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第十四章 奇书共赏 0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番话正大庄严,包洪羡无言以对。
  包洪荒道:“我家做了这事,日后真就能心安理得?真要有人看破,我家还怎样立足?义血堂真就能靠得住么?大哥,你带我去抄书的地方。”
  包洪羡道:“去抄书的地方?你想干什么?”包洪荒道:“我也不干什么,我就是去告诉他们,为了不让此书流转开来害人,我包洪荒早已将真本销毁,此事就连父亲兄长也全不知道。他们最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家包赔他们的路费银子,就算来了二百人,他们这许多天的花费也不是多大的数目。他们要是还想抄书,尽可以去找义血堂,找曲鼎襄,反正他曲鼎襄也在英雄贴上署了名姓,他推脱不掉,抄我家的是抄,抄他们义血堂的也是抄,又有什么分别?好名声是义血堂的,坏名声也是他们义血堂的,与小龙谷包家无关。”
  楚清流道“包二哥这一招借力打力,果然妙的很。如此一来,曲鼎襄就再也不能置身事外。众怒难犯,曲鼎襄只怕没有别的法子,只好拿手出来让人传抄,又有包二哥这个识货的在,他想用假书骗人也做不到了,真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也好知道他们手中到底有没有全本。”
  前番在沂山苏大侠坟上遇到曲鼎襄时,楚清流还只觉得这人傲慢难近,心机深远,对苏夫人也很是无礼,心中很是不喜此人,却也只是不喜而已。却再也想不到他为了要对抗谋乱人盟,竟然能借机挑动包家用假书欺骗江湖同道,行事已近乎丧心病狂,毫无人性了。
  他如此做,乱人盟将是进退两难,抄了假书回去研习,更是有害无益,对义血堂来讲或许会有莫大的好处,但那些江湖同道却也要无故受害。江湖同道研习假书,必然要耽搁武功进境,说不定还会有性命之忧。再加上那车夫所说的各仇家间因互有猜忌抢先下手,江湖上必然大乱,义血堂也就不难乱中取利了。
  包洪羡却道:“你这话说来容易,做来却难。你说真本被你毁掉了,连爹爹跟我全都不知道,这话谁会信呢?不说别人,乱人盟的人就必定不会相信。书已抄了五六天,曲鼎襄跟杨震时这两个人一直都住在镇子上,从未到我家来过,更不用说看过那本假书上的一字一句。你若说拿出来抄的假书,曲鼎襄不难推个一干二静,反会说都咱们家背着他们用的假书,用义血堂的名头捣鬼,妄图应付乱人盟,为此不惜欺骗江湖同道。这不是白白得罪了义血堂?乱人盟再找上门来,又怎么退敌?”
  包洪荒道:“得罪还是不得罪义血堂跟曲鼎襄,我看也全都一样。他们既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其心地之恶,已然不能算作是人类。他们行事冷酷无情,丝毫不下于乱人盟,就算不得罪他们,他们将来也会没法找咱们的麻烦。咱们并没有得罪乱人盟吧?他们还不是找上门来了?大哥,我听我的,不会有错,难道我会害包家么?”
  楚清流道:“包二哥,这事尽可以从容商议。说出拿出来的是假书,这事也不争在这一时三刻,就是明日后日做,甚至书都抄完了,一个月两个月之后做,也全都不算晚。如果当下就揭开这件事,说拿出来抄的是假书,说一切全都是曲鼎襄的主意,曲鼎襄人既不在场,再到镇上找他,就必定能找得到么?就算能找到,就象包大哥说的那样,他不会推脱么?他若是来个避而不见,咱们又能有什么法子?”
  包洪荒道:“那咱们就索性硬做到底,说真本已被曲鼎襄跟杨震时设法掉换去了,他们用假本换去了真本,家父家兄全都未能看出来,我回来后才发现是个假本,这总行了吧?血口喷人的事,也不是就不能干。就算乱人盟来了,咱们还是这句话。乱人盟要是想看真本,就去杭州找义血堂,他们若是不敢找义血堂说话,那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要再在小龙谷纠缠。”说到这里,眼里又有了凶野之光。
  包洪羡道:“这么做,跟义血堂撕破脸皮对着干,痛快是痛快了,可这个家真就不要了么?房产田地可以不要,一家老小的性命也全都不要了么?且不说义血堂的七剑一刀,就是他们那些帮众,也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咱们怎么跟他们斗?”
