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一帮粗人扰诗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海山淡然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一贯道种掌门到了,失敬,失敬!种掌门贵为一教之主,事物繁忙,踏星赶月来寻老夫,所为何事,不妨直言!”
  种田下手捻须髯笑道:“黄寨主果然爽快,贫道星夜而至,确有一件紧迫大事与你相商!江湖中有一个叫作太白鹤的,你可认得?”
  黄海山沉声道:“那是老夫大师兄的弟子,乃是我的师侄,我自然认得!但是我们两家相隔遥远,并没有什么来往,你问起他不知是何用意?”
  种田下笑道:“太白鹤盗走我会至宝宝莲御令,后经过我们多方努力,才从新夺回,然而,不久前,太白鹤的弟子肃羽趁白莲会总舵发生内乱,总舵主了无迹忙于平乱之际,再一次盗出宝莲御令,据我的手下查明,那肃羽与陆蕴儿二人已经带着宝莲御令来到黄庄主这里,因此,我们不得已只好一路赶来。
  因那宝莲御令于我会意义重大,还请黄庄主深明大义,将此二人与宝物一并交给我们,我们便立即撤出鸡鸣峡,绝不再打搅黄庄主,不知黄庄主可否答应?”
  黄海山沉声道:“黄某这些日子均在家中,并不曾见过太白鹤的弟子来此,更没有听说过什么白莲会至宝,想必是种道长的手下弄错了消息!”
  种田下阴恻恻一笑道:“哼哼,我们一贯道弟子遍及天下,别说打听两个大活人,就是想知道飞入你鸡鸣峡的鸟雀是公是母,怕也难不倒我等,这样重要消息岂能搞错?话已至此,贫道还是奉劝黄庄主不要一味搪塞,敷衍,早些交出肃羽与陆蕴儿二人,我们就此告辞,两家相安无事。
  否则,如今,上有朝廷大军,又有众多白莲会弟兄在此云集,恐难免一场灾祸!到时候,玉石俱焚,岂不有损黄庄主江湖名头?贫道乃是逆耳忠言,还望黄寨主尽知!”
  黄海山怒道:“种田下,黄某行走江湖也已经有几十个春秋,虽然不才,三山五岳之中也还有些名头,你若不知,也可以去打听打听,驱虎山神是可以任人恐吓的吗!黄某既然说不曾见,就是不曾见,若信任黄某,就此离去,我还当诸位是江湖朋友,若只管倚仗人多势众,大言欺人,黄某奉陪就是!”
  种田下还待要说,中间一人胯下黄骠马,背后背龙舌弓,脸上尽是阴郁之色,冷冷道:“黄庄主所言了某以为也不无道理,然而,我等率领众人驱驰几百里到此,却不能因为你一句没有,便草草收兵!依了某之意,不如黄庄主让你手下让开一条道路,我等进庄搜寻一番,若真得没有那二人,即是对黄寨主言语是一个佐证,我们也可以甘心了!不知黄庄主可否答应?”
  黄海山气得双眼圆睁,一对儿浓眉倒竖,回头自马的得胜勾上取下一根紫金开天枣阳槊,横在马上,单手指点了无迹道:“鸡鸣峡是你这种无名鼠辈想搜就搜的吗?想进此门倒也不难,不过还请你拿出些真本事来,过了我手中兵刃这一关才行!”
  了无迹冷笑一声道:“那好啊!了某倒想领教领教!”
  说罢,一个纵跃已经离了马鞍桥,凌空拔刀直劈黄海山。
  黄海山坐在马上纹丝不动,待他近了,才挥舞大槊“当”的一声把单刀封开,随即就着了无迹的落式,左手下压,大槊挂着疾风直砸而去。了无迹知道大槊甚是沉重,不愿硬碰,身体落地,藏头躲过大槊,脚下旋转已经逼近黄海山的坐骑,举刀斜刺黄海山下盘。
  黄海山正待回挡,旁边一个黑影闪出,嘴里骂骂咧咧道:“你这种粗人,动不动就打架,扰了你二猛爷爷的诗兴,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说话的同时,挥动手中镔铁大棒,一下便将了无迹的单刀封出,随即近身将铁棍舞了一个半圆向了无迹腰际横扫而出。
  了无迹被他大棍封出之时,只觉棍端力道惊人,手中单刀几乎拿捏不住,吓得他急忙后撤,见大棍又至,又急忙纵跃起在半空,抬脚飞踹二猛面颊。
  二猛因蕴儿被关密道,没有人陪他作诗,心中郁闷一极,他以前本就是最莽撞的一个莽夫,自从和蕴儿作诗以后,便不自觉地以此为趣,痛恨打打杀杀之辈起来,见了无迹等人如此无理,恼了他,此时便把一腔郁闷都撒到了了无迹身上。
  见了无迹单脚飞踹过来,也不躲闪,只是左手收棍头,右手递棍尾,往他脚上迎去,了无迹无奈,只得凌空变式,单脚收回,一个倒翻身,单刀直刺二猛的小腹。
  二猛向旁边跨出一步,左手上挑,右手下压,铁棍直奔了无迹跨下,了无迹身在空中,腾挪不便,只得单刀向下,“当”的一声,点在棍上,借力前翻,已经到了二猛身后,趁二猛背对自己,随一个回旋刀,直撩他的后心。
  黄海山在马上看得真切,急大喝一声:“二猛,小心!”
