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男女双双坠天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星罗点头答应,而姬飞雪却不置可否,他盯着肃羽与蕴儿道:“刚才了无迹说你们偷走了宝莲御令可是真的?”
  蕴儿点头,姬飞雪望望肃羽身后的包袱道:“蕴儿,你们今天拿了宝莲御令,是准备还给陆总舵主,还是别有他用?”
  蕴儿忙道:“这个当然是还给我爹了!”
  说罢,不愿再多说,急忙拉着肃羽道:“好了!好了!我们先跳了!”
  说罢,一个飘身已经到了天堑的上空,两臂张开,借助一股风力,身体犹如蝴蝶一般,已经翩翩飞到了对面,轻盈盈地落在地上。
  肃羽也急忙扶一把包袱,退身一步准备跨越天堑,谁知包袱一沉,已经被人牢牢抓住,肃羽回头,见姬飞雪正拉着包袱,心里奇怪,忙停下身抱拳道:“姬总舵主,你还有什么吩咐?”
  姬飞雪眼光深邃地瞅着他道:“肃羽,你和我说,你今天不记生死,冒险来仰天山盗取宝莲御令,到底是为了什么?”
  肃羽犹豫了一下,只得道:“此宝物被我师父所得,后来因为遭各路追杀,他不得以将此宝交给我,让我按照约定的地方,将宝物给他送过去,后来,宝物又被了无迹得去,带到了仰天山,所以我和蕴儿特意赶来拿回此宝!”
  姬飞雪看他一眼,冷冷道:“你的师父?莫不是江湖人称太白鹤的那个飞贼吗?”
  肃羽点点头。
  姬飞雪冷笑一声道:“你的母亲是江湖上人人不齿的罗刹岛魔女!你的师父又是专侍偷盗的贼!你的骨子里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瞒得过蕴儿,却瞒不过我的眼睛!这宝莲御令是我会至宝,我岂能让你带走,交给一个飞贼?你快快将宝莲御令交给我,否则我绝不能放过你!”
  说罢,不顾腿伤,来奋力撕扯肃羽肩上的包裹。
  肃羽有些不知所措,只得往后躲避,姬飞雪不依不饶,一味扑上来争抢,肃羽连连倒退几步,谁知一脚踏空,身体往后仰,差一点便要倒入天堑之中,吓得他凌空急闪,又回到地面上,而姬飞雪倾力来夺,被他带得向前两步,腿软身倾,直扑入天堑下面去了。
  肃羽还没有反应过来,星罗已经惨呼一声到了天堑边上,匍匐在地上,往下看看,空荡荡深不见底,星罗回头瞪着一双泪目狠狠瞅了肃羽一眼,随即转脸,双脚用力,身体一跃,也扑入天堑而去。
  肃羽急上前去拉,却只是拽回了一根孤零零的粉色长绫在手里,而星罗下落的身影,也瞬息不见。蕴儿在对面,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已经眼睁睁看见两个人纷纷落下天堑,她震惊不已,只得又一个腾跃回到肃羽身边,问明缘由,也不由得泪湿衣裳。
  群敌环伺,他们不敢耽搁,蕴儿匆匆跪在天堑之畔,冲着下面,磕了三个头,随即起身,抹去脸上的泪水,与肃羽双双飞过天堑,直往姬飞雪交代的山口奔去。
  二人刚刚来到山口,对面烟尘滚滚之中,一袭翠色衣裙飞扬,一个女子骑着一匹马,后面还牵着两匹马,匆匆而来,距离老远便大声喊道:“肃羽,我猜你们就会走这里,所以我到这里等你们了!怎么样?果然被本公主猜对了吧?哈哈”
  她一副兴奋不已的样子,等到了他们身边,见蕴儿撅着嘴,她并不在意,但看见肃羽只是冲她点点头,然后接过马缰绳,与蕴儿各自上马,也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她有些失落,撒马追上肃羽,问道:“肃羽,你怎么了?是不是没有弄到那个宝贝啊?没有关系,过几天我找我父王给你要回来,好不好?”
  肃羽冲她勉强笑笑道:“不劳公主担心,至宝已经拿到了!”
  纳兰朵儿纳闷道:“那也奇了!既然至宝已经到手了,你干嘛还要愁眉苦脸的呢?”
  肃羽叹口气道:“虽然至宝拿到了,只是……中间出了一个岔子!蕴儿的叔叔,姬飞雪总舵主因为与我争夺至宝,无意中坠入天堑,如今生死未卜呢!哎!如果知道有此结果,还不如不来夺宝也就罢了!”
