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世上唯有你最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煞摩柯惊呼一声,健硕的身体被打得一个侧翻,重重摔在地上,煞摩柯才勉强准备起身,早有两只虎同时扑来,将他又扑倒在地上。
  煞摩柯翻身无力,见四只虎都呲着獠牙,已经逼到自己身边,自知必死。
  耳边听见有人喝道:“蕴儿,快让老虎住手,不要伤他!”
  蕴儿回头看看肃羽,莫名其妙,只得呼啸一声,将虎制止住。
  才望着肃羽问道:“怎么了?煞摩柯一直追杀我们,被老虎吃了更好,你干嘛阻止啊?”
  肃羽道:“煞摩柯虽然可恶,可是他本意只是想得到宝莲御令,并不想要我们性命!况且,他练就如此高绝武功,就这样被虎吃了,岂不是可惜?依我看,还是放他走吧!只要他答应以后不再与我们为敌就是了!”
  陆蕴儿看看肃羽,又撅嘴瞅瞅等死的煞摩柯,只得撅嘴道:“喂!煞摩柯,今日若我放了你,你以后还敢与我们为敌,来讨要宝莲御令吗?”
  此时,煞摩柯躺在地上,面对四只巨虎尖利的獠牙,嘴里喷出的腥臭气息直喷到脸上,再不敢逞金卫的威风,急忙道:“肃羽兄弟,蕴儿姑娘,若你们今日放我,来日煞摩柯必当报不杀之恩,发誓再不敢与你们为敌!”
  陆蕴儿这才转怒为喜,呼啸一声,四只虎恋恋不舍地自煞摩柯身上下来。
  煞摩柯翻身而起,冲着肃羽与陆蕴儿,一拱到地,沉声道:“二位善行,煞摩柯心领了!就此告辞,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说罢,跨步来到悬崖边,拧身上去,纵到高处,抬手抓住一根灌木身体荡起,又借力攀上,如此,几个攀援之后,已经上了崖顶,不见了踪迹。
  肃羽与陆蕴儿见他消失不见,才松了一口气,各自骑上一只虎,蕴儿望崖顶一指,嘴里发出呼喝之声,四只虎同声大吼,其中两只虎托着二人,向前奔跑了几步,纵身跃上悬崖。
  四爪抓住岩壁,几个跳跃已经到了崖顶,老虎攀爬之能较之于煞摩柯又迅捷许多。
  二人到了崖顶,四目远看,只见河道漫漫,河水滚滚向前,沿着河岸是莽莽丛林,无边无际。此时,正值红日西沉,西方半壁天空彩云乱飞,晚霞尽染,几只大鸟“噗噜噜”飞起,不多久便融入远天七彩的霞光里。
  肃羽与蕴儿骑在虎身上,站在崖顶,沐浴着灿烂的余晖,心中感慨万端,犹如隔世一般。
  他们并肩望着那美景,过了些时候,蕴儿才叹一声道:“唉!与你挖洞时,真以为要被埋在地下了!没成想还能出来看见这么美的霞光!”
  说罢,不由得探手与肃羽的手拉在一起。
  肃羽也不自主地将她的小手紧紧握在手心里,也叹道:“是啊!我们费尽心机,历尽磨难来找师父,没曾想与他老人家刚见到又分手了!也不知何时再能遇见他,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陆蕴儿回眸笑道:“你不必担心他了!他行走江湖多年,经验老道,自然逢凶化吉,不会有事的,倒是我们下一步该往哪里去呢?”
  肃羽道:“我心头一直都有一件最紧急事情要办!只因中间事情一泼三折,耽搁已经太久了!那就是完成紫罗姨妈的临终嘱托去寻找她的女儿羽罗!”蕴儿道:“是啊!你师父现在我们也不必去找他了!不过一晃几年过去了,物是人非的,要想找羽罗恐怕也难了!我看,既然你说他是被御龙卫抓去的,我们现在就赶往大都,到他们的驻地,先从他们那里查起!”
  肃羽点点头道:“我看也只有这样了!那我们就沿着河前行,到大路时,在过河北上就好了!”
  蕴儿点头笑道:“这样最好,我们有你师叔祖送的坐骑,一路骑着它们正好看看风景!嘿嘿”
  刚说到这里,就听见身下的老虎打了一个响鼻。
  蕴儿又笑道:“羽哥哥,老虎都饿了!我们也又累又饿,趁着天色未晚,还是下到河边,弄些吃得,然后,美美地休息一夜再走吧!”
  肃羽听她说起,顿时感到腹内也是饥饿难耐,二人随即催动老虎,自斜坡上下到了河边,向前走了几里地,寻到一处避风的河湾处,才停下。
  河湾之中,水草丰茂,水也不深,里面成群的鱼儿来回游弋,时不时的纵跃到水面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蕴儿看见大乐,急忙脱去外衣,赤着一双小巧白嫩的脚丫就要下水捉鱼。
  肃羽望见她丰润的曲线婉约挺秀,雪白柔润的大腿与手臂,在霞光里闪闪发光。
  突然心头一阵狂跳,不自觉地往前跟上几步,蕴儿已经踏水到了水里,听见动静,回头见肃羽正直勾勾地望着自己,她低头看见自己的样子,不由得丰润的俏脸上泛起红晕。
  弯腰捧了水向肃羽浇去,同时娇嗔道:“你干嘛直看我呀!还不赶紧去弄些干柴点起篝火啊?”