  二猛听见后面风声,却并不回身,而是身体向前跨出一步,了无迹以为得手,脚下弹起,身形急进,划出一道晶亮的刀痕,直追二猛后心。
  二猛待单刀距离自己不足一尺之时,不躲不闪,突然回身铁棍斜出直捣了无迹小腹,了无迹见他如此拼命打法,甚是差异,但瞬间就明白过来,原来他的腰刀是短兵刃,而二猛的铁棒要长出许多,不待自己的刀刺到他,二猛的铁棍棍头却已经捣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了无迹虽然明白,但身体前倾,刀法已经用老了,抽身无术,只能眼睁睁看着铁棍已经到了,保命之下他只得撒手掷刀,飞刺二猛,借着二猛躲刀的一刹那,身体往旁边急闪。
  虽然他躲过了一棍,而整个身体却都暴露在二猛的棍力所及之处,二猛旋即跨上半步,将一条大棍高高扬起,风声呼啸,直奔了无迹后背砸去,了无迹听见风声,自觉死期将至。
  就在危机时分,一人轻喝一声,飘身而至,探出手中长剑去点二猛的手腕,二猛只得收棍,迎住来人,打在一处。
  了无迹躲过一劫,乘机翻身跃起,转头见一贯道种田下正挥长剑与二猛对阵,了无迹看种田下剑法与身形都优于二猛,但怎奈却处处躲着二猛的铁棍,不敢与它相撞,因此上,便不免畏畏缩缩地施展不开手段。
  那二猛却不管不顾一味地挥舞大铁棍围着种田下,一通狂殴,那劲力一棍胜似一棍,绵绵不绝,嘴里还不停地嘟囔发狠
  “打扰我作诗,我打死你,一帮子粗人!我打死你!打死......”
  种田下被劲力围在中央,衣襟被铁棍的劲风带动地瑟瑟乱飞,疲于应付之下,剑法也渐渐有些凌乱起来。
  了无迹看在眼里,悄悄躲在旁边火把的光影之下,探手从背后拉出龙舌弓来,搭箭在弦,随着一道寒光疾出,二猛大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
  种田下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疾步飞身拧剑直刺二猛脖颈。却听背后一声霹雳般大吼,头顶狂风倾泻而至,吓得种田下赶紧收剑飘身,窜出两丈开外才止步回头,只见黄海山正如一座铁塔般手中横槊,挡在二猛身前。
  他手指着了无迹以及种田下等人,骂道:“你们这帮小人,以多欺少,还要暗放冷箭,伤我孩儿,真是卑鄙至极!今日黄某断断不与你们干休!”
  说罢,催马轮槊直击了无迹。
  了无迹单手持弓,面无表情的站在火影里,见黄海山拍马过来,随即取出一只箭来,弓弦响处,一道厉光直扑黄海山面门,黄海山横槊去挡,那只箭竟然“嘭”的一声射进槊身二寸有余,兀自还停在槊上,颤动蜂鸣。
  黄海山眉头一皱,料想遇到劲敌,不敢懈怠,不等了无迹再射,已经催马到了他的面前,大槊挂风直劈而下。
  了无迹手无寸铁,只得回身躲避的同时,顺手自手下人手中抓过一个火把,斜身举火去烧马匹,马匹惊厥,一声长嘶,腾身而起,惊得黄海山身形后仰自马鞍上滚身而下,同时,对着火光腾腾处,一槊刺出。
  了无迹见他下马,手中长槊不好施展,心里也不惧他,贴着他刺来的大槊,探身投火去烧黄海山面门,黄海山退身一步,大槊横摇,又奔了无迹腰际,了无迹纵身一跃,手中火光呼呼,低身去撩黄海山的下盘,黄海山轻哼一声,跨步移身来到了无迹侧边,了无迹急忙寻迹反手去烧,黄海山并不躲闪,手中大槊搅出一团花,径直插入火光中去。
  了无迹本欲烧他,谁知槊长火把短,大槊从火团中突然露出,吓得了无迹就如刚刚躲避二猛的回头棍一样,急忙撒手扔出火把,自己身体后仰,倒在地上。
  黄海山扒开火把,催动大槊直戳了无迹,大槊将至之时,听见有人闷声道:“黄庄主,请少待,某来会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