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一只破碗卖天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伙计忙道:“姑娘满意就好!楼上正在给你们打包,还要稍等片刻,既然几位客官都满意,要不先把今天的饭帐结了吧?”
  肃羽正要起身,见蕴儿示意自己,也就不做声。
  老乞丐听说结账,竟然揉着肚子“哼哼”起来。
  陆蕴儿只当没听见,又荡了几下腿,才跳起来,皱眉望着伙计道:“这些人干活真是慢!你别傻站着,赶紧去给我帮忙打包去!”
  伙计看他们这样,心里也猜出七八分来。
  听见蕴儿吩咐,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脸上挂出一丝鄙夷来,道:“这位姑娘,打包不急,您还是先把帐结了吧!”
  蕴儿听到此处,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用小手拍了一下前额,笑道:“你不说,我倒忘了!嘿嘿,如果那样,岂不是吃了大亏了!”
  伙计以为她说酒楼吃了大亏,看她往柜台处走,心下也放了心,忙跟她到了柜台边。
  冲着里面正低头算账的一个五十开外的老者道:“老板,楼上靠窗雅座这位客官结账!”
  老板这才抬头,拿出一张单子,递给蕴儿道:“听伙计说你们才三个人,竟然点了这么多菜!依老朽看来,就是当今皇上也不过如此了!你这小姑娘真是厉害呀!”
  陆蕴儿扫了一眼那记着菜名价格的密密麻麻的菜单,并不去接,笑道:“厉害谈不上,一顿吃了一百多道菜也算不得什么!本姑娘也无需看那些字,密密地扰我眼睛,你只告诉我还要找回我多少银子就可以了!”
  掌柜的一时没听明白,以为她是问总需支付多少,便瞅着菜单一直找到最下面道:“姑娘一共点了一百八十九道菜,总价格是纹银三十八两四钱银子,姑娘是初来,老朽就给姑娘优惠些,去除零头,你就给我三十八两银子即可!”
  蕴儿笑道:“好吧,既然老掌柜这样说,我也不与你计较,那就三十八两好了!”
  说罢,将小手伸到柜台上,道:“拿来吧,我等走呢!”
  老掌柜愣住,停顿片刻才道:“拿来?拿来什么?”
  陆蕴儿脸色一沉,道:“当然是银子了!不是你说要给我三十八两银子吗?既然说了,还不快给我!”
  掌柜的一时莫名其妙,正要说话,旁边的伙计急了。
  忙冲着蕴儿道:“姑娘!你搞错了!你在我们这里吃饭,应该你付给我们饭钱才对!你怎么倒问我们要钱呢?”
  陆蕴儿脸色一沉,嗔道:“你说本姑娘搞错了?我看是你们搞错了吧!我吃了你们的饭菜,自然要给你们钱,可是你吃饭前还摔破了我爷爷的一只碗,你难道就不该赔吗?”
  那伙计推老乞丐,以及后来阻止他们三人进店等事情,老掌柜在柜台后面打盹,一概不知,听蕴儿说得是一头雾水,伙计只得把前因后果一一解释了一边。
  老掌柜这才明白,忙训斥了伙计两句,随冲着蕴儿满面堆笑道:“姑娘不要介意,伙计有错,老朽也训斥过他了,他摔碎了你爷爷的碗,我让后厨拿一个新得赔他就是!”
  说罢,忙吩咐伙计去拿来一个新碗,递给蕴儿。
  蕴儿接过来,看看道:“好吧,我看你这老头还算讲道理,那就算了吧!”
  说罢,大步走回门口桌子边上,将新碗递给老乞丐,老乞丐立时停住了“哼哼”赶紧接过去,对碗里哈了一口热气,又用满是油泥的袖口擦拭一遍,才揣进怀里。
  蕴儿回头见菜已经打包完毕,都“轰轰隆隆”地抬了下来。
  这才冲着肃羽与老乞丐道:“酒菜都打包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说罢,又回身冲着老掌柜一拱手,转身就要跨出门去。
  这时,那个伙计见势头不对,赶忙跑到门口,伸手拦住,道:“姑娘慢走!”
  陆蕴儿皱眉道:“我们已经结清了帐,你还拦我干什么?难道还想让我招呼你吗!”
  说罢,举手就要打,伙计吓得赶紧往后退,一不留神,脚下绊在门槛上,“哎呦”一声,身体仰面朝天摔到了外面。
  陆蕴儿骂一声:“活该!”
  就要出门,这时,老掌柜转动圆球一样的身体,也跑出柜台,气喘吁吁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蕴儿只是装糊涂,故意惊诧道:“老掌柜,你怎么也不让我走呢?”
  说罢,又作恍然大悟状,笑道:“我知道了!你们一个老板,一个伙计都想留我,不过是看我花钱阔绰,所以想多留我们在你们店里呆上几日,这样,你们就可以多挣些钱,是吗?”
  老掌柜连声喘气,只是摆手,稍稍缓和些,才道:“姑娘,我们,我们……无心……留你在这里!你只是还没有跟我们结饭帐,你跟我们结了帐,姑娘爱上哪里,便上哪里,我们自然不会再挽留姑娘了!”
