽冥宗主,一边喊道:“我,我是罗刹岛的星罗,是罗刹岛少岛主的贴身丫头!”
  肃羽听说,才猛然想起,心里有些犹豫。
  陆蕴儿过来抓住他,愤然道:“罗刹岛把你抓去,不是我救你,就差一点把你害死了!现在遭此不测,也是活该!我们走吧!难道你还要救她不成?”姬飞雪也回头望着肃羽道:“这罗刹岛的女子,生性歹毒,轻浮,我就是为了逃避她们才跑到这里的!对于她们我们无需心念仁慈!我们还是快走吧!”
  星罗听得一时肝肠寸断,泪如雨下道:“姬飞雪,我们罗刹岛再如何,却并没有对不住你!是我为了救你才害得少岛主和小丫头陷入重围!如果不是我们来救你,你恐怕早就被孽畜们吃了!你怎么可以说出如此话来?”
  刚说到这里,只听“嘭”的一声响,星罗身体凌空飞起,正软绵绵倒在了肃羽脚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