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长绫飞渡战三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肃羽不忍,正要搀扶,却被姬飞雪拦阻住,扫一眼已经气若游丝的星罗,正色道:“你来救我,这个没错!不过,虽然如此,我身为正道中人,白莲会总舵主,与你们都是势不两立,势同水火!我对你们这一帮子邪魔歪道,却决不会有丝毫恻隐之心!我今日不能杀了你们,成全大义,已经引以为恨,岂能还有救你们的道理?哼!”
  星罗勉强睁眼扫一眼他,嘴角挂出一丝惨笑道:“原来,世间的男人果然个个都是如此无情!我悔不该不听绫罗姐姐得话,来救你!害了自己,还害了少岛主!”
  说罢,又看着肃羽,抬手指着正护住小丫头,大战幽冥宗主与幽冥三圣的女子,急切道:“我不用你救,你你你一定要去帮她!因为……她是你母亲!”
  肃羽听得五雷轰顶一般,抬头看一眼不远处大战正酣的紫衣女子,扶着星罗摇晃道:“你……你说什么?你说谁是我母亲?”
  星罗闭着眼睛,连连喘息了几口,才吃力地睁开眼睛,望着肃羽道:“绫罗,绫罗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小时候照顾你的紫罗就是她......派过去的!那天......你被抓到罗刹岛,她看见你身上紫罗的铭牌,才知道是你,但......她因为罗刹岛的规矩,不能与你相认,所以才准备将你放走的……她每天都在想着你呢!你,你,快去帮她!帮她!”
  肃羽想起紫罗临死的嘱托,以及那日在罗刹岛,紫衣女子发现铭牌时如泣如诉的奇怪表情,心中顿时明白了一切。
  随即起身,望着蕴儿道:“她说得都是真的,以前紫罗姨妈也曾隐晦得和我说起过,如今,既然母亲有难,我不能不救!蕴儿,你帮我把她带出去!我这就去帮我母亲!”
  蕴儿急忙拉住他道:“幽冥宗主武功高深莫测,你恐难以对付他,我留下与你一起合力对付他!”
  说罢,随后回身望着姬飞雪道:“姬叔叔,我要与肃羽一起帮他母亲,你身体有伤,不能耽搁,让乔叔叔和知叔叔保护你,现在就走吧!另外……”
  说到此,用手一指已经昏厥的星罗,看着乔八道:“乔叔叔,你身体强壮,就顺便把她也背出去吧!”
  乔八连忙答应一声,就上前来背人。
  被姬飞雪拦住,喝道:“乔八,这种毫无廉耻的女子你不能救她,只管让她自生自灭!另外,蕴儿你也不可以去帮他的所谓母亲!”
  说到此,他望着肃羽道:“虽然我与你不熟,但是见你与蕴儿一起,也就当你是晚辈,我势必要提醒与你,那个女魔头,是不是你的亲生母亲,还未可知!就是真的,罗刹岛乃是,血痕累累,肮脏污秽之地,这女魔头必然也是轻浮无耻之人,我劝你也要忘记私情,秉承大道,让你去杀她,是勉为其难,但是不去帮她,与她划清界限,却是必须的!如若你听从我的,将来江湖上尚可谅解你的身世,否则,只恐怕你再难在江湖中立足了!”
  肃羽凄然道:“我肃羽自幼虽然母亲不在身边,但是她却派紫罗姨妈照顾与我,她的苦心我能理解,如今,母亲有难,我不上前解救,别说什么道义,恐怕就是人也做不得了!至于什么江湖中人是否容纳我的身世,那就随他们去吧!姬总舵主你只管走吧!肃羽我非救她们不可的!”
  说罢,飞身而出。
  蕴儿正想跟去,被姬飞雪抓住急道:“蕴儿,你不能去!让人知道你与罗刹岛女魔头之子有瓜葛,江湖中不知会传出多难听的话来!到时候,我如何向陆总舵主交代呀?”
  蕴儿将他推开,道:“羽哥哥的事我必须管,我才不管江湖上怎么说呢!我也不用你管,你还是先回去好好当你的总舵主吧!”
  说罢,回身看一眼乔八道:“乔叔,这个女子你还愿意救她出去吗?她可是为了救你们总舵主才受伤的呢!”
  乔八瞅瞅姬飞雪,见他皱眉不语,随即点头答应。
  蕴儿不再言语,急转身紧随肃羽去战幽冥宗主。乔八转身去背星罗,姬飞雪怒道:“蕴儿还小,一时任性,我们不能听她的!我不想白莲会与罗刹岛扯上关系!把她放下,我们走!”
