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第二章乱人盟0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004第二章乱人盟01
  楚青流拜别师父,取道泰山,一路向西,往五台山行去。不一日,过了太行白马山。
  正行间,迎面遇有一队官军走来,约有四五百人,衣甲兵器也还齐备,当官的也还能有马骑,但士气低落,似是吃了败仗。一打听,果然是与西夏交兵败下来的。这西夏领兵的太师姓张名元,听说还是从中原逃亡过去的,着实有点子本领,官军已吃了几个败仗。
  愈往西行,败兵越多,伤情也愈重,已是断背折足,难成队伍了。看那些禁军,也都身高体壮,怎就净打败仗呢?朝廷的事,他知道不多,关心不了,便也不去关心,但气闷总是难免。
  楚青流看得不耐,便弃了官道不走,改走山间小道。正行间,前面不远处隐隐有兵器撞击声传来,间或夹杂几声喝骂,当下循声急行,来到一个小小的山坳。这里地势稍稍开阔,有三人正围斗一人,四人俱穿黑衣,另有一人负手观战,白衣黑靴,意态甚是闲适。
  三人一使短棒,一使杆鞭,一使判官双笔,都是易于携带的短小兵器,被围之人则使一把雪亮长刀,兵器上讨了不少便宜,饶是如此,右腿后背已有血迹,显是带了伤。
  使判官笔的是个瘦小老者,身法灵便,专一尾随那人背后,亦步亦趋,出手虽不多,威胁却以他为最。此时他左手笔急探,点向那人后背伤处,那人正挥长刀隔开身前短棒,索性拼死前冲,挺刀戳向使棒之人前胸,使棒的是个年轻人,显然无意跟他拼命,连退几步避开长刀,那人连冲数步,身后判官笔、右侧杆鞭双双击空。那人也奔到一处山崖下,靠崖站立,暂时免去腹背受敌之患。
  瘦小老者似是三人之首,说道:“薛老四,你也不想想,今天还走得了么?识相的就跟咱们回去,好好的向牛寨主请罪,”看了看白袍人,又道:“再请石先生讲讲情,替你说句好话,也许还能留条性命,再要撒泼,可就得留在这里喂狼了。”
  使杆鞭的是个中年人,三人之中武功实是以他为最,却一直攻得不紧不慢,也说道:“老四,再斗下去你讨不了好,不如回去见见寨主,兄弟们给你求求情,寨主说不定会留你一命。”
  薛老四浑不理睬,一味哑斗。背崖而立,固然少了后顾之忧,退避却也不灵,许多招数只能硬接硬架,大腿伤口血流更速,后背想来也当如是。不敢离开山崖,便也无法寻隙出击,想杀伤对手更无可能。如此打法,若无外来援手,必败无疑。
  再斗数招,薛老四长叹一声,圈回刀向自己颈中抹去,显是宁可自尽也不愿被擒。使杆鞭的汉子叫道:“别要犯傻!”抢步上前,一抖手,软鞭已缠住薛老四手腕,随即鞭杆前飞击中其手臂,当啷一声钢刀落地,被瘦老者一脚远远踢开。那使棍的青年似乎收势不住,一棍重重打在薛老四左膝上,薛老四痛哼一声轰然扑倒,再也挣扎不起。
  瘦老者道:“这薛老四滑头着呢,咱可别大意失荆州,阴沟里头翻了运粮船!”挥动双笔,点向薛老四肋间大穴。
  楚青流再也忍耐不住,大声说道:“诸位先请住手,我有几句话要请教。”说话间,已欺至瘦老者身侧。
  行走江湖,遇到这种生死之斗,若是与己无关,就该远远避开,以免引起无来由的麻烦。不说别的,单就偷窥武功一点,已不知引发过多少不解血仇。楚青流驻足观看多时,已然犯了大忌,此时更出言阻止止瘦老者出手,更是犯忌之上重又犯忌。
  瘦老者收手转身,说道:“很好,那咱们就先说道说道,你是干什么的?
