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单人独骑闯军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见众人都还呆在原处,不知如何是好。擦一把脸上的泪水,让何庆何礼二人去组织手下熬粥,继续救济灾民,自己走到罗汉脚跟前,把他背在身上,往木屋里走。
  罗汉脚虽然浑身发软无力,却都看在眼里,他趴在通天炮身上,不住的结结巴巴抱怨他不阻止少帮主,通天炮满心羞惭,也不做声,到了屋里,把他安置在何庆何礼睡觉的床上,自己出来,吩咐两个乞丐照顾罗汉脚,自己顾不得吃饭,骑了煞摩柯扔下的马匹,匆匆而去。
  这边,何庆让何礼也赶紧到大船上去找肃羽与陆蕴儿。
  西山,是太行山的一条支阜,古称“太行山之首”,又称小清凉山。宛如腾蛟起蟒,从西方遥遥拱卫大都,因此,又称之为“神京右臂”。
  此地,不仅山势绵延,军事价值极高,而且山峰连绵叠翠,又有无定河碧波婉转,穿行其间,景致也是极佳。
  此时,夕阳一抹余晖还挂在山巅,不忍逝去。
  四方山林已经渐渐阴晦下来,只有远处,高高的山脊如一条条金色的飘带,此起彼落,似乎在夜风乍起中,微微浮动。
  挂甲塔下,乃是上山的一条必经之路,此时也没有了人声,那高起的白塔之顶,还跳动着一丝金色的余晖,似乎在预示着夜幕随时的降临。
  突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周围的沉寂,不多时,只见两人骑马疾驰,已经拐过弯道,来到了塔下。
  为首之人身披一件满是补丁的百纳旧袍,腰上系着的腰带也是斑斑驳驳,他浓眉紧锁,长髯飞扬,满面的肃杀。
  他在路口勒住坐骑,抬头望一眼在晦暗的天幕里显得甚是突兀的白色挂甲塔,心中略有所思。
  随后,回头对身后之人道:“通天炮,我此时就赶往打鹰洼,缁衣大营,去会会那个煞摩柯,解救猗猗。你不必跟着我,就在这塔下,等我即可!若我两个时辰不能回来,你就不必再等我,要立即回丐帮,找各位长老,按照帮规,再立一位帮主!另外,不论如何,你们都不可妄想前来营救!你可记得?”
  通天炮抹了一把泪,悲声道:“帮主,缁衣大营驻守精兵数万,何况又是御龙卫的老巢,高手如云,他们骗走少帮主就是想让你自投罗网,依我看不如先回去多带些弟兄前来,也好有个照应!”
  凌九天淡淡一笑道:“这里道路险峻,又有重兵驻守,我们丐帮就是来的人再多也是无济于事,到时候,丐帮弟兄为了我一己之私而蒙受损失,我凌九天情何以堪?你不必再劝我了!自管按我吩咐行事即可!”
  通天炮见劝说不住,便执意要陪凌九天前往缁衣大营。
  凌九天抬手指着头顶的白塔道:“通天炮,你可知道此塔叫什么名字?”
  通天炮摇头不知,凌九天掷地有声道:“此塔名曰挂甲塔,北宋时期,杨六郎曾经驻守于此,契丹人率领数万大军来攻,朝野震动,杨六郎把自己的盔甲挂在此塔上,辽兵至此看见,再不敢越过此塔,只得回兵!此典故流传至今,每每思之,心潮汹涌,何其壮哉!大丈夫本当如是!我虽不及杨六郎远甚,但今日孤身一人走一趟缁衣大营,又有何惧呢!你再不必多言!否则,帮规处置!”
  说罢,一抖袍袖,催马穿过挂甲塔,往山上奔驰而去。
  留下通天炮望着他驰去的方向,痴呆呆地发愣。
  凌九天沿着山脊的一侧,纵马前行,等他来到半山腰,已经是余晖散尽,天幕暗沉。
  只见在不远处,两条巨大的山脊交错之地,灯火烁烁,寨墙高筑,现出一片营寨来。
  凌九天催马下坡,直奔营门,寨墙上早有人看见,一声呼喝道:“什么人?军事重地,不得靠近!”
  说罢,一道道弓弦拉起,寨墙的射孔处,出现无数的箭头对着下面之人,寒光熠熠。
  凌九天勒住坐骑,抬头喝道:“煞摩柯在哪里?你们速去让他出来见我!”
  寨墙上有人嘀咕几句,回道:“左翼长煞摩柯大人,今日前往秦王府公干,不在营中,你还是明天再来吧!”
  原来,这缁衣大营分作左右两翼,煞摩柯分列左翼之首。
  凌九天救女心切,他只当是煞摩柯故意不见自己,哪里愿意等待,依然立在原处喝道:“煞摩柯让我前来,今日我来了,他又躲在里面不肯见我,是何道理?你们快与我打开寨门!让我进去寻他!否则,休怪我要破门而入!”