  冰凉的水珠泼在肃羽脸上,他打了一个冷战,神志才清醒了些,不由得一阵懊恼,一阵羞愧。
  赶紧答应一声,转身往树丛里走去。他想起了陆总舵主给自己的交代,躲在树后,盘腿坐下,习练起宝莲心经,过了些时候,心境慢慢平静,正在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就听见蕴儿在水里嬉笑喊着自己。
  肃羽忙收功起身,来到水边,只见蕴儿抱着一条大鱼,正往岸上走。快到岸上时,怀里的鱼奋力摆尾,搅得蕴儿脚下一划,侧身又仰倒进水里,鱼儿刚划出蕴儿的怀里,又被她翻身一把抱住,他们在水里,挣扎较劲,一时激起晶莹的水花无数。
  蕴儿好不容易才又将它捉住,用手扣住腮,提到了岸上,看见肃羽,故意嗔道:“你看你就知道傻站着,也不过来帮我!哼!”
  肃羽脸上微红,眼神回避着她,一时手足无措。
  蕴儿见他的样子,自己心里又喜悦又好笑,还想耍弄他两句,突见四只虎见她捉到了大鱼,也扑入水中,搅动的水面水波急剧动荡起来,里面的鱼儿到处乱窜,四只大虎看着大鱼在自己周围乱窜,抬着爪子去摁,哪里能摁住呢?它们一个个逮了好久,一个也没有,个个失落无比,只得垂头丧气地又纵身上了岸。
  蕴儿看着好笑,对肃羽道:“今天可是够我忙得了!几张大嘴等着呢!嘿嘿”
  说罢,让肃羽拿来一把短刀,把鱼就在水边,开膛破肚,洗涮干净,递给肃羽,让他赶紧去点起篝火烤鱼,自己又跑到了水里,不多时又捉到了几条,直接扔到岸上,四只虎扑上去大嚼起来。
  等它们都吃饱了,蕴儿也在水里玩儿得累了,把身上好好清洗了一番,这才恋恋不舍地上岸来,背着肃羽换了衣服,又将内衣用树枝挑着,搭在篝火边上烘烤。
  自己才跑过来,看肃羽烤鱼。二人一条大鱼下肚,蕴儿用小嘴吸允着油晃晃的纤纤玉指,笑道:“好香啊!终于吃饱了!”
  说到这里,她抬头瞅着肃羽,眸子里星光闪烁道:“羽哥哥,刚刚我下水捉鱼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好吓人呢!你怎么了?”
  肃羽看着她犹豫道:“我见你那个样子,好美!心里突然就……,唉!都是我不好!”
  蕴儿侧身靠在他肩头,脸色微红,幽幽地道:“羽哥哥,在我心里早就是你的人了!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
  肃羽用双臂把她搂在怀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心神微荡,随即平复,道:“蕴儿,我自然知道你的心意,只是我绝不会伤害你的!”
  蕴儿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你不会的!”
  说罢,抬眼望见对面四只虎离篝火远远的,都趴在地上睡着了。自己也觉得眼皮下坠,睡意阑珊,随即伸个懒腰,侧身倒在肃羽怀里朦胧睡去。
  待蕴儿一梦醒来,已经天色大亮,她爬起身,见自己正躺在肃羽的外衣上面,肃羽把鱼肉切成片状,然后串在树枝上正架在篝火上烤着,微风拂过,焦香味引得蕴儿急忙起身跑过来,就从肃羽手里拿过一串来,放在嘴边大嚼起来。
  一边道:“羽哥哥,这鱼这样烤就更香了!你什么时候去抓鱼的?怎么也不让我一起去啊?”
  肃羽笑道:“你昨天累了,我早晨起来时,你还睡得沉呢!所以我就自己到河里用你的弯刀刺了好几条鱼上来,我们把它们都烤好了,放在包袱里,走路饿了也可以随时吃点!”
  蕴儿边笑着点头,边吃,等她吃好了,才瞅见四只老虎不见了,忙问道:“羽哥哥,那四只老虎跑哪里去了?该不是逃跑了吧?”
  肃羽一边搅动手中的树枝,一边道:“我也不知道,我起来的时候,就不见它们了!”
  蕴儿笑道:“这四只老虎该不是遇到好看的母老虎,就跟她跑了吧!嘿嘿”
  肃羽以为蕴儿是在说自己昨天的事,脸顿时红了,蕴儿见他这样,也想起昨天的事,也有些害羞,忙自己岔开话题道:“管它呢,我呼唤一下,看它们还能不能回来!”
  说罢,便用小手围成喇叭口,对着林子里面,嘶吼了几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