  楚青流不答反问:“这位薛老四薛大哥不知犯了何等必死的罪过?老丈不妨说来听听。”
  瘦老者冷笑道:“这事你还真管不着,你若能就此不问,再自己毁了自己一对招子,老朽便大胆做一回主,给你留一条性命。”
  楚青流道:“这薛老四若真是该死,我自然不会妨碍各位斩奸除恶,若还有一丝可议之处,在下免不了就要替他求求情。丈夫做事,无不可对人言,诸位若是替天行道,老丈又何必避而不言?在下九华山楚青流,虽然年轻,也知道善恶有别,老丈不必有顾虑。”
  瘦老者一愣,随即大笑道:“九华山楚青流,好大的名头。你们师徒在江南横行也就罢了,想到西北来生事,那却是错打了注意。”硬是不说因何要追杀这薛老四。
  楚青流道:“江南也并非无人,好由得某人某人横行。万事避不开一个理字,老丈何不明说因何要追杀这姓薛的?”
  薛老四挣扎着站起来,说道:“他们自知理亏,哪里还敢说!我们都是百刀山的人,我因为身上有伤,加上也厌倦了江湖的事,便向寨主提出要离开山寨,他们不允,定要取了我性命。楚兄弟的好意,我薛老四心领了,不过楚兄弟也不必淌这趟浑水,姓薛的这就跟他们回去,左右不过一条命罢了,总不能杀我两回。”
  这百刀山虽说名号中有个山字,却是无山无寨,连总舵在哪里也少有人知。整个帮会不足百人,只在太行以西黄河以南走动,将其看成自家的一亩三分地,绝不容有外人染指。帮众散处民间,皆有正当生计做掩饰。一旦有事,却能在一夕间集合成众,着黑衣,用黑巾蒙面,人手执一长刀,同进同退,一人未退则全帮不退。帮众递补甚严,只收本地人,死一人添一人,不死不添,故此全帮上下协力,从无内斗之事。薛老四这样要洗手拨香的,可说是极少极少。
  江湖上帮会众多,帮规也是千奇百怪,不许帮众随意退出,也难说就没有。楚青流一时颇为犯难。
  瘦老者笑道:“对了,就是不许他退出本帮,楚少侠还有何话说?”
  楚青流道:“不许帮众退出一款,是贵山多年的旧规,还是新立的法条?”心说若是多年的旧规,虽然极不合情理,自己也唯有撒手不问,世间的不平事也非一人之力所能尽除,唯有叹息。
  新规还是旧法,本不难回答,瘦老者却楞在当地。数次张口欲言,终究还是无一字出口,有薛老四人在当场,说谎势必要被揭穿。
  楚青流笑道:“如果我猜得不错,议立这条新规时,薛大哥根本就没答允,说不定还是当场就说翻了,对也不对?百刀山百刀山,不然各位不会连刀都不带就匆忙追了出来。”
  一语既出,三人面有佩服之色,那个观战的白衣人也连连点头,唯有薛老四连连摇头,很是伤心感慨。
  楚青流见状已知就里,便不再追问,说道:“贵山内务,外人原无权评说。今日我只想向诸位求个人情,还望诸位能高抬贵手,放薛大哥跟在下回望海庄。敝庄薄有田产,薛大哥就在敝庄耕种务农了此一生,不单再也不过长江北来一步,而且不出九华山。贵派之事,绝不会从薛大哥身上露出一丝一毫。各位若能答应,这份大人情我楚青流必当厚报。”说罢拱手向三人一一行礼。
  那使杆鞭的大汉率先动容,瘦老者与使短棒的年轻人也有些意动,可见情理二字,自有其动人之处。三人不约而同去看那白衣人,白衣人面无可否,不点头,也不摇头,竟是毫无所示。
  瘦老者登时换回一脸狠戾之色,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要你多管闲事?”
  事已至此,多说已然无益,楚青流拾起地下那把刀,走到薛老四身侧,他膝上棒伤极重,膝骨已然碎掉,此时只是挣扎站立。楚青流扶他坐下,割衣襟将他伤口草草包扎,将刀交到他手上,说道:“薛大哥,拿了这刀,可别再抹脖子了。打不过他们,咱也得抹他们一身鼻涕。有我在,绝不会放任你落到他们手上苦受折磨。”站起身,拔出背上长剑,说道:“诸位一起上来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