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第十七章 卧榻之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青流位于战团最外侧,凭他的身法,若立时向外急纵,该当能从黑衣人空档中闪开暗器全身而退。但退而重上,再想接近曲鼎襄并施展“眼底针”偷袭,虽说不是全无可能,却必定难而又难。
  楚青流并不退后,将身前的公琦连同黑衣人猛然朝瞿灵玓身后一推,手中长剑幻化出一整片白光,护住胸腹面门,从黑衣人与公琦身后穿过,迎向铁钉与曲鼎襄。
  瞿灵玓先已扑倒,铁钉被楚青流长剑击飞一些,被他身子挡住一些,又被黑衣人与公琦挡住一些,从她背上打空飞过去一些,饶是如此,她右腿还是中了一枚铁钉。她不顾腿上疼痛,并不稍停,紧跟着前翻,翻滚中摸出鹿皮手套戴上,扣满淬毒银针,越过眼前的破门僧,直来到几名黑人跟前,猛然站起,一把银针就势打出。
  就在此时,听到身后楚青流叫道:“针上有毒!”正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听楚青流又喝道:“曲总堂主,我这暗器可是有毒,叫你们的人全都退下!”不过听他的声音,似乎也受了伤。瞿灵玓不由的又惊又喜,却不敢回头瞧看,手中又扣满一把银针,对一众黑衣人说道:“我这暗器也是有毒,全都不要动。”
  曲鼎襄实在不曾料到有人会冒死迎着铁钉向自己奔袭,惊奇之余也不免震撼,但他又何惧与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正面对掌或以空手对剑?他身形却丝毫不慢,心说只待行到近前一掌拍出,凭自己的掌力加上奔行之势,不难将对方震飞出去,心脉尽断而死。
  楚青流左腿中了两枚铁钉,脚下不便,去势不得不慢了下来,右肩也中了一枚,长剑已握持不牢,向下垂落,却还挡在当路并不退避。曲鼎襄冷冷一笑,一掌拍向剑身,再想跟进伤人时,楚青流左手轻拍右臂弯,眼底针打出,一蓬钢针袭向曲鼎襄胸腹头脸,随即叫道:“针上有毒!”。此种时刻,曲鼎襄就算当真是个天神,也难撤势收身,或施展身法闪避,唯有左掌急挥,只盼能护住五官而已,右掌仍照旧击下。
  此刻他分身挥扫眼底针,右手劲力不能不因此减弱,楚青流那句“针上有毒”又令他心下一凛。照理他可以先击毙楚青流,再慢慢搜检解药,不过那样总要担些风险,万一这小子死了,解药也搜检不到,搜到了,却又不知施用的法门,那可是弥天之恨。象他这种心雄志大的人,将自己的一条性命看得金贵之极,岂能拿来冒险?有此诸多缘由,再加上眼底针的毒性又太过霸道,他这一掌击下时,力道至多只有平时四成左右。
  楚青流打出眼底针,随即施展昆仑派独门“踏枝步”轻功,单靠一条右腿的劲力向左后侧闪跃。饶是如此,右肋还是中掌,再也站立不住,扑身滚倒在地,左手握剑,拟与曲鼎襄作最后一博。
  曲鼎襄身上毒性已然发作,仍挣扎着还要向前,此时狗肉僧已然赶到,一掌重重拍在他的后心,可怜一个曲总堂主,扑倒在地,竟没有一个人上来照看。
  狗肉僧弃曲鼎襄不顾,转身去助尺朗杰扎。
  那十多名黑衣人中,中了瞿灵玓毒针的倒有七八个,剩下的五六人纷纷向曲鼎襄冲去,破门僧、卫远人、蔺一方齐齐冲上拦截。当下卫远人蔺一方各拦住一人,破门僧拦住三人,混战在一起。
  尺朗杰扎有了帮手,心气大涨,呵呵一笑,手中双股叉重重砸在周广的背上,钱王刀周广闷哼一声栽倒在地,一动不动,显是昏死过去。剩下三人面对疯兽也似的尺朗杰扎与破门僧,心慌意更乱,被二人举手之间毙在当场。
  二人掉头过去围攻剩下的黑衣人,那两名武功最高的黑衣人后背相对,互为依靠,各自挥舞长剑,在场中盘旋,一人叫道:“你们的人也中了有毒暗器,你们还不住手么?”众人一看,公琦、瞿灵玓、楚青流均已昏晕在地,石寒与萧陌风还有一个陌生姑娘正围着察看施救。
  石寒急步来到当场,对两名黑衣人说道:“拿解药过来。”
  一命黑衣人道:“解药要现配现用,法子只有总堂主一人知道,你们先救总堂主。”
  石寒不耐道:“二位这时侯还不将黑布扯下来么?我若是没猜错,你们也是义血堂的人,恐怕还是七剑一刀里的人物,是不是?”
  两人摘掉黑巾,说了一个字:“是。”
  石寒烦躁已极,说道:“快拿解药来。这三个人若有丝毫闪失,我担待不起,你们也担待不起。”并不再问他们是哪两剑,或是姓甚名谁。
  黑衣人道:“先救总堂主。”
  梅占雪蹲在楚青流跟前,至此再也忍耐不住,说道:“要救总堂主你们就快过来,解药我有。”
  两名黑衣人奔到曲鼎襄身边,按照梅占雪的指示,剥衣施治,各人都是行家,曲鼎襄敷上了梅占雪的解药,不多时便醒来。他看了眼前的情势,知道若不痛快点,可就真的难以活着离开了,便也掏出解药,指导众人施治疗,不多时,楚青流瞿灵玓公琦也挨次醒来。
  曲鼎襄道:“小子,你这趟去西北,就是要联络乱人盟,是的么?”这人心当真快捷,才一苏醒,便能想到这一层上去。楚青流也没有好声气,道:“是又怎样?你不许么?”