  楚清流道:“包大哥的话很有道理,包二哥想把事情全推到义血堂头上,行事太过冒险,眼下还不能跟义血堂撕破脸皮。我看不如这么办,咱们干脆不提义血堂,索性把假书的事都揽到包二哥一人身上,再把真本拿出来供大伙抄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让抄书是断然不行,不论抄的是真书假书,都会因此带来江湖争斗,但这事已然无可避免。义血堂抓住了乱人盟南下抢书的空档,说服包老先生拿书出来传抄,并发出英雄贴子,他们就占了先机,先赢了一步。我们能做的,也就是把真书那出来,不让假书流传害人。二位看怎么样?如此一来,曲鼎襄总算未被公然揭穿,面子还在,就算没有公开得罪他,不用担心两面受敌。”
  “义血堂是义血堂,小龙谷包家是包家,是两回事。书是包家的,包家愿意拿真本出来传抄,那就拿真本出来,不用他曲鼎襄点头答应。虽说乱人盟也有可能因此得了真本去,这必定不合曲鼎襄的心意,却必定合情合理,就算因此得罪了曲鼎襄,至少也占了道义。”
  “不过,拿真书出来传抄,却也是公然要跟乱人盟为难。他们要抢书,包家却把这书公开了,则这书他们纵然派人来抄了去,也不是一家独有了。这一节,却不能不预先想到。”
  包洪荒道:“乱人盟若是想独占这本书,就算我包家双手把真本交到他们一家手上,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也要杀人灭口。公开不公开真本,得罪不得罪他们,原也没什么分别。”
  包洪羡道:“看来也只有这么办了,我这就去取书。”包洪荒道:“大家一起去。”包洪羡道:“也好。”当下三人来到包仙寿的卧房,包洪荒楚清流等在外间,包洪羡进里间取了书,包洪荒仔细看了看,确认是真本无疑,点点头。包洪羡将书放入怀中,领着二人去村后的打谷场。
  前来抄书的江湖人实在太多,往后还要越来越多,包家没有这么大的厅堂,便在打谷场上临时搭起席棚待客。席棚高敞坚牢,若非疾风骤雨,尽可无碍。
  席棚中的桌椅台凳都是包家从远近四处借来,各种样式全有,纵然这样,一张桌子上也挤了好几个人。桌上纸张文具摆放不开,甚或有将砚台方在地上的,这些江湖人物操刀舞剑惯了,此时全象小小学童一样凝神抄书,棚中唯有刷刷的写字声翻动纸张声,余外全无喧哗。
  众人的正前方,摆放了一张长桌,一个老学究手抓写榜书、题牌匾所用的大号毛笔,低头抄写面前的一本书。那纸是大张的六尺全开上好宣纸,几近单人床单那么大,却也只能写上三十来个字,每个字的大小,都与一本书相当。写好一张,老学究退下歇息,再换上三个老者,三人一一对着书本核对一遍,确认无误后,依次写上自己的名字,编好页码,将这页纸交给仆从拿去张挂,供人抄录。
  长桌上又换了一位老学究,继续提笔抄书。席棚的角落上,堆满了成刀的大幅宣纸,成匣的贡墨、大笔,甚至大砚墨海也有成摞备用,端的斯文鼎盛。楚清流扫视一眼,便见到梅占雪也正埋头抄书,楚清流见她无恙,心下大定,只是此时要先干正事,还不能过去见她。昆仑派也有两人在抄书,卫远人等四人却不在场,想来是忙着找寻公琦去了。
  包洪羡过去,将父亲拉到棚外说话。包仙寿听了,看了看不远处的包洪荒楚清流,无奈点了点头。包洪羡将二人叫过去,包仙寿向包洪荒道:“你非要这么办,我也拦不住。这事我不管了,你看这办吧。”
  包洪荒跪下叩头,包洪羡也跟着跪下,楚清流退开两步,鞠躬行礼。包洪荒道:“父亲但请放心,儿子有办法把这事都揽到自己身上,绝不让你老人家跟大哥为难。把真本拿出来传抄,是唯一的正途,后果或许也没有那么糟。父亲也不要避开,我们一起到棚子里去,你不用说话,话都有我来说,你看好么?”包仙寿无言半晌,点了点头。包洪荒跟包洪羡要了那个真本放到怀中,四人进了席棚。
  楚清流进了棚,又看了梅占雪一眼。见她还是面无表情地抄书,脸上不喜不怒,象个用功的学童,不禁心头打鼓,不知稍后两下见了,会是怎样一副情形,这个小妹子的脾性,他算是领教了。
  包洪荒让三人站在一旁,自己过去跟三位监抄的老者及两位老学究低语了几句,老学究倒还罢了,三位监抄的老者却很是吃惊。包洪荒待他们全都退下,一把扯下棚壁上挂的几纸大纸踩在脚下。众人不知他是何人,更不知他何以要这样做,意外之下,竟然没有哄闹,只是安静看着他,棚中除了纸张的哗哗翻动声,连一声咳嗽都没有。
  包洪荒道:“我叫包洪荒,也就是英雄贴上说的那个看懂了书的人。我要告诉诸位,这书真的很难看明白,我也只看懂了十之一二。看懂了这一点点,是福是祸倒也难说的很,眼下我体内的经脉,可说是一团乱麻。我空口说话,诸位必不肯信,我就再找个证人。”指了指楚清流道:“这位是九华山望海庄吴抱奇大侠的高徒,楚清流楚少侠,也是我新近结识的朋友。吴大侠楚少侠的为人声望,各位总该能信得过吧?我近日失脚从高崖上坠下,昏晕过去,楚兄弟曾输真气救我性命,我体内经脉是个什么样子,楚兄弟很是清楚。”
  楚清流在一旁抱拳道:“在下楚清流,见过各位朋友。照我看来,包二哥体内经脉,远不只是紊乱而已,而是根本就没有经脉,或者说通常的经脉已经寸寸断裂,毫无理路可循。”
  人群中登时就是一阵骚动,经脉寸寸断裂,人还能再活么?便有一人说道:“楚清流,你可不要跟包家联起手来演戏骗人,想吓唬我们退走,不再抄书!”楚清流道:“各位不要着急,先听包二哥把话讲完。”
  包洪荒道:“我的话,诸位信还是不信,尽在诸位自己,别人无法强迫,这就也谈不到骗人。这书的凶险,我已然说过,将来诸位若是习练起来受了伤害,却怪不得咱们。还有一事也要说明,我家之所以拿书出来抄,实在是因为最近有乱人盟上门寻事索书,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一句话,拿书出来抄,也是想这书流传开来,不是只落在乱人盟一家手里,好叫他们不至于得了书再杀光我家的人灭口,也是移祸江东的意思。各位既来抄了书,乱人盟必定都能知道,他们若想独占这本书,就必然要找各位的麻烦,各位可要想明白了,你们若是因此跟乱人盟结下仇恨,也不能怪我包家。好汉子行走江湖,遇事讲究当断即断,我话已讲明,凡是不愿受此牵累的,可以就此退出,愿意留下抄书的,日后就不该迁怒我家。”
  座中一个粗豪汉子猛然站起,说道:“包兄弟这话我赞成,不过大伙也不是傻瓜,你说的这些个关节,也早有人知道,早有人想到过。别人我管不着,我只说我自己,乱人盟若是因为我抄了书就找到我门上来杀人灭口,我叶开山绝不会怪罪包家。包兄弟,你话也说完了,就请退开让咱们接着抄书,我们这许多人留在你们家,你们真就不烦么?”说的众人一阵哄笑。
  包洪荒道:“我还有不多几句话要说,说之前,先向诸位告个罪,对不起诸位了。大伙眼下抄的这个本子,并不是真本,乃是一个假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