  乔八嘴里嘟囔道:“人家为了救你,受伤了,你不救人家,这传出去,恐怕也不好听吧!你不救,我救!粘不到你就是了!”
  说罢,也不管他,把星罗背在身后,知道多忙过来搀扶着姬飞雪离开。
  姬飞雪怒冲冲道:“好啊!他们不听我的,因为不懂事,你乔八也不听!你们爱怎样就怎样,我也管不了你们了!”
  说罢,推开知道多,一瘸一拐的愤愤而去。
  知道多忙道:“总舵主你先别生气!让我给你们分解,分解……”
  乔八气得一巴掌拍在他的腰上,道:“分解,分解,分解你个头啊!赶紧帮我从后面扶着,出去再分解吧!”
  知道多只得走后面伸手扶着星罗的身子,二人往外走。
  知道多边走边哀声叹气道:“你们呀,一个个都是急性子!如果都能等我给你们分解,分解,何至于如此争吵,不欢而散呢!真是!真是!”
  说罢,连连摇头。
  肃羽与蕴儿来到几人鏖战的地方,只见绫罗护住身边的小丫头,用尽全力挥舞着一条长绫,正被幽冥宗主与幽冥三圣围住,奋力厮杀。
  此时的她,已经是满脸汗水,**微微,一条长绫勉强封住四个人的狂攻,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
  三圣兄弟看见绫罗渐渐不支,都更有了精神,为了在幽冥宗主面前显摆自己,发狠上攻。大圣与三圣围在绫罗构成的防护罩外围,来回窜动,寻找破绽,借机突入,二圣见绫罗的注意力已经被幽冥宗主与大圣,三圣吸引过去,他则悄悄撤到一簇丛草后面,一头扎入泥土之中,不多时,就遁地来到绫罗下面。
  他头顶着一团子乱草,露头瞧瞧,见绫罗对她毫无察觉,心中大喜,待绫罗进身挥舞长绫抵挡幽冥宗主的一击之时,二圣趁机钻出土,纵身跃起一人多高,挥舞利爪直扑绫罗双肩。
  绫罗毫无防备,听到背后风声,急忙侧身,却已经晚了,双肩被二圣抓到,立时,鲜血淋漓而下,疼得她呼啸一声,向前抢出一步,差一点摔倒,被她侧边的小丫头近身扶住。
  二圣得手后,本应土遁而逃,他却不走,又趁着绫罗疼痛,立足未稳,身体又起,探利爪,又飞身抓来。这一次,却被小丫头看见,她愤怒至极,将手中剑撒手抛出,直奔二圣面门。二圣吓得赶紧格挡,小丫头已经绕到了绫罗身后,纵身横出,一头撞在二圣隆起的肚子上,二圣惨叫一声,身体被撞得凌空直线飞出了保护罩,又撞在准备上来占便宜的幽冥宗主身上,二人同时飞出,滚在一处。
  气得幽冥宗主左右开弓,连连甩了二圣十几个耳光,打得他头晕眼花。一边的大圣看见,顾不得进攻,幸灾乐祸地鼓掌大笑道:“打得好!打得好!让你逞能!活该!活该!咯咯”
  幽冥宗主看见他也是恼恨,飞身来到他的身边,对准他的怪脸也是一顿猛抽,嘴里还骂道:“叫你来是干嘛的?你个蠢货,竟然有心情看笑话?还不冲上去!快点!”
  大圣立时蔫了,这边,二圣刚撇嘴一副委屈的样子,看见大圣挨打,心里立刻平缓多了,也咧开嘴,欢心嬉笑起来。只有三圣趁着绫罗防护减弱的档口,施展忍行术,钻入进去,他贴到绫罗身边,挥爪进击。
  绫罗急闪,因为距离太近,只得用一只手挥舞长绫,单手侧击三圣,然而,不待单掌挥出,三圣已经不见,随着身边的小丫头一声惊呼,三圣到了她的身后,绫罗急转身回击,瞬间又没了他的踪迹。
  小丫头惊呼又起,绫罗又是一个急转身,只见一对儿利爪的冷光闪烁,随即又不见了。绫罗被他缠得烦躁,正在此时,突然眼前黑影闪过,三圣瞪着一对儿猩红的小眼睛出现在她的面前,十指如勾,冷森森直插面门。绫罗躲闪不及,料定必死,谁知那一对儿利爪携带的劲风已经拂到她的脸上,却突然停住,旋即撤了回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