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野渡巧遇水贼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过了些时候,蕴儿才隐约听见有虎吼声远远传来。又等了一会儿,只见林子里,腥风激荡,丛树乱抖,几道斑驳的身影飞窜而出,眨眼间已经来到蕴儿身边。
  蕴儿见它们个个嘴里都叼着动物的残肢,才知它们去自寻食物去了。等几只老虎也吃饱了东西,肃羽也把鱼干烤好了,收拾好一切,二人便翻身上虎,沿着波涛奔流的河边,往北奔去。
  一路上,成了他们二人难得悠闲无忧的快乐时光。白天里,二人骑在虎上,赶路时,除了看周围山峦草木的景致,也可以驱虎来一场追逐的游戏,只见四只虎在起伏不定的绿树丛草间,纵跃奔波,上面骑着俩个少年男女,在虎背上起起落落,追逐嬉闹,无邪灿烂的笑声伴着奔腾的水流声在悠远的天际飘荡回响。
  累了,便放慢了速度,坐在虎背上恍恍荡荡的偶尔闭眼小憩。若赶上午时经过河岔口,二人便停下,蕴儿必去捉鱼摸虾,随着篝火袅袅升起,那烧烤的香味便会在乡野四处弥漫开去。
  一旦肚子饿了,又没有河岔口,不好捉鱼,蕴儿又独创了一个技能,指挥四只虎去到林中捉野兽,每每猎货颇丰。晚间,那四只虎也不再畏惧火光,都扑伏在篝火边上,二人吃饱喝足,蕴儿便依偎在肃羽怀里,听着他”碰碰”的心跳声,酣然入梦。
  如此过了几日,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一二百里路程,越往前去河流也越来越是宽阔。又往前行了数里,河流已经到了尽头,一头扎进前面更为雄浑壮阔,无边无际的水流中去。
  站在土岭上,二人骑虎远望着眼前波涛汹涌,滚滚向前的混浊大水,蕴儿道:“二猛说那地道可以通山中大河,那条河流尽头就是黄河,现在这条河必然就是黄河了!我们要赶往大都,必须过河,可是这里洪水滔天,又是荒郊野岭,没有人烟,这河怎么过得去呢?”
  肃羽也是没有了主意,二人只得下坡,就在坡后避风处,点起篝火来。
  陆蕴儿又跟那几只虎低吼几声,四只虎立时兴奋起来,嘶吼一声,撒花往两边林中跑去。没有多久时间,一只只都嘴里叼着猎物,满载而归。
  来到蕴儿身边,讨好似得将嘴里的野兽丢在她的面前,蕴儿摸摸这一只,又拍拍那一只,用刀割下几块鲜肉,将其余的都又扔给了它们。
  那四只虎便如狗窝里扔了一根骨头一样,互相呲牙发狠,抢食起来。陆蕴儿也不管它们,把肉用刀分割成片,树枝串了,来到篝火边,交给正忙着添柴的肃羽,架在火上烤起来。
  待火上的烤肉开始“吱吱”冒油时,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二人吃罢,已经是星辰满天的时刻。
  天色尚早,二人便溜达着又走到土坡上,互相依偎着坐下,听着暗夜里黄河之水滚滚的浪涛声,看着苍穹如盖,四野沉沉,二人对渡河之事一筹莫展,一阵夜风吹来,蕴儿身上一抖,急忙缩身在肃羽怀里。
  抬头望一眼繁星点点的夜空道:“唉!这里的夜空与幻境的夜空好像,都是一样的美!记得小时候天天晚上都缠着父亲给我讲天上神仙的故事!如今,时光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此时也不知道我爹爹和母亲在做什么?是不是在为我担心?”
  说到此,不觉有些泪目,随望着肃羽道:“羽哥哥,你说奇怪吧,以前我在幻境里,天天都想办法要出来,可是这出来久了,就又突然想回去了!”
  肃羽也叹口气道:“幻境里是你的家,有你的爹娘在那里,你自然想念了!不像我虽然在庙里长大,庙里的长老师兄们对我都很好,但是他们死的死逃的逃,庙里我在的时候,就已经空了!
  那时候,要不是紫罗姨妈照顾我,还有师父陪我,我恐怕早就死掉了呢!有了他们我才有了家!所以我倒不想那里,紫罗姨妈也不在了,对于我来说最亲的人只有师父了!不过,现在虽然我和师父不能在一起,可是却有了你在我身边,有你陪我,我感觉也就有了家了!所以,对于我来说,家是不固定的,只要有你们在,我就有了家!”
  蕴儿听得心潮翻涌,把脸儿也贴在肃羽胸前,痴痴道:“羽哥哥,你说的对,我和你的师父都是你的家人,师父他事情多,不能天天陪你,但我一定会天天和你在一起的!等我们找到了羽罗,完成了你的心愿,我们就一起回幻境去,那里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
  肃羽点点头道:“蕴儿,你说得对,你的亲人就是我的家人,但愿我们能尽快找到羽罗,然后我就和你一起去幻境探望他们!你做的鱼可是我这一生尝过得人间最美的美味了!到那时,我一定陪你去捉鱼,然后你做给我吃!”