  缁衣大营乃是隶属秦王最精锐之师,属御龙卫统领,这些人个个身手不凡,也是娇悍无比,纵使王公贵胄也没有敢轻言冒犯他们的,更别说单人独骑,还出言不逊,口口声声要破门而入的。
  寨墙上之人,大怒道:“看你衣着破烂,不过是一介贫民,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辱骂左翼长还要破门闯关!你莫走,待本飞骑大人来亲自会会你!”
  说罢,气哼哼踏着木梯“嘭嘭嘭”下来,一声大吼,寨门开放,凌九天骑在马上,风扫长髯乱飘,身躯岿然不动。
  抬眼见一人一身黑衣,甚是雄壮,将铁蒺藜,舞动在半空,催马直奔凌九天。
  来到凌九天迫近,也不答话,嘶吼一声,铁蒺藜旋动着飓风,直击凌九天胸口。
  凌九天见他下手如此毒辣,心中更是愤恨,右手一兜马头,躲过了这雷霆一击,那个缁衣飞骑尉,见他躲过,却没有还手,更是欺他畏惧,右手收回铁蒺藜,左手抓住铁链旋即掷出,奔凌九天后背。
  凌九天心情紧迫,哪有时间与他耽搁,脚下用力,身形一个飘纵,已经跃过马背,到了那飞骑尉身后。
  飞骑尉铁蒺藜掷出,却瞬间不见了凌九天,心中差异,还四处乱找,凌九天抬手将他脖颈抓住,轻轻提起。
  飞骑尉还不知发生了何事,身体已经直直上飞,正挂在门楼探出的木棱上,来回乱荡。
  凌九天也不看他,催马就要硬闯,飞骑尉挂在那里,无依无傍,一时也下不来,只得喊人围堵凌九天。
  转瞬,自门里,”呼啦啦”奔出几十骑人马,将凌九天团团围在中心,呼号叫嚎,各持兵刃,冲着凌九天打来,一时间,刀光剑影,喊杀震动四野。
  凌九天挥动一双肉掌,左突右杀,毫无惧色。
  辕门之外,只听得泼天劈雷掌,掌风呼啸,恰似天神震怒,激起滚滚雷霆。
  每一次轰响,必有几个缁衣人滚落马下,不消多时,几十个缁衣人已经伤亡过半,死尸躺了一地,血迹横流。
  剩下的缁衣人不得不纷纷后撤,随着一阵马蹄声散乱,又有近百人赶到,与凌九天混战在一处。
  缁衣大营之兵,都是由各处军营中筛选出的精英组成,直接在御龙卫四大金卫统管之下,平时操练皆有他们负责,个个身手可以想见。
  即使江湖中一般的好手,若一对一的对垒,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若与一般的士兵相比,以一敌十也不在话下。
  一百多人守在自家辕门外,被一个人单人独骑,赤手空拳,杀得死伤无数,血流满地,此事真是旷古未有。
  众缁衣惊骇之余,无不震怒,为了挽回一些脸面,个个都发疯一般得围住凌九天拼命厮杀。
  眼见得时间渐渐推移,地上的死尸已经不下百具之多,而凌九天周围的缁衣人却越杀越多,不断自大门里拥来。
  凌九天在重围之中,一对肉掌,左拍右击,虽依然是气势雄浑,凌厉无匹,但他因心事重重,急着救女,不免焦躁起来。
  他不愿再与他们纠缠不休,暗生一计,他立在马背,身体兜转的同时,一对儿手掌交叉拍出,轰雷阵阵,将围在自己不远处的缁衣人纷纷掀下马去。
  借着众人后撤的刹那之间,他纵身离开马匹,直扑大门方向的缁衣人。
  迫近之时,凌空发力,单掌拍出,“轰隆”一声,伴着一声惨叫,那名缁衣人撒手扔了兵刃,身体旋转着飞出。
  凌九天踏步在他马头上一点,身形已经跟上,对着那个翻滚的身体,“轰隆”又是一掌,那身体就如一枚炮弹,极速向前,瞬间冲倒了数人。
  在一个个缁衣人发愣之时,凌九天已经到了近前,连连三掌拍出,那些缁衣人还没有反应,就已经稀里糊涂地被打下马去。
  抬头见已经到了大门正下方,凌九天脚尖轻点一匹马的马鞍,跃起的同时,向下拍出两掌,打倒几人,探手抓住还挂在高处指挥的那名飞骑尉的一条腿,身体借力上翻,那名飞骑尉衣襟扯破,身体砸落,而凌九天已经借力跃上门楼,一个纵身又翻过城楼,飘入营内。
  有缁衣人看见,招呼一声,随后紧跟。
  凌九天并不识路,飞跑之际,他抬头望见在大营最后方,左侧有一栋大宅,门口挂着一溜灯笼,灯火阑珊。
  周围有许多缁衣人守卫,戒备森严,心中猜测,既然煞摩柯是左翼长,他的办公之所定然在左边。因此,拐过岔道,直奔这一栋宅邸而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