  蕴儿听罢,单手一指老掌柜怒道:“刚才饭帐不是已经结了吗?”
  老掌柜双手托在胸前,也急得满脸通红道:“没有啊!刚才你说伙计摔了你爷爷一个破碗,我不愿意纠缠这些,便赔了你一个新的!但是碗的事情算了结了,可是饭菜钱你还没给我呢!”
  陆蕴儿笑道:“我明白了!你以为摔烂了我爷爷的碗,赔他一个新的,就算完了,是吗?你们也太贪便宜了吧?我爷爷的碗可不是一般的碗,而是祖传的宝贝!那可是无价之宝,被你的伙计打破了,我本来除了饭帐还要让你们付给我三十八两银子的,看你老头好说话,才就这样,谁不给谁银子就算了,没想到你们这样贪心不足!”
  老掌柜听罢,气得浑身哆嗦,双眼圆瞪,指着她道:“你你你这个丫头,竟然跑到我们酒楼来吃白食!今天我要让你们好看!”
  说罢,冲着后面大喊一声,不多时,只听后面一阵骚乱,出来十几个人,有的布巾包头,有的腰系围裙,手里拿着擀面杖,吹火筒,锅铲,叉子,各色后厨用具,“丁零当啷”的奔到大厅。
  老掌柜这才来了精神,冲着蕴儿道:“小丫头,我劝你赶紧把饭帐结了,否则,把你们先暴打一顿,再送进官府去!就你这样娇嫩的样子,进到牢里,一通大刑伺候,哼!恐怕命就丢在里面了,也未可知!”
  陆蕴儿笑道:“你占了我们的便宜还要送我们进官府,你那么大年纪了,真不害臊!今天本姑娘倒要看看你们哪一个敢来抓我!嘿嘿”
  说罢,双手各取出三枚棋子,顺手一抛,只见六枚棋子就如六只蝴蝶,在空中翩翩飞舞,众人不由得抬头观望,那棋子翩翩飞了一段,突然加速,空中传来切割丝线的“铮,铮”声响过,挂在大厅顶上的六盏宫灯,都齐齐坠落在地上。
  躲在肃羽与陆蕴儿后面,弓腰驼背的老乞丐听见棋子飞出的声音,脸上呈现出极惊异之色,而店里众伙计都被吓住,没了起初面对小姑娘的神气,纷纷围堆,向后挪步。
  蕴儿看罢,笑道:“你们还敢来抓本姑娘不?若不敢本姑娘可就走了!另外”
  她一指那俩个打包的人道:“你们别忘了把菜饭都担着,跟我走!”
  说罢,正要走,不小心,被老掌柜过来,死死抓住门框,挡在门口。
  老泪纵横道:“你这小姑娘有手段,我们奈何不了你!若是以前,我们这个酒楼生意红火,也不差你那几十辆银子,实在没有,我也大可不要!
  只是如今,京城周围连年闹饥荒,我们的生意一落千丈,你们也看到了,今天,除了你们,就没有一个人进来吃饭,我们也是苦苦支撑,说不定那天就关门了!
  你这几十两银子若不给,我们明天连买菜的钱可就都没有了!一旦酒楼关门,这上下十几口雇工加上他们的家人将近百人,老老少少可就没有了生活来源,
  小姑娘,你年纪轻轻,可怎么忍心呢?今日你若给了饭钱倒也罢了,若诚心不给,也就是不给我们活路!那你就先杀了老朽,再走吧!”
  蕴儿却没想到会这样,瞅着那瘫坐在门槛上的老掌柜,一时竟然没了主意。
  老乞丐躲在肃羽与陆蕴儿后面,低着头只是细细的倾听,一言不发。
  肃羽急忙来到老掌柜面前,伸手将他搀起道:“老掌柜,你别难过,其实蕴儿和我只是看见你们家里的伙计推搡老人,心里恼他,故意刁难一下你们,并不会真得赖账不还的!银子我这就给你,一文都不会少!”
  说罢,取下包袱,从里面掏出一定大银,递在老掌柜手里,道:“这是五十两银子,你不必找了,等我们走后,除了饭帐,剩下的就分给你店里的伙计吧!”
  老掌柜接过银子,如坠雾中,等他反应过来,肃羽与陆蕴儿扶着老乞丐,身后跟着两个挑担的伙计,已经走出了大门老远了。
  他不由得冲着他们连连作揖感谢,陆蕴儿回头,看他那样,扬眉笑道:“你也别谢我们了!你好好交代你的手下,让他们以后见了乞丐们别太凶,残羹剩饭的也不要吝啬,多给他们一些也就好了!嘿嘿”
  老掌柜大声连连答应。
  来到一处岔道口,陆蕴儿停住身形,冲着老乞丐道:“老人家,你也吃饱喝足啦!我们也该去办自己的私事去了!你带着这两个伙计把剩菜饭给乞丐们分分,我们就此别过!”说罢,转身拉着肃羽要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