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地下经历生死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只得停下,怀抱着双刀,靠在石门上,翻眼望着肃羽道:“好了!你不让我用灵香神棋打他,现在他却把我们关在这里,估计要把我们活活饿死才回来开门呢!这下子,我们怎么办呢?”
  肃羽摸索着过来,拉着蕴儿的手臂,歉疚道:“他是我的师叔祖,你若把他打伤了,我没办法向师父,师祖交代,万一他们责怪于你,这个误会就难解开了!我想,师叔祖他把我们关在这里,也不过是气不过,吓唬,吓唬我们,过不长,就会来放我们的了!你也不要太急躁!我们静等一等就是!”
  蕴儿瞟了他一眼,撇撇小嘴道:“我看,他可没有你那么好心!依我看,你的师父师祖恐怕也被他算计了!如今他把我们困在此处,恐怕不会轻易把我们放出去的!即时过上十天,八天他来开了机关,我们纵是不死,也早已经饿成人干子了!到时候还不是任他处置吗?”
  肃羽想想,拉着她的小手道:“蕴儿,你说得也有道理!看来还是我一时心软,却连累了你!”
  蕴儿斜依在他的肩头,脸上又泛起笑容道:“好了!你也别责怪自己了!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呀!哪天有人要对我不利,你也会向对你师父,师祖,师叔祖一样,挺身回护我的,对不对?”
  肃羽望着臂弯里的蕴儿,眼睛里满含柔情,铿锵道:“蕴儿,只要由我在,我决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你的!除非……我死了!”
  蕴儿闪烁的美目里,瞬间被一层晶莹的水雾弥住,她略低下头,用衣袖拭了一下眼角,又昂脸望着肃羽笑道:“我知道了!看来我没有看错人!嘿嘿”
  说罢,离开他的怀抱,指着洞中笑道:“我们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先到处找找,看能不能出去!”
  蕴儿取出火折子,二人借着一缕微光在一截地道里来回摸索,搜寻有没有可以打开石门出去的机关。
  然而,摸索了很久,只见脚下黄土板结湿滑,两边的洞壁也是湿漉漉的泛着霉味儿,根本没有机关设置,而两头的石门深陷在墙壁之中,一丝缝隙也没有,牢固无比,想把它撬开更是万难。
  蕴儿停住身,拉着肃羽道:“看来这一段是他们设计专门用来困住逃跑的人的!开启,关闭的机关都设在外面,石门又极厚,我们根本没办法破门而出,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用幽冥三圣交给你的遁地术想办法出去!”
  肃羽点点头,借着火折子的微光四下里看看,发愁道:“遁地术只是短距离的穿破地表的浮土,起到隐身突袭或者逃跑的效果,两边的石门遁地术是不行的,如果从洞壁出去,却不知道两边的情况,如果墙壁外都是实土,距离地面又深,也不得出去的!”
  蕴儿听罢,默默不语,思想了片刻,便把耳朵贴住两边的洞壁,屏住呼吸,细细去听着。
  来回在两边听了许久,突然,眼睛里闪现出一缕惊喜,拉着肃羽道:“羽哥哥,你也听一听!”
  肃羽把耳朵凑到粘糊糊的土壁上,细细听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听见。
  蕴儿问道:“羽哥哥,你听到什么没有?”
  肃羽趴在土壁上,只得摇摇头。
  蕴儿笑道:“这两边我都细细听了,那边是一点声息都没有的,一定隔着很厚的土层了,这边你仔细听听,会不断的有野兽的低吼声传来,我想距离外面一定不会很远的!羽哥哥,你就试着从这边遁入,一定能出去的!”
  肃羽趴在这边土壁上细细听去,果然隐隐有了动静,心底也大乐,起身望着蕴儿道:“好!我就从这里进去!你只要紧紧抓住我的双脚,身体附在我的小腿上就行了!不过……”
  蕴儿看他迟疑,忙道:“怎么了?羽哥哥,有什么不妥吗?”
  肃羽犹豫道:“遁地术是一种隐身奇袭的好办法,却也有极大的风险,如果在地表面倒没什么,当我们钻入这个墙里面之后,万一土层太厚,或者有硬物隔阻,无法突破,身后又被前面排出的土堵死,退身不得,我们就会无法出来了!你……可害怕吗?”
  蕴儿冲他浅浅一笑道:“不怕,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的!”
  说罢,拉了一把肃羽道:“别犹豫了!一定会没事的!我们走吧!”
  肃羽也被蕴儿的镇定和真情流露感染到,“好!蕴儿,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我们走!”