  听说吃鱼,蕴儿突然又想起当初在幻境里自己收拾肃羽的事情来,不禁笑道:“下一次我再给你做鱼,就不会用那种态度对你了!估计鱼汤恐怕就更好喝了呢!嘿嘿”
  肃羽想想当初的情景,也不禁哑然失笑,然而听见水涛阵阵,又不由得愁道:“唉!只是如今黄河挡道,我们何时能到大都呀!”
  二人想到此,都不由得沉默起来。正在这时,蕴儿隐隐听见有异声自河面上传来,她急忙起身,向远处望去,只见远处河面上,一团黑影起起伏伏的向这边移来。
  蕴儿大悦道:“羽哥哥,我们有办法渡河了!说不定还可以直达大都了呢!嘿嘿”
  肃羽顺着她的眼神,也看见那个黑影,正向这边移来,越来越近,只见白色的帆篷高挑,分明是一艘五帆大船。
  大船直驶入河口一里多地,才慢慢靠岸停下来。船上人员闹哄哄的抛锚将大船固定住,大呼小叫的声音传出老远。
  陆蕴儿听着对肃羽道:“他们估计是临时进来躲避风浪休整的,一旦天明风浪小些,估计就会启航,我们这就过去打听一下他们是往哪里的船只,如果是往大都方向那是最好,若是往别处,我们就恳求他们把我们带过对岸就行了!”
  二人随即下了土坡,又回到篝火处,将篝火熄灭,蕴儿走到那四只睡意迷离的大虎跟前,知道要就此相别,一时竟然甚是不忍,用手摸摸这个,捋捋那个,好久,才哽咽着发出几声低吼,四只虎也听得明白,一个个用硕大的脑袋蹭着蕴儿,也是分外留恋。
  蕴儿不敢耽搁,转身就走。走出十几步,回头,那四只虎还站在原地,向自己这边张望,蕴儿不觉两行珠泪滚滚而下,冲它们挥挥手,再不忍视,转身与肃羽加快步伐,往河边走去。
  他们来到大船旁边,抬头看去,只见船楼上灯火明亮,上面有几个人来回巡视,楼船顶上旗杆高耸,上面悬挂着一面狼牙旗随风飘摆。
  蕴儿大吃一惊,急忙将肃羽拉住,蹲下身子,低声道:“羽哥哥,你看那面旗上的字!”
  肃羽会意,抬头看去,只见那面旗的红月光中隐约绣着一个“骆”字,他心底也是一惊,道:“打着骆字旗,这难道是了无痕师父骆兴波的船吗?”
  蕴儿道:“骆兴波是水贼,控制着黄河水道,既然这艘船打“骆”字旗,看来必是他的船无疑!”
  肃羽皱眉道:“即是他们家的船只,船上难免有认识我们的人,就是骆兴波本人也可能就在船上,这样一来,我们想搭乘他们的船,就绝无可能了!”
  蕴儿低声笑道:“还搭乘他们的船?我们在他船上偷了宝莲御令,他们如发现我们不把我们杀了才怪呢!嘿嘿”
  肃羽道:“既然这样,要不我们还是回到土坡后面去,再等别的船只到来再想办法搭乘吧!”
  蕴儿道:“那可要等到何时去呀?再者说,我们原来实在不行还可以绕道,如今老虎又驱走了,绕道也不可能了!”
  肃羽望一眼蕴儿道:“你说怎么办呢?”
  蕴儿摇摇头道:“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先偷偷上船去,看情况而定了!”
  肃羽点点头,又望一眼船上道:“也只有如此了!我们在这里等着,等到船上都熄灯睡下,再偷偷上船去!”
  二人怕被人发现,躲到一处丛草后面,身边没有了篝火御寒,一阵子夜风贴着水面吹来,陆蕴儿不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肃羽忙将外衣脱下给她裹上,二人依偎在一处,两双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那楼船上跳动的灯火。
  过了半柱香光景,船上人声稀疏下来,灯火也渐渐熄灭不少,偌大的船身都融入在暗夜中,只有船首有一个窗口里还亮着,灯光忽明忽暗的,恰似一团火焰在半空中随风跳跃。
  肃羽与陆蕴儿双双起身,急步来到河边,脱去外衣,背在身上,悄无声息的潜入水中,不多久便来到抛锚的铁链旁,二人双手抓住铁链,慢慢往上爬去。
  到了上面,二人手扒船边探头看看,见四下暗沉沉得寂寥无人,才翻身上船,他们穿上衣服,沿着船舷,直奔火光跳跃处而去。
  二人来到灯火处,陆蕴儿用手指沾了一口唾沫,在窗户纸上捅岀一个小洞,探头去看,只见屋子里正有二人在灯光之下,窃窃私语。
  其中一人身高不足六尺,双眼透出淫邪之气,正捋着唇上两根短须,听旁边之人说话。蕴儿一见自然认得,他正是骆兴波的大弟子绰号短腿蛤蟆的郝大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