  纳兰朵儿与他并辔而行,跨住肃羽的手臂,笑道:“什么姬飞雪,死就死了呗,谁让他和你争宝物的呢!犯不着为了这种讨厌的人烦恼!只要至宝拿到了,不就好了?呵呵”
  在身后却恼了蕴儿,她勃然怒道:“姬飞雪是我爹爹的故交,也是我的叔叔,死了就死了,你说得倒轻巧!敢情死得不是你的亲人!假如是你的什么父王死了,看你还能这样嬉皮笑脸的吗?哼!”
  纳兰朵儿听闻,也大怒,勒马回头,抬起马鞭指着蕴儿道:“你……你这个臭丫头,竟敢诅咒我父王,你想造反吗!”
  说罢,冲着蕴儿就是一鞭子。
  蕴儿微微侧身躲开,探手将她的皮鞭抓住,轻轻一拽,皮鞭已经到了她的手里,正将所有恼恨都倾泻在她身上,转手对着纳兰朵儿劈头盖脸就是一鞭子,纳兰朵儿吓得花容失色,惊呼一声,赶紧双手抱头。
  幸亏肃羽急忙探手臂,将皮鞭挡住,一把拽过来,狠狠扔到地上,道:“现在我们还在仰天山附近,强敌随时赶到,你们怎么开始自相伤害起来了?”
  蕴儿望着肃羽眼睛里掉下泪来,抽泣道:“姬叔叔凶多吉少,我心里难过,可是她却幸灾乐祸,又上来拿马鞭打我!我夺过来,教训一下她,还能有错吗?你干嘛说我呢?”
  纳兰朵儿见肃羽护着自己,心里暗自高兴,也故意撅嘴撒娇道:“肃羽,我又不知道姬飞雪是她叔叔,为了劝你,多说了一句,她就咒我父王!她不认错还要夺马鞭打我呢!我在这里一个人黑灯瞎火的等你们,吓都吓死了!我容易吗?哼!”
  肃羽看着她们也没了主意,只得冲着她们赔情道:“好了!你们都没有错!是我说话莽撞冲撞了你们,我给你们赔礼就是!不过,这里真得很危险,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她们俩个脸色才各自好些,拨转马头正要前行,旁边树林之中,“噗噜噜”鸟儿乱飞,一个壮硕的身影已经跨出林子,挡在他们前面。
  他手捋虬髯说道:“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喜欢偷盗,这浑水摸鱼,趁火打劫的伎俩,还挺高明!若非老夫追得紧,险些让你们走脱了!”
  不待肃羽说话,蕴儿催马与肃羽并肩道:“谁偷宝莲御令了?那本来就是我们的,是了无迹敲诈了去的!我们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再者说,这件事与你御龙卫金卫煞摩柯有什么关系?莫非本姑娘的灵香神棋,还揍得你不够舒服吗?嘿嘿”
  煞摩柯上下打量蕴儿,微微点头道:“你的灵香神棋果然有些意思!不过仅仅凭那几下子,可是吓不住老夫的!那宝莲御令乃是白莲反贼的圣物,他们凭借此物可以调动天下会众造反,朝廷深忌之,因此,老夫奉劝你们小小年纪不要涉足其中,赶紧将宝莲御令交给我,老夫看在你等年幼无知,尚可放你们一码,否则不然,你们就是自寻死路!”
  肃羽知道煞摩柯甚是了得,解下包裹递给蕴儿,压低声音道:“此人功夫了得,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一会儿我缠住他,你带着朵儿赶紧冲过去!不要管我,走得越远越好!”
  没想到,煞摩柯已经听得真切,冷冷道:“不要耍花招,不交出东西,你们一个也走不掉!”
  蕴儿接过包袱,转向煞摩柯笑道:“就是啊!御龙卫金卫之首的煞摩柯大人,九龙催心掌冠绝武林,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怎么能逃的掉呢!嘿嘿,不如干脆把宝物给他就是了!”
  说罢,抬手将包袱已经扔了出去,煞摩柯心中大喜,急忙伸手去接,谁知蕴儿兜了一圈又扔回到肃羽怀里,随即连连掷出三颗棋子,翩翩然冲着煞摩柯飞去。
  煞摩柯没有接到包袱,却见三枚棋子黑乎乎过来,他收手不及,急忙双臂抖动,大袖鼓风,欲将棋子打落,谁知三枚棋子快到他身边时,突然下行,直奔他的小腹打去。
  煞摩柯暗自吃惊,急移身挪步,待棋子如影随形追来,他翻身踢出一脚,脚尖正中第一个棋子,那枚棋子不偏不倚将第二个棋子撞到,第二个又将第三个撞到,三枚同时纷纷落地。
  煞摩柯才挺身站住,笑道:“小丫头,你的棋已经被我破了!还不速速投降!等待何时?”
  蕴儿狠狠道:“破了?没有那么容易!”
  说着,几枚棋子又黑漆漆四散扑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