  说罢,俯下身,匍匐在地上,蕴儿也俯下身,紧紧抓住肃羽的双腿,把头埋在他的小腿上。
  肃羽调息运功,化手为爪,把浑身之力都集中于头部与双爪,一双手爪瞬间粗壮了几倍,狠狠往土壁的下方抓去。
  这幽冥二圣的遁地术并非是简单的用手爪去刨土,而是内劲与爪力相结合,爪力未到,内力已经先将土震松懈了,双爪在抓土的同时,上下翻转,一会儿是铁耙子来耙,一会儿又成了铁铲子来铲,有时候又成了铁簸箕来排土,一会儿双爪旋动成圆,带动身体飞速离地转动,只见土粒横飞,俨然又成了一个金刚钻……
  这墙壁的深土层比地表的土层硬了许多,肃羽不多时已经是汗流浃背,手爪疼痛欲裂一般,然想一想身后紧紧抓着自己的蕴儿,一股子劲力又不觉滚滚而来,击打挖掘土层的劲力与速度,丝毫不减。
  满脸披雨般的汗水也顾不得擦拭一下,与身上的汗水,纷扬的碎土混合在一起,弄了满身满头。他奋力钻了一段时间,却听不见蕴儿发声,心里有些不放心,才稍稍放慢速度,吐出满嘴的泥土,叫道:“蕴儿,你怎么样?”
  只觉得小腿处蕴儿轻轻蠕动了一下,虽也吐了几口嘴里的尘土,已然盈盈笑道:“羽哥哥,我没事!这真好玩!我还没玩够呢!你还带着我玩哦!嘿嘿”
  肃羽听见她的笑声依旧,满腔豪情顿时迸发,也是哈哈大笑几声,运足爪力,向前飞遁而去。
  又过了些时候,肃羽停手,侧耳听听,那凶兽彻天的嘶吼,已经清晰传来,肃羽听到,就如听见极韵仙乐一般,心神荡漾,蕴儿也微微抬头咳嗽几声,笑道:“怎么样?羽哥哥,我没骗你吧?连我爹爹都夸我耳朵特灵,我潜水之时,那鱼儿游动,吐气的声音我都能听到呢!嘿嘿”
  肃羽嘱咐蕴儿抓牢,双爪盘旋,搅动整个身体就如一个钻头一般,在狭小的洞中快速旋转,尘土飞溅之下,又推动数尺,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肃羽双爪加力,就欲一举破土而出,谁知突然一阵剧痛袭来,他闷哼一声,急忙退回双爪。
  蕴儿感觉肃羽突然惨呼一声停住双手,他的双腿也是抖个不停,不由得万分担心急道:“羽哥哥,你怎么了?”
  此时,疲劳,气闷,以及手指鲜血淋漓地剧痛,同时袭来,肃羽浑身大汗如一道道水渠流淌而下,身体也随着双手抖个不住。
  他听见蕴儿声音焦急,只得强稳住心神,缓声道:“蕴儿,我……我没事!只是前面好像遇到了一堵石墙!等我稍息片刻,试试看能否凭借掌力将它推开!”
  蕴儿明白肃羽已经气力消耗巨大,而刚刚双手又受伤,打开石墙谈何容易,她必定行走江湖也历经生死,此时与肃羽厮守在一起,却也看淡了生死,只是贴着肃羽的双腿,感受到他止不住地战栗,疼在心头。
  不由得摩挲着他的双腿,颤声道:“羽哥哥,你身体抖动得好厉害,你体力消耗太大了,你看能不能想办法让我到前面去,由我来推开石墙?”
  肃羽道:“蕴儿不行,洞内狭小,你是过不来的!这里面空气稀薄,我必须立刻将石墙推开!你拉紧我,待我发力!”
  说罢,深呼一口气,急收双手与肩齐,顾不得十指冒血,气运丹田,再凝聚于掌上,嘶吼一声,向前双掌迸发,耳边只听一声闷响,不见石墙打开,肃羽却被震得昏死过去。
  蕴儿奋力摇晃着他的双腿,不住地呼唤着,许久,肃羽才在蕴儿的呼喊里,迷迷糊糊醒来,他裂开满是泥土的嘴,艰难喘息了两口歉然道:“蕴儿,你有一个那么好的家,原本无需如此奔波劳碌的,都是因为我,你才历尽磨难危险!今生我最对不住的人就是你了!”
  蕴儿强忍着抽泣,笑道:“没有啊!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呢!嘿嘿,咳咳……”
  一时尘土吸入肺里,只得停住说话,剧烈咳嗽起来。
  肃羽感觉洞内越来越气闷异常,他料想如果再耽搁下去,二人势必要双双憋死在洞中,自己死了倒也罢了,却无论如何也要让蕴儿出去,哪怕就是一线生机,也不能放弃。
  想到此,肃羽用手扒拉一下内衣领口,让脖子感觉舒畅些,这才对着蕴儿道:“蕴儿,这里面的空气已经快没有了!我们估计还只能有一次突破石墙的机会了!一会儿我挥手震石墙的时候,你趁着我身体前驱,从后面用力推我双腿,我们齐心拼出一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