  曲鼎襄闭目道:“吴抱奇的徒弟,很好。”
  围观众人眼见再无打斗可看,若再留着不走,那就是成心要看笑话了,不过这场笑话恐怕不是那么好看的。众人心照不宣,相互示意,就要离去。
  尺朗杰扎突然大声道:“各位朋友先不要走,还要麻烦你们大家给我们做个见证,请大家靠的近些。”众人没想到还有这等好事,纷纷靠过来。
  尺朗杰扎道:“请问曲总堂主,这三场比斗,是哪一家赢了?”
  曲鼎襄道:“是你们赢了。”
  尺朗杰扎道:“很好。石总持,剩下的事还是由你来办吧,这些交涉上头的事,小僧实在是外行得很。”
  石寒道:“大师太谦了。”踱步来到曲鼎襄跟前说道:“那就麻烦总堂主写个字据,早点写完了,你也好安心休养,我说你写。”曲鼎襄道:“愿赌服输,拿笔墨来。”
  石寒向蔺一方道:“麻烦蔺大侠,还请你拖个尸体过来。”蔺一方领命过去,一手一个,拖来两具尸体,剥下一具尸体的上衣,并不动用刀剑,嗤嗤数声,撕出两尺见方一块布来,扔在曲鼎襄面前。复又手起刀落,在两个尸体身上开了个长长两个口子,说道:“快写,血要干了,就还得再割一道。”
  众人也都知道此事无可避免,见了还是忍不住摇头。
  曲鼎襄道:“我手臂酸软,定不得字。”蔺一方道:“只要你肯认帐,我来替你写。”
  石寒道:“现有江南义血堂与乱人盟比武失利,遵守前言,自今日起,义血堂长江以北各处的店铺生意,一体提两成净利上交乱人盟。凡我堂兄弟,见此据当须真心实行,不得弄虚作假。就这些。”蔺一方写完,曲鼎襄看后签了名字,写了年月日,强挣着站起来道:“我们能走了么?”
  石寒道:“不管是哪一天,只须你们觉得还想再打三场,就再来找咱们好了,你们赢了,就能将这块布拿回去。”
  曲鼎襄道:“我要是再输了呢?”
  石寒道:“那你们总还有江南的铺子。”
  曲鼎襄只觉得胸前一口血就要喷出,赶紧强行压住,摇摇晃晃的,强挣着迈步就走,一个黑衣人赶紧过去扶住他。
  梅占雪道:“曲总堂主,你这些天,最好不要离开老营镇的刘家老店,店中还要备好十来匹快马。白天每过两个时辰,就派人骑马去小龙谷包家一趟。”
  曲鼎襄奇道:“这又是为了什么?”
  梅占雪道:“我信不过你,刚才解药没有给你用足分量。若是过了十天半个月,我二哥能完全复原,再无丝毫的不适,我才会给你最后那份解药,彻底解去你体内的余毒。”
  曲鼎襄一口热血再也压控不住,脱口喷出,不禁暗自庆幸刚才没在解药上做手脚。一名黑衣人道:“他是你二哥?你也是望海庄的人?”
  楚青流道:“不错,你们要想寻事,只管到望海庄去找我们就是了。”自己既然已经得罪了义血堂,也就不必拖累梅家与开南镖局。
  石寒道:“曲总堂主,九华山望海山庄是我乱人盟的朋友,江湖上若是有人得罪了望海庄,也就是得罪了乱人盟。吴抱奇大侠、楚青流少侠、还有梅占雪女侠虽说自有他们的退敌之法,不过咱们乱人盟却也要尽到做朋友的道理。”
  曲鼎襄道:“你朋友的事,我们管不着。”
  几名黑衣人将曲鼎襄扶上马,一人在马上抱住周广,地上的尸体也都搭上马背,牵着马走入黑夜。一队人只点了一枝火把,可谓气势冲冲而来,偃旗息鼓而去。
  乱人盟不失一人,杀得义血堂大败亏输,虽是惨胜,也是意外之喜。此一战歼敌八人,虽说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好手,总算是好好折辱了曲鼎襄一把,很是畅快人心。
  梅占雪向楚青流道:“二哥,我扶着你走,我们的马就在那边,没有多远,你强挣着点。”楚青流道:“不错,那就走吧。”
  瞿灵玓道:“梅姑娘,你跟楚兄还是跟着咱们一起走吧,人多点,也好有个照应。”
  梅占雪道:“多谢瞿姑娘了,不过刚才我已经跟义血堂他们说好,要他们按时辰到小龙谷包家去取解药,话已说出口,怎好说了不算?也就百八十里路,不要什么照应。”
  瞿灵玓无奈,说道:“我让两个人护送你们。”梅占雪无法推脱,点头应允。梅占雪叫过狗肉僧跟蔺一方,说道:“段大师,蔺大侠,就请你们护送楚少侠跟梅姑娘到小龙谷包家,都安顿好了,再回光州来。”
  楚青流道:“如此就有劳二位了。”现在危险已过,他心中对乱人盟的不满重又泛起,实在不想多说,迈步就走。
  身后瞿灵玓说道:“梅姑娘,这一个月内,我们都会呆在光州。”
  梅占雪回头笑道:“很好,看来想要再见,也并不太难。